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藏 > 第九百七十一章 失败了
    华夏的炼丹术,自古就有记载,战国时的黄老之道,其中就有阐述炼丹的理论,而且成为当时庄子道派之外最大的一个道教门派,和庄子的教义不同,黄老道派更讲究务实,逐渐演变为了长生之道。

    炼丹一说,在当时被分成了内丹和外丹两种,内丹指的是以人体为鼎炉,锻炼人的精气神,然后在体内结丹,从而达成强身健体、提高人体的生命功能、甚至“成仙”的目的。

    可以说,内丹术,也就是现如今的道家修炼法门,而外丹指的却是通过各种秘法烧炼丹药,用来服食,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也正是方逸正在进行的事情。

    北宋诗人陈师道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就是“道家以烹炼金石为外丹;龙虎胎息,吐故纳新为内丹。”

    这句话很好的概括了内丹和外丹之分,但其实真正的炼丹术,早在黄老之道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后人为了追求长生,逐渐的误入歧途,用金石炼丹,着实吃死了不少后代的帝王将相。

    真正的丹药,除了炼气士,古代时的那些方士术士是根本不可能炼制出来的,因为炼丹一道,对于修为境界以及神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除了入药那个步骤之外,剩下的几个步骤都需要神识和真气来配合。

    方逸炼丹的手法,总共分为五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激活丹炉,在上古时激活丹炉是需要用丹火或者地火来进行的,方逸还没到那个境界,只能用现代的燃料来替代。

    第二个步骤是放置药材,这一点看似简单,但放置药材时的顺序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相对而言,在炼丹过程中,这个步骤算是最简单的一个环节了。

    至于第三个步骤,叫做融丹,则是需要炼丹师将自己的真元,融入到尚未成型的丹药之中,因为炼丹师同样是炼气士,他们的真元本就蕴含着灵气的特质,能很好的帮助丹药相互融合。

    所以在上古时期,不同修为的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也是不一样的,甚至每个炼丹师炼制的丹药,都有不同的特点,这却是根据他们的身体属性所决定的,通常拥有火属性灵根的人,是最有可能成为炼丹师的。

    不过炼丹除了用丹火之外,也是可以用地火还有天地间的一些异火来炼丹的,所以也不排除其他灵根属性的人成为炼丹师,并且不同属性的人将真元和丹药融合,也会产生出一些独有的效果。

    炼丹的第四个步骤是成丹,成丹也被称之为凝丹,在丹炉内的那些药材相互融合之后,炼丹师必须要用自己的神识将丹药分成若干份,这个步骤是极为关键的,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方逸神识的强度,勉强能做到这一点,这也是他为何先炼制清心丸的原因,因为只有熟练掌握成丹时的手法,才能增加方逸炼丹的成功率,所以这一炉丹药,方逸更多的是在试水。

    而成丹过后的第五个步骤,也是最后一个步骤,那就是出丹了,刚刚炼制出来的丹药,还需要放在丹炉内蕴养一段时间,等到丹炉的温度慢慢降低到一个点的时候,就必须快速开启丹炉将丹药取出。

    出丹时间的早晚,都会影响到丹药的药性,是以这个步骤对于时机的把握是非常重要的,方逸必须根据丹炉内丹药的色泽变化掌握出丹的最佳时机。

    方逸只是进行了前面的两个步骤,就已经耗费了将近一天一夜,这和方逸传承中的认知有些出入,不过观察丹炉内药材融合的情况,方逸感觉自己应该是没有出错。

    二十多个小时不眠不休,对于方逸的身体而言倒是没怎么觉得疲惫,只是神识感觉到有些困乏,毕竟不间断的将神识集中在丹炉之中,这对方逸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深深的吸了口气,方逸将手掌贴在了丹炉上,说来也奇怪,那炉内最少也有上千度以上温度的丹炉,体表却只是感觉有些微微的热意。

    “嗯?怎么会这样?”

    当方逸向丹炉输送出真元之后,方逸赫然发现,那丹炉竟然生出了一股吸力,使得自己体内的真元狂泄而出,也就那么眨眼的功夫,方逸发觉自己的真元已然是消耗了一大半。

    丹炉的吸力很强,方逸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真元,这让方逸有些恐慌起来,因为对于炼气士而言,真元就是其身体的根本,真元被吸干掉,那人也会变成个人干了。

    虽然丹炉强行吸收真元的时间很短暂,但这突然其来的变化,让方逸再也无法保持心境的平和,此时他原本应该用神识观察药材的情况,随时准备进行凝丹的步骤,只是方逸心神一乱,却是错过了这个时机。

    “失败了!”

    感受着体内近乎空空如也的真元,方逸不由苦笑了一声,眼睛向丹炉看去,那原本呈黏稠状快要融合在一起的药材,此时已经变得了一团色泽黝黑的固体,方逸知道,自己的这第一次炼丹,终究是以失败告终。

    关掉丹炉下面的火焰,方逸用神识打开丹炉,顿时一股臭味传入鼻端,闻到这股味道,方逸算是死了心了,诸多药材炼制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发出如此难闻的气味,毫无疑问这里面的东西别说是丹药,连药散都算不上了。

    摇了摇头,方逸将丹炉内那难闻的杂质全都给清理出来,这个过程倒是很容易,因为那丹炉内壁光洁如玉,炼丹失败的杂质根本就无法贴附在上面。

    “方逸,怎么样?哎,我,我说兄弟你怎么这么憔悴了啊。”

    当方逸打开炼丹室的房门之后,等在外面的彭斌被方逸的模样给吓了一跳,一天之前进入炼丹室时的方逸是精神焕发,但此时的方逸,却是眼窝深陷头发枯燥,整个人的精神萎靡不振。

    彭斌现在也是先天武者,他知道,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别说只是熬上个一天一夜,就是三五天的不眠不休也不会像方逸这副模样,方逸现在的样子,只能说明他在炼丹的时候,耗费了不少的心血。

    “方逸,你怎么了?没事吧?”

    听到彭斌的嚷嚷声,住在中院和前院的人都纷纷跑了过来,见到方逸的样子均是被吓了一跳,以前的方逸虽然说不上是丰神如玉,但也不至于憔悴至此。

    “初夏,我没事。”方逸摇了摇头,说道:“给我准备一些清水食物和水果,我要打坐休息一会儿。”

    原本基本上已经可以做到辟谷的方逸,现在也不得不从食物中补充一些能量了,因为他这次身体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这也让方逸知道,为何传承中说明只有修为到了炼气期,才有资格去炼丹。

    “方逸,你那丹药炼成了吗?”彭斌伸着脑袋往炼丹室里看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有股子臭味,像是腐烂的肉味一样,这丹药的味道怎么那么难闻?”

    “炼废了就是这种味道了。”

    方逸将手中一团用油布包裹着的杂质扔给了彭斌,说道:“大哥,回头找个牲畜试试药,看看这废掉的杂质是不是有毒,不行了,我要先吃点东西去休息一会。”

    虽然神识没有受损,但身体的损耗让方逸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也没等柏初夏给他准备食物,方逸就匆匆跑到前院厨房,打开冰箱挑些现成的水果吃了起来,七八个苹果下肚,方逸才感觉好了一些。

    又回到了炼丹室,方逸整整打坐了一天一夜,体内的真元才又重新充盈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方逸也在不断反思着自己这次炼丹失败的原因,问题就是出在第三个步骤,也就是融丹上。

    方逸原本以为融丹只要往丹炉内输入真元就可以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丹炉居然会自行吸收他体内的真元。

    完全没有经验的方逸当时一下子就慌了手脚,但方逸事后想想,自己其实没有必要那么紧张的,丹炉所吸收的真元并不足以让自己的身体完全枯涸,而接下来的步骤都是用神识控制,自己完全有可能将这清心丸炼制成功的。

    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方逸才起身回到了中院,看着众人担心的目光,方逸开口说道:“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

    “兄弟,要不这丹你也别炼了,毕竟咱们现在修为还不够。”彭斌出言劝解道,能让一个先天修者变成那幅模样,彭斌可想而知方逸耗费了多少心血。

    “大哥,这炼丹术现在估计连传承都断绝了,哪里那么容易就能炼成的。”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他原本也没打算第一炉丹药就能炼成。

    宋天宇的家族就是一个炼丹世家,方逸曾经听他说过,想要成为炼丹师,往往要跟在真正的炼丹师身边呆上个五六年,先从辨识药材开始,然后慢慢的学习炼丹手法,没有十来年功夫根本就不可能出师。

    方逸仅靠着脑海中的传承尝试炼丹,要是一次就成功,那反倒是不正常了,方逸自己在开始炼丹的时候也没敢有此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