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垂钓诸天 > 七百四十一章 死要钱
    帝女熏脸上就是一呆,还好自己没有说这胖子是自己的人,不然眼前这掉到钱眼里的家伙还不找自己要账?

    而后帝女熏则是恼怒,亏得自己还认为眼前之人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但是现在看来,此人简直是要钱不要命。

    “哦,既然不是你的人,那我就带走了。”

    北风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不顾四周荒族虎视眈眈的目光,向着趴在地上的黄林走去。

    “人就在那里,赢了我人就带走,赢不了就把命留下。”

    帝女熏似笑非笑的说着。

    “嗯?好主意!”

    北风突然一呆,貌似眼前这女子说的不错啊。

    既然自己输了要留下命,那要是自己赢了,自然对方的命也是自己的。

    自古以来杀人放火金腰带,自己不要这些人的命,但仅仅只是勒索应该没有啥问题吧!

    这一群人不管是荒族还是人族,绝大多数家中都是势力不小,只有少数人是依靠自己的成就活得此时的实力。

    这一批人可都是自己的潜在客户啊!

    一个人不勒索多了,十万极品灵石,也不多,都能够拿出来。

    再加上北风有绝对的把握进入万古天宗,到时候有了万古天宗这一层靠山,那些被自己勒索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于是帝女熏现在就看着眼前这人原本一脸冷漠,但现在脸上却是露出来奸笑。

    “鉴于你给我出了一个好点子,到时候我会给你个八折。”

    北风笑眯眯的说着,忽然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

    这一票要是做成了,自己短时间内什么资源都不缺少了。

    这次光是人族就有二十多万天骄,除去死掉的一部分,最少还有十八到二十万人!

    一个人勒索十万极品灵石,那十个人就是一百万!

    一百个人就是一千万了!

    简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想起这段时间被自己击杀超过双掌之数的人族天骄,北风忽然感觉有些心疼,这些都是资源啊!

    当然北风也没有见人就勒索那么丧心病狂,没有仇怨北风也不会出手。

    此时北风一双眼睛中都透露出来实质性的精光,像是打量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帝女熏眉头皱在一起,眼前此人的目光让自己很不舒服,自己在此人的眼中像是一件等待挑选的货物。

    “哈哈,战!”

    北风斗志昂然,红着脖子就冲了上去!

    脚下在有些潮湿的地面狠狠一点,顿时北风落脚之处,刹那坍塌下去一个巨大的坑洞,裂缝密闭。

    “砰!”

    北风气血旺盛如烘炉,强大的压迫让四周的荒族都是忍不住后退。

    而帝女熏同样不甘示弱,两只与正常人一模一样的手掌伸出,化为白玉一般,向着北风拍来!

    两人一拳一掌对碰在一起,滚滚气浪呼啸着席卷八方!

    这些气浪呈现螺旋状,破坏力惊人,不少红铜色的蚂蚁直接被一股股气浪击中,撕成碎片!

    两人动作很快,刹那间交手上百次!

    一些荒族根本没有看清楚两人的动作,只见到整个深渊底部刹那布满了两人的残影!

    “轰隆隆!”

    大块大块的掉落下来,地面也是崩裂或隆起。

    “快离开这里!”

    一群荒族急忙撤退,黄林直接被一大块石头压在下方,脚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证明还没有死。

    两人再次交手,硬碰一击,而后各自分开。

    “嗤嗤!”

    北风衣袖消失不见,一对手臂红的仿若能够滴出血来一样。

    手臂上正冒着一股股热气,升腾而起。

    而帝女熏也好不到哪里去,胸口有些起伏。

    “好强的肉身!”

    这个念头同时在两人的心里出现,对对方的重视更上一层楼。

    “再来!”

    北风也没有想到这女子肉身居然这么强,简直匪夷所思。

    但北风没有后退的念头,整个人身子向前倾斜,后背弓起,如同一头猛虎。

    帝女熏咬了咬嘴唇,同样一言不合的迎了上去。

    “吱吱!”

    两人如同不知疲惫的机器,身子不断在深渊底部腾挪,甚至深入红铜蚂蚁中心交手,仅仅是余波就能够清空一大片的蚂蚁!

    打到最后,数十米厚无边无际如同浪潮一般的红铜蚂蚁都是崩溃了,纷纷四散而逃,地面更是留下不计其数的蚂蚁尸体。

    但两人却是越打越精神,一股股白色烟雾在两人头顶上空缭绕,打到最后两人的速度在外人看来都是十分缓慢,如同老人打的太极拳一样。

    “没有想到居然有如此多的荒族!”

    “不过这些荒族怎么都是千年王境界?”

    “不对劲,这些荒族都是天骄!每个人的血脉都十分强大!”

    与此同时,宇遏一大批人也到了,看着如此多的荒族也是有些错愕。

    同样也有对荒族十分了解的武者一瞬间就看出来不同,急忙后退两步。

    这数百荒族其中绝大多数的血脉都是金色,甚至还有暗金色!

    战力不可以当前境界而论,都是能够夸境界的天骄!

    “那边又是什么情况?两人在这么多荒族眼下不逃走,反而还在内斗?”

    “不对劲,你们看那女子的背后!”

    紧接着一群人看向北风与帝女熏两人,先是有些错愕,随后一人惊呼。

    所有人才看向帝女熏的背后,三条白玉一样的尾巴如同三根标枪一样排列在帝女熏背后,赫然是一尊荒族!

    两方人互相忌惮,是以并没有大动干戈。

    而北风与帝女熏见状也是停了下来,各自分开。

    两人都不想被人当成猴看。

    “今天不分胜负,出去后有机会再打一场,我到要看看你除了身体强大之外,气血是否还能有那么强大。”

    帝女熏吐出一口气,眸子中有异色闪过。

    “好,那人归我了。”

    北风点了点头,而后走上前,直接把压在石块下,还不时蹬下腿的黄林扒拉了出来。

    看着黄林进气少出气多的模样,北风也是一愣,而后转头看向帝女熏问道,“这胖子不会死了吧?要是死了他的账就记在你头上。”

    “凭什么!”

    帝女熏脱口而出,觉得自己很委屈,关我啥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