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69审查
    第二天的时候,德国空军的飞机重新披挂上阵,这一次迎战他们的英军,就只剩下地面的高射炮部队了。.

    这一天德军出动的飞机数量虽然有所减少,可因为遇到的抵抗更少,所以取得的战果依旧庞大。

    由于领土的广大还有重型设备的缺少,英国高射炮部队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反而让更多的目标被德军飞机摧毁掉了。

    一些二线的雷达站同样没有能够逃脱被攻击的命运,英国人的损失在这一天已经达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程度。

    可是,被动的英国方面并没有做出任何对策,他们只是在被动的挨打,因为整个防空体系已经崩溃了。

    休道丁将军靠在一把椅子上,脸上带着疲惫的神色,他看着桌子对面的军官,闭着嘴巴沉默着。

    他的胡子已经一天没有清理了,显得有些凌乱,可是他依旧用他的一双眼睛打量着对面的两名军官,带着谨慎的态度。

    这两名军官是英情5处的军官,现在5处已经改名叫做秘密保安局。

    两个军官一个人习惯性的玩着手里的钢笔,另外一个人同样在打量着英国歼击航空兵司令休道丁。

    “道丁将军,我再问一次,上个月的11日晚,您记得您在哪里么?”终于,一个审讯专家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审讯室里的气氛回暖了许多,毕竟这可不是审讯德国俘虏,而是在审讯一个掌控着实权的将军。

    实际上这不是他们审讯的最高级别的官员了,因为就在昨天夜里,他们已经审了2个小时的丘吉尔,问了很多很多问题。

    道丁眨了一下眼睛,开口回答道:“11日当天我有一个会议,开完会之后就回家了,我的太太可以为我证明,我并没有外出。”

    他回答的很从容,因为原因非常简单他确实没有泄漏过英国的任何一个重要的情报,他没有任何动机也没有任何机会这么做。

    可是他还是必须不厌其烦的回答这些秘密保安局的审讯专家们提出的问题,他的职责要求他必须配合对方。

    “那我们再把问题提前一天,1o日当天,你能回想起来,自己都做了什么吗?”那个人继续不厌其烦的问着问题。

    这些问题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被提问了一遍了,这是一种摧残人意志的心理手段而已。

    如果对方有鬼,很可能因为慌乱还有之前的谎言印象不够深刻,导致两次回答的问题不太一样。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显然这种小手段并不能挥出它应有的作用。因为不管是丘吉尔,还是道丁,都没有任何撒谎的可能。

    被提问的道丁撇了一下嘴,然后很自然的继续回答道:“那天我在视察伦敦附近的野战机场,是在军营里吃的晚饭。”

    “你们之前已经问过我这些问题了,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好么?”随后,休道丁补充了这么一句。

    转动钢笔的那个情报部门的军官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突然开口问道:“那您能回忆一下,最近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在你的周围么?”

    休道丁并不买账,直接回答道:“先生!您连我都怀疑了,那我怎么确定谁不是可疑的人呢?”

    “空军指挥部里,包括我的副官,秘书,还有卫兵在内,有至少5oo人,每一个人在你们看来都很可疑。”他苦笑着说道。

    然后,说完话的他再一次靠在自己的椅子背上,昂起了自己的下巴来不再说话。

    实际上,秘密保安局的审讯官们也非常的难受,他们审问的对象很多都是军衔高他们三级的大佬,怎能不让人郁闷?

    这些大佬们有的时候会很暴躁,有的时候配合但是冷嘲热讽,可他们却只能任由其这样回答问题,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些在别人看来非常可疑的拒绝回答问题,或者暴跳如雷恼羞成怒,在这些被审问的高级将领官员身上,却是完全符合心理活动的正常反应。

    更让他们郁闷的是,要审讯的人太多太多,以至于等他们审讯完成之后,大英帝国还存在与否都成了一个问题。

    现在,英国防空整个瘫痪下来,战斗机部队拒绝起飞飞机迎战敌人,而雷达站的重建工作却因为怕情报泄漏迟迟无法展开。

    工厂正在搬迁,战斗机部队的损失在两个月内都无法依靠生产补充,外交官们正在谋求向美国采购一批战斗机来充数。

    总之,英国本土防空战略部署一片混乱,甚至连基本的应对措施都没有人给出。

    要求战斗机起飞的战斗命令被置之不理,因为很多士兵认为间谍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出击计划,他们起飞之后就会被德国战斗机围歼。

    失去了战斗机的英国如同是脱掉了衣服的少女,在德国这个彪形大汉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第二天的作战简直就是一边倒,德国人轰炸了更多让英国人肉疼的地方,包括重要的工厂以及一些细碎却重要的关键。

    至少有4o架德国飞机集中轰炸了一个叫布莱切利庄园的小地方,甚至连当地的英国人都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的地方。

    只有英国的军情6处自己知道,这里聚集着大量正在破译德军新密码的数学专家,这一次他们损失掉的资料还有人员,堪比一个整编师那么重要!

    著名的科学家图灵虽然幸免于难,可是他的团队还有学生们都被炸死或者炸伤,整个破译德军密码的计划也被迫停顿了下来。

    这还不是当天英国人最倒霉的事情,最倒霉的事情是,有关间谍案的酵,最终酝酿出了一个让丘吉尔难以下咽的苦果。

    海军的一个负责后勤保障工作的官员因为不堪凌辱,在自己的家中吞枪自杀,这个官员的家属到处状告丘吉尔,说相先生“借故打击自己的政敌,迫害不愿与其狼狈为奸的正义之士!”

    这可要了丘吉尔的老命,还没有查出间谍,却坑死了一个清白的军官,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丑闻。

    很快,这件事在国王还有法院那边持续酵,刚刚走出审讯室的丘吉尔不得不再去皇宫,参加国王陛下为其召开的听证会。

    隐藏在英国内部的德国间谍网络没有找出,结果却是整个战场陷入被动,内部人员人人自危无心作战,一副大英帝国已经濒临末日的模样。

    所以现在,这些负责审讯的军官们简直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他们要好言好语,不能做任何语言和行为上的攻击。可是审问还是要进行,还必须找出隐藏的德国间谍来。

    想起这种事情,两个审讯专家就觉得自己的菊花一紧。

    “9日当天呢?您又在做什么呢?”放在之前,他们两个已经拍了桌子了,现在却依旧耐着性子和颜悦色的问道。

    道丁也非常无奈,想了一下摇头道:“这一天我没有什么印象了,应该是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所以记不清了。”

    核对了一下自己从其他地方考证来的消息,道丁在当天确实没有什么重要的活动,应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工作到了下班。

    实际上这种例行公事的问话,也问不出什么来。秘密保安局自有自己重点怀疑的对象,这些人里当然不包括道丁这种级别的脑。

    “感谢您的配合,我想……我们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问的问题了。”为主的那名秘密保安局的军官点了点头,示意道丁可以离开了。

    从昨天失败到现在,道丁都被隔离了起来,他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胳膊,然后转身就走出了略显昏暗的审讯室。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走廊里的阳光有些刺眼,让道丁不由自主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适应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一些,放下了遮挡阳光的手掌,看清楚了走廊里的一切。

    除了站在两侧的4名负责安全的卫兵之外,走廊的椅子上还坐着道丁的副官。

    “长官!”对方看见道丁走出了审讯室,起身立正敬礼。

    道丁摆了摆手,在4个卫兵的监视下,什么也没有说,就这么走向了大门口的位置。

    隔离审查的人可不只有5oo人,包括卫兵等在内,被监视审查的人这一次有1392人之多。

    包括了负责电话线的工作人员,还有工业系统的高级官员与其秘书。甚至还有内阁大臣的家属等等。

    范围包括了有德裔血统的所有高级官员,还有曾经参与过英国纳粹活动的人与同情纳粹活动的人。

    甚至工厂内的德裔工人都被集中起来,要求他们返回自己的家中,接受当地警察局的调查。

    “将军!您总算是出来了!”门口,道丁见到了一个他原来的手下,也是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特拉福德利马洛里。

    这个将军是第11航空兵群的指挥官,他原本应该随着自己的部队,撤退到后方去休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