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96坠落
    这个时候他透过自己的座舱那曲面的玻璃,看到了一架德国战斗机从后方掠过了他的飞机。

    因为距离的关系,他看见了这架1o9e战斗机上的很多细节。

    比如说机头上涂着的那明显的黄色识别标志,比如说那方方正正的座舱玻璃。

    他看见了对方座舱前方的机身上,一个盾牌内画着艺术体“s”的标志。

    同时他还看见了,这个盾牌标志的后面,座舱玻璃的正下方,有一个可爱的,捏着雪茄烟的老鼠的图案。

    这架飞机在他的飞机身边侧过身来,似乎在打一个招呼,然后就向着远方急的离开了。

    想必刚才开火的就是这架飞机了,英国飞行员看着对方飞远,差不多也想通了对方不再攻击自己的原因,

    194o年的空战,还带着那么一丝丝欧洲骑士决斗的传统味道。双方会偶尔扬精神,让这种残酷的缠斗带上一些竞技一般的色彩。

    可能是血腥的战斗太压抑也太让人扭曲了吧,大家会偶尔让人性的光辉招摇一下这个让人绝望的角落。

    同时,如果对方放弃攻击离开,也就证明他之前的攻击已经起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即便是看不见自己身后的飞机尾部的模样,英国飞行员一样能够猜到,那里肯定已经惨不忍睹了。

    对方已经确保击落了自己,所以也就留着宝贵的弹药,去追杀另外的目标了。

    苦笑了一下,松了一口气的他这个时候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

    他看见了仪表盘上那些飞溅上去的红颜色的液体,疼痛也从肋下传来,带着一股撕心裂肺。

    用自己的左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靠近左侧肋骨下面的地方,鲜血浸透了他的手套,染红了他的夹克。

    “见鬼!”他抱怨了一声,在至少4ooo米的高空上,被子弹打出了一个窟窿,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身后的防弹钢板显然没有阻挡下所有致命的攻击,可能有那么几子弹穿过了钢板和飞机机体之间的缝隙,打穿了他的身体。

    不知道是因为左边机体上被子弹打穿的窟窿里涌进来的寒风,还是因为流血过多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寒冷。

    “地面指挥中心……指挥中心!”他在通话器里呼叫地面的指挥中心,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还没有改平自己的飞机,虽然角度并不大,可是他的飞机高度依旧在降低。

    看着仪表盘上的高度表,幸运的是高度表还处于工作的状态。上面的数字从125oo,正在向1oooo一点点的下降。

    英国战斗机上的高度表用的是英尺单位,换算起来的话,现在他的高度在36oo米左右。

    鲜血浸湿了他身后的降落伞,子弹是穿透了那里才击穿了他的身体天晓得降落伞有没有被打坏。

    现在的他已经无法转过身来,检查自己的降落伞究竟有没有被子弹打坏了。

    看着高度表上的数字,已经缓慢的下降了到8ooo的位置上,他拉动了一下自己的操纵杆,试图让自己的飞机恢复到平飞的状态。

    这一次飞机的机身有了响应,不过这个响应却似乎来的太剧烈了一些:他听到了“呯”的一声脆响,然后整个飞机都开始颠簸起来。

    下降的度更快了,坐在颠簸的座舱内,他知道刚才的声音,可能是飞机的襟翼破碎,脱落掉了。

    颠簸让英国飞行员的伤口更加疼痛起来,那股撕扯伤口的力量伴随着从弹孔里涌进来的风,让他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于是也不再挣扎,看了一眼高度表,现自己已经在4ooo英尺的高度上了。

    这个时候他距离地面也只有12oo多米,地面上的英国6军士兵看见了这架正在坠毁的友军喷火战斗机。

    机身上英国空军的那个靶心标志后面的部分因为子弹的贯穿还有气流的撕扯,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了。

    虽然机身前部依旧完好,可是这架飞机显然已经不可能再继续飞行了。

    “跳伞啊!快跳出来啊!”从开始坠毁就盯着这架友军飞机的地面士兵,焦急的为天上的战友出谋划策。

    尽管他们知道对方根本不可能听见他们的喊声,可他们依旧在不停的喊着,希望对方可以离开那架已经快要散架的飞机,打开自己的降落伞。

    毕竟是在自己的领土上作战,所以只要跳伞出来的战斗机飞行员,很快就能得到救治和援护。

    哪怕是飞行员已经受伤,也会有最好的医疗环境,来保证宝贵的他们可以用最快的度康复。

    他们是英国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了,只有他们的存在,才能够阻止德军真的登6英国。

    “上帝啊!他怎么还不打开舱盖跳出来!”一个女兵抱着自己的军帽,紧张的在口中念念有词。

    在自己的座舱里,身负重伤的英国飞行员抬起了自己的胳膊,现在他连推开座舱玻璃舱盖的力量都没有了,现在徒劳无功的尝试,也只是他求生意念最后的一次努力了。

    现自己根本无法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更不用说掀开座舱盖然后跳出飞机拉开降落伞了。他放弃了这种挣扎,重新跌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高度表已经只有1ooo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停的减少。仿佛是定时炸弹上的计数器一样,这个数字也同样代表着死亡的倒计时。

    同样是在归结到o的时候,代表着同样的生命离开世界。英国飞行员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手也离开了飞机的操纵杆。

    手心那熟悉的感觉消失不见,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松开自己飞机的操纵杆了。

    以往的时候,他松开操纵杆之后,就会有地勤人员帮他掀开自己的舱盖,送上最真诚的问候,稍后还会有美酒和酒吧美女的欢声笑语……这一次估计不会有这样的好事情了。

    高度表已经显示到o了,可是他已经看不见了。因为在飞机撞到地面上之前,他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去。

    这架喷火战斗机撞在了伦敦郊区的一个空地上,然后变成了碎片散落到各处。

    巨大的机翼折断在地面上,上面的英国空军靶心徽记上,是斑驳的弹孔还有撞到地面上的时候磕碰的划痕。

    幸运的是飞机并没有爆炸,所以四周的英人带着担架还有其他的东西,飞快的冲向了这架坠毁的飞机。

    同样的,冒着生命危险,他们要尽快救出可能生还的英国飞行员,把他们送到附近的医院去。

    可是他们这一次注定要失望了,因为飞机的残骸里,飞行员的尸体已经开始变得冰冷,他的脸撞在仪表盘上,变得血肉模糊难看至极。

    天空上很快战斗就分出了胜负,因为英国战斗机的拼死拦截,远道而来的德国轰炸机群丢下了炸弹之后就开始返航,显然比之前来去自如匆忙的多。

    而因为油料吃紧的关系,德国战斗机没有恋战,也跟着离开,整个战斗只持续了短暂的15分钟而已。

    他们没有追杀英国急着脱离空域的战斗机部队,这让英国空军得以收拾残局,留下了一丝骨血。

    可是,对于道丁还有其他所有英国空军指挥官们来说,这短站的15分钟,绝对是让人肉疼的15分钟。

    他们击落了12架德国轰炸机,还有31架德国战斗机;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整整5o架飓风还有喷火战斗机!

    在第13航空兵群所属的26o架飓风还有喷火战斗机里,除了之前损失的飞机之外,这一次差不多一下子丢了四分之一。

    如此损失,差不多已经让第13航空兵群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何况损失并不是仅仅只有这些。

    另外1o架战斗机被击伤,虽然飞行员并无大碍,可这些战斗机已经无法继续使用下去了。

    这一天英国空军就阵亡了33名飞行员,虽然比德国损失的略少一些,可也是英国空军不能承受之痛。

    “上帝啊!难道你已经抛弃了英国了么。”道丁将军站在草坪上,看着一架又一架战斗机归航,低声痛苦的叹息道。

    第11航空兵群现在还没恢复战斗力,第13航空兵群也已经损失惨重。这才是空军重新参战之后的第一天,后面的日子,要怎么过?

    “第13航空兵群现在还剩下能作战的飞机14o架。如果下午德国人再一次攻击,我们起飞迎战么?”一个军官抱着记录本,走到了道丁身后,开口问道。

    他经历了道丁将军积累空军力量的过程,知道让第13航空兵群恢复到2oo架战斗机的实力,道丁将军付出了多少艰辛。

    现在,这些努力全部都已经付之东流了。第13航空兵群跌回到了几天前的模样,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艰苦,不知道道丁能不能坚持住。

    “迎战!这是一场我们的宿命之战,如果注定我们要付出代价,我们也应该勇敢的接受自己的命运!”道丁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开口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