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162海军无任务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两栖登6作战,是二战盟军针对德国进行的诺曼底登6作战。

    当然,对于194o年的德国人来说,这件事情还没有生过,诺曼底依旧是德国6军的占领区。

    既然没有生过,那么这场登6战役对后世的诸多影响,也就还没有能够挥出来。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人,碰巧这个人还成了第三帝国的元大人。

    李乐当然知道生在未来的诺曼底登6,而且也知道这场登6作战之中,使用的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

    当人们为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武器装备津津乐道的时候,实际上这场战役之中出现的一些不起眼的装备,才是改变战争进程的真正天才创意。

    在这场登6之前,人类如果想要登6敌军控制的领土,就必须要选择一个靠近港口方向的登6地点。

    这个登6地点的选择是有讲究的,一方面它不能靠近港口城市,因为这样的地方往往都有敌人的重兵部署。

    随便想一想就知道,港口数量并不多,当然都已经在对方的重点防御之下了。

    想要在这种条件下,顶着对方的主力防御部队登6作战,那和找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所以,理论上来说,登6地点距离港口城市越远,也就越让人意想不到,达到突然袭击的效果。

    对于登6部队来说,避开敌人重兵把守的港口城市,挑选敌人意想不到的位置登6,是减少伤亡增加登6成功概率的最好选择。

    可是,并不是说,登6地点选择距离港口城市越远越好,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登6成功并不代表作战就一定成功了如果在随登6部队一起上岸的物资消耗干净之前,无法夺取敌人的港口来增加补给运输,那同样会被喘息过来的敌人赶下海。

    所以登6的位置还不能距离港口城市太远,必须让作战部队有机会在一次或者短暂的时间内,就突击到港口并且占领那里。

    可是,距离港口近了容易遭遇敌人的主力部队,距离港口远了又容易被反击赶下海这中间就形成了一个相悖的问题。

    怎样解决这个相悖的问题,就成了二战登6作战指挥官们苦恼的事情。

    毕竟,现代战争打的是后勤,是补给物资。这也是德队迟迟不敢登6英国的一个原因,因为无法保证后勤运输的安全性。

    盟军登6诺曼底的时候,就选择了让德国守军意想不到的地方进行了登6作战。诺曼底周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港口,这在很大程度上迷惑了当时的德国高层。

    而在诺曼底登6的过程中,盟军使用了一种浮桥一样的临时拼接码头,在没有港口的诺曼底地区,建立了一个可以吞吐货物的码头!

    这个壮举,或者说是创意,让盟军在登6作战过程中拥有了较大的灵活性。

    浮动码头的出现,在技术上解决了登6地点的选择问题,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强行保障登6部队的后勤补给。

    甚至可以说,这些新的技术的开和完善,成了盟军欺骗德国防御部队,成功实施诺曼底登6的关键!

    至于说那可笑的什么假情报之类的欺骗,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却不是德国高层误判盟军登6地点的最主要原因。

    让当时的大西洋壁垒指挥官隆美尔一直捏着装甲部队不愿意投入反击作战,最后一点一点的投入到战斗中,浪费了宝贵的反击时间的原因,其实就在于此。

    德国的指挥官们相信,诺曼底地区的盟军无论表现的多么强势,在物资用尽之后,也会被德国的二线部队赶下海去。

    他们担心抽调其他地区的兵力,将无力应对盟军夺取港口的所谓“第二次登6”作战。

    对于当时的德国高级指挥官们来说,普通的海岸线丢了多少都能拿回来,港口等重要沿海城市是不能丢的!

    正是这个严重的误判,让德国迟迟不肯投入兵力作战,最后等到他们意识到诺曼底登6的盟军似乎没有缺少物资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而现在,李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英国人吃下这个当年德国人吃过的技术亏,严重误判德国登6部队的物资吞吐能力!

    在这种各个军种都在抢资源的时间点上,在这个战争已经进行到最关键时刻的时间点上,等海军建造新的战舰,改写海战规则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了。

    所以李乐提出的这些小玩意,看似不怎么起眼,却可以快建造,并且没有什么技术难点!

    无非就是一些漂浮箱子,和连接部分而已这明技术难点对于德国来说接近于零,完全只是一个灵光乍现的创意罢了。

    “我的元!您说的浮动码头,我们在东普鲁士的一个小船坞已经开始建造了……根本不占用现有的船坞,用的都是民用的工人。”雷德尔开口汇报道。

    对于这位海军元帅来说,这种海军新式装备实际上他并不如何感兴趣。

    他更愿意抽出时间去建造更多的战舰,哪怕是驱逐舰也好,只要是水面舰艇,他都喜欢。

    虽然这样想有些短视,可这个年代的德人都有这样的毛病,他们渴望壮大,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可是,恕我直言,我的元……这种东西,虽然看上去很好用,但是现阶段,海军无法保证这些设施的安全……”雷德尔担忧的对李乐开口说道。

    面前的元最近似乎很好说话,他充分的理解海军的劣势和现状,并不和过去一样,经常提出过分的战术要求。

    甚至,元还突奇想改进了海军水面舰艇的防空火力,让几乎所有的大中型水面舰艇,都加强了对空防御。

    最近元的心情似乎不错,所以对海6空三军提出的问题也都很包容,这让雷德尔也愿意说出自己的顾虑,他对这种交流很满意。

    针对这种新式的浮动码头,雷德尔最担心的还是他的海军无法确保运输线本身的安全,码头再好没有船来使用,也就没有了任何用处。

    雷德尔害怕元在新装备的怂恿下,不顾眼前的问题,强行执行海狮计划,将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海军底子,彻底葬送在英吉利海峡。

    “放心吧!雷德尔,我的元帅!我不会在海军没准备好之前,就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的。”李乐笑着回答道。

    作为一名知道德国海军老底子的穿越者,李乐比雷德尔对德国海军水面舰艇编队的作战能力更加心里没底。

    他不会轻易的让宝贵的舰队消耗在胜负未知的登6作战中,他要的是让这支德国舰队去海上打猎!

    建设永远比摧毁难,德国海军并不用直面强大的英国海军,与对方争夺制海权……

    李乐希望德国舰队做的唯一一个事情,就是切断英国本土的运输补给!

    这样目的明确的破交战只要打上5个月,英国本土就不剩下什么抵抗的能力了。

    到了那个时候,在缩回力量打一场登6作战,才是真的手到擒来。

    “我的元帅!东西准备好备用着就可以了,我又没耽误海军改造计划的进度。”李乐随口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海军舰队的事情上来。

    “你让吕特晏斯指挥沙恩霍斯特号出海的事情,我认为太过草率了!”说起了最近的海军计划来,李乐并不满意。

    原本的计划中,他是要集中德国全部的海上力量,做舰队级别的破交战的。

    可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雷德尔命令沙恩霍斯特号独自出海,又玩起了历史上德国人经常干的单舰破交……

    这个计划让李乐非常的不爽,他害怕自己原本就可怜的海军家底,被这样一艘一艘的派出去葬送掉。

    “近期除了训练计划,不要给海军安排这种单舰任务!我需要的是一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与敌人一战的舰队!不是一群散兵游勇!你明白了么?”李乐看着雷德尔,这样开口说道。

    他倒不是心疼一艘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而是害怕雷德尔一高兴,把昨天才刚刚改装完毕的俾斯麦号战列舰送出海去。

    而在李乐的未来海军计划之中,俾斯麦号战列舰是要伴随齐柏林号航空母舰,形成德国舰队战斗力核心的!

    如果这个时候损失掉,那德国海军就真的永远无法对英国海上运输线形成足够的威胁了。

    “明白了……我的元。”雷德尔开口回答道。

    李乐看了对方一眼,最后又补充了一句道:“重点是俾斯麦号战列舰!我需要它在适当的时候和齐柏林号航空母舰组成舰队!最近不要给它安排出海的任务!”

    “遵命!我的元!”海军元帅雷德尔听到元明确的做出了要求,也不能再含糊其辞了,立正敬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