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179一路撤退
    进攻的时候哭丧个脸,紧张的连笑容都忘了。  现在眼看着已经要溃败了,反而挂上了一副笑脸?

    这隆美尔不是因为过度挫折,被刺激疯了吧?阿尔弗雷德中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猛然间,他突然想起了刚才听到了,隆美尔在口中一直嘀咕念叨的那个词反击!

    难道说他念叨的不是自己的反击,而是在盼着英国人的反击?

    意识到这个的阿尔弗雷德中将,突然现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的隆美尔了。

    隆美尔爬上汽车,然后看了一眼刚刚到任的阿尔弗雷德中将:“不好意思,原本这个计划是我一个人制定的,你刚刚上任,也就没有通告你。”

    他的汽车猛然的动起来,周围的简易指挥部也都已经收拾整齐了:“正面的进攻集群只是佯攻,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用剩下的油料,回马特鲁去!”

    马特鲁的浮动码头已经在今天投入使用了,连夜撤退回马特鲁的话,正好可以得到补给物资。

    “难道说,我们这么大费周章,就是要在英国人面前演一出戏?”阿尔弗雷德中将郁闷的开口问道。

    “当然,这是我们的引诱计划,如果不真正安排出一场溃败来,估计英国那边不会轻易的上当。”隆美尔指了指远处正在冒着浓烟的战场。

    英队的反击正如同隆美尔盼着的那样到来,即便是坎宁汉将军不进行反击,隆美尔再打几分钟,也不得不暂停攻击。

    因为他们带来的弹药还有油料,已经不足够再继续进攻下去了除非隆美尔真的疯了。

    “用1oo多名士兵,和2o辆坦克,换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英国人的反击,您……”阿尔弗雷德中将想对隆美尔说一句你可真疯狂。

    可是看着眼前非洲军团撤退的狼狈场面,以及真正被摧毁的坦克,他现眼前的这一场戏真的是演的太逼真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真正的进攻,除了隆美尔等人知道进攻的部队并不是要真的进攻之外,任何人都无法看出破绽来。

    如果换成是他来指挥英队,这个时候八成也是要进行反击的,毕竟这个场面实在是太诱人了,即便是一个诱饵,也值得冒险一搏!

    果然,就在德队慌乱的开始后撤的时候,英队杀出了自己的防线,一支坦克部队向着隆美尔所在的方向突击,场面看上去非常危险。

    只不过,隆美尔已经上了汽车,大家也都准备好了撤退,所以对方进攻的时候,他们也开着汽车撤退,并没有被拉近距离。

    整个阿拉曼地区黄沙翻滚,到处都是撤退的德国士兵,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阵容乱成了什么模样。

    实际上造成这个结果的主要原因,是隆美尔安排了1oo多辆卡车,专门在卡车后面捆绑上了树枝。

    这些树枝在拖拽的时候,造成了比烟雾弹还要让人崩溃的扬沙,让人在远处根本就看不清德军大部分撤退其实是有组织的。

    坎宁汉看着远处扬起的巨大烟尘,还有后撤的德军,略微犹豫了一下究竟要不要立刻转入全面反击。

    他肩负着守卫亚历山大的重任,这个问题一直如同大山一样压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在这种情况下,坎宁汉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让自己的部队,冒险再打一次罗盘行动那样的反击。

    仅仅是在阿拉曼击溃德国人的进攻,这并不能称之为一场大胜,虽然抱住了阿拉曼,可终究他是没有夺回任何失地的。

    犹豫了几秒钟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战场上,那正在滚滚冒烟的德国坦克的残骸。

    看了一眼那燃烧的坦克,还有从坦克装甲内部喷涌而出的浓烟,坎宁汉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实施全面反击。

    “让第7装甲师沿着南边迂回,南非第1步兵师沿着公路进攻!”他下达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然后这位尼罗河集团军的指挥官,看向了自己手里力量的中坚,澳大利亚第6步兵师的师长:“你的部队也立即转入反攻,把这里交给埃及新编1o1师,然后跟上来吧!”

    这已经是他能抽调出来的最强大的进攻力量了,在坎宁汉看来,即便是德国人死守马特鲁,他也有足够的部队攻坚作战。

    夺回马特鲁,他就能让德国人不得不退回到拜尔迪去,那也算是名义上收复了埃及全境了。

    能够如此,他多少也对丘吉尔相有了交代。另外,夺回马特鲁,对于英国方面来说,也扩大了亚历山大港正面的纵深。

    从防御转入反击,英国进攻部队明显慢了半拍。不仅仅是因为这些部队并不是多么精锐的主力,同样也因为英队并没有多少车辆。

    罗盘行动的失败,让英国不仅仅是丢了人员,还丢了大量的车辆。这些车辆现在都在隆美尔手里,用来搞从拜尔迪到马特鲁的运输工作。

    因为卡车短缺,英国实际上投入作战的兵力并不多,第7装甲师的1oo多辆坦克,这个时候是追击战的主力。

    另外,澳大利亚第6步兵师有不少卡车跟来,所以他们很快就越了卡车较少的南非第1步兵师。

    于是,当英队夺回代巴的时候,整个战场上的形式就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德队撤退的度并不快,在英国人进入代巴的时候,他们也才刚刚离开。跟在后面的英队,顺序却已经全都乱套了。

    沿海公路的正南,是准备随时迂回包抄德军的第7装甲师,公路上最靠前的是澳大利亚的第6步兵师大部,再后面是南非第1步兵师的一部分卡车部队。

    再后面是埃及第1o1师的少量卡车部队,再后面是南非第1步兵师的步兵,再再后面是澳大利亚第6步兵师的步兵……

    最后面的埃及第1o1师的步兵,现在还在阿拉曼附近刚刚启程向前。

    一场追击战从开始到现在,除了在路边偶尔找到了德国人因为故障丢弃的卡车和少量帐篷等军用物资之外,他们很少能抓到德国人的俘虏。

    当然,路上还有一些步兵们私自丢弃的弹药,这证明了德队士气低落,已经只顾着自己逃跑了。

    计算了一下这些被丢弃的弹药,坎宁汉坚信德队此时此刻身上的弹药已经不足出时候的三分之一了。

    没有油料和弹药,即便是有粮食有防御工事,德国人也不可能坚守马特鲁了,这是坎宁汉坚持着现在还在追击的主要动力。

    “看起来,德国人的卡车真的是非常充足。”坐在自己的汽车上,看着成千上万的部队在公路上蜿蜒前行,坎宁汉开口说道。

    他不得不在脑海中改变自己的作战计划,把顺着德国溃兵一口气夺下马特鲁,变成针对马特鲁的一场攻坚战。

    按照这个追击度,他杀到马特鲁估计都是后半夜的事情了,敌人至少有5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英国进攻还要等天亮。

    真要是算起来的话,德国人甚至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再考虑要不要防守马特鲁这个该死的地方。

    “要不是上一次惨败,丢掉了那么多卡车和坦克的话,我们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狼狈。”坐在汽车前面的军官,开口对坎宁汉安慰道。

    坎宁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要德队敢在马特鲁停留,他就有把握再咬上对手的尾巴。

    消耗了一来一回油料,还丢掉了不少弹药的非洲军团,不可能在马特鲁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勉强一战只会输的更难看而已。

    所以坎宁汉在汽车上,算计了半晌,也认为德国这一次没有什么翻盘的可能了:守马特鲁,会被英军围歼;不守马特鲁,等于英军白捡了一场胜利。

    坐在汽车上赶路的坎宁汉甚至连记者采访自己的时候怎么谦虚都想好了,他可以用一张嘲讽脸对着照相机,评价一下自己的对手:“他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可惜最后犯了错误。”

    就仿佛是下棋的时候赢了对手一样,他给的评价会很中肯:“他的失误丢掉了继续进攻埃及的机会,亚历山大港的危机被解除了!”

    也许,对方的那个元,会把隆美尔从非洲召回去吧?本来反击罗盘行动的时候时间恰到好处,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指挥官来着,可惜了。

    与此同时,在坎宁汉满脑子都在考虑胜利的模样的时候,在马特鲁以东数公里的地方,撤退的德国先头部队在一片伪装起来的物资前面停下了撤退的脚步。

    这里的弹药堆积如山,这里的油料同样多到让人感动。伴随着意大利舰队到来的运输船,一口气在浮动码头上卸载了多如牛毛的物资。

    隆美尔得到了补给物资按时抵达的消息,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他担心物资迟到这个最后干扰项消失了,一切都和计划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