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205一场灾难
    “抓!”提起了皇室,尤其是那个曾经在抵抗和投降之间摇摆不定的国王陛下,丘吉尔就觉得,自己实际上就是被这群私下里和希特勒接触过的皇室,给出卖了!

    在丘吉尔看来,如果不是保皇派还有国内的纳粹分子们联合了起来,怎么可能出现如此庞大的敌对集团?

    也正是因为有了如此庞大的利益集团联合起来,才会出现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德国间谍的情况。

    就是这些人在互相掩护,放走了那些真正的间谍,才会让调查工作如此艰难,才会让一次次的审查,伤了丘吉尔支持者的心。

    他这么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怀疑。

    国家层面上的间谍战,必然是一个金字塔结构。说白了,就是安排间谍的时候,都是基础层面上人多,高级层面上人少。

    因为大家互相提防的原因,能够找到一个背景极其干净的合作人,就已经是难如登天了,这也是为什么间谍工作需要长期积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两国之间一开战,所有德裔背景的军官还有平民,实际上都已经被管控起来,很少有人担任要职。

    一些平日里经常反战圣母的人,也都成了重点观察对象,他们也同样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真正核心的情报。

    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德国要想临时安排情报人员在英国有所作为,简直就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那些挥了作用的间谍,无一不是潜伏了数年,甚至十几年的老间谍,背景也根本无从查起。

    而这些人之中,要想找出一个级别高一些的间谍,能够参与英国的机密处理,数量上就更少了——说是万里挑一也绝不为过。

    剩下的那些基层间谍,就显得无关紧要了。大家都会找很多人到其他国家去了解基本情况,这类间谍危险系数低,基数庞大,抓都抓不过来。

    只不过这样的间谍除了调查一些风土人情,传回一些基本情报用来核实判断之外,是无法接触到核心机密的。

    当然,在两种间谍之间,有一种隐蔽高效,成本虽高,但是效果更好的间谍,是比较容易获得成功的,那就是女间谍。

    一般情况下,这种为国牺牲的女人,会出卖自己的身体,成为敌官高层的情人或者妻子。

    有了这层身份的保护,一般反间谍调查机构是不会轻易深入调查接触的。毕竟有身份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小动作被其他人看着,所以会抵触阻挠这种调查。

    而如果有高级别的军官阻挠,调查就不会太顺利,这就能让部分女间谍更安全,可以用“平民”的身份,来接触到高级文件。

    这样就会形成一个落差,因为调查基层间谍的工作强度大,投入精力少,就容易漏网。

    相反这些女人却可以利用接触军官的便利条件,迅接触到高级军事机密,容易拿到高价值的情报。

    至于这些为了国家付出了自己青春,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女间谍们,值得与否,就只能留给她们自己去称量了。

    丘吉尔怀疑皇室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乔治六世之前就是一个摇摆不定的国王陛下。他曾经支持过张伯伦的绥靖政策,后来又成了丘吉尔的靠山。

    虽然说现在看起来他依旧和丘吉尔是站在一起的,可谁知道对方有没有因为战事不利,转而考虑妥协的问题呢?

    不过尽管皇室有可能对丘吉尔的政策不满,对他的作战部署质疑,可皇室没有出卖英国国家机密的必要,这是丘吉尔解释不通的地方。

    逻辑上很好判断,国王才是最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战败的人,他绝不会出卖这个国家的核心利益。而现在本土被攻击了,这绝对是核心利益被动摇了的表现,是国王陛下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可是,如果反过来说,有人想换个国王陛下,或者说自己相当下一任国王陛下了,倒是有可能去找德国人合作。

    丘吉尔担心的,就是这样的叛国者,还是皇室叛国者的出现。这样的混蛋没有道德下限,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他下令可以调查皇室,目的就是为了要找出可能出现的隐患,同时也为了找出德国人那个真正的“影子”。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丘吉尔看到了对他自己有利的方面,却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件事的危险性。

    要知道,调查皇室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而同时调查大部分高层的,更是一种引起众怒的做法。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被调查,尤其是被国家机器这种强悍的存在调查——就好像今天的人们不希望自己被人肉搜索一样。

    当个人的摆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时候,那种一丝不挂的感觉,会让人哭笑不得到崩溃。

    即便是在194o年,网络还不存在的时代,每一个人也同样会有秘密……

    谁会坦诚的告诉自己的妻子,自己曾经追过七个女孩子,还和其中的两个翻云覆雨过?

    谁会告诉自己的丈夫,自己趁丈夫出差的时候,和隔壁家的老王眉来眼去,最后还假戏真做了?

    谁会希望自己收了回扣,在订造战列舰的议案上投了赞成票,还一脸真诚的夸大着敌人海军的威胁?

    谁会希望别人知道,自己背着自己的妻子存了一个小金库,里面的钱足够再养一个家的?

    谁又会想让别人调查出,上一批自己采购的军用帐篷实际上是自己小舅子生产的,质量那叫一个惨烈?

    坦白一些讲,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私密,这些私密个人一些也好,对公家的也好——都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调查出来的结果有的时候并不是情报部门想要的,可这个结果却已经被情报部门掌握了,这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海军上将其实是一个同性恋;丘吉尔洗澡的时候喜欢撸一管;国王陛下有狐臭;财政大臣的养了三个情人……

    想一想如此调查结果最后闹出来的事情究竟有多么可怕,就知道为什么美国监视他国领导人丑闻曝光之后,其他国家为什么恼羞成怒了。

    如果有人用这些丑闻要挟政要,是不是就控制了整个国家?如果有人掌握了这些政要的私密爱好投其所好,是不是就事半功倍了?

    情报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可怕,可怕到让人望而却步的程度。不过因为德国情报网“影子”的无处不在,丘吉尔一时之间忘记了这只被隐藏起来的魔鬼。

    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审讯就这样拉开了序幕。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排查行动之中,似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于难。

    “我觉的是森普少将……为什么?因为他39年的时候买了一个别墅……他那收入怎么可能买得起别墅?一定是德国人的奸细!”一个海军部门娇滴滴的女秘书,在审讯桌前哭哭啼啼的说道。

    看着她那美丽的卷,还有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听着她那轻轻抽泣的声音,那真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情报部门的军官恻隐之心大起,赶紧递上了一块手帕。那姑娘接过来擦了擦眼泪,媚眼如丝的道了一声:“谢谢。如果您能帮我洗脱嫌疑,我会好好报答您的。”

    傻子也知道,今天晚上看起来有戏!情报军官两眼放光,赶紧点头,在文档上写了一个艺术体的签名,完事还不忘摸了摸姑娘的小手。

    “我怀疑是克拉克中将!别问我为什么,你只要看一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是德国间谍!”森普少将把玩着一支钢笔,在另一个屋子里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情报部门的人还是找来了克拉克中将。

    果然,一见面,这个面貌丑陋的克拉克中将,让大家连吃中午饭的胃口都没有了——这么丑!你怎么好意思出来见人?

    “这还用问?达德利庞德海军上将!绝对是他!只有他才能接触到这么核心的机密!你们应该立刻逮捕他!”克拉克中将大义凛然,直接就出卖了自己的长官。

    而在达德利庞德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对两名前来拜访的秘密保安局的军官,回忆自己的遭遇:“对,为了安排护航任务,我把运输船队的时刻表,给了空军的霍克少将。”

    “开什么玩笑?我虽然把资料带回家里了,可我家里当时只有我儿子布朗!”霍克少将脸上还挂着泪痕,咬着牙回答道。

    “那,霍克将军……我们可以问问您的儿子,布朗先生,最近他都和什么人接触过么?”来审讯的情报军官一边记录,一边公式化的问道。

    “可以,前天他被德国人击落了,战死在了伦敦郊区。”布朗看着这群来审问他的混蛋,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你真有勇气,像个爷们一样找架飞机去战斗,就能见到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