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339忧心的萨默维尔
    海因斯可没有吕特晏斯的自信,他也知道两天之后,变幻无常的大西洋可能要开始新一轮的糟糕天气。

    在失去了空中优势之后,德国舰队能不能真的安然摆脱英国人的追杀,海因斯还真的没有信心。

    要知道,在双方都无法起飞舰载机的恶劣天气下,德国舰队是无法驱赶对方的围上来的巡洋舰跟踪尾随的。

    一旦被对方的巡洋舰或者赶过来的驱逐舰现的话,那德国舰队就很危险了。

    “明天如果天气不好,对方的驱逐舰还有巡洋舰,会紧随过来,然后引来更多的敌人。”海因斯开口提醒道。

    吕特晏斯皱了一下眉头,这也是他比较担心的事情。恶劣天气对于掌握了空中优势的他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削弱。

    但是,作为一名打家劫舍的老海盗,吕特晏斯可不打算放弃眼前这么好的形势。

    之前他指挥一艘毫无还手之力的沙恩霍斯特号都敢在大西洋上兴风作浪,现在手里捏着一个舰队,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隐藏在身体内的那种被埋藏了许久的冒险精神再一次蠢蠢欲动,有一个声音在反反复复的告诉他——你能行!

    在脑海中简单的盘算了一圈之后,吕特晏斯还是为自己的计划得出了一个肯定的结论:“我们能行!一定能行!”

    十几分钟之前,德国舰队遇到了一艘出海打渔的渔船,并且击沉了这艘可怜的船只。

    正因为遇到了这艘渔船,才让吕特晏斯决心改变航向。他清楚的知道,这种情况下,对方一定会把自己遇见了德国舰队的事情,传递回德国本土。

    有了这个错误的信息干扰,他的舰队就可以顺利从西面绕过英国本土舰队的封锁。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干扰信息,吕特晏斯才笃定,对方一定会认为他的舰队正在向南迂回,躲避英国的追杀舰队。

    他的预想是正确的,这个时候的查尔斯,确实接到了来自渔船方面的电报。

    作为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司令,查尔斯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可以按照一条近路,走斜线去追击德国南下的舰队。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甚至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可以选择与德国舰队遭遇的时间。这对于歼灭德国舰队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

    “长官!刚刚从本土那边来的气象电报,预计明天会有雨水天气。”负责气象预警的军官,在查尔斯身后立正说道:“美国气象局的报告,也支持这个预测。”

    “也就是说,好天气快要结束了?”查尔斯觉得,自己开始受到上帝的垂青了。

    好天气一旦结束,他的舰队还有海面上散落着的英国搜索军舰,很快就会找到来去如风的德国舰队,并且把对方包围起来干掉。

    “是的,长官!好天气应该会在明天结束。”那名气象军官开口回答了查尔斯的问话。

    查尔斯点了点头,对自己的好运气很是满意:“让舰队全向南!起飞飞机向南搜索,尽可能的确认德国舰队的位置!”

    “注意搜索海面,不要轻易放跑德国舰队。”尽管有一艘渔船回了预警信息,可查尔斯还是希望自己的舰载机可以找到对方的确切位置。

    而他不知道的是,整个德国舰队,在击沉了那艘渔船之后,仅仅只过了15分钟,就集体调头,转向正西了。

    萨默维尔这个时候带着半个直布罗陀的海军兵力,正在奔赴战场。他的舰队在葡萄牙附近海域,正在向英国南部集中。

    现在他的手上,有光辉号和鹰号两艘航空母舰,以及巴勒姆号还有君权号两艘战列舰。

    虽然看上去力量并不强大,但是他的舰队,主要是作为搜索舰队的援军,随后加入战斗使用的。

    如果计算上托维将军指挥的搜索舰队内,下辖的两艘战列巡洋舰,以及皇家方舟号航母,那萨默维尔就有信心与德国舰队一决高下了。

    这个时候的萨默维尔,脑子里盘算的不是堵截眼前的德国舰队的问题,而是在想着他身后,正乘船赶往英国本土的坎宁安。

    作为一名一起合作过的战友,萨默维尔是不相信坎宁安会参与德国人的狗屁“影子”集团的。

    他坚信这是一场来自德国的阴谋,可他拿不出确切的证据。这位英国h舰队的指挥官,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为自己的老朋友祈祷。

    不论是萨默维尔与坎宁安的私交,还是作为两名将军,在国家危难时刻的心心相惜,萨默维尔都认为,坎宁安是被人陷害了。

    英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在萨默维尔看来,是已经开始人人自危的指挥系统,以及越来越被动的战场环境之间的巨大矛盾。

    指挥系统因为反复自查引起的僵化,面对不断出现新问题的战场,应变能力不足,最终导致不必要的损失。

    失去了苏伊士运河的英国,或者说失去了大半个地中海的英国,现在已经没有能力真的和德国纠缠下去了。

    最好的办法,实际上就是赶紧找个机会,体面的与德国人媾和。然后老老实实等膨胀的德国,去找苏联的麻烦就好了。

    只要苏德开战,那英国就可以坐享战争带来的红利,借出口德国物资来重振国力。

    然后,在何时的时候,与美国一起,在疲惫的德国身后,捅上一刀,把损失都给找补回来。

    可惜的是,这样的想法,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市场了……毕竟,德国元已经现自己上过一回当了。

    英国最好的媾和时间,就是法国战败,敦刻尔克撤退完成之后的几天时间里。

    那个时候德国的外交部门,通过特殊的渠道,给了英国一个非常体面的媾和条件。

    让人遗憾的是,英国耍弄德国,用和平来拖延时间,最终换来的是在8月1日,德国空军坚定的突袭了英国本土。

    战争已然扩大,而且德国明显已经不相信英国人的和平愿望了。对方现在想的是,如何摧毁英国,并且永久消除掉这个后患。

    到了这个时候,大英帝国躲在海外,等德国人去找苏联人麻烦的好机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无奈的是,造成这样的结果,也真的不能这怪谁。在8月1日之前,谁能料到德国元会恍然大悟的这么早,并且一下子改写了战局?

    没有人能够知道,德国的间谍“影子”会掌握英国所有的战前雷达站位置,为德国空军指明了进攻的方向。

    谁也不知道,德国的潜艇会这样的凶狠,用狼群战术一下子增强了伏击效率,让英国的运输船队损失惨重。

    同样没有人知道,德国的海军竟然杀到了大西洋上,戏耍整个英国海军舰队,给整个航线造成了无法统计的损失。

    被动的局面,让萨默维尔有了马后炮的悔意。他觉得早知如此,不如当初与德国人真的媾和划算了。

    “将军!本土舰队来电文,德国舰队在Tc运输船队正南击沉了一艘渔船之后,继续向南航行。”一名英国通讯军官,走到了沉思的萨默维尔身后,立正汇报道。

    “正南?”萨默维尔走到海图桌前面,用手指头划了一个航线,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看着这条不伦不类的航线,战场经验丰富的萨默维尔,嗅到了一丝不太和谐的味道。

    他手指按在地图上,眯起眼睛:“正南的航线……太刻意了一些!他们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布雷斯特,航向正南绕的圈子有点儿不自然啊。”

    “可能是因为对方想要绕开我们,所以兜了个大圈子……却在兜圈子的时候,遇到了我们的渔船。”一名军官听到了萨默维尔的嘀咕,上前解释道。

    萨默维尔觉得对方的解释打乱了他的直觉,却同时觉得对方说的也有道理。那在脑海中闪过的不安,也被这一句解释给掩盖了下去。

    于是,这位舰队司令看了看远处的海面,开口说道:“即便是要兜圈子,现在他们也被现了……”

    停顿了一秒钟,他继续分析道:“对方不是傻子,不可能明知道自己被现了还继续保持航向!”

    说到这里,他从海面上收回了目光,又指着地图说道:“他们身后有本土舰队,继续向南又被现了,所以不是转向东就是转向西。”

    “长官!对方转向东侧的话,我们很快就能知道消息!”一名军官笑着说道。

    这名军官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指了指:“因为,托维将军的搜索舰队,就在他们的东侧航线上!”

    “那我们也没有必要更改航线了!”萨默维尔点了点头说道:“沿着现有的航线继续向西北航行,策应搜索舰队,同时缩小包围圈就可以了!”

    至于向西的那条航线,不要紧的,向西的话,敌军舰队距离自己的老巢布雷斯特越来越远了,德国要是选了那条航线,迟早也会被英国海军舰队堵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