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356千里之外取上将首级
    英国海军第一次被敌人给耍了,觉得自己很无辜。可此时此刻的丘吉尔觉得自己更加悲催,因为他要成为第一位被敌人打下台的英国相了。

    就在刚刚,他站在本土的指挥部里,等来了第一个让人扎心的消息——ck-1运输船队遇袭。

    虽然是在夜幕之中,德国海军依旧对整个运输船队开火了。对方的炮击在一定程度上非常精准,所以整个运输船队损失惨重……

    为什么说在一定程度上非常的精准呢?因为对方的战舰上装有雷达,所以可以在夜幕之中,现远处的运输船队。

    雷达本来并不精确,可无奈的是ck-1运输船队太大了,拥有上百艘运输船。

    这些运输船密密麻麻编队在海面上航行,只要找到大概的距离然后开火,想要打偏都很困难!

    正因为如此,德国舰队打出来的炮弹十九中,让整个运输船队在向南转向之后,被击沉了整整3o多艘运输船。

    如此破坏,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被消灭的运输舰占整个船队的十分之三,足够让这个运输船队瘫痪很长时间了。

    但也不得不说,英国的ck-1运输船队还是运气不错的了,至少他们之前还有一个全军覆没的Tnetbsp;  所以,当听到ck-1运输舰队损失惨重,而不是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丘吉尔多少安心了一些。

    他再也受不起舰队动不动就全军覆没的打击了,这一次至少还给他留下了七成,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令人遗憾的是,就在丘吉尔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绽放开来的时候,另一个消息传到了指挥部内。

    本土舰队在追击德国舰队的途中,遇到了德国潜艇的伏击,纳尔逊号被鱼雷命中损失惨重,同时拉米雷斯号战列舰受伤。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丘吉尔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扭曲起来。宝贵的战列舰在最近一而再的损失,这让当过海军大臣的丘吉尔很恼火。

    决心号战列舰被击沉这才刚刚过了三个月的时间,甚至可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才刚刚开始了一年的时间。

    结果呢?皇家橡树号、决心号、伊丽莎白女王号、纳尔逊号……仅仅战列舰,英国就已经损失了四艘之多。

    算上光荣号和勇敢号两艘航空母舰,一年的时间里,德国海军击沉的英国主力战舰,平均两个月就有一艘!

    这是什么概念?这代表让德国海军这样水平挥下去,英国海军明年就要被消灭干净了!

    开什么玩笑?劣势的一方正在逐渐的吞噬强大的一方,而这个过程似乎快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时代变了吗?第三个因为出现在了丘吉尔的脑海里,他抬起头来,看向了一旁脸上表情也很精彩的达德利庞德,后者显然也被纳尔逊号重伤的消息震惊了。

    要命的是,还没等他们的震惊过去,纳尔逊号战列舰抢修失败,最终沉没的消息,就紧跟着传了回来。

    查尔斯的舰队,还没有见到敌人的舰队,就损失了一艘主力战列舰,噩耗来的太快,让指挥部里的人都难以相信。

    随后,拉米雷斯号战列舰因为负伤和搭载了纳尔逊号战列舰落水的士兵返航,本土舰队在没有参战的情况下,就有两艘战列舰掉队了。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这只是星期日海战的开始,估计就会觉得自己的悲伤还是来的太快了一些。

    紧跟着生的事情,就是德国海军与搜索舰队遭遇,双方生激烈炮战。这一下子让整个指挥部紧张起来,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前线传回来的消息。

    在天亮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回——德国战舰击沉了声望号战列巡洋舰!

    因为英国比交战的区域更靠近东方,所以天亮的也更早一些,所有人都看到日出的时候,听到的却是声望号沉没的消息。

    多么的讽刺……日出时分自己的战舰沉入不见天日的海底。这场海战怎么看,都已经蒙上了一股让人绝望的薄纱。

    德国海军击沉了声望号的事情让丘吉尔瘫坐在了椅子上。他等待了一晚上的消息,结果却只听到了失败的噩耗。

    “我应该怎么办才好呢?”丘吉尔没有抬头,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似乎在自己问自己,又似乎在问身边的达德利庞德。

    不等对方回答,他就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6军劣势一溃千里,就连苏伊士运河都丢给了德国人……”

    他从很远的地方开始说起,絮絮叨叨的如同一个老太太:“空军消极避战,连出动都不敢……剩下优势的海军,却打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达德利庞德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开口宽慰道:“相先生,也许胡德号能够逆转战局……毕竟那是皇家海军的骄傲。”

    这位英国海军总司令的话如同一根救命的稻草,一下子让丘吉尔抬起了脑袋:“真的么?对!胡德号如果可以留下敌人的舰队……似乎还有希望!”

    没有人意识到,当丘吉尔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的时候,已经代表着一种悲哀了。

    曾经不可一世,称霸世界的第一舰队;曾经战力总和,是竞争者二倍还多的大英帝国皇家海军,已经没落了。

    当丘吉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潜意识里已经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一次奇迹之上。

    而把胜利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奇迹之上,对于曾经的强者来说,绝对可以称之为失败了。

    “相,司令官……”在指挥部很多军官还有女秘书惊恐的眼神中,一名军官捏着手里的电报,脸上挂着悲痛的表情,走到了丘吉尔的身前。

    军官立正敬礼,然后递出了自己手里的电文,却闭口不再说上面的内容。只要看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电报上不是什么好消息。

    丘吉尔没有伸手去接那封电报,达德利庞德此时此刻已经光棍起来,他扯过电报来,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要知道,这场围剿德国海军游击舰队的战斗,打到今天这个模样,达德利庞德这个海军总司令,无论如何是干不下去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现在可谓已经放下了宠辱,单纯只是在尽一名英国皇家海军将领的义务了。

    “胡德号重伤,已经失去了九成的动力。”他念出了电文上的内容,然后看了一眼不远处桌子上摆放着的白色海军军帽。

    接着,这个老将军,两眼一黑就这么直勾勾的躺了下去,甚至连一句再见的话都没有说。

    真实的历史上,达德利庞德在1943年9月的时候,因为身体的原因辞掉了英国皇家海军总司令的职务。

    辞职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健康原因。这位带着英国皇家海军走出低谷,迎来了胜利曙光的老人,在辞职后一个月就病逝了。

    可见他的健康状况并不好,即便是一帆风顺,也会在3年不到之后病死。

    现在,德国海军一路胜利,带给达德利庞德的打击还有工作量的成倍增加,都让这位老人的病情雪上加霜。

    一股热流冲上了达德利庞德的脑袋,然后他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甚至没有听到丘吉尔还有身边军官们的尖叫。

    手疾眼快的周围人伸出手来,搀扶住了倒下的达德利庞德,然后七手八脚的把他拖到了一张椅子上坐下。

    可是,已经失去了意识的达德利庞德连坐都已经是一种奢望了,他的身体根本不收摆布,体温开始流逝,最后大家只能把他平躺着放在地上。

    “医生!快叫医生来!”丘吉尔痛苦的大喊,就驻扎在指挥部的两名医生应声而来,不过当他们赶到的时候,达德利庞德已经没有了呼吸。

    “……”医生把手按在庞德将军的脖子上,然后带着悲伤的表情摇了摇头,甚至连心脏复苏都没有做就放弃了抢救。

    房间里有女秘书在轻微的哭泣,很多军官都低下了自己的头来。离开的是一名将军,也是他们曾经的最高上司,理应得到尊重。

    吕特晏斯还不知道,他轰击胡德的炮弹,能够越过千里,提前干掉英国海军的总司令……

    李乐也不知道,一名他熟悉的敌军将领,已经因为他这只小蝴蝶扇出的微风,提前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等到屋子里的人忙活了半晌,终于想起来还有一艘战列巡洋舰在敌人的炮火之下挣扎的时候,已经是吃早饭的时间了。

    这个时候,胡德号的另一条消息到了。并不是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出的,也不是搜索舰队的指挥官约翰托维。

    送消息的是拦截舰队的萨默维尔将军,他终于汇合了几乎失去了全部动力的胡德号,并且看到了胡德号的惨状。

    “胡德号的舰桥被击毁了,整个战舰受损严重,所幸……他们还浮在海面上……”这是萨默维尔出的电报,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