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374一路追杀
    me-109e战斗机的进攻太早了一些,眼看着对方还没有进入到攻击范围,德国的新手飞行员就早早的开火,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怀特发现了自己的飞机正在被人攻击,这攻击被迫让怀特放弃了继续爬升的打算。在这种时候他只能进行横向机动,来摆脱对方的冲杀。

    “刚才还被我追的东躲西藏,现在竟然敢回来挑衅!”怀特操控着自己的飞机,避让开了对方的炮弹。

    他现在依旧没有慌乱,因为在他的想法中,刚刚追杀自己的德国飞机,这个时候不一定还在附近了。

    毕竟这是一场混乱的空战,三架飞机同时追杀一架敌机的事情,并不会经常发生。

    利用自己战斗机转弯半径小的优势,怀特驾驶着喷火战斗机用一个漂亮的转弯,让过了冲过来的me-109e战斗机。

    然后,他调整好了飞行的知识,准备击落这架敌机,再找个机会重新杀回到战圈之中。

    看到友军新手飞行员的攻击,海因茨巴尔遗憾的评价了这么一句:“攻击的太早了。”

    因为对方是新手飞行员,即便是巴尔也看得出来,所以他也没有太苛求什么,只是评价了一句之后,就驾驶着自己的Fw-190B,冲向了远处的目标。

    刚刚要准备去追杀me-109e战斗机的英国飞行员怀特,这一次比较提前的发现了两架尾随而来的德国战斗机。

    “阴魂不散!”在怀特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类似的感觉之后,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他驾驶着自己的飞机,开始继续转弯。

    喷火战斗机的转弯动作非常的流畅,整个动作完成的时候,转弯半径要比德国战斗机小上差不多一倍。

    如此巨大的优势,也被英国飞行员们用来甩开对方的战斗机,就好像德国战斗机飞行员,利用横滚来甩开英国战斗机飞行员一样。

    当怀特继续做出转弯动作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是,巴尔驾驶着自己的战斗机,突然向怀特的下方加速机动,然后又改出拉了起来。

    这是一个经典的追杀动作,被称为lowYoYo,是一个标准的用垂直机动来抄近路,缩短攻击距离的“花招”。

    使用这个技术的时候必须出其不意,或者是在自己有其他友军飞机掩护的情况下,不然很容易被对方抓住机会,利用更合理的高度击落。

    说起来这种战术是优先放弃了自己的能量,释放势能加上抄近路来寻求一个短暂的攻击瞬间。如果对方有所防备,那这套动作就等于提前放弃了自己的高度和势能,会处于明显的劣势之中。

    巴尔敢于使用“低悠悠”来抄近路提前展开攻击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他极度的自信,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有自己的僚机!

    就是这么的欺负人,在空战中没有僚机的掩护,有的时候就不得不独自一人承受对方各种原本有缺陷的蛮横打法。

    怀特这个时候,就是这种感觉。他真的很想大骂一声无耻,然后驾驶飞机用一个上升式的破s飞行,来教育一下对方。

    可他知道还有一架德国战斗机虎视眈眈就在一旁,这个时候他改出转弯的飞行姿态开始向上机动,必然会失去速度,成为一个靶子。

    此时此刻他只能咬咬牙,让自己的飞机扩大转弯半径。利用突然更改的路线,来抵消掉身后巴尔用“低悠悠”机动找到的短暂攻击时机。

    经过这样短暂的一个回合交战,双方彼此之间有了一个深刻的了解。巴尔知道自己追杀的飞行员绝对是个厉害的家伙,而怀特知道自己身后的两架敌机,可不是什么新手菜鸟。

    看着远处已经脱离,并且去找其他英国飞机攻击的那架me-109e战斗机,怀特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原本是他的猎物的那架飞机,现在已经飞到了远处。而他自己现在成了猎物,无助的周旋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中。

    一边把自己的飞行姿态改平,怀特一边操纵着飞机向空战最密集的地方飞去。

    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非常清楚,依靠自己来摆脱两架敌机的追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只能借助其他友军飞机的掩护,来与对方周旋了。

    “想走?哪那么容易?”巴尔一边操纵着自己的战斗机追上对方,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道:“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他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次纠缠之后,对方竟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开火的机会。

    仿佛是遇到了一个锻炼的好机会,他驾驶着自己心爱的Fw-190B战斗机,轰鸣着引擎追上了前方的喷火。

    “见鬼!”怀特在自己的飞机机舱里,感受到了身后两架德国战斗机带给他的压力。

    这种粗大的战斗机并不同与灵巧的me-109e战斗机,它几乎可以说是现阶段喷火战斗机的克星!

    Fw-190B战斗机在6400米以下的空域里,对喷火战斗机都拥有压倒性的速度优势。

    简单一点儿说,在这个空域内,大概比对方快上60公里左右。这样的速度让双方的距离被逐渐拉近,怀特不得不想办法继续保持双方的距离。

    怀特一边操纵着自己的飞机左右摇摆,让对方无法锁定自己的轨迹发起远距离的攻击,一边寻找着摆脱对方纠缠的机会。

    他眼前的飞机越来越多,双方混战留在天空中的曳光弹轨迹,仿佛是他钻入林子里之后,眼前的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

    发动机依旧在拼了命的输出着自己的功率,让战斗机在天空中快速的飞行。坐在驾驶舱内,看着仪表盘微微的晃动,怀特感受着被人追杀的紧张刺激。

    当然,他不喜欢这种紧张刺激,也没有人会喜欢被人追杀的感觉。尤其是……只能被追杀,不能还手的那种感觉……

    就在怀特驾驶着自己的飞机,想要飞回到混乱的战圈,寻求掩护的时候,他看到了让他绝望的画面。

    一架接着一架的飓风战斗机被德国战斗机打成了筛子,然后坠落向冰冷的海面。

    跳伞的飞行员,降落伞被流弹打穿,下面挂着的人惊恐的叫喊着,看他的表情就仿佛能够听到他绝望的喊声。

    更远的地方,混乱的交战,双方的飞机交织在一起,曳光弹到处横飞,又有谁能够为怀特提供什么掩护呢?

    最让人崩溃的,是怀特看到,至少有60架新赶来的德国战斗机,从云层的高度冲了出来,加入到了战团之中。

    原本就已经陷入劣势的英国护航战斗机部队,仿佛一瞬间被这股力量蛮横的击溃了,无线电里到处都是请求撤退的喊声。

    “这是德国人的圈套!是他们的圈套!”一名飞行员的声音在耳机里叫喊,听得出来他同样陷入了被人追杀的绝望之中。

    怀特亲眼看到一架机头上涂着黄色的德国战斗机从头顶上横着飞过,把远处的一架飓风战斗机的机翼打成了两截。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英国空军这个时候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存在,至少他们的轰炸机部队,趁乱飞到了接近布雷斯特港的地方。

    可是,真正让人绝望的事情在那里发生了,30多架赶来增援的德国战斗机冲进了惠灵顿轰炸机组成的机群之中,那里变成了一场屠杀。

    仿佛是在狩猎一般,密密麻麻的德国战斗机,从上下两个方向冲进了英国皇家空军的轰炸机机群。

    惠灵顿轰炸机瞬间就开始爆炸坠落,无线电里哭喊的声音此起彼伏,简直就和人间地狱一样。

    怀特这样的飞行员并不多,那些勉强能够自己飞行的英国新手飞行员,多数情况下,都配给了战斗机部队。

    轰炸机部队里面,真正轰炸过德国的飞行员十不存一,大多数都是新到不能再新的飞行学员。

    那些在飞机上负责自卫机枪的人,就更加可怜了,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天,指望他们战胜德国飞机,绝对是可笑的想法。

    “指挥官!呼叫指挥官!”怀特按着无线电通信的按钮,大声的呼叫着自己的指挥官。

    他希望自己的指挥官能够救下自己,至少为自己提供一些掩护,让自己可以摆脱对方的纠缠。

    可无线电里,没有人回答他的呼喊。也许是因为频道已经混乱,也许是因为指挥官已经被击落了。

    怀特的耳机里面,惠灵顿轰炸机部队的叫喊声,让他心烦意乱。对方显然在布雷斯特有所准备,才能够起飞这么多的飞机拦截。

    “指挥官!指挥官!我们中计了!再坚持下去,我们就要全军覆没在这里了!”怀特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见了,就按着通话器大声的喊道。

    就在他对着自己的话筒喊话的时候,遥远的惠灵顿轰炸机群前方,又一个德国战斗机编队冲了过来,它们从遥远的法国占领区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