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446这个海边
    “为什么警铃又响了?”靠在海岸线附近的掩体内,一名抱着自己步枪的英军士兵,无聊的看着平静的海面,对自己身边的战友问道。

    他身边的战友正在给自己点烟,听到朋友的问话,头也不抬的回答道:“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德国人又闹起来了?”

    英军不少潜艇还有巡逻船,一直在英吉利海峡附近警戒,德军一有风吹草动,英军的海岸线守备部队,就要进入到戒严的状态之中。

    所有的士兵取消休假,大家背着武器,带着毛毯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离开军营开到掩体内,等待着德军可能的登陆。

    打了一个哈欠,这个先开口说话的英军士兵抱怨说道:“那群当官的也不动动脑子,难道德国人训练一次,我们就要应付一次?”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战备动员了,好久之前,就从上一次德国轰炸机突然轰炸了英国沿海布置的防御工事之后,这种戒严就开始了。

    “就我们现在的准备工作,德国人打过来我们就彻底完了,好好珍惜眼前的美好时光吧。”他的朋友点燃了香烟,然后把空了的盒子小心翼翼的塞进口袋里,郁闷的开口说道。

    从一周之前开始,所有士兵的奢侈品分配都被取消了,包括香烟还有巧克力糖果,街道上酒也买不到了,英国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储备物资了。

    没有香烟还有糖果牛奶之类的东西,还不是最致命的——军队现在已经开始配给粮食了,每天只有两顿半,早餐只有原来的一半,用来节约食品。

    民间似乎更惨一些,只有中午可以用配给券来换粮食,剩下的时候都要依靠自己想办法,全家饿着肚子熬日子,抱怨的声音早就已经喧嚣尘上了。

    在1922年的时候,德国金融危机,结婚的时候政府闹出过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来:补贴1万亿德国马克,或者一个英国便士。

    现在情况似乎反了过来,英镑已经和废纸差不多了,为了更换一袋面粉,甚至有人愿意出十几倍的价钱。

    街头上,一些领不到救济粮的军人遗孀,为了一口吃的沦落成了娼妓,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让人绝望的悲壮气氛。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如果我的老婆领不到救济粮,成了那些人的样子……上帝啊,想想我就觉得我来当兵就是个错误。”靠在战壕的坑壁上,先说话的士兵绝望的叹息道。

    他的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也后悔了,当时说的是为了祖国,可现在我们要饿死在前线了。”

    这个时候,沿着海岸线,一些工程兵带着年迈的志愿者们,背着铁锹还有十字镐,低着头向远处走去。

    队伍经过这里的时候,引来了战壕内无数英军士兵的观看,他们好奇的看着这群穿着厚实风衣的老人,看着他们带着礼帽扛着工具经过自己的阵地。

    “听说,那边的防线还没有修好呢?”叼着香烟的士兵找到了新的话题,结束了那段忧伤的谈话。

    一路上从敦刻尔克撤退到本土,也算是一个老兵的刚才先说话的那个英国士兵冷笑了一声:“连一半都没修好,等着瞧吧,德国人打过来一定会被我们的敷衍吓一大跳。”

    整个英国的抗登陆掩体工事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坚固,机枪碉堡之间的战壕只有五分之一用钢筋混凝土加固了,剩下的都只是普通的战壕罢了。

    沙袋还有铁丝网覆盖的区域也并不多,埋设地雷的就更是屈指可数。现在英国守军连机枪都少的可怜,他们缺各种各样的重型武器。

    英国高威力的反坦克炮现在都已经没有办法生产了,历史上著名的大炮都成了稀缺的宝贝货色。

    平均一公里的地段上,才有一门反坦克炮,而机枪掩体也成了防线的主要支柱。也幸亏德国海军不太厉害,不然一轮炮击,英国的防线就有崩溃的危险。

    “听说来干活,可以给一顿饭吃……这些根本就不是施工人员的老头,就都报名参加了……”指了指远处的那些扛着铁锹的老人,英军士兵开口说道。

    “你觉得,对面的德国人,什么时候有能力打过来?”觉得自己新开启的话题也不怎么好,抽烟的新兵又问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他虽然是新加入到部队里来的,可是他参加过不短时间的军事训练,已经算得上是阵地上这些士兵里,素质比较高的一个了。

    更远的地方,有一个士兵听说到了阵地上连一枪都没有打过,即便是还充裕,可子弹已经被列为稀缺战略物资了。

    为了要囤积弹药,准备抗击德军的登陆,陆军指挥官们都已经不敢随便在训练上浪费弹药了。

    受海运崩溃的连累,英国陆军的弹药,在未来几天之内都不会有新的补充了——现在手里剩下的,就是全部的家当了。

    如果德国人在这个危险的时候登陆,英国部队就只能勉强应战。至于结果,大家实际上都心知肚明。

    在不计算海军干扰的情况下,德军现在登陆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也是丘吉尔等人寝食不安的主要原因。

    “小心一些!”一名夹着文件包的军官急匆匆经过了这片还算坚固的战壕掩体:“雷达站的最新消息!德国人的飞机已经起飞了!”

    “我的上帝,德国人不会在今天这个时候登陆吧?”互相看了一眼,抽烟的英军士兵紧张的抱紧了自己的李?恩菲尔德步枪。

    也不由得他们不紧张,从他们所站的那个位置向左延伸出20多米,才有一挺机枪安排在钢筋混凝土的掩体内。指望这些武器阻止德军登陆,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早呢!”在敦刻尔克经历过真正死亡锤炼的英军老兵不屑的挥了一下手,然后眯着眼睛看远处的海面:“德军进攻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个平和的样子。”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回想起来的,是敦刻尔克的沙滩上,他眼中的那片绝望的世界。

    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呼啸着从天空中俯冲而下,带着让人精神崩溃的嘶鸣声,仿佛噩梦一样一直到今天都挥散不去。

    那个时候的他只能抱着头盔蜷缩在地上,大声的哭喊着,希望死神不要来带走他的生命。

    然后,巨大的爆炸掀起周围的沙砾,带着鲜血的腥臭味道,钻入他的鼻孔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耳边机枪的声音连绵不绝,然后被巨大的爆炸声掩盖下去,紧接着刚刚从嗡嗡的耳鸣中恢复过来,机枪的声音依旧连绵不绝。

    有人拎着他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拖起来,逼着他向前继续走继续走。一直走到一艘小船上,他才发现自己的肩膀上插着半寸长的弹片。

    灰蒙蒙的天空,斯图卡经过了他所在的船只,或许是因为他的船太小了,也或许是对方已经打光了弹药……总之对方没有冲下云端的意思,船上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等看到海面上漂浮着的士兵的尸体,还有望不见尽头的油污,没有主人的救生圈,还有只剩下桅杆的沉船,他才意识到自己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嘿!我问你话呢!德国人进攻什么样?”叼着香烟的士兵把他从回忆之中拉回到了现实,脸上还带着好奇的表情。

    看着面前这张没有真正经历过战火的年轻的面孔,一样年轻却已经麻木的老兵冷着脸回答:“相信我,你不会真的想要知道的。”

    说到了这里,他肩膀上的伤疤似乎还隐隐约约的作痛。敦刻尔克给他留下的精神上的创伤,到此时此刻依旧鲜血淋淋。

    “敌人会从四面八方向你开火,你的头顶上都是敌人的飞机,躲避都没有安全的地方,哭喊都没有人会听见……”老兵按着对方的肩膀,开口说出了自己觉得已经修饰了很多的句子。

    可即便是如此,叼着香烟的新兵依旧还是被老兵嘴里那恐怖的场景给吓到了,他抱着自己的武器,好半晌才吐出了一口烟雾来。

    “德国人的飞机没有飞过中轴线!警戒取消!”又过了好一会儿,一名英国军官再一次从战壕里走过,大声的通知着最新的情况。

    和往常一样,德国人只是一次例行公事一样的训练演习,对方虽然调动了不少船只,可显然没有登陆英国本土的打算。

    听到了这个消息,阵地上压抑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新兵们又开始有说有笑起来,抽烟的新兵同样如此,脸上立刻洋溢起了满足的笑容来。

    老兵没有笑,他依旧抱着自己的武器,穿着厚重的大衣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想起了远处海岸线边上,他的那些战死在那里的战友们。

    那些人死在了法国的海边,而他自己,现在还可以站在这里,与别人说话——这,似乎也是一种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