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451捅出真正致命的一刀
    之前丘吉尔戏耍赫斯,把这个热衷于英德联盟的德国副元首玩的欲仙欲死。

    历史上因为被希特勒轻视,还有笃信英德联盟这个忽悠的赫斯,竟然自己驾驶飞机私自飞到英国,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阶下囚,足见丘吉尔忽悠的功夫多么了得。

    可是,正因为被丘吉尔忽悠的太过笃信,一旦发现自己被骗之后,那些上当的人就越是痛恨丘吉尔的卑鄙。

    现在德国高层几乎没有人相信英国的求和,即便是有也被反对的声音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仅仅是害怕英国投降之后缓过气来出尔反尔,德国军方还有元首就不敢相信出尔反尔的英国。这个理由也足以堵住大部分愿意和谈的德国外交官的嘴,让战争继续进行下去。

    而与此同时,德国海军最近神勇的表现,让德国在局势上处于优势。有了这个优势的存在,不打算与英国和谈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丘吉尔不知道的是,就在坎特伯雷响起阵阵枪声的时候,德国柏林,元首正在发表一篇著名的演讲。

    “我们被欺骗了!曾经天真善良的我们,被英国人拙劣的表演所欺骗!”李乐站在演讲台上,看着下面数千名听众虔诚的眼神,按着讲台的两端侃侃而谈。

    台阶下面,无数的闪光灯不停的亮起,仿佛夜晚的星辰一样迷人,让李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曾经把萨克逊人当成兄弟!认为他们是我们纯净雅利安人的分支,是可以和我们一起互相帮助发展壮大的朋友!”元首迎着闪光灯,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的身边,双手按在一起放在肚子上的戈培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那就是一张扑克牌,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可是就在戈培尔的心中,此时此刻正泛起滔天巨浪——元首正在借着针对英国人的演讲,改变着国内对种族主义的激进看法。

    别小看这样一场挂着羊头卖的是狗肉的演讲,如果真的可以达到预期效果,比征服波兰法国可能还要伟大十倍。

    演讲台上的元首,现在真的是太符合戈培尔的期望了。他早先只是觉得希特勒的演讲非常棒,但是这一刻他仿佛看见了另一片新大陆。

    那些煽动性质的演讲,即便是成功了,带来的效果也只是煽动罢了。如此演讲再如何成功,也不过就只是一次演讲罢了。

    做这样演讲的人,可以说是一个成功的演讲家。可成功的演讲家,也终究是一个演讲家而已。

    现在的元首,已经到了在一场演讲之中,渗入自己政治目的,潜移默化的更改民众的意志的高度了。这才是演讲的真正高度,这才是一个煽动者最强大的境界。

    所以,讲台下面,站在元首不远处的戈培尔,越看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元首,就越是觉得自己发掘到了一个完美无瑕的艺术品。

    “可是,事实上他们不是兄弟!他们宁愿和遥远的美国人眉来眼去,也不愿意和我们握手言和!”李乐敲打着讲桌,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看着沉默的人群,李乐继续着自己的铺垫:“他们身上流淌着萨克逊人的血液,却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归属,忘记了自己的亲人!无视了自己的血肉还有自己的灵魂!”

    “他们欺骗我们,用虚假的和谈来拖延时间,却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攻击天真善良的我们!”李乐挥舞起胳膊,大声的质问:“这种行为能被原谅吗?”

    “不能!”所有的听众们都举起的自己的胳膊,大声的回答着元首的提问。他们愤怒了,对英国人的卑鄙无耻愤怒了。

    向下按了按自己的双手,让已经愤怒的人群停止呼喊。然后他顿了顿,才继续开口说下去:“他们失去了我们的信任,也失去了我们的友谊和善意!”

    “所以我们要击败他们!打垮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错误!并且接受新的欧洲新的秩序带给所有人的新未来!”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又挥舞起了自己的双手,歇斯底里的高喊。

    讲台下面,无数胳膊上带着万字袖标的党卫队跟着举起了自己的胳膊,人们又开始疯狂的欢呼起来:“胜利!元首!”“胜利!希特勒!”

    这样的呼喊持续了好一阵子,才一点点冷却了下来。等到大家都停了下来,李乐才继续自己的演讲:“而这件事情,也给了我一个疑问,一个让我思索的疑问!”

    “曾经,我和你们都相信,兄弟、血缘、种族,才是可以人类延续并且粘合在一起的根基!”说这里的时候,李乐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之前那都是煽动人民继续扩大对英国的战争的口号罢了,那东西有和没有在李乐看来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而借着这个事情,引出来的李乐的大德意志民族这一套新理论,才是真正的杀招,才是真正刺向美国和英国的致命一剑。

    “英国的萨克逊人,按照血统来说,和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我们这么优秀呢?”李乐给出了自己的问题,问向了台阶下面千千万万名听众。

    “所以我疑惑了,这说明我们依靠血缘还有祖先,来盲目的认定对方是不是优秀的人的方法,错了!错了!”李乐当着无数听众的面,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这引起了下面听众的轩然大波,大家都互相交头接耳的议论,不知道元首究竟要干什么。

    李乐要干的事情,也在这个时候继续进行着:“一个德国人,他不赞同我们奋斗自强的信念,出卖自己的同胞,卖国投敌……”

    “而一个高卢人赞同我们的理想,愿意加入德意志大家庭,努力工作维护帝国的运转……”李乐举了两个例子,看着下面的听众。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来:“虽然流淌着雅利安人的鲜血,可这能说明卖国的德国人比没有流淌着雅利安人血液的高卢人高尚吗?”

    看着还在消化这个问题的人群,元首自己给出了答案来:“显然,并不能!雅利安人也有小偷也有强盗,高卢人也有赞同雅利安人信念的绅士友人!”

    “所以我们要区分!要判断!甄别出我们的敌人,也要团结无数支持我们的朋友!”李乐的声音再一次高亢起来,把人种之间的矛盾,转化成了信念之间的矛盾。

    “能为伟大的第三帝国奋斗终生的伟大的人,都是我们伟大的德意志人民!我们都是德意志民族!无论是雅利安人,还是萨克逊人,还是高卢人或者哥萨克人……”

    “只要团结在万字旗下,只要愿意成为这个伟大家庭的一员,就都是我们的朋友!”李乐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在整个会场里回荡。

    “而那些否定我们,试图阻挠打败我们的人……我们就要把他们撕碎!摧毁!”元首再一次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

    “撕碎!摧毁!”不同于刚才的沉默,人们终于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呼喊。反正杀不杀犹太人,和德国柏林的德国人关系不大。

    他们不介意大街上偶尔看到一个犹太人,也不介意杀光犹太人。总之他们的生活只要不受影响,很多时候他们都愿意赞同元首的理念。

    也许今天的人们不愿意理解,可在1940年的时候,纳粹党和纳粹党元首,在德国民众之间的支持率,比信上帝的人数比例还要高出一截来!

    这就是恐怖的信仰之力,这就是可以让一个凡人成神的巨大力量。在第三帝国之中,元首就是神明,就是一切正确的声音。

    “元首要改变对犹太人的政策?”一边鼓掌,希姆莱一边不安的问身旁的戈培尔。

    戈培尔看了一眼希姆莱,微笑着回答道:“怎么可能?针对犹太人的清洗工作,非但没有减弱,还加强了一些。”

    他说的是实话,一边通过劳动压榨着犹太工人的剩余价值,第三帝国一边正在加快处理着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犹太人。

    尽管李乐准备给有用的犹太人留条活路,可他并没有天真的认为,犹太人对第三帝国的仇恨,可以轻易得到弥补或者缓和。

    明白的人都非常清楚,元首试图缓和的,是与占领区各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是在为之后的扩张和战争做准备。

    元首要针对的是还没有占领的土地上,那些被压迫着的少数民族!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把他们都团结成“大德意志民族”。

    “忠心耿耿为元首做事就好了,何必在意这么一点点的变化呢?”戈培尔放下了鼓掌的双手,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希姆莱最近似乎在元首那边失宠了的消息,戈培尔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比起莱因哈特?海德里希还有其他几个党卫队里的狠人来,显然希姆莱的地位是下降了不少的。

    从前他可是稳坐党卫队头把交椅的,现在隐隐约约,已经要被手下的“四大金刚”给架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