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474以少战多
    四周是没有光亮的,飞在高空之上,莱曼感受到了机舱外面的那股寒冷。他所在的飞机在颠簸,这让他知道一切都还在继续着。

    等到刺耳的爆炸声响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到了英国上空。无数防空火炮在嘶吼,飞机颠簸的更加厉害。

    “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空投地区了!机群正在下降高度!准备跳伞!”副驾驶员从驾驶舱内回过头来,对着机舱内的士兵大声的喊道。

    每一个人都紧张起来,这一次和之前的任何战斗都不太相同,因为他们将要面对更多更可怕的敌人。

    “站起来!检查自己的装备!小心你们的脚下!不要跌倒了!”莱曼听到了命令之后,站起身来,同样大声的吼道。

    飞机里面有引擎的轰鸣声,有机身外面英国高射炮的爆炸声,不大声的说话,别人都听不清楚。

    当所有人都站起来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的时候,一枚弹片击穿了飞机的铝板,在机舱内横冲直撞,发出叮叮的脆响。

    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脖子,幸运的是这枚弹片似乎没有击中任何人和重要的设备,这架飞机依旧保持着平稳的飞行状态。

    对于伞兵来说,跳伞之前,在飞机上等待的时间,是非常煎熬的。这个时候生死都不在自己的手中,如果被击落的话,往往也就意味着整架飞机内,没有人能够生还。

    更何况,他们的飞机后面,还拖着一架滑翔机。莱曼耐心的等待着,心中不停的祈祷,祈祷自己可以顺利的离开这架飞机。

    “开始空投伞兵!让伞兵们离开飞机!”飞机上的警示灯亮起,副驾驶员再一次对着身后的伞兵们喊道。

    没有用人帮忙,莱曼双手一用力,就拉开了面前的舱门。寒冷的风冲撞进来,让所有人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这可能是德国伞兵遇到的最可怕的空降场景了,远处的天空中,曳光弹不停的向天空飞射,形成了一条又一条美丽的细线。

    而差不多同样高度上,高射炮的炮弹爆炸开来,照亮了远处的德国飞机。敌人在疯狂的开火,这一点毋庸置疑。

    仅仅凭借着面前可怕的防空火力,就知道英国守军做好了迎击的准备。他们不是比利时要塞内的胆小鬼,也不是克里特岛上兵力不足的英国远征军。

    现在,英国人在本土作战,他们拥有地利的优势,似乎也在人数还有武器上占有优势。

    莱曼开始觉得自己即将要去执行的命令有些棘手起来,可是他突然想到了,伞兵们似乎比敌人多了一样更宝贵的东西——勇气!

    “挂好开伞锁!最后检查一遍自己的装备!把武器固定在胸前!先生们!跳!跳!跳!”莱曼不顾寒风涌进自己的嘴里,大声的给出了跳伞前的最后命令。

    然后,第一个跳出机舱的士兵张开了自己的身体,一直到开伞锁被飞机拉断,一朵巨大的白色伞花在空中打开,紧接着是第二朵和第三朵。

    “如果你在落地的时候找不到我,帮我多杀几个英国混蛋!”冈瑟在跳伞前疯狂的大叫,然后声音消失在了风中。

    莱曼看了一眼刚才还人满为患,现在却空荡荡的机舱,也不知道走过来的副驾驶员看没看见自己的微笑,就跳出了飞机的舱室。

    他感觉到了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这说明他的开伞锁十分正常的工作着,拉开了他的降落伞。

    2月13日的寒冷依旧让他感觉到不适,虽然在法国他在1月练习过跳伞,可那股寒冷却已经在他的记忆中变得模糊。

    人是经常习惯遗忘一些东西的,一些不重要的东西。莱曼还记得的事情并不多,能够让他记住的事情并不多。

    不过他知道,现在发生在他眼前的事情,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了。脚下的大地仿佛在燃烧一般,无数的子弹在他身边飞过,仿佛是要将他撕碎。

    一架燃烧着的滑翔机在不远处坠落,莱曼甚至看得到有挣扎着的人从燃烧的滑翔机里飞出来,散落在天空中。

    很快他就降落在了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了下来,然后巨大的降落伞就盖在了他的头顶上。

    德国伞兵空降的密度实在是太大了,而地面上的英国守军密度实际上也不小。

    双方刚刚一接触,就缠斗在了一起。莱曼看到一个英国的机枪阵地在不停的向天上开火,而这个机枪阵地距离他连五十米的直线距离都没有。

    手忙脚乱的解开自己的武器,将一支sTG-44突击步枪握在手中,莱曼才终于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而他的身边,一个德军士兵聚拢过来,两个人拎着各自的武器,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冲向了远处的英军机枪阵地。

    迟疑一分钟,天上正在跳伞的士兵就有更多的人阵亡,莱曼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野地里前行,一直走到距离英国阵地十米不到的地方,依旧没有被人发现。

    现在,德国伞兵的出现,已经让训练不足的英国守军出现了混乱。紧张的新兵操纵着武器拼了命的开火,用这种办法给自己壮胆。

    唯一让德国伞兵吃亏的,是英国守军在这片地区的密度实在是有些夸张,这让刚刚开始攻击,立足未稳的伞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莱曼端起自己的武器,站在那里等对方再一次开火,枪口的火焰照亮了这些英国士兵的脸庞的时候,从容的扣下了扳机。

    突如其来的扫射,让掩体内的英国士兵猝不及防,两个英军士兵倒在了掩体内,另外两个人仰面躺在了掩体外面。

    “钢铁!”几个黑影弯着腰,出现在了掩体的正后方,他们喊出了德国伞兵的口令,吓得莱曼情不自禁的弯腰躲避。

    在他弯腰躲避的瞬间,莱曼也下意识的喊出了识别口令,来证明了自己的身份:“雄心!”

    这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游戏名称口令,李乐觉得就算敌人想破脑袋,估计也想不到。本着恶趣味,他提前拿了出来,作为这一次行动的口令部署了下去。

    当然,即便是透着深深的恶趣味,可这依旧改变不了2月13日夜晚,这一场战斗的残酷和血腥。

    “周围全是英国士兵!他们在搜索伞兵部队!我们似乎空降到了敌人的兵营内!”一个士兵在英国机枪阵地内,向莱曼说起了自己看到的情况。

    他亲眼看到一个伞兵落在了一队英国巡逻兵的面前,然后刚刚挣扎出自己的降落伞,就被打死在了路边。

    而开枪的那一队英国士兵,距离这个机枪阵地根本就不远,他们守在公路两侧,等待着德国伞兵们自投罗网。

    “听起来,比较棘手……这些英国士兵不是新兵,埋伏的方法确实很实用。”莱曼因为天黑的缘故,看不见地图,所以只能从这名伞兵的字里行间判断情况。

    不过,他很快就决定,放弃眼前的这个机枪阵地,带着身边的这几个人,去找那个英国巡逻队的麻烦。

    “他们埋伏在道路两侧,那么就说明他们把自己的兵力分散了……”莱曼一边比划着,一边对自己身边的友军们说道。

    也不管对方究竟看没看到自己的手势,反正他决定,先去公路那边,把一侧的英国士兵干掉,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干掉另一侧的敌人。

    很快,这个小队就出发了,他们经历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每一个人似乎都对这种混乱的状态习以为常。

    说实话,德国伞兵们已经对自发组织部队夺取敌人的要点有了习惯,仿佛这种事情天生他们就会一样。

    从比利时到荷兰,从马耳他到克里特,他们每一次进入战斗都是眼前的这种状态,唯一的不同是——这里真的好冷啊。

    摸着黑,莱曼似乎辨别出了一些方向,这个时间虽然看不清周围的目标,可他们依旧还是可以寻找到敌人的位置。

    “再往前面一点儿,就是公路了。灌木丛后面,应该就是英国人的伏击阵地。”看着远处黑乎乎的地方,刚刚从这里逃走的一个德国伞兵压低了声音说道。

    莱曼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自己一个手下的肩膀,用手贴近对方的眼睛,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借着皎洁的月光,那名德国伞兵看清楚了指挥官的命令,点了点头,然后就弓着身子带着另外一个伞兵走向了莱曼指着的那一侧。

    而莱曼自己,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7名伞兵,这是他一路上搜罗来的——现在他们要向35名英军士兵进攻,义无反顾……

    很快,一场血腥的激战就会开始,而这样的激战,在1941年的2月13日夜里,爆发了无数场。

    到处都是遭遇德国伞兵攻击的消息,到处都是德国士兵正在疯狂进攻的消息。海岸线上的部队已经动员起来,这个时空中决定德国和英国命运的情人节之战,已经由德国伞兵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