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495清晨的激战
    就在莱曼祈祷的时候,新一轮英军的炮击又开始了,从四面八方被集中过来的大炮,仿佛炮弹不要钱一样的,挥霍着手里的弹药。

    莱曼不得不把身子再一次缩回到了散兵坑内,抱着自己的突击步枪,继续闭着眼睛休养精神。

    英军休整了一个晚上之后,似乎终于恢复了元气。他们疯狂的向第1伞兵师所在的方向反击,试图要从这里打开一个突破口。

    战斗在黎明的时候就开始了,莱曼再一次从自己的散兵坑中探出自己的脑袋的时候,就是英军士兵距离他不足两百米的时候。

    他端着自己的sTG-44突击步枪,瞄准了远处的英国敌人,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昨天一夜的时间里,英国人的炮弹就没有停歇过。包括来自海上的超大口径的炮弹,简直让德国伞兵烦恼到了极点。

    现在德国士兵憋屈了整整一晚上,很明显他们需要发泄,需要毫无保留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士兵们发泄自己心中怒火的方式非常简单,他们只要不停的开火,开火,把自己的弹药打向敌人所在的方向,就可以了。

    莱曼透过散兵坑边沿的一个豁口,看到了密密麻麻涌上来的英国士兵。这些英国士兵明显都是新兵,谁也不会把主力部队投入到第一批次的进攻当中去。

    所以,咋都虽然惨烈,但是远没有到让双方伤筋动骨的时候。大家都在等待,等待对方筋疲力尽的时候,再突然发动攻势来瓦解对手的意志。

    “突突!突突!”莱曼的突击步枪枪机来回颤动,把一排子弹推出了枪管,也带来了不小的后坐力。

    枪托顶在莱曼的肩膀上,让他感受到了子弹不停的冲出枪口。对面的英国士兵应声倒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血泊中呻吟着死去。

    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残酷的战争。双方都有杀人的权力,战败的人才要为整个过程中产生的罪孽买单。

    当莱曼打光了一个弹匣之后,英军的攻击就停滞不前起来。对方显然并没有决心依靠一次冲击就凿穿德军的防线,所以放弃的也很干脆。

    在德国伞兵的枪林弹雨之中,英国士兵开始后撤。他们丢下了地上躺着的上百具自己人的尸体,拎着自己的武器狼狈的退回到了自己的出发点。

    还没有等到大家回到休息的状态,第二波攻击就又开始了。英军一浪接着一浪的冲击德军阵地,似乎想要试探出一片防御的薄弱点来。

    拿出了上千人的生命作为代价之后,英军的攻击终于开始变得集中,并且强度也提高起来。

    在两辆英军坦克的掩护下,上千名英国士兵端着自己的武器,高喊着国王陛下万岁的口号,向莱曼附近的防御阵地发起了猛攻。

    “坦克!”按着自己的钢盔,一名德国士兵蹲下身子,大声的高呼提醒自己的同伴。

    剩下的德军士兵依旧在有条不紊的用自己犬牙交错的防御阵地,消耗着英国军队的有生力量。

    莱曼的左侧,一个隐蔽的机枪阵地突然咆哮起来,mG-42机枪那独特的声音,让莱曼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连绵不断的机枪噪音,仿佛是撕扯亚麻布的声响。这可是正宗的希特勒的锯子,元首的撕布机。

    果然,子弹形成弹雨,从侧面飞进了英军进攻部队的人群。一瞬间就有十几个人倒下,更多的人不得不停止前进,卧倒寻找袭击自己的子弹来源。

    接下来,莱曼的工作就增加了十倍。他不得不掩护自己的机枪阵地更换位置,还要尽可能的消灭冲锋过来的英国士兵。

    上百名英国士兵倒在了他的阵地前面,不等还在哀嚎叫喊的英国伤员们死绝,新一轮的英国炮击就又覆盖了过来。

    仿佛是要准备用炮弹,把阵地上的德军士兵都消灭干净一样。爆炸卷起鲜血的气息,在莱曼的头顶上到处翻滚。

    冈瑟抱着自己的武器依旧闭着眼睛似睡非睡,莱曼同样只能蜷缩在散兵坑内,等待着一枚炮弹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者熬过这又一次的炮击。

    有人倒霉有人幸运,在战场上胆小的人未必可以活下去,勇士也有可能在下一秒钟死去。

    这是一个绝对公平的世界,上帝负责决定每一个人的生死,一切都用运气来说话。躲在散兵坑里连枪都不敢开的人有可能活下来,英勇杀敌的老兵也可能被子弹打碎脑袋。

    当一切都公平起来,并且公平的太过的时候,活着就是一件没有根据的事情——做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死去,随机并且毫无根据。

    远离前线的海岸线附近,气氛就相对平和了一些。到处都是昨晚英国舰队炮击留下的狼藉,到处都还冒着轻烟。

    马盖特城市内的建筑物被炮火毁了一个七七八八,来不及撤退的英国本土居民们正在废墟中抢救自己的亲人和财务。

    这里的一切都弥漫着一股忧伤的味道,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拒绝德国士兵的帮助。他们拿过了吃的和用的东西,也不说感谢,却也没有人再继续仇视这些远道而来的入侵者。

    劫后余生的这些英国平民,现在都在内心中,自己都不清楚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质问着自己一个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炮击自己人的祖国,还有引来仇恨的入侵者,究竟谁才是自己真正的仇人。

    不少人交出了自己手里的手榴弹,德国人在这些交出了武器的人家门口挂上了一些准备好的牌子,大街小巷变得和谐了许多。

    多佛尔比起马盖特来说更加凄惨,因为它还是一个港口城市,并且是英军攻击的重点。

    昨天夜里,至少有50架以上的英国轰炸机,突破了德国夜间战斗机的拦截网,冲到了多佛尔,投下了携带的所有炸弹。

    这些炸弹摧毁了大半个多佛尔,虽然那里已经基本上空无一人,可依旧还是承受了这一次毁灭性的攻击。

    英国空军带来的破坏还没有结束,英国海军的炮击就如期而至。大口径舰炮造成的破坏,那就不是航弹可以比拟的了。

    多佛尔现在满是弹坑,整个海滨城市,加上原来的码头,都已经变成了一片彻彻底底的废墟。

    要想重建这里,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了。德军显然也没有打算利用起这里,他们在旁边兴建了大型的浮动码头,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当然,沙滩上还有好几个毁于昨天夜里英军炮击的浮动码头。这些码头被击沉在了海边,断裂损毁就像是伸入海中的一段段手臂。沙滩上还有一些满是海水的大坑,这也都是炮弹留下来的杰作。

    德国工程兵正在努力的恢复沙滩上的秩序,有些人正在用运输过来的木板修建一些简易的道路,有些人已经在建设起新的浮动码头来。

    为了扥估英国,德军准备了几十个浮动码头的拼装箱体。这些东西现在都已经被集中起来,用在了建设英国海岸线上面。

    有了这些浮动码头,德军准备的登陆物资,正在源源不断的卸载到英国的土地上。德军依靠这些充足的物资,已经开始稳健的继续扩大着自己的占领区了。

    准备了一个晚上的德国船运部队,在阳光刚刚照射到英吉利海峡的时候,就开始疯狂的向英国运输停滞了一晚上的物资。

    一辆接着一辆的坦克被运上了英国海岸线,还有随之而来的大炮,以及其他重型武器装备。

    最开始,伴随德国士兵登陆的炮兵,大多数都使用的是迫击炮这类轻型的支援武器。最大口径被设计到80毫米的迫击炮,成了德军在英国登陆之后,大多数时候的依靠。

    虽然这种火炮口径小,威力也不足,可是现阶段德军手里只有这样的武器,所以也只能凑合着用这样的武器。

    战争从来都不会因为手里的武器不合适延迟爆发,也不会因为武器的性能不如对手,就可以暂停。

    德军不能永远使用飞机来支援自己的前线作战,在伦敦附近,德国战斗机的滞空时间就不太足够了,所以继续进攻英国,就需要更多的地面火力。

    毕竟,无论空军的支援再如何及时,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地面炮火对进攻部队的支持。

    即便是李乐穿越前的时代,强横如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也没有完全取代地面支援火力,更何况现在是1940年的德国了。

    踩着依旧还很寒冷的海水,德国工程兵们忙碌着,将一门150毫米口径的火炮卸载到沙滩上。

    海浪涌上来,拍打在冰冷的火炮钢铁车轮上。远处还在冒烟的白崖壁,成了一个绝好的摄影背景。

    那里还有英国海军炮击的时候,留下的巨大弹坑,还有一段一段德军来不及摧毁的英军防御工事。

    一辆蒙着帆布的卡车从简易登陆舰上被卸载了下来,周围的士兵带着微笑看着自己的宝贝,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