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518先退让
    “那么,您为什么说贵国的战舰,正在攻击我国的运输船队呢?”罗斯福没有怠慢,看着德国大使,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德国大使摇了摇头,开口回答道:“我并不肯定,我国的战舰会袭击贵国的运输船,我只是说有这方面的可能。”

    “你是说有可能?”马歇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盯着德国大使的脸开口厉声问道。

    “是的,如果贵国的运输船队,走的是到英国的航线的话,可能会遭到我国战舰的袭击。”德国大使没有退让,开口平静的回答道。

    他的回答,让马歇尔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德国海军采取了拦截措施,并且是在美国船队已经航行到了英国的航线上之后,才动的手。

    罗斯福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德国人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消息传递到驻美国大使馆,所以对方是一早就安排妥当的对策。

    如果美国的船队走的是去苏联的航线,那么德国舰队和大使也就白跑一趟——可惜的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美国当然会用其他的名义,给英国抢运战略物资。而一旦美国船队的航线进入到英国周边,那么德国舰队就可以确定美国人的目的了。

    “毕竟那里是战区,我们正在和英国人开战……击沉战区内的一些不友好的战舰,想必贵国还是会理解的。”德国大使看面前的美国总统还有将军马歇尔都不说话,开口自顾自的又说道。

    “那是我们美国人的运输船!你们怎么敢……”马歇尔恼怒的看着德国大使,却硬生生吧最后的话吞了回去。

    运输到英国去的军火,只要被德国人追查出来,那美国也算是不能解释了。如果现在真的把德国人逼急了,闹将开来美国似乎也不好收拾。

    毕竟是美国人先玩过了界,在和英国与德国之间玩双重标准。为了这件事翻脸,美国国内参战的决心就没有那么义无反顾了。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事后调查,美国方面无法解释自己的船队为什么会进入到前往英国的航线上。

    这些运输船距离美国到苏联的航线,有上百公里的偏差。这可不是轻易能够蒙混过关的事情,到时候美国的阴谋就会成为战争里的污点。

    “也许是我们的船队出现了航线偏差,也许他们就根本没有遭遇也说不定。”不得已,总统罗斯福就开始给自己的船队提前找借口了。

    “总统先生,也许现在还来得及。如果等到德国战舰开炮,那么一切就都晚了。”德国大使盯着美国总统,开口劝谏道。

    事实上德国也不愿意美国搅入战争,李乐现在也在极力的避免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

    外交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诡异,当国家想要极力避免冲突的时候,往往会表现出强硬的一面。而当众说软话的国家,也许正在背后磨刀准备杀人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美国总统罗斯福内心中也在挣扎。他需要考虑到的方方面面是实在是太多了,让他不得不做出取舍。

    一旦德国海军开火,那么事情就演变成了不可调谐的矛盾。两国之间一定会兵戎相见,而美国却没有做好准备。

    美国最早要到1941年的年末才能做好战争准备,可现在才刚刚是1941年的年初。

    大半年的时间,德国有可能真的占领了英国,完成了自己的大西洋壁垒。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完全动员起来的美国,也未必就能战胜德国这个庞然大物。

    要知道,吞并了英国法国捷克等国家的德国,论起工业实力来,未必落后美国多少。

    “马歇尔,你立刻去联络我们的船队,质问他们一下,是不是遇到了德国船队……如果他们偏航了,就纠正自己的错误!”权衡了再三,罗斯福最终还是决定妥协下来。

    美国历来都有这种毛病,只要不是触及到美国最核心的利益圈子,叫嚣归叫嚣,改服软的时候那是一点儿都不犹豫。

    就好像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看上去似乎是美国对苏联取得了胜利,可事后解密文件证明了美国实际上和俄罗斯做了一次交换。

    美国停止了在土耳其部署导弹的行动,把土耳其卖给了苏联,苏联才换子卖掉了古巴,玩了个要里子不要面子。

    随后,普京在北京奥运开幕前后,对格鲁吉亚展开军事打击,美国同样退避三舍,来了一个死道友不死贫道。

    再后来,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依旧作壁上观,没有半点儿卷入冲突的意思。

    作为一个喜欢在幕后算计,掌控世界发展趋势的国家,美国很少在胜券在握之前加入战争,这种谨慎让美国在立国之后几乎不败。

    也正因为如此,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他枉送士兵的性命,这绝对要算罗斯福执政时期的污点。他不仅仅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还要考虑在野党的监督问题。

    马歇尔听到了罗斯福的吩咐之后,知道这一次总统先生是做出了取舍了。他也没有劝说什么,只是看了罗斯福一眼,然后就起身走向了电台。

    ……

    遥远的大西洋海面上,看着不远处落下的一枚警告炮弹,美国陆军军官彻底的傻眼了。

    他可不是海上将领,也不太清楚现在的情况究竟应该怎么应对。可是他实实在在的看见了炮弹,看见了那个比他见过的最大口径的大炮打出来的水柱还大的水柱……

    “船队再向前开两分钟,我们就跑不掉了……现在我们必须要做一些什么……”同样看着远处的水柱,美国船队的指挥官不得不开口说道。

    这位美国海军军官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陆军将领,下达了让驱逐舰和巡洋舰做好战斗准备的命令:“准备战斗!所有船只挂美国国旗!”

    “用无线电再一次向对方表明身份,告诉他们我们是美国的船队!”然后,刚刚还下令准备战斗的海军将领,又显得心里没底的这么补充了一句。

    “给华盛顿发电报!通报我们现在的状况!情况比较复杂!请求总统先生的最高指示。”紧接着,他又给出了第三个命令来。

    看上去美国舰长依旧从容,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了。他紧张的看着远处逐渐平息下来的水柱,祈祷着上面的命令赶快到来。

    哪怕命令是让他继续前进的,也比现在这种悬而未决的情况要让他更加安心一些。

    与此同时,在德国舰队这边,吕特晏斯也在等待,等待美国舰队最后转向,或者是依旧不管不顾的冲过来。

    他的底线是15公里的距离,一旦对方进入到这个距离,他就必须命令舰队开火了。

    这本身是他出海之前,元首已经规定好的作战计划,同时也是舰队的基本安全保障距离了。

    如果再接近一些,鱼雷就有可能对德国海军战舰造成威胁,就不再值得冒险了。

    用望远镜看着远处不断逼近的美国舰队在海面上如同一个又一个小黑点,吕特晏斯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面对美国这个庞然大物,一旦他的战舰开火,德国可能立即就要再多一个强大的敌人。说没有压力是假的,他现在的压力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长官!还有5公里的距离,就进入到最后开火的底线距离了!”一名负责操控火炮的军官,精确的说出了两军现在的距离。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很快两只船队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了17公里。还有3公里远,德国战舰就不得不开火攻击了。

    昏暗的炮塔里面,厚重的钢铁包裹的舱室内,德国的炮手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已经装填好了炮弹,随时都可以开火展开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美国船队接到了一封来自华盛顿的电报。美国舰队的指挥官吓得差点儿虚脱,捏着电文赶紧看里面的内容。

    然后他就长出了一口气,开口命令道:“让船队减速!转向!快!减速!向北转向!”

    华盛顿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和德国发生冲突,特别是明知道要吃亏的前提下,发生这种类似送死的冲突。

    “可算是赶上了。”美国指挥官坐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感受着自己的船只转向的颠簸,开口感叹道。

    在这一次与德国的交锋之中,美国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的退避三舍。他们放弃了这一次海运,在大西洋上开始调转船头。

    “给德国海军发电报!告诉他们,我们确实走错了航线,已经纠正。”看到自己的船队已经转向了大半,美国海军的指挥官吩咐道。

    要知道,用2艘巡洋舰和20艘驱逐舰这样的阵容,挑战2艘战列舰和2艘战列巡洋舰,他面对的压力可比德国指挥官吕特晏斯还要大。

    毕竟,那可是轰沉了胡德号,击沉声望号的强大舰队啊……一边擦汗,美国海军指挥官一边紧张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