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532和平
    揉了揉自己的鼻梁,英国国王乔治六世感觉到自己心力憔悴。他看了一眼面前的首相克莱门特?理查德?艾德礼,开口烦乱的质问:“他怎么敢?”

    两头下注这件事情,已经是英国国内上上下下一致决定的战略方案了,最终当然也是要按照方案执行的。

    原本推出来的人,是有威望也有美国支持的丘吉尔,可惜的是这个老头子的座机被德国人给侥幸击落了。

    现在丘吉尔死了,能够接过重任的人选就凤毛麟角了。英国二战的时候可没有另外一个出挑的牛人,能够在声望还有能力上比肩丘吉尔。

    所以,乔治六世想到了另外一个解决的办法。他给了菲利普斯一个秘密武器,命令他选一个时间,离开英国。

    本来他的计划是,菲利普斯会带走一艘战列舰,这样一来英国对德国的解释也会很简单,需要的赔偿也不会太多。

    可是谁知道,天不遂人愿,菲利普斯竟然胆大包天的自作主张,用皇室的纵容,拉走了整个舰队。

    从道理上来讲,这支舰队现在是叛逃的状态。可是从感情上来讲,英国却无法真的动用力量去为难这支舰队。

    毕竟这些士兵一腔热血为的也是大英帝国,而且里面的一些高级指挥官,实际上是有国王陛下的特殊命令的。

    在叛逃的海军官兵们眼中看来,他们现在可是在为英国忍辱负重战斗到最后,这就非常让人尴尬了。

    “陛下,您确定有一份您签署了名字的文件,就在罗德尼号战列舰上?”听到国王陛下的抱怨之后,艾德礼首相才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

    如果只是一支舰队离开了港口,处理起来手段就比较多了。想办法断绝这支舰队的补给,在许诺一些东西就能解决。

    可是现在,如果国王陛下以及英国高层人员也参与其中,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那……那份文件……不在……不在菲利普斯身上,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他们会不会,拿出这份文件来。”乔治六世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这段话来。

    “现在的问题是,一旦闹开了,您说不清楚啊。”艾德礼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两头受气的小媳妇。

    一边是愚蠢的基层官兵在给他添乱找事,一边是愚蠢的国王陛下也在给他制造麻烦。

    国王竟然同意了一艘战列舰离港,这件事情要是被德国知道了,估计还要在条约上划定更多的好处才能平息怒火。

    关键是随着菲利普斯舰队还有蒙哥马利部队抵抗的越凶狠,今时今日国王陛下给德国留下的烂账就越棘手。

    这些可都是要成倍的计算在英国皇室头上的,万一德国人为了泄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那本土和皇室可就彻底遭殃了。

    “现在让菲利普斯舰队回来也无济于事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听我们发出去的电报。”知道了事情经过的艾德礼,推断出后面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既然是演戏,而且是演全套,英国自然会发出召回舰队的急电,当然舰队那边也不会听这种所谓的“命令”。

    装腔作势的电文不仅仅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只会传递出祝贺他们成功脱离的意思。

    “德国估计会要我们交出水手还有军官们的家属,我们一定要有所准备。”思来想去,艾德礼还是认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舰队相关人员的安置问题。

    这绝对是一个难题,因为摆在英国方面的选项实在是太多了,也有可能影响到这支舰队的走向和未来。

    第一个选项就是把叛乱的海军相关人员的家属妻儿,都交给德军处理……

    要是这样处理的话,当然可以在德国那边获得一个印象满分,对条约的执行是有好处的。

    可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等于说是把这支舰队逼向真的造反。估计这支舰队会直接开往美国,然后与德国还有英国都不死不休。

    第二个选项看上去就合理的多了,他们可以逮捕这些家属,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起来。

    如此一来英国海军的舰队就成了孤悬在外的力量,虽然交换的代价很大,但是却可能在未来发挥作用。

    问题是德国人会给英国多大的压力,英国又愿意为这件事情承受多么巨大的压力。

    “把……这些人……交给,交给德国人,是,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既然我们都已经,已经付出了代价,那么这些人,就,就不可能再被交出去!”乔治六世坚定的说道。

    利物浦港口已经被租借给德国人了,这种情况下再交出海军的家属,那英国就等于说是付出了两次代价。

    除非德国铁了心的不要利物浦,宁愿要几千或者一万名海军士兵的妻儿老小。

    估计德国人才不会做这种事情,这些人如果英国政府下手,还能起到一定的离间逼迫作用,如果要依靠德国人自己动手,就只能换来愤怒和仇恨了。

    用这些人质要挟,如果对方不妥协呢?难道还能把这些人都杀了?要知道这可不等同于掌控了舰队,而只是讨要了一大堆老弱病残。

    比起这些老人和孩子以及妇女,德国高层自然会觉得,捏在手心里的利物浦港口,还有里面完好无损的造船设备,才是更重要的东西。

    至于说那些海军家属们,就让英国人自己去处理吧,用利物浦还有很多附加条款,来换几艘战列舰,还是值得的。

    “我会尽力保住这些人的,条约现在已经生效了,德国人拿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艾德礼回答道。

    此时此刻的德国军队,正在忙着接收英国人让出来的土地,英吉利海峡天堑不复存在,德国控制泰晤士河以南已成定局。

    比起英国的愁云惨淡一片消极来,比起英国高层的烦乱还有无措来,德国还有德国的统治者们,现在的日子简直可以用天堂来形容了。

    没有什么比战争结束还要更让人兴奋的了,在条约签署的一刹那,整个柏林都沸腾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街道上欢呼,阿道夫?希特勒万岁的喊声响彻天际。人们第一次如同崇拜一个皇帝一样崇拜一个人,所有人都在歇斯底里的呼喊元首的名字。

    “听说元首打算在3月末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在柏林检阅帝国的武装力量。”听着山呼海啸一样的呐喊,里宾特洛普志得意满的问身边站着的戈培尔部长。

    戈培尔已经完全沉浸在他梦寐以求的画面之中了,无数德国少女们激动的热泪盈眶,多少男子汉抬起了自己的胳膊。

    “胜利!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万岁!”“胜利!阿道夫?希特勒!”呼喊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这一刻第三帝国迎来了战争的最后胜利。

    法国被打败了,荷兰被打败了,比利时被打败了,波兰被打败了,现在最后一个邪恶的国家英国,也被元首打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德国将会沐浴和平。为了久违的和平,喝多少啤酒庆祝都不为过。

    “战争结束了!”一个德国党卫军士兵背着武器,对街头挥舞着鲜花的少女们呼喊道。

    迎接他的,是无数少女灿烂的笑容,还有胆大的少女,甚至把手里的花束丢了过来,砸在了这个德国党卫军士兵的脚下。

    战争已经结束了,英国已经投降了,他们的代表已经在协议上签字,德国终于报了二十年前《凡尔赛和约》的一箭之仇。

    “元首!我们爱你!”不知道谁起的新的口号,无数的柏林市民们跟着欢腾起来。

    风拂过这座巨大的城市,在大街小巷里穿梭。然后它轻轻的托起了建筑物上悬挂的巨大的垂落到地面上的红色万字大旗,来回的摇曳。

    “德意志!德意志!高于一切!高于世间的万物……”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雄壮的国歌声开始回荡。

    然后就有无数的人都跟着唱和起来,听到了国歌的党卫军们不得不立正站好,昂着下巴等待歌曲结束。

    而原本还在呼喊的人群,开始逐渐的安静下来,大家都跟着高唱起了国歌,甚至连孩童都不例外。

    每一个人都笔直的站立着,大家都在感受着国家带给自己的安全和自豪感。这个国家不再孱弱,这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

    远在法国边境上的德国军官放下了怀表,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西班牙学生。

    脸色并不好看的西班牙军官不得不挥手示意,命令士兵们挪开路障。

    然后,一辆跟着一辆的德国马车就通过了边境,上面堆满了武器弹药,或者坐满了抱着步枪的德国士兵。

    这些士兵因为多是二线部队,所以武器装备并不精良。因为汽车的不足,他们还带着许多马车。

    可是当他们唱起自己的战歌,声音在天空中飘向远方的时候,这支部队就仿佛钢铁,无法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