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霸主 > 596混乱的明斯克外围
    苏联人这一次被彻底打懵了,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敌人。

    明斯克的苏军被合围起来,敌人来自四面八方!他们似乎完全乱了节奏,连像样的反击都无法组织起来。

    就比如说现在德国古德里安装甲军的第1装甲师遇到的苏军,他们接到的命令是集结部队阻止德军进攻。可是当苏联部队的师长和军长们集结自己的部队之后发现,他们的部队大部分都早就被德国装甲部队击溃了。

    面对德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已经失去了自己的防御工事的苏联轻步兵显然毫无办法,他们很快放弃了抵抗,成群结队的被俘虏或者追赶。

    每个小时都有成千上万名苏联士兵投降,消息也因为混乱严重滞后。

    苏联部队的高级军官们好不容易得知了外围的第一层防御阵地已经被突破的消息,德国人已经在猛攻他们的第三道防线了……

    苏联的高层军官决定收拢他们的部队,可这个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最高指挥官赫鲁晓夫,已经丢下他们自己逃跑了。

    现在他们只能困守在明斯克周围,在郊区布置新的防御阵地,希望可以组织起有效的防御,来阻止德国军队的疯狂进攻。

    “这是谁下的狗屁命令?现在还给我命令,要求我的部队坚守斯莫列维奇,可是那里十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是德国人的了!”一名苏联将领在自己的指挥部里恼羞成怒。

    他刚刚接到的命令竟然是让他防守一块已经早就丢失了的区域——苏军的混乱程度可见一斑。

    一边破口大骂,他一边把手里的电文团成了纸团丢在脚下,大声的咒骂道:“朱可夫什么都不知道,下这种乱命令有什么作用?”

    “给方面军指挥部打电话!问问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德军部队怎么可能几小时就推进几十公里远?”他对着副官大声的喊道:“让方面军指挥部修正命令!不然我们就要被莫名其妙的打垮了!”

    “报告!长官!电话出问题了!我们没办法联系到方面军总部!”一名军官拿着电话无奈的汇报:“可能是德国打出的炮弹,炸断了电话线路!”

    “派人去查!速度!让师部的预备队去检查通讯线路!立刻让士兵去布置周围的防御!这仗是怎么打的?我们究竟在和谁战斗都分不清楚,就已经被打到明斯克了!”这名苏联的将领恼羞成怒,立刻下命令道。

    “轰!”“突突突突!”在指挥部外面,突然有人开始猛烈的开火。

    “怎么回事?德国人已经打到这里了么?”听到了枪声的苏联将领大吃一惊问道:“立刻去看看,到底为什么突然开火了?”

    “是!”副官赶忙敬礼跑出了房间,去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没出去多久,枪炮的声音却越来越大了。

    突然一声巨大而惨烈的爆炸在指挥部所在的楼房边响了起来。

    瞬间四溅的弹片横冲直撞,打碎了玻璃穿过了两名站在窗口向外张望的军官的身体,然后打在了周围的墙上,随之而来的是鲜血还有弥漫到每一个角落的灰尘。

    冲击波把房间里每一个人都扫倒在地,晃动的天棚上掉落下墙皮还有石灰。

    最靠近窗子边的一整块天棚已经坍塌下来,斜着横在原本是窗户的位置,而有窗户的那面外墙此时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

    “咳咳!咳!”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冲击波掀翻在地,幸运的是大部分人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一个满脸是白灰的电话员把将军从地上拉起来,好半晌之后,这名被拉起来的苏联将军,才一边咳嗽一边眯着眼睛看了一圈自己的指挥部。

    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承认,他的指挥部现在都已经进入到前线的状态了。

    刚才的炮弹显然是一枚小口径火炮打出来的炮弹——如果是一枚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炮弹,他们现在已经都去见马克思了。

    即便是一枚小口径的炮弹,威力也不容小视。这个临时被选定的指挥部的屋门已经被墙体的碎石堵住了,不过幸运的是指挥部里面的所有人,现在可以从原来的窗子直接走到街上去。

    窗子边上的两名军官现在已经成了两具尸体,一个还被塌陷的楼板盖住了半截。

    一名电话员满脸是血的倒在自己工作的桌子上,看起来也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这名苏联将军弯着腰从随时有塌陷危险的屋子里钻出来,就看见一些苏联士兵队形凌乱的从他面前跑过。

    显然另一个方向上,德军正在进攻。所以这名苏联将军没有犹豫,喘着粗气迈开双腿跟着向枪声稀少的方向跑去。

    周围的爆炸声不断传来,看来德军的部队已经攻入到了这个小村庄里面。

    明斯克的外围看来也保不住了,德军的胜利几乎已经可以预见了。

    因为他看见他自己的部队,此时此刻乱成一团像一群绵羊被爆炸声赶来赶去。那画面太让人绝望,让他不由自主想要闭上眼睛忘掉眼前的一切。

    其实也怪不得他闭上自己的眼睛,中国人如果看见八国联军冲进圆明园的那一段画面,也会闭上自己的眼睛的。

    一发子弹擦着他的帽子飞过,打断了这名将军的胡思乱想,他弯着腰跑到了一处墙根底下,才来得及回头继续看他部队的形势。

    “将军同志!德国人的坦克冲进了村子,我们的防线被击穿了!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跟在他身边的副官气喘吁吁的说道。

    听到了这个说法的将军很想一脚踹过去:我用眼睛看也知道德国人打过来了!而且我还比你的通知早了很多时间就知道了!

    不过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副官,终究还是放弃了一脚踹过去的打算。

    “能不能联系到隔壁师的部队?让他们想办法反击,掩护我们击退敌人?”这名将军看着自己的副官,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我想这个时候,他们也正在撤退吧?”副官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官,开口回答道。

    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不想着赶紧撤退,去找隔壁那些士兵来干什么?送死么?

    这句话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副官郁闷的开口劝道:“现在我们整个部队都被打烂了,想要稳住阵线已经不可能了!撤退吧!”

    “撤退?”这个熟悉的词汇这些天一直频繁出现在苏联部队指挥官的嘴边,可是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再说撤退未免有些自欺欺人了。

    他们的身后就是明斯克了,如果他们放弃了这里,那么德国人的部队很快就可以进入明斯克城内了。

    “不能撤退了!我们再撤退的话,就要退进明斯克城内了!”这名苏联将军郁闷的回了一句。

    “那也要撤退啊!我们站在这里,就全完了!”副官郁闷的看着远处说道。

    “坦克!德国人打过来了!……”一名士兵在不远处指着边境的方向惊慌失措的大声喊道。

    他还没说完,一发子弹就打碎了他的脑袋。四周一下子慌乱了起来,紧跟着几名士兵就被子弹打中倒在了地面上。

    刚刚聚拢在一起的士兵又一次跑散开来,让看着这一切发生的苏联将军有种摔东西的冲动:“让人把我们的反坦克炮推到合适的位置!赶快去!这么傻跑不是等着被人杀么?”

    几个苏联士兵一边后退,一边端着步枪开火还击,打了一枪正在拉枪栓的时候,就被机枪扫射击中,翻滚着倒在地上呻吟,过了一会就没了声息。

    一把拉过副官,这名将军大声的命令道:“我不管你到哪去找!给我弄点炸药来!手榴弹也行!把我们身后那个小站里停放着的火车头炸掉!快!”

    他一边说一边拉过了另一个胆战心惊的指挥部幸存者:“找人顶住德国坦克!我只要你顶住10分钟!”

    跟着一起从指挥部逃出来的军官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是大倒苦水:现在这个情况,你就是让我再顶住2分钟,恐怕也做不到啊!

    他看着乱成一锅粥的部队,一咬牙冲了出去,对每一个他经过的苏联士兵大声喊道:“反击!反坦克炮马上就来!反击!给我反击!”

    可惜的是德国人的子弹,下一秒就扫射到了他这边,把他打死在了一片空地上,和他周围的苏联士兵一起,摞在那里。

    希望还来得及毁掉火车头吧,自己的部队可以说是彻底完了,身后的那个没有了总指挥的方面军指挥部能不能得到确切的消息,也就只能看运气了。

    别说那些远在后方的官老爷了,就是他这个前线指挥官,直到这一刻都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用不着他知道了,因为就和他隔着一个建筑物的拐角,一辆德国的4号坦克正在猛烈的射击,把出现在街头的所有苏联士兵都打成了筛子。

    战斗简直可以说是一边倒,德国人赢了,而且赢的毫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