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889:北方霸主(二十六)
    将长剑抽出,那人的身体便如一尊肉山,霍地倒地,至死都不瞑目。

    “本以为你们会识相,你好我也好,没想到一个个赶着找死。”

    姜芃姬手腕微动,将剑身的血甩落。

    柳昭在她身后喃喃。

    “这些世家在崇州势力根深蒂固,阿姐杀了他们的人,怕是结下死仇。”

    “崇州根本没几个像样的大势力。这些也算是世家?呵,顶天算是几代暴发户罢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父亲先前便是太仁慈了,对他们以礼相待,反而助长了他们的气焰。对付这种人,只能用更加流氓的手段。”姜芃姬轻蔑地笑了,道,“没了他们,我还能扶持其他听话的人。我只需要听话懂事的人,那些不听话、不懂事的,死了便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柳昭讪讪不语。

    话是这么说,但谁有这个胆量下狠手?

    姜芃姬看着众人惶恐的表情,心情愉悦了不少,她戏谑着道,“再者说了,子实与文证已经带人将他们的宅邸滴水不漏地围起来,若是他们敢轻举妄动,灭他们一门又如何?”

    什么?

    他们接到消息,柳羲今天刚刚抵达崇州,哪里有时间去做这些布置?

    想到这里,他们将视线转向了柳佘。

    坐在上首的柳佘无动于衷。

    他们真是冤枉柳佘了。

    柳佘今天宴请他们,真心是想为姜芃姬和崇州世家大佬牵桥搭线。

    奈何自家闺女已经长大啦,有自己的想法了,再加上她身边的丰真和亓官让都是果决狠辣之辈。旁人走一步算一步,他们走一步算十步,崇州这些碍眼的蛀虫势力,怕是在行军路上就被二人盯上了。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总有一天要闹出流血事件,不过是时间提前罢了。

    屠杀浒郡世家这桩公案,今生因为柳佘的干预不了了之,未曾想历史惯性,崇州撞枪口了。

    柳佘心中暗叹。

    一旁的柳昭问姜芃姬,“阿姐,其他人怎么处理?”

    难不成也杀了?

    已经杀了一人,足以杀鸡儆猴,他们会乖乖把屯田需要的田地“借”出来。

    以柳昭的观点,他不赞成杀了剩下的人。

    倒不是不敢杀,只是这些人多少关系到崇州的稳定,一下子都杀了,容易生出乱子。

    姜芃姬眼球一转,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

    “杀了。”

    本想先熟悉崇州势力再动手,如今动手也好,正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李赟和符望抱拳领命,那些人见此情形便知道自己小命难保,纷纷拔出佩剑准备背水一战。

    奈何,他们养尊处优已久,以前学过的武艺已经生疏,佩剑用于装饰的意义大于实用。

    符望和李赟皆是能征善战的猛将,杀这么几个肥胖虚弱的人,简直不能更轻松。

    屋内血流成河,外头的杀喊声也已经平息。

    这些人过来赴宴,并不是只身前来,多少带了几十个护卫,如今已经全部伏诛。

    看着屋内躺倒的尸体,符望仔细检查每个人,确保已经死透了,这才跟姜芃姬回复。

    “尽数伏诛了。”

    姜芃姬道,“我知道了,让人过来将他们的尸体好生收殓了。”

    柳佘习以为常,柳昭还未曾震惊中回神,直播间观众的态度呈多元化。

    红色弹幕观众有的调侃太血腥啦、有的担心姜芃姬一次性杀太多会惹来舆论谴责、有些觉得姜芃姬是变、、/态竟然一言不合就杀人,还有的人则是恶心得跑去清空肠胃去了。

    至于蓝色弹幕观众,他们的反应格外一致——

    【干了恒河水】:这是在演戏?

    【三千白发青丝】:这是另一个位面的直播,哪里来的演戏?主播真的杀人了!!!

    红色弹幕观众早就习惯姜芃姬杀伐果决的性格,她做出什么事情,他们都不惊讶。

    蓝色弹幕观众则不同,他们多少都看过或者听过前任主播的内容,内容不是各种养眼的画面便是后宫撕比大战,大多都是不见血的斗争,哪怕后来播出难民一蜂窝赶往丸州的画面,观众们也只是看到可怜巴巴的难民、残酷的人性和荒芜的环境,何时见过杀人?

    至于姜芃姬残杀穿越女那几次,穿越女死亡的前一秒,直播间就被强行关闭了。

    换而言之,他们极少看到血腥画面。

    如今呢?

    数条活生生的性命在他们眼前消逝,尸首分离,五肢残缺。

    主播为什么杀他们?

    仅仅是因为他们刚才挤兑姜芃姬?

    想到这里,不少人心中的正义感已经爆棚,纷纷发弹幕谴责甚至是不堪入目的辱骂。

    【干了恒河水】:碧池!说你碧池呢!你比之前那个卖肉的主播更几把恶心。

    【八二年拉菲】:赞同,先前的主播虽然不正经,但她只卖自己不害人啊。这个主播可好了,一言不合就杀人,真以为这自己是龙傲天啊。可去尼玛的!三观不正的表子!

    此类弹幕还算文明,其他的弹幕从头到尾没一个干净的字眼。

    在一群红色弹幕中间,蓝色弹幕显得尤为显眼。

    这下好了,直接惹毛红色弹幕观众,几个土豪出手,直接给这些人悬赏,踢出直播间。

    不了解始末就开始喷,圣母怎么不上天?

    观众们安慰姜芃姬,她丝毫不在意。

    一旁的柳昭惴惴道,“阿姐,小弟的剑……”

    那可是他花费自己所有私房钱弄出来的佩剑,从剑柄到剑鞘,镶金嵌银还打了珠宝。

    姜芃姬道,“再借我用一下。”

    柳昭乖乖地哦了一声。

    下一瞬,他看到姜芃姬将长剑翻转,在她肩头、手臂和大腿各划一刀,鲜血溅到他脸上。

    “阿姐!”

    姜芃姬旁若无人地将长剑丢还给柳昭,好似身上开了三刀口子流血的人不是她自己一般。

    柳昭手指颤抖地握着剑柄。

    他先前觉得这把佩剑华贵无比,怎么看怎么喜欢,如今却觉得怎么看怎么烫手。

    坐在上首的柳佘道,“你何苦伤了自己?”

    姜芃姬垂眸,“杀了人,总该要给外界一个交代。这些人图谋已久,暗中联合北疆三族,在北疆的授意下侵占百姓田地,里应外合,图谋崇州。如今又要刺杀你我父女二人,失败之后被我所杀。念在他们为崇州百姓做出不少贡献的份上,如今特赦他们尸首归家……”

    柳佘笑道,“如此说来,倒也不能让兰亭一个人担着。”

    说罢,柳佘也给了自己一刀。

    柳昭看得眼泪汪汪,他不想自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