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天才地师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空城计
    半山别墅,书房内。

    周茂同端坐在书桌前,静静的看着老管家慕青松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不多时,周茂同忍不住问道:“今天已经是第六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放羊山那边,还没有任何动静?我怎么觉得这其中藏着什么蹊跷?”

    “嗯,老爷忧虑的是啊!”

    慕青松轻叹一声,缓缓停下脚步,抬起头说道:“我已经派去了四拨高手连番围攻那梁辰所在的农家小院,可是次次都被他的手下截断了去路,不是死就是伤,现如今,我已经没有人可派了,但却还未见到那梁辰,更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这其中,似乎有些深不可测!”

    “你亲自去,务必要再次确定他们没有机会获胜!”

    周茂同皱了皱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嗯。”

    慕青松点了点头,继而一脸阴沉的又说:“此行无论是否确定那梁辰小子是死是活,我们的计划,还是要照常进行,唐家才是我们主要的目标!”

    “不错,唐家那边已经安排妥当,只要放羊山那边的事情有个了断,解决掉梁辰那小子,整个唐家,都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周家的脚步!”

    周茂同说完,再次拿起一本古籍,认真的翻阅起来,神色再度恢复淡定,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六天的晚上九点,三道黑影悄然出现在放羊山附近,为首的,则是一身黑衣的慕青松,而站在他身后的,则是两副新的面孔,他们一个脸上布满了伤疤,模样甚是骇人,年龄约莫在四十出头,而另一个秃顶,形如凶神恶煞一般,腰间别着一把腰刀,而他的右手,则一直握在刀柄上面。

    慕青松扫视了放羊山四周,继而微笑的说道:“此地缺山短水,气脉不通,就算是世上最高明的风水大师,恐怕也很难在此地寻找到一处可用之地,更不必说那三龙戏珠穴,你们说是吗?”

    最后一句话,很显然是有意问身后的两名悍将的,但那两名悍将,一言不发,依旧静静的站在慕青松身后左右。

    但或许,慕青松并不在意他们回答或者不回答,再次冷笑一声:“并非我赶尽杀绝,实在是周家的恩情,我不得不报啊!只要我一日在周家,周家之事,我慕青松便是要尽心尽力,那梁辰小子,的确是近些年极其罕见的风水奇才,他的天赋,远在普通人之上,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从一张白纸,变成高深莫测的风水奇人,确实不简单,若非与周家为敌,我真不舍得对付他!”

    “这样的人,若是在此地栽了,今后不知要过多久,才能再出一个像他这样的奇才啊!”

    慕青松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虽然我已不在风水界走动,但是我毕生所学的风水奇术,一直都想寻找一位天赋绝佳的传人,继承我的所学,可惜……可惜啊!”

    “嗯。”

    随即,慕青松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两名悍将随他离去。

    二十分钟后,农家小院的不远处,慕青松静静的观察着小院内的一切动静,只是那小院内,漆黑一片,别说电灯,就是一盏煤油灯,也没有亮起。仅仅是空气之中,飘荡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久久不散,慕青松心里明白,这股子血腥气,正是他派来一次次的杀手,所留下的。

    慕青松刚欲动身,身后的伤疤脸忽然闪身来到慕青松的身旁,张着嘴啊了两下,并向慕青松比划了个手势,示意由他和光头先过去查探,确认安全后,再请慕青松过去,很显然,他是个哑巴。

    “不必了,我和你们一起过去看看!”

    慕青松会意的摇了摇头:“我们此次前来,主要目的,并非是向他们动手,如果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

    慕青松带着二人缓步临近小院的院门口,四下里看了一眼,那些派来的杀手尸体,似乎早已不见了,只是四周的地面上,那些依稀可见的黑色血迹,仍旧在昏暗的夜色下,透着一股子瘆人的气息。

    白千羽闪电般出现在院门口,而胖子手持一把大砍刀,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站在白千羽的身旁,看了看对面的慕青松三人,胖子冷哼一声:“你这个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亲自前来了,早知如此,你又何必让那么多人前来送死呢?”

    慕青松淡淡的扫了胖子一眼,视线并未在胖子的身上停留太久,最终落在了白千羽的身上,微微笑了笑:“又是你!”

    “你不是我的对手,不应该来此送死!”

    白千羽清冷的目光,静静的盯着慕青松。

    哪知慕青松摊了摊双手,苦笑着说道:“我这个老头子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你们年轻人,现在都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倒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啊!呵呵!”

    “纵然你在全盛时期,也不是我的对手!”

    没曾想白千羽丝毫不买账,直言不讳的回击了一句。

    “慢!”

    就在这时,慕青松身后的两名悍将,陡然冲了出来,刚欲动手,却是被慕青松喝止,慕青松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对于打打杀杀,我总归是个外行人,但若论风水术,我或许有资格说一道二,不如把你们家那位风水师请出来,我和他当面对话,如何?”

    “你这个老家伙,还好意思见我们家梁子?给我们随便指了个盆地让我们寻找什么龙脉,还说什么放羊山,那不就是一块大石头?见我们不死,屡次派人围攻,好在我们福大命大,无论怎样都死不了,老家伙,现在你没有资格见我们家梁子,若是想继续围攻我们,尽管派人来,但若想和谈,我劝你还是尽早滚回家睡觉吧,天色也不早了!”

    胖子猛地将大砍刀置于地上,单手仗刀而立。

    慕青松似乎并没有生气,而是连连冷笑:“我若是非要见呢?”

    “你这个老家伙,敢往前进一步试试!”

    胖子立时提起大砍刀,时刻准备动手。

    然而此刻,白千羽的视线,则是停留在慕青松两侧的那两个悍将身上,这三个人中,只有慕青松的实力弱了些,反观那两名悍将,似乎是这个老家伙养出来的奇珍异宝,更是他手中的王牌!

    与此同时,对面的两名悍将,也时刻注意着白千羽的动作,他们各自将家伙什亮了出来,光头的腰刀一出,寒光乍现,那把刀究竟斩杀过多少人命,似乎很难计算,但上面的阴冷寒光,足以证明那把刀的来历非凡,不愧是高手……而那伤疤脸,仅仅是赤手空拳,只不过,他手上戴着尖锐的手指虎!

    “不识抬举!”

    慕青松沉默了许久,忽然转过身,淡淡的抛下一句话。

    而此刻,伤疤脸和光头轰然暴冲上去,与早已蓄势待发的白千羽战成一团,那锋利之极的腰刀,晃如流星一般,在白千羽的四周不断的闪现,白千羽先攻而后守,随即变化为先守而后攻,再加上伤疤脸的五指虎带着狂暴的拳风暗劲,呼啸来去,似乎一旦和他触碰上,身上立时便会出现几个透明的窟窿!

    看着那一时间难分胜负的战团,胖子微微睁大双眼,刚欲动身,耳边霎时传来了白千羽的声音:“小心守护家院,切莫让他们得逞!”

    “哦!”

    胖子当即提着大砍刀,变攻势为守势,双眼滴溜溜的转了转,继而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背对着自己的慕青松。

    但当白千羽与那两名悍将的战团越拉越远,直至远离了农家小院时,胖子方才恍悟,敢情他们是故意把白千羽引开,好让这个老家伙攻进来!想了想,虽说这个老家伙在白千羽面前不怎么样,可他的实力,却非普通人可比,而胖子本身除了会玩点横的,真正的实力,并不能和这般高手相提并论!

    慕青松缓缓转回身,此刻胖子立时挥舞着大砍刀,大声喊叫:“你你,你不要乱闯,我会砍死你的!”

    “呵呵!你这等小鱼小虾,还是留着残命做你的小混混吧,和我动手,你还不够资格!”

    慕青松冷笑一声,如入无人之境般,闲庭信步的走进了院门,但见胖子气呼呼的挥舞起了大砍刀,慕青松陡然皱起眉头,飞起一脚踹向了胖子的胸口,胖子手中的刀还未落下,人却已经重重的摔出了院子之外。

    击退了胖子,慕青松咬了咬牙:“浪费我的时间!”说完,慕青松急急的转回身,大步向房门走了去,但等到慕青松来到房门跟前,刚欲推开房门,忽然扭头向外面看了去,却是早已不见了胖子的身影,那胖子……竟然就这么逃跑了?

    “不好!我被骗了!”

    慕青松恍然大惊,一把将房门推开,进屋一看,旋即冲了出来,脸色大怒的叫道:“好你个梁辰,居然给我玩了一出空城计!我一定要找到你,将你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走出了院门,只见光头和伤疤脸齐刷刷的走了回来,慕青松当即追问:“人呢?”

    伤疤脸和光头相视一眼,尽皆无言的摇了摇头,随即二人同时指着一个方向,示意那白千羽已经逃走了……慕青松脸色一怔,呆呆的呢喃一声:“好,好啊……若非我亲自前来,只怕还被蒙在鼓里,但我倒是想看看,梁辰那小子究竟能否找到三龙戏珠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