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杂家宗师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当官的第一天,拜码头
    都察院

    左督御史蔡阳衙署

    老吏让马晋在外稍候,自己上前想守门的衙役交涉。

    听老吏说完,身穿皂服,悬挂腰刀的守门衙役往马晋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进里面通禀,片刻后,衙役出来,请马晋进去。

    老吏不够资格进去,就向马晋告别离去,马晋拱手谢过了老吏,随衙役进了衙署。

    蔡阳的衙署不是很大,进了大门,穿过院子,就来到了用来会客议事的前厅,他的顶头上司蔡阳,已经在里面等着马晋了。

    马晋来报道之前,早已将都察院明面上的情况大致摸清楚,在泉石园的时候又得到了花子虚的指点,还了解了一些关于都察院的几位的大佬内幕。

    ……

    都察院有两位督御史,蔡阳蔡大人和陈明水陈大人,是都察院的一、二把手。

    按照大乾惯例,左为尊,右为次,所以左督御史蔡阳为都察院主官。

    二人官居从一品,品阶等同六部尚书,但因为右督御史是副手,所以陈明水相比于六部尚书,地位又略低一筹。

    左右督御史下面,还有三位大佬,分别是左右副督御史江仁和高方英,和之前花子虚并没有提到的佥督御史吕广。

    吕广是这个月刚刚上任的,只比马晋早来了十天。

    再此之前,佥督御史这个职位已经空缺了近两个月,景康帝属意任命吕广时,花子虚正在乾清宫里的小院养伤呢,他又不会未卜先知,当然不知道吕广的存在。

    这三人中,江仁和高方英是正二品,吕广比他俩低一级,从二品。

    不过吕广的品阶虽低,却是专门监察都察院内部的缉纪司主官,直接受令于景康帝,是景康帝的心腹,在都察院,连一把手蔡阳也要让吕广两分。

    这五位大佬就是都察院的最高层,在他们之下,就是各道的巡按御史,比如马晋,就隶属京畿巡按御史的麾下。

    巡按御史之下,又有品阶不等的御史官员。

    如稽查各省地方官员的监察御史,巡查盐务、茶马、漕运的巡盐御史,审理诉讼、缉捕盗贼等事的巡城御史。

    监临科举、学务的御史大夫,纠察朝觐礼仪殿中侍御史,监军计功的随军御史等。

    这些御史各司其职,纠劾百司,提督各道,以肃大乾之各种不正风气。

    ……

    马晋进了前厅,看到正襟危坐的蔡阳,连忙俯身一礼:“下官马晋,拜见督御史大人。”

    蔡阳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帅哥,一身朱红色官袍,胸前绣着象征一品文官的仙鹤,面白长须,神容肃穆。

    见到马晋行礼,蔡阳轻轻一抬手,威严道:“起来吧。”

    “谢大人。”

    马晋直起身来,静立在蔡阳面前,也不说话,面色恭敬等着蔡阳先开口。

    蔡阳看着安静的马晋,暗自点点头,还算有几分定力。

    “多余的话本官也不多说,马晋,既然你已经进了都察院,今后就要好好办差,不负圣上隆恩。”蔡阳性格刚硬,说话也不弯弯绕,有什么就说什么,直来直去。

    “下官谨记大人教诲。”马晋拱手恭声道。

    蔡阳颌首,突然双目圆睁,大声对马晋冷喝道。

    “你且记住,你既是七品侍御史,归我都察院管辖,平日就要谨言慎行,遵律守法。

    要是让本官知道,你做了什么有损都察院颜面的丑事,就算你有皇上护着,本官也定不饶你。”

    蔡阳训话的同时,自身的气势轰然爆发,向马晋疯狂涌来。

    马晋被蔡阳突然的出现强大气场险些冲晕,下意识一咬舌尖,才清醒过来,马晋低头双目一凝,连忙郑重道:“下官谨记。”

    听到马晋的回话,蔡阳这才露出,见到马晋后的第一次微笑,他站起身,拍了拍马晋的肩膀,以示勉励,然后就下了逐客令……

    ……

    马晋现在蔡阳衙署门口,从怀里抽出一张丝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自己这位顶头上司气场太大了,尤其是警告马晋时,猛然爆发,马晋险些没绷住,要不是关键时刻突然醒悟,他就当场出丑了。

    重生了这么长时间,马晋也算见过了不少大人物,像八王爷,肃王颜易更是在泉石园朝夕相处过。

    但除了当今皇上景康帝,蔡阳是马晋见过第二个有如此气势的人,其他人都要逊色一筹。

    ……

    马晋在这里后怕,他身后衙署里蔡阳心里也充满了惊奇。

    蔡阳自己的事情他自己清楚,他一生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为官三十年,可以说没有办过一件于心有愧的事,于国于民,他都尽心尽力。

    所以蔡阳心中坦荡,品行高洁,自养了一身的浩然正气,又夹杂着多年身居高位的威严,两者结合成了一股摄人威势。

    平时的时候,蔡阳都将这股气势收敛起来,隐而不发。

    今天马晋来报道,蔡阳怕马晋仗着救驾有功,今后在都察院胡作非为,就打算先给马晋来个下马威,敲打一番。

    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马晋,竟然没被他的气势压倒,这让蔡阳心里起了几分讶然。

    这小子有点意思……

    ……

    马晋可不知蔡阳现在心中所想,刚离开了蔡阳的衙署,他就被右督御史陈明水派来的人叫了过去。

    果然如花子虚先前所言,这个右督御史陈明水是个十足的老好人。

    马晋来到他这里,见过礼后,小老头就笑呵呵的拉着马晋聊了闲天,

    这一聊,就是两个多时辰,一顿乱侃后,老头把马晋的身世家底都给套的差不多了。

    到最后更是出言要准备给马晋相看个媳妇,把马晋说的一愣一愣的。

    ……

    等从陈明水那里出来,时辰已经到了下午,饥肠辘辘的马晋还没来得及用午饭,又被左右副督御史江仁和高方英派人叫去衙署,轮流接见。

    从江、高二位大佬的衙署出来,马晋已经饿的有些胃抽抽了,他早上只是稍稍垫补了一下就出了门,又一天水米未尽,腹中早就饥饿难忍了。

    马晋今天接连被大佬们接见,他又得小心应对,怕出了差错,费神又费力,体力消耗很大,精疲力尽。

    他刚想找个地方歇一歇,就被他的直属上司,京畿巡按御史卫善文派来的人叫住了。

    得,接着去呗……

    马晋一咬牙,端起了疲惫的笑脸,拜见了自己的直属上司。

    等马晋从卫善文那里出来,都察院也散了值,同时,也宣告着马晋当官的第一天,结束了。

    马晋站在都察院的门口,苦笑一声,回想起今天的经历。

    合着自己仕途生涯,是从拜码头开始的……

    …

    ps:晚上有事,更新晚了,对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