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以言铭心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二章:父母之名永记(大结局)7

第四百二十二章:父母之名永记(大结局)7

        “我不知道...”流光下,言漠悠悠起身,“如果换做我是你,我又会怎么做呢?”

        “我不求你立马原谅我,只求你别离开我。”奇铭大步迎上,真挚注视着,“经历了那么多生死,    我不能再失去你...”

        “......”言漠因为动容而闪着点点泪光,流亡的十年中,如果没有别院众人,也许她早已坠入地狱,成为冷血的鬼怪...而如果没有奇铭生死并肩,她也许永远也不会懂得何为归属感...

        一切生杀,犹如昨夜浮梦,    而她跨越了历史的时空,    回到了原来的她,    也造就了另一个“她”...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有我,”奇铭缓缓靠近,拥人入怀,“言儿,我始终都是你的...你的...”

        随着温柔的话音落下,星空流转变化,幻彩之光霞明玉映,仿佛这世间只剩他们两人...

        想微月的光,

        我珍藏的梦,

        没有你的归路,

        我与谁对望。

        留青春的伤,

        要怎么忘?

        岁月眷恋流连,

        管他落魄风光,

        只愿,与你细水流长。

        柔化伤感之际,应景的情歌从四面八方悠悠响起,    星光随之律动闪烁,    衬托着气氛...

        感受到不对劲的两人一醒神,四处张望着...

        “啊...咳咳!呃...这是原来的设定,”g的声音从喇叭中传出,显得尴尬却不失可爱,“我这就关了,你们继续...继续啊...”

        言漠与奇铭:“......”

        在舱室外守望的莫少见到父母终于和解,觉得变性的g也不是一无是处,不禁垂眸露出难得一笑~

        廊道幽深,灯光微暖。

        言漠出了星空房,独自前往奇锦的舱室。

        随着舱门开启,以奇怪姿势抱着婴儿的奇锦来不及张望,立马求援!

        “快来帮帮我,我该怎么抱才好...”抬眸望去,看清来人后,他迟疑着不由往后退去,“小阎儿?”

        “锦哥哥。”言漠缓缓进入,见对方还在往后退,她伸手抓住对方,    顺手接过软糯的小莫少,    把他放在床上...

        “小阎儿...对不起,我...”身形僵硬的奇锦深陷愧疚难以自拔,却见对方露出一丝笑意看着自己,悲喜交错让他内心无比澎湃,泪水顷刻涌聚!

        “锦哥哥,一切都过去了。”言漠也盈满了泪水,她缓缓上前,轻轻抱住对方,“那不是你的错...”

        “呜呜呜...小阎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听着熟悉的称谓,感受着来自对方的体温,奇锦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因为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洗清自己的罪孽...

        “我都知道了,锦哥哥,这十年来...你饱受灵魂的折磨...已经够了...都够了...我不怪你了,就让一切随风而去吧...”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得到理解与原谅让奇锦难以自控,抱住言漠狠狠嚎哭了一场!

        曾经的怨恨与懊悔、痛苦与自我毁灭都随着哭声扫出心房,留下一片清明与柔光...而他的心境也终于宽敞...

        室外的霞光随着日落愈发浓烈,金黄的光芒照在奇锦的身上,勾勒出一圈金黄...

        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小莫少因为被悲伤的哭声感染也开始哭泣时,奇锦才终于收住眼泪...

        随后的日子,言漠与奇铭、还有奇锦一起守着大小莫少,留下珍贵的回忆。

        五日后,莫少陪同言漠好不容易摆脱了g,带着小莫少再次来到智能小区。

        言漠看着怀中熟睡的小婴儿,虽然知道离别终会来临,但来临的那一刻总让人难以割舍...

        “把你留在这,是对的吗?”她望着莫少不禁再次发问。

        “......”莫少沉默了很久才盯着婴儿开口,“我总有一天会长大,无论前路何其艰辛,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微风送香,吹动了他的服饰,也吹动了言漠的的长发,母子两人对视着,在不舍中悄悄将小莫少放在了莫家门前。

        不多时,正逢莫子笑回家,看到院子前有遗弃的婴儿,他大步上前,赶紧叫来莫父莫母!

        “怎么了?子笑?呦!哪来的孩子?!”莫父抱起婴儿,翻动着发现了一块名牌,“奇恒...是这孩子的名字?”

        莫子笑在院子附近张望了一圈,不见异样便进屋拿上自己组装的简易操控面板接通了房子的主接口。

        但可惜,监控画面似乎受到了干扰,频频出现花屏,他并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

        “怎么样了?子笑?”见儿子摇头,莫父抱着婴儿就要走,“只能报警了,老婆子你守在这,说不定孩子妈妈还会回来...”

        “......”莫子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监控画面是被特意屏蔽的,像是专业人士所为,想想前几天遇到的那几人似乎很是可疑!

        为了弄清真相,他暂且拦住了父亲,在院中搜寻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智能花瓶!

        经过一番复杂的代码操作,莫子笑在花瓶的感光系统中看到了光影变动的数据。

        虽然只有轮廓,但他认出了一男一女的身形,与前几日见到的十分相似!

        “子笑你去哪?!”

        莫子笑顾不得身后的喊声,根据已有信息,开始搜寻目标可能离开的方向!

        这里没有...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

        直到他转过无数个房角后,终于在远处的树影间隔中看到了类似的身影!

        “哈!哈!”他喘着粗气径直追上,甚至不惜穿过别人的矮墙院只为赶上那两人!!

        “等一下!你们究竟是谁?!!”

        “......”言漠没想到都走出这么远了,竟然还能被大哥追上...

        “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个孩子怎么回事?我妹妹...哈!我妹妹是不是和你们有关,她在哪?!”

        “......”面对大哥的关切与问题,言漠只能愁容回以沉默...

        见舅舅想抓住母亲,莫少提前一步挡在两人之间:“我们只能告诉你,你妹妹还活着。”

        “子言真的还活着?”莫子笑来回张望着两人,有些不敢相信,当他看到对面的女子红了眼眶,心下有种奇异的猜测悄悄飘过,“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莫少虚看身后一眼,回答道:“我是受你妹妹所托来看望的...那孩子也是好不容易救下来的,你妹妹希望可以放在莫家抚养。”

        莫子笑听着不禁湿润了眼眶,他无法控制地盯着对面的女子使劲瞧,虽然年纪对不上,但容貌上的几分相似还是让他不断肯定着心中的想法!

        “你...是谁?”

        莫少移动了一步,将母亲挡得更实了...

        “......”莫子笑抬眸望着小兄弟,对方的眼神中充满了为难...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会是个好舅舅。”莫少轻轻说完这句,拉着快泪崩的母亲转身离开。

        树影婆娑,秋风瑟瑟,徐徐飘落的枯叶兀自飞转成圈,吹落眼泪的同时,默默送走了两个身影...

        莫子笑想起先前的对话,不由盯着远去的背影...

        “那时候你还那么小...没想到长这么大了...子言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莫父在院子大门前张望了许久才见到儿子回来。

        “怎么了?子笑...”看着儿子红着双眼,莫母不由问道,“有找到人吗?还是报警吧...”

        “不用了。”莫子笑包过婴儿细细看着,露出疼惜的笑容,“以后他就是我的孩子,我要当他的舅舅。”

        “......”莫父莫母听着奇怪的逻辑,不解地互相对视着...

        回到实验室的言漠平复了好久才稳住心绪,与莫少一同来到主控室,奇铭与奇锦已经等在室内。

        “我做了几次实验,”冯钚隔着手套拿出星月花草尾戒与耳坠还给奇铭,“这个戒指的材质中含有一定的暗物质,只有同等级物质才能互相牵制。

        这个戒指既是你们作为超四维人类的标志,同时也是抑制你们能力的装置。”

        说着,他让b在大屏上放出示意图。

        “整个宇宙就像大海,星系就像海中的鱼儿,我们就如鱼身上的鳞片,而暗物质就如海中波纹,看不到却能激起千层浪花。混沌元子就在这些波纹中。

        我们始终被这样的海浪包围,缩小模型后就是这样,最外围是混沌元子,中心是你们超四维一类的存在,而我们,正好夹在两者中间。

        你们启动了时空能力,现在看来,我们还处于ctc中,但能力一旦外泄,会不断冲击ctc世界线。”

        “ctc,时间旅行环—封闭类时曲线,”b见他人有点茫然,贴心解释道,“是物质粒子于时空中的一种‘封闭’世界线,亦即会返回起始点。”

        冯钚:“除了ctc,但有一种推测是我从你们身上总结出来的,我将它命名为双齿轮定律。

        刚才我也说了,只有同等级物质才能互相牵制,你们父子俩同是超四维人类,在一定程度上互相辅助,也互相制约。

        就像两个齿轮,互相作用才能按照一定的规律运转。你们就像两个引力点,时空在你们周围流动变动,最终让你们遇上了!

        子言与锦隆帝就像掉落的鱼鳞,在这个过程中被你们的能力‘裹挟’,才能死里逃生。而我是另一片鱼鳞,在整个茫茫大海中‘抓’住了波纹,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也是一个小型引力点,但与你们相比,我的引力小得可怜,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不算第三个齿轮。

        如果明妃娘娘没有化作混沌元子,也和你们一样启用时空能力,那她就会成为第三个齿轮,你们将进行更复杂的互相作用及制约。

        不过现阶段,只发现了你们两个活体超四维人类,所以,暂时还是双齿轮运作。

        依据990告诉我的,他已经在原始的1号时间线上穿越了3次,我们现在处于4号封闭时间线上。虽然4号线现在看起来还算稳定,但从3号线开始,‘事实’已经开始出现裂缝预兆。

        因为990不断撞击着原来时间线上的自己,一旦ctc被打破,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再下去就是神学问题,我无法解释...

        所以,你们这次回去如果出现偏差,也最好不要干预。嗯...”

        说到这,冯钚觉得莫说别人,他自己将子言送回过去充当子阎,早就已经形成了“干预”。

        “咳咳!我的意思是,能顺其自然就顺其自然,别做太出格的事...

        未来确实充满无限可能,而过去也未必是我们所知的那样,毕竟史书记录总有人为干预。而野史又不可考据,真真假假混杂其中,让过去也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皇兄?”奇铭见对方一直保持沉默,就怕没有理解。

        “后人说我是疯子皇帝,”奇锦露出一脸的哀伤,“如果回去,我是不是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放心吧,你们穿越的依旧是‘公转时间’,‘自转时间’到目前为止看来,并不受影响。”冯钚解释着,“如果自身时间会随之倒回,那子言穿去古代,倒回受精卵都不够呢~刚才我也说了,史书不可全信,至于史料上为何会将你记载成疯子皇帝,得你们自己去探究原因。

        不过,一定要记住,3号线上的990在混沌之中不断弹跳,已经出现撞击先前时间线的状况,这就代表,无论是1号线还是2号线,甚至是4号线都有崩解的可能。你们回去后必须小心,不能引发3号线进一步异动。

        如果你们回到‘消失的那一刻’之后,问题倒是不大,如果回到那之前,最好的方法是,别让任何人见到你们,直到替上消失的‘你们’。

        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他可是‘全村的希望’,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

        说着,冯钚最后看向了莫少,见一时间大家都安静了,他清清嗓起身说道。

        “好啦,准备还需要一点时间,你们可以好好告别。”

        看着莫少与言漠、奇锦互相说着话,奇铭默默拉着冯钚离开,来到隔壁舱室。

        “怎么了?990?”冯钚有些摸不着头脑。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神奇身份,你又从何而知,进而展开对我的探索?”

        “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现呢?”冯钚故作高深,对着空屋子下令,“lily,关闭一切监控与录音。”

        “好的,教授。监控与录音已关闭。”lily的声音从喇叭中传出。

        冯钚开启手环检测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影音记录后,才调出大屏,并将手环中的一分秘密文件展示在上面。

        “这是我的直系祖先留下的,你看看吧。”

        “江山万里,月下天境。今有神人...”奇铭嗫嚅念着,“云梦恩泽,谪仙下凡,前无古后无新...星河璀璨...不及昆仲...慕天垂爱...跨宇揭宙...存择长久...”念着念着,他发现这封古书信洋洋洒洒写了近千字,充满了溢美之词,足以表达作者对这位“神人”的无限钟爱与崇拜!

        奇铭总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令人又爱又恨的那种,他不禁扶额...

        “对你,我早有怀疑,没想到,你竟是他的后代!”

        “呵~”冯钚露出了与某人极为相似的贼贼笑容,“这是祖先秘密留给后世的,我在祖宅里发现的。原本我以为这是祖先写的小说,后来还发现了这个...”说着,他将另一个图片投放到大屏上,“龙纹玉戒,我查了好久的史料,才知道这枚戒指属于谁,也因此知道了,原来我是皇族之后!”

        奇铭看着熟悉的戒指,觉得一切都不奇怪了...

        最后,看完其他祖传遗物与书信后,奇铭是黑着一张脸出来的!

        而门后,冯钚难得见到如此吃瘪的990,真是难以收回溢出唇角的奸诈而得意的笑。

        两个小时后,随着一切准备就绪,新型扩大版时空穿梭机赫然出现在观测舱内。

        为了以防万一,言铭锦三人都穿上了纳米仿生衣。

        冯钚:“这段历史没有载入史册,你们回到过去一定要当心。”

        言漠、奇铭、奇锦三人点点头。

        趁着实验人员给言漠、奇锦调试仿生衣时,冯钚特意来到奇铭面前为其调试。

        “历史上没有关于益安王妃的记载,只说益安王曾有过一段婚约。野史上倒是记载了一些逸闻,但大多看起来不可信。

        也不是我非要拘泥于世俗形式,只是你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我也希望你们可以终成眷属。无论如何,我这多灾多难的徒儿可就交给你了,照顾好她。”

        “......”奇铭见对方突然有了长辈的样子,有点惊讶,“放心,她可以不属于任何人,而我始终都是她的。”

        “......”冯钚认真望着对方,确认过眼神,最后他拍拍对方的胸膛,“嗯,都设定好了,”随后,他见其他两人也设置好了仿生衣,铿锵道,“可以开始了。”

        莫少看着三人准备进入穿梭机,默默湿了眼眶...

        “恒儿...”

        “侄儿。”

        “奇恒...”

        “奇铭,言漠,父母之名,我将永记。”莫少抱过父母紧紧入怀,许久之后,他才放开单独拥抱了奇锦,“大伯父,保重,你们永远在我心中。”

        “目标是时空段ndie83629e,设置成功,准备就绪。”

        随着a的声音从喇叭中传出,言铭锦三人频频回头,在万分不舍中进了穿梭机内。

        “tk时空穿梭机准备就绪,引擎能量已达到80%。”b看着监控画面正在释放物联管理权,“10秒后将由lily    two主控。”

        “物联管理权已接管,欢迎回来,我的小主人,还有我的王爷~”

        穿梭机内,奇铭看着熟悉的虚拟影像早已见怪不怪。

        而奇锦还是第一次见到飘来飘去的lily,不由缩了缩身!

        “你好呀,我的太子殿下~”lily    two已经获得了这段时间的基础数据,根据将要回到的时间点,把锦隆帝的称谓设定成了太子殿下。

        这段时日,奇锦接触了不少新鲜事物,接受能力得到不少提升,他看着lily回以哂笑。

        c:“纳米仿生衣数据稳定,时空引力波值未有蓝色警告。”

        b看着剩余人员一一离开后,再次确认了时空数据才大声喊道:“时空穿越,开始!”

        冯钚透过隔离舱的玻璃看着能量升腾的穿梭机,轻声道:“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愿你们好运。”

        紧接着,只见一阵猛然的亮光,穿梭机缩为一个光点,几下闪动后只听一声厚重的闷响,自吸式消失了!

        实验室内只剩一片安静,大家多少都有些感伤...

        而就在大伙兴致缺缺的时候,眼尖的g盯着屏幕上出现的能量点,瞪大眼睛!

        “教授,发现高能量质点,比990....还要大!”

        话语间,观测舱内突然出现一个紫色的光点!

        冯钚见到,不禁贴着玻璃惊叫:“这是什么?!”

        实验室人员纷纷起立观察!

        “是高浓缩质量点!教授,磁场数据在疯狂变化!”g看着屏幕数据,害怕到大喊大叫,“啊啊啊!990穿越都没有这么大的磁场变化!这是什么?!啊!它消失了!!!”

        “g冷静点!追踪监测!”冯钚一边通过对讲功能大喊,一边急冲冲回到主控室内,直奔g的身边!

        “完全不见了!连暗物质反向探测器也寻不到它!”g在操作面板上手速飞快,然而,随着磁场数据回稳,一切安静如斯,好似刚才的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

        “高浓缩质量点...出现在时空流波纹中...”冯钚立马有了新的思路,“我和子言穿越都因为质量问题而产生偏差,将一个质量体凝缩为一个点再穿越,偏差就会...减少!这是谁想出来的?!又有谁能做到?难道...世间真的存在神力?!”

        “!!!”a-g听着教授的自言自语,皆惊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