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欧文
    布莱特已经不知自己沉睡了多久,直到周围的束缚被打破,无声无息地粉碎。.

    布莱特醒来,感觉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精神体在附近,正不停地呼唤着自己,他本能地向着那精神体靠近、接触、融合,合二为一。

    布莱特现自己已经处于一具身体当中,他看向周围。周围很暗,让他看不清任何状况,也弄不清楚自己的现状,于是他开始探寻自己另一半灵魂中的记忆。

    达科?没找全灵魂之前的自己竟然还拥有了一个名字,也还不错,可以用来伪装。布莱特眯着眼睛,他知道能从沉睡中解脱出来不是毫无来由,一定是达科破坏了禁锢自己的事物。

    经过这次沉睡,布莱特现自己的灵魂中凝聚出了一团暗金色的漩涡,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从中隐隐察觉出了某种层次很高的力量。

    抬起手,他看着自己的掌骨。达科这么没用吗,只弄了具骷髅做身体。从达科的记忆中,布莱特很快找到了这具身体的由来,被迫成为亡灵法师宠物的命运另布莱特很懊恼。

    不过,慢慢来吧,那么从现在起,我是布莱特!

    不!我是达科!达科耐克瑞蒙斯!这是主人赋予我的名字!

    没来由地,一股强大的意识将布莱特的想法冲散,他愕然呆滞。这是,达科的意识?看来自己这两半灵魂强度相差不大啊,很难独自掌控主导权。

    当布莱特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并未惊慌,反而静下心仔细探查起来。自己的另一半灵魂,此时是被达科的意识占据着主导,虽然他也保留了一部分前世的记忆,但显然不多,还是复活后的记忆对他影响更大么?

    布莱特小心翼翼地以精神力探查着自己的灵魂,准确说是达科的灵魂,在那灵魂当中,一缕缕乳白色的精神力环绕盘旋着,中央则是一团散着白金色光芒的漩涡。那白金色的漩涡是如此相似,竟与自己灵魂中的暗金色漩涡如出一辙。布莱特很快就意识到,那白金色的代表光明,暗金色的则代表黑暗。

    布莱特略一思索就很快猜测到,他在前世被杀死时灵魂应当是被分开成两半,并分别被封存在两件事物当中。而那两件事物,很有可能分别具备着光明和黑暗的属性,将灵魂炼制成为器灵的过程,也就是武器持有者以自身精神力对灵魂进行同化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那团漩涡就存在于他的灵魂之中,当漩涡弥漫了他的整个灵魂时,他也就会成为器灵,好在他与达科的灵魂都没有被炼制成功,并侥幸逃脱出来。

    布莱特想通了因果,终于知道自己灵魂中的力量与达科并没有什么差异,只是达科动用了那团白金色漩涡的关系,这就是自己无法完全夺取身体控制权的原因。布莱特很快开始分析着自己灵魂中那团暗金色漩涡的使用方法,并同达科的白金色漩涡进行对比,再尝试着用精神力辅助进行灵魂的争夺。

    不出意料地,布莱特重新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他比达科拥有着更多的记忆,其中也包括一些精神类法术的运用方法,自然比达科更擅于操控灵魂的力量。此时又有了暗金色漩涡与白金色漩涡相平衡,立刻就将达科的意识压制。

    布莱特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从其中的魔力来看只是一个魔法学徒。但骨架上面还有一个极效法力的附魔,加上这些魔法力,已经相当于一个高级魔法师了。

    泛着金属光泽的骨架,看起来强度也还不错,布莱特看出这是掺杂了精金的原因。普通金属会隔绝魔法元素,所以魔法师都不会穿戴金属盔甲。但凡事没有绝对,有些金属具有着导魔的效果。精金、秘银、星星铁都属于这类,它们被统称为魔法金属,价格也是异常昂贵。布莱特现自己身上被改造过的骨骼正是精金所强化的,这使得这具骨架成为了一个储存灵魂的法器,让他的灵魂不会逐渐消散掉。从达科的记忆中,布莱特了解到这精金强化也是在献祭中获得的,也是不由得大为惊讶,魔法金属的强化通常只被用在魔法长袍的纽扣和少部分金属部件上,以防止干扰施法,向这样将整个骨架大量置换成魔法金属的做法实属罕见。

    继续深入感知时,布莱特现达科的灵魂中有个若隐若现的神文,将那一半灵魂中加上了黑暗的烙印,以信仰来绑定灵魂么?这样自己就无法更换信仰了啊。灵魂中带有黑暗神文,去了其他的神殿就会被排斥现形。布莱特想起,自己的前世,灵魂中也是被印上了光明神文,这是神明通用的绑定信徒的手段吗?或许只有预言之神是例外吧。

    不过这样的方式也只能绑定灵魂而已,所以在布莱特前世死亡的时候,那光明神文的烙印就已经消失不见了。此时无论是布莱特的这一半灵魂,还是达科的那一半灵魂,都已经不再是前世的布莱特,自然也就不会在被光明的信仰束缚了。

    而且在达科只有一半灵魂的时候,由于想要补全自己的本能,似乎获得了一种吞噬不死生物灵魂残片的能力。布莱特现了这一点,也是惊讶了片刻,他觉得吞噬灵魂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凶残了。

    至于信仰,布莱特并没有做太多纠结,他早已在前世死前的经历中对光明彻底失望。既然命运如此,那么就再做一次黑暗的信徒吧。刚好可以隐藏着身份,为自己的前世报仇。

    想到这里,布莱特准备再看看黑暗之神的神恩列表。光明独角兽晶核的献祭总共获得了3oo点神恩,提升封号等级和兑换精神力结晶已经用掉了25o点,还剩下5o点神恩。剩下的神恩即使存在黑暗之神这里,也不会产生利息,还是尽快换点装备来加强自己为好。

    就在这时,一道前所未有的庞大威压突然降临在整个祭坛之上。那古老而苍凉的气息掠过时,布莱特似乎窥见世间百态都在那洪流中湮灭为一片黑暗,唯暗永存。

    完全越极限的巨大存在感刹那间充斥了布莱特的灵魂,他的身躯已不再听从意识的指挥,缓缓跪倒在祭坛前。而身在祭坛另一边的枢机主教则早已在这威压刚刚降临时,就合身匍匐在祭坛上,口中还不停喃喃地念着什么。

    “凡人……”又是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布莱特意识中响起,声音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和无上威严。

    布莱特战栗了一下,猛然明白过来,这是黑暗之神欧文的本体意志!他一时间呆住了,和高居众生之上的神明直接沟通,即使在前世自己都不曾体验过,这种感觉已无法用言语形容。

    此时在祭坛上,布莱特已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惊,更无法找回身体的控制权。而他自以为坚硬的身体骨骼,却随着威压中每一个涟漪每一次波动摇摇欲坠,仿佛时刻都有可能彻底崩解消散。这并不是有意为之的攻击,仅仅是黑暗之神意志降临时激起的神力波动而已,但是那个存在太过强大,引起了海啸般的狂澜。

    “凡人……”黑暗之神的声音再次在布莱特灵魂中响起,这次布莱特心理已经有所准备,提聚起全部的精神力,才勉强维持住这声音对自己灵魂的冲击。

    “伟大的黑暗之神,您有什么吩咐?”布莱特咬着牙,勉强在飘摇的意识中作出回应。

    “凡人,你灵魂中带有光明属性的信仰之力,是让我感到满意的祭品,把它献祭掉,你将得到足够多的眷顾。”

    灵魂?光明属性?信仰之力?祭品?布莱特先是怔住,随即心中一动,想起达科灵魂当中那团白金色的漩涡。那团极高层次的光明属性力量,就是引来黑暗之神本体意志降临的根本原因!信仰之力?原来如此,那白金色的漩涡就是光明的信仰之力!

    虽然之前的达科曾来过黑暗神殿,但那一次菲丽丝并没有献祭,而是用以前献祭留下的神恩直接兑换了强化内容,而且当时的达科也只是充当了一把武器的作用来接受强化,并没有被黑暗之神的意志注意到。而这一次,当达科直接进行献祭的时候,灵魂就与黑暗之神有了沟通,刚刚布莱特与达科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更是将全部解数毫无保留地用出来,从而被察觉到光明信力的存在。

    当一个灵魂拥有信仰时,就会产生信仰之力,又称作信力。凡人将信仰之力贡献给神明,使神明更加强大。神明通过神格对信仰之力的汲取,来壮大自身的神魂,就是神明与圣级强者间差距所在。布莱特曾是光明教会的信徒自然清楚这一点,但为什么在达科和他的灵魂当中会分别有光暗两种信力呢?信仰之力应当是刚刚成型就会被相应的神明所汲取,不会留存在信徒的精神力当中。想必是与之前储存他们灵魂的武器,以及武器的持有者有关吧。

    布莱特的猜测十分接近事实,他与达科的灵魂身在传说级武器当中的时候,都是被武器的持有者想尽各种办法进行同化,试图将他们炼制成为器灵。但灵魂没有实体,其他的手段无法奏效,于是便不约而同地使用了自身的精神力对器灵进行压制。在这个过程中,信仰之力就随着武器持有者的精神力留存在了武器当中,并与达科和布莱特的灵魂渐渐融合。

    “这种力量果然就是信力啊。”布莱特虽然被强大的威压震慑着匍匐在地,但仍然止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所以自己此时会被黑暗之神的气息压迫得毫无反抗之力,正是因为神对信力的掌控,来增强自身的灵魂力量。而现在他自己也拥有着信力,若是懂得怎样运用,岂不是连神明都可以抗衡?

    灵魂通常是每个人生来固定不变的一个属性,精神力是灵魂的外放,其强弱则是灵魂强大与否的直接体现,魔法师和术士锻炼精神力,是为了使灵魂外放的范围更广阔,以便更好的操控法术,但他们却无法直接增强灵魂。通过精神力结晶,确实可以增强灵魂强度,然而利弊参半,为了融合他人灵魂而损害了自己灵魂,甚至直接被反噬的例子并不少见。就连黑暗之神得到了灵魂也不会自己融合,而是制成精神力结晶放在神恩列表里供信徒兑换,从这里即可看出其中的风险。

    布莱特并没有犹豫太久,直接拒绝道,“伟大的黑暗之神,请原谅我的无礼,可是这信力是我灵魂中的宝贵财富,不能献祭给您。”

    就算对方是神明,就算此时自己在祂的祭坛上,祂也没有办法直接伤害到自己。布莱特虽然不曾经历过神明意志降临,但对法则的了解让他十分确信这一点。神明是依附于法则的,当他成神时已经出了位面的力量上限,而被位面法则排斥在外,神明想要行走世间,亦只能借用圣子和圣女的身体,承载他的一少部分力量。既然对方无法强制交易,那么选择权就在自己这一边。历经了前世的死亡,布莱特的理性思维早已牢牢占据主导地位,并未因神明的威压而让步。

    “凡人,我能够给予的,对于你的作用,都远在这点卑微的信力之上。”

    布莱特皱了皱眉,开始思考起黑暗之神的用意。神明有着大量的信力可供使用,并不用贪图自己的这点力量。难道是因为其中的光明属性?是了,黑暗之神接受的祭品中,大都是具有光明性质的物品。想必是对光明性质物品的解析能够增强黑暗之神自身的力量,或是增加他对光明之神的了解。只可惜这信力布莱特也十分看重,并不愿拿出来做祭品。

    “伟大的黑暗之神,即便身为凡人,我所看重的东西,也不愿拿出随意交易,这与卑微无关。”布莱特在意识中艰难却坚定地说。

    黑暗之神的意志似乎波动了一下,然后又在布莱特的意识中回响起来,“凡人,若你今后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来向我奉献光明信力。”

    随后,那无法形容的意志徐徐褪去,布莱特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下瘫倒在地上,虚弱得连挪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当庞大意志缓缓上升的时候,连他的灵魂都似乎都被带动着几乎要抽离躯体。

    祭坛另一边的枢机主教缓缓起身,用复杂的眼神深深地看了看布莱特,转身走下台阶。祭坛上只剩下了布莱特一人,躺在一片冰凉之上,回味着那铭刻在灵魂中的神威。

    许久之后,布莱特扶着祭坛周围的石栏站起身,他深深吸了口气,确认了身体各处机能都还正常,又重新调出了神恩列表,开始选择。经过了黑暗之神的刺激,他更加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现阶段,这具身体的实力实在低微,用任何装备武装自己都不可能提升太多实力,只有魔法卷轴能够直接释放出庞大的威能。布莱特深思熟虑后,用剩余的三十点神恩,兑换了一张四级黑暗神术卷轴,暗夜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