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邀约
    包厢当中,彼得缓缓将手指收回宽大的袖子里。.场下的学员又是一阵惊呼,包厢中的教学导师们却都是一片沉默,他们清楚地看到彼得在刚才的危急关头,手指探出袖口,瞬了一个大雨箭,准确地击中了双足飞龙的后脑。雨箭术只是水系魔法中的一级魔法,大雨箭术也不过三级,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三级魔法,不但穿透了五级的防御魔法阵,还刺破了双足飞龙的鳞甲。

    温蒂就坐在彼得旁边,她所看到的又是更深一层。她感觉到,那个大雨箭术穿过防护魔法阵时,并没有引起魔法阵的任何反应,就好似穿透过去一样,这种同系魔法的穿透效果在战场混战中偶尔能够见到,那是当两个魔法恰好频率相似时,同系的魔法就会没有阻碍地互相穿透彼此。

    每个魔法师都有属于自己的魔法频率,与精神力波动相关,是不会改变的,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可能,这奥术殿对练场的水幕魔法阵都是刻意被制成了与彼得的魔法频率相同。而双足飞龙的后颈确实是魔法穿透了过去,而水系魔法本就进攻孱弱,彼得拥有一些穿透类能力也是正常的,比如具有物理穿透效果的血脉能力,温蒂就知道好几个。

    分析出这样的结果,温蒂也就释然了。没有无缘无故的强大,每个看似奇异的事件背后,都是耗费无数心力和努力的结果。

    彼得临走时,对着一旁的教导主任露西说,“把这场决斗的魔法影象分别送给双方的监护人,他们自己会妥善处理的。另外,为了从双足飞龙的攻击中救下哈里斯,学院也付出了一些损失,叫他赔偿学分吧。”

    露西想了想,了解了院长的意思,点头应了下来。

    在这次决斗中,哈里斯家族可谓是被德文将颜面丧尽。若是德文死了,家族必然会给德文报仇,但现在德文未死,那么他就要受到家族的惩罚了。而哈里斯家族要照顾到家族的面子和声誉,就不会再找达科麻烦。

    可是这一切都是在魔法学院中生的,那么学院就必须要表明一个态度。毕竟这样粗劣的阴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若是不给策划阴谋的人一点警告,恐怕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那么魔法学院的威信和影响力就会下降。

    但事关两个家族和两个教会,绝不是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的。处罚德文的学分,借口是为救他损失的资源,至于是什么资源自可以脑补,可以是防御魔法阵的损失,也可以是出手援救时的人工费用。而且哈里斯家族还不会拒绝,毕竟彼得救了德文一命是确确实实的。至于幕后的指使者,黑暗神殿和耐克瑞蒙斯家族自会去找,而魔法学院只要做出一个姿态,即可游离于事外。

    理论上说,魔法学院对于这件事情如果公平公正,毫不偏袒。完全可以顺其自然,让两人分出个你死我活,何况双方已经签过了生死契约。然而,政治追求的并非是公平,而是平衡。彼得将这一个信条贯彻得十分彻底。

    温蒂是听说了决斗的消息之后才匆忙赶来奥术殿的,对之前的冲突并不知情。于是在决斗结束之后,她来到了藏书塔中,从二十层的传送阵出来,就看到了尚未整理干净的满地狼藉,她一个个片段地在脑海里拼凑出当时事情的大致经过来。

    半晌后,温蒂轻轻一叹,缓缓飘到那一捧破碎凌乱的粉红蔷薇间。白色的衣群在点点粉红之间更显得纯净高雅,如一朵正在绽放的百合。

    温蒂抬起右手,平置胸前,衣裙涌动间,阵阵风刃平地升起。将地面上的点点粉红带上空中,风刃的度逐渐加快,少部分仍然依附在茎杆上的花瓣也被片片剥落,全部加入到了飞舞的阵列当中来。奇异地变幻形状,下部缩小上方扩大,最终化作一个旋转在温蒂手心中的风旋。风旋肆意摇曳生姿,里面笼罩的点点粉红在这风力的撕扯中并未破散,反而其上沾染的泥土都被风力吹静。

    看着其中的变化,温蒂展颜一笑,挥手上扬,风旋圈卷着众多瑰丽的花朵经过露天平台,直飞上辽阔的天空中。直到目力难及的极高处,风力才消散殆尽,但那里已经是信风吹袭的高度,这些花瓣将开始它们新的旅程。

    背后传来脚步声,温蒂没有回头,却微笑着说,“你来了。”

    “谢谢你,罗伯茨小姐。”布莱特站在露天平台旁,看向深远的高空,虽然什么都已看不到。

    放飞花瓣是达科的想法,但布莱特觉得由自己来做出感谢也是一样,毕竟达科与他是同一个人。但布莱特却对温蒂更加疑惑,“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将这些花瓣放飞呢?”

    温蒂转过头面向布莱特,莞尔一笑,整个露天平台上的气流都似为此停滞了一下,“我在这里感受着当时的每一个片段,体会他的每一分情绪,也就能够大概猜到了。人格带入虽然是很稀有的能力,但推衍表象并不是很难。最主要的,他其实很简单的,方便了我的推衍,而不像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布莱特平静的说着,心脏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虽然他没有心脏。布莱特体内的魔力凝聚又散开,反复了几次,终于消弭,放弃了动手的想法。别说他现在肯定不是温蒂的对手,即便能打得过,在魔法学院里面也无法善后。

    “双重人格虽然少见,却也不算稀有,你们黑暗教会的那位枢机主教不就是么。”温蒂挥手拢了拢额间散落的头,手中出现了一个暗棕色的卷轴,外表勾勒着荆棘一样的铭文,其中不停散出一缕缕隐晦的神术气息,“不过你的身世却让我很是好奇,怎么样?有兴趣陪我交流一点秘密吗?”

    “默世诫律!”布莱特大惊失色,他凭借着自己前世的记忆认出了这卷轴,其中包含着禁言神术。

    禁言神术是七级神术,被施以此术的多是得知了教会中重要秘密的信徒,神不允许透露的秘密,信徒就无法宣诸于口。一旦有了透露秘密的行为,就会被视作背契,从而受到神明的惩罚。而默世诫律相当于将禁言神术同时作用在交流信息的指定几个人身上,从而达到将秘密限制在小范围内的作用。禁言神术已经涉及到了法则层面的力量,只能由诸神的神官施术,而默世诫律这种卷轴平常更是难得一见。但温蒂身为暴风教会的圣女,能够拥有这种卷轴反倒不奇怪了。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值得你使用这个卷轴?”布莱特死死地盯视着温蒂,想从她的表情当中看出些端倪。

    “你对我没什么用,我说过了。”温蒂手中飘起缕缕微风,吹拂着默世诫律的卷轴缓缓浮起,“我想和另一个达科聊一聊,想要同他确定一些事情。”

    布莱特想了想又问,“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的友谊。”温蒂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只要我还是暴风教会的圣女,这就等同于是暴风教会的友谊。”

    布莱特从温蒂的言辞中感觉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于是试探着问道,“但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是暴风圣女了,也就不能等同于暴风教会的友谊,与你之间的联系反而有可能引来暴风教会的敌意,对吗?”

    温蒂闻言脸色变了变,竟是沉默不语。布莱特见状也是一惊,他本只是猜测,现在温蒂的表情却证实了他的想法。

    “我同意与你分享秘密。”就在温蒂已经不抱什么期望的时候,布莱特忽然说道,“不过,你要找的人现在情绪不大稳定,只能由我来代劳。”

    温蒂惊讶地看向布莱特,却没办法透过斗篷看到他的面容,不过即便能够看到面容,也只是一个骷髅。她所不知道的是,在纠结着是否遗弃前世信仰的布莱特,也很想要找到一个情况相似的同类相互倾诉,而温蒂很像是这样的一个同类。

    “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认出我?”布莱特将疑惑了很久的问题提了出来,“请你不要拿直觉之类的答案来搪塞我,我不会相信的。”

    “这件斗篷与其他斗篷样式相仿,但兜帽上却有一张流逝的面孔,这是耐克瑞蒙斯家族的标记,通常没人注意到那么不起眼的标记,但只要有针对性的观察,自然就能看到了。”温蒂看到布莱特恍然大悟的表情,不由得笑着继续说道,“耐克瑞蒙斯家族中虽然也有一些旁系成员在魔法学院中,在通过身上的死息就可以分辨了。你身上的死息是地狱中带出来的,比任何亡灵法师的都要更为精纯,远远地就知道是你。”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布莱特心中了然,计划着要去藏书塔找找隐藏自身气息的方法,“我们走吧。”

    “好的,跟我来。”温蒂挥了挥手,一股风旋将布莱特轻轻托起,两人直接从露天平台飞出,向着远处的群山飞去。

    布莱特被风旋轻轻托着,在空中飞了好一会,他才猛然惊觉,自始至终温蒂的出的每一个魔法都不曾吟诵咒语,竟然全部是默!布莱特试着探出精神力感觉周围的魔法波动,他才大概了解到了这里面的原因,温蒂出的风旋无论大小,都是由一个个一级风刃术组合而成,而一级魔法自然可以做到瞬。但这原理看似简单,实际操作却是极难,不说别的,要将那锋利的风刃组合成这样可以承托人体的风旋,操控力就不是一般的水准。

    这一天,直到很晚的时候,布莱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心脏依然止不住的通通乱跳,他想要静下心来冥想,却现自己连冥想的状态都无法进入。

    布莱特摇头苦笑,真是一盘好大的棋啊!

    在最后,温蒂再次向布莱特提出了那个邀约,邀请他一起去预言神殿。但被布莱特一口回绝,布莱特在遗失了信仰之后,已经不再想与任何神明产生关系。

    温蒂却似乎知道布莱特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只是让他好好考虑考虑,再给她答复。布莱特觉得,这个事情自己应当与达科好好商量一下。只是达科现在仍然在气头上,恐怕不适合商量这么严肃的话题。

    布莱特无奈地叹了口气,事情真是千头万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