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选拔
    当达科与奥兰多到达的时候,选拔还没有正式开始。  .即便如此,奥兰多也抱怨了一阵,认为这么重要的选拔赛达科不该迟到,显然奥兰多对于这次炼金公会的选拔大赛看得很重。

    这一次大赛是在一个巨大的教室当中,当做选拔现场的教室是面积最大的教室,可以容纳近千人同时上课。此时教室的桌椅被分成了六个区域,每一个区域的上空都悬挂了一块大牌子,只见上面分别是六个辅助职业的名称,分别是草药、附魔、铭文、药剂、珠宝和分解。

    而周边更是已经围满了形形色色的学员,这些学员有些相互熟识的,分成一堆堆地聚在一起,并不时有人身前放射出魔法的光芒,显然是进行着练习。达科放眼看过去,现这里大体分作六个职业,除了达科熟悉的铭文师以外,还有其他的辅助职业,从操作上能够明显看出差异。

    魔法学院中只要不翘课,其他时间都可以由自己分配,学员大多会选择辅助职业,出来找些事情做,顺便也能赚取学分。对学员们来说,冥想、试炼、对练、兼职这些统统不过是一种选择,而不同的选择往往又代表了不同的人生走向。

    在魔法学院中的学员即便能够修满学分,也只是获得了结业的资格而已,想要加入魔法公会需要潜力突出或达到大魔法师等级才行。而炼金公会举行的选拔赛,如果能够通过就会直接获得加入炼金公会的资格,可谓是一步登天。所以学员们自然趋之若鹜,几乎所有具备辅助职业技能的学员都来到这里,有实力想展示实力,没实力的也想碰碰运气。

    达科想到了这一点,便问道,“奥兰多,你说为什么魔法公会能允许炼金公会在学院内部选拔学员?把优秀的学员都选走了,不就相当于削弱了他们的实力吗?”

    “他们之间当然是有交易的了!比如选走一个学员给多少钱之类的。”奥兰多翻了个白眼,“魔法公会需要的是拥有绝对实力的高等级魔法师,而炼金公会是要培养高水准的辅助职业者,二者各取所需互不冲突。虽然历史上也有主职和副职同样出众的天才,但数量少之又少,毕竟一个人精力有限,在某一方面达到优秀已经十分困难。比如炼金公会的会长,马克西斯图亚特,虽然等级达到了圣级,但真实战斗力却是十位圣级里垫底的,被戏称为水货圣级。”

    达科闻言急忙左顾右盼地看了一圈,看到没人注意才放下心。奥兰多实在是口无遮拦,竟然直接说炼金公会的会长是水货,万一被前来主持选拔比赛的炼金公会成员听到,达科和奥兰多可要有麻烦了。

    在达科旁边,正站着一个女学员,她正对着一只手套专注地思索着,同时不停将各种带着魔力波动的粉末倾倒在手心上,接着这些粉末在她的手心中渐渐转化成为一团魔法精华。

    达科拉了拉身旁的奥兰多,“你看她在干嘛?”

    奥兰多转过头瞟了一眼,“附魔手套?很明显是在临阵磨枪么。你看这教室里那些表情像是死了家人一样严肃的,基本都在临场还练习着一些基本操作,实际上对于等会儿的选拔比赛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原来这就是附魔,给装备附加魔法效果是这样的啊!他刚刚倒出的一堆粉末就是魔法精华?接下来怎么做呢?是要均匀的涂在手套上吗?”达科更关心这些人所操作的事物,他的骨架上虽然也有个极效法力的附魔,但洗礼的时候一切生的太快,达科根本没感觉到任何变化,身上就多了这么一个附魔。

    听到了达科的话,奥兰多翻了个白眼,“你当是往墙上涂屎啊?给装备附魔虽然比不上抄写铭文的技术含量,但也是要施法的!”

    达科本想要争辩,涂墙也是需要技巧的。却见那女学员手中的附魔棒已经点在魔法精华上,随即在附魔棒令人眼花缭乱的舞动中,那团魔法精华渐渐缩小,直到消失。当附魔棒停止了运动,那只手套上也亮起了一层浅绿色的光芒,附魔手套初级精确。

    女学员拿起手套看了看,依然是摇了摇头,显然还是对自己的作品感到不甚满意。达科却是被惊呆在当场,张着嘴巴久久不能合拢。在他看来,附魔师的施法动作实在比铭文师要厉害多了。当然,这样的话他是不会对奥兰多说的。

    女学员完成了附魔,嗔怪地向着达科和奥兰多这边看了一眼,显然是刚刚听到了奥兰多的不雅言语。达科无辜地耸了耸肩,然后目送着女学员走远,又继续看别处的热闹。

    很快他看到有一处角落正站着几个学员,其中一个手掌心冒出一团火焰,并不时将一株株魔植和不知名昆虫的器官扔进火里,火焰中不停蒸腾出药液。这个学员的另一只手不停施法着引流术,使得蒸腾出的药液在火焰上方凝集,渐渐形成一团球状的液体。这个炼药的学员周围,其他几个学员在静静地看着,不时做处简短的交流。达科很是好奇,便问奥兰多,“他们是炼金术士吗?在做什么呢?”

    “那边几个人是药剂师,他们能够炼制各种独特的药剂,比如效魔法药,几乎能在几秒钟之内补充满体内的魔力,比商店卖的强效魔法药快了十倍以上。好吧,在平常是没什么用,但是战斗中就能够体现出优势了。”奥兰多接触过的药剂也不多,于是说,“事实上过去所谓的炼金术士只是一个统称,现在已经被细分为多个不同的辅助职业了。最初的炼金术只是想要用火焰灼烧的方法,将其他物质炼制成黄金,或是炼制能够长生不老的丹药,虽然最后都失败了,却无意中现了具有魔法属性的金属和功能各异的药剂,所以说其实珠宝师和药剂师这两个职业是最接近古炼金术的,而其他的辅助职业都是后来才衍生出来的。”

    “药剂师?”达科想了想,他之前也听说过这个辅助职业,不过一直都与草药师混为一谈,“药剂师与草药师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可大了,你竟然不知道。”奥兰多转过头看了看达科,他现达科对于很多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理解,“草药师的专长是识别和鉴定各种不同种类、不同品质的魔植,并且用对魔植药性损耗最小的方法将其采集下来。而药剂师却是利用这些魔植,来制造我们能够直接服用的药剂。当然,药剂师炼药的过程中除了魔植还需要其他的材料,比如动物身上的某些提取物或矿石中的少量特定成分。而草药师所采集的魔植也并非全部供应药剂师,比如铭文师要用到的墨水、以及附魔师需要的某些魔法精华也需要草药师供应。简单来说,草药师是农民,药剂师则是工人。负责工序不同,相互之间有一定联系,却也不是必然联系。”

    “这么说,各个辅助职业都是基本相互独立的喽?那么就没有好差之分,无论选择哪个,只要足够专注,都能够取得成功。”达科自己总结了一下,得出结论。

    “怎么能这样说,才不是这样!”奥兰多忽然跳起来,十分激动地反驳着,将达科都吓了一跳,“我问你,里诺帕默尔和卡图拉斯伊索瑞,这两个人你有没有听说过?”

    达科很是奇怪,不知为何奥兰多忽然问起这个问题,他想了想答道,“有见过里诺帕默尔这个名字,似乎在不同的书里看到过几次。至于卡图什么的,这个人是谁?”

    “很好,我告诉你。这个卡图拉斯伊索瑞被称作史上最强的草药师,据说他只要看上一眼,就能分辨出任意一种魔植的年份、产地和采集时间,甚至能够依靠魔植表面微弱的颜色差别,判断出其中的元素含量来。同时他也是人工培育魔植的专家,他在实验室里面将最难成活的皇血草都培育成功了,震惊了当时的整个草药师圈子。不过到了现在,却没几个人能够记得他了。”

    达科有些奇怪,不知道奥兰多说这些是什么用意,是在说草药师没前途吗?

    “至于里诺帕默尔,你在书上看到过很正常,因为是他在无意间现了狂化药剂。狂化药剂能够激武士的潜力,在瞬间释放出出正常力量上限的攻击力来。但这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点在于,这个药剂有一定的概率能够激体内的血统力量,使得某些天赋不足的人血脉得以觉醒,也能够让一些人的血脉能力得到晋阶,变得更强。”

    达科之前只觉得奥兰多是个普通的没落贵族而已,通过交流他才现,其实奥兰多事非常博学的,有时甚至能将书上的内容背出来,看起来他也十分努力。

    “正因为这样的特殊功能,狂化药剂得到了拥有血统传承的各大家族追捧,间接抬高几种制作狂化药剂关键材料的价格。”奥兰多继续讲解着,说到血统传承时眼中却不经意地出现了一丝落寞,“然而做出如此贡献,使得自己名垂青史的当事人里诺帕默尔,其实在那之前只是穷困潦倒的初级药剂师而已,而且炼药技术也十分糟糕,也正因此,才导致了那次失误,误打误撞地现了狂化药剂。”

    达科仔细地听着,渐渐明白了奥兰多想要讲述的意思,“你是说,草药师是一种工作没有任何创造性的职业,充其量是为其他辅助职业服务,所以即使能够做到最好,也创造不出新的事物来。而药剂师却是充分体现了职业者的创造性,通过对专业的理解,完全可以造出前所未有的药剂来,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总之,药剂师和草药师的差别,就相当于珠宝师和矿工的差别。只是因为矿石的种类较少,远不像魔植那样分类庞杂,所以矿工才没有成为一个辅助职业列入魔法学院的课程里。”奥兰多在最后又将话题转移到了自己的铭文师职业上面来,“不止药剂师,铭文师更是能够体现创造性的职业,每一种魔法回路虽然也有所谓的标准构图,但它能够改动的地方很多很多,任何几个不同的魔法回路组合在一起都能够挥出完全不同的作用来……”

    “嘿,小个子!你在说什么。”一个粗鲁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奥兰多,“我好像听到你在说谁的坏话了?”

    奥兰多和达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学员在几个跟班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长着一张十分凶狠的面庞,脖子几乎与脑袋一样粗,眼中不时透露出倨傲来。

    刚刚奥兰多与达科讲话的声音并不小,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此时周围的众人一下子都远离开来,只留下达科和奥兰多两人站在当中,像是海水退潮后的礁石。虽然奥兰多讲的是事实,但他言语中不仅贬低了草药师,同时还侮辱了里诺帕默尔。达科很快从旁边人的议论中得知,面前的这个学员就是帕默尔家族的一位继承人,萨拉帕默尔。

    “喂,小子,我在问你呢,是不是在说帕默尔家的坏话?”萨拉凶狠地看着奥兰多和达科,将奥兰多吓得一阵哆嗦,达科倒是懒得解释什么,他连德文都得罪过,自然不会在乎这样一个三流小家族的继承人。

    这时,萨拉的背后有一个学员凑到了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萨拉马上就哈哈大笑起来,“我当是什么人在说我家族的坏话,原来是个废物铭文师啊,连一个专属元素天赋都没有,既然这么废物,那能不能称作铭文师恐怕还是个问题,哈哈哈!”

    奥兰多已经不复之前的畏缩,听到萨拉这样说,他就双拳紧紧攥起,全身颤抖着准备上前反驳。正在这时,整个教室中原本有些吵杂的环境忽地静了静,达科奇怪地环顾四周,现所有人都看向了教室前方。

    前方的正门处,有七个人正鱼贯走入,随后在讲台处坐定。达科看清了这几个人,立刻一阵惊讶,最前方的是教导主任莫奈,显然是负责陪同的。后面的六个人中,其中的两个人赫然是沃克和乔治,看到耐克瑞蒙斯家族长老沃克坐在上面,达科立刻意识到,沃克此次来圣迭戈恐怕就是来主持这次选拔活动的。另外四个人达科虽然不认识,但也能猜到一定是炼金公会中的大人物。在这几个人后面,又跟进来了几名学员,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材料。

    沃克只是与莫奈简短地交流了几句,就直接向着乔治做了个示意,乔治便吩咐作为助手的学员将第一部分材料下到了药剂师区域的桌上。

    通常来说,铭文师也会兼职草药师,附魔师也会兼职分解师,珠宝师也会兼职镶嵌师,但事实上所谓兼职就是不专业。想要完成一个严谨的炼金实验时,往往需要每个步骤的辅助职业者都是专精于此。所以炼金公会的选拔也是分类极为缜密,来到的六个人明显就是对应着这六个辅助职业,从这点也能看出大公会做事情的细致。

    随着药剂师区域材料的下,教室中重新陷入了吵杂中,但这次是清一色地讨论起可能给出的题目。达科见状却是一阵无语,心中嘀咕着,“连一个开场白都不讲就直接开始了?还真像是沃克长老的性格。看来乔治这次跟来是帮着打杂的,也委屈主人的哥哥了,人家毕竟也是个教学导师呢。”

    正当达科看热闹的时候,教室内的其他学员都已经找好了自己的位置。分为六个团体整齐地坐好。其中能够明显看出,选择草药师和分解师这两个辅助职业的学员数量最多,都有着过两百人的数量,而选择药剂师和铭文师的学员数量最少,均不到五十人。这其实也是与天赋有关,草药师和分解师不需要什么天赋,但凡魔法学徒都可以选择学习。而药剂师和铭文师则是要求最高的,药剂师必须要同时有水系和火系的元素天赋,而铭文师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才能精确抄写铭文。

    此时达科却现自己无处可去了,因为教室当中只被分成了这六个区域,根本没有给达科这样来看热闹的学员留位置。他现奥兰多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铭文师的区域是在教室最左侧,奥兰多显然是没顾他直接跑过去了。达科有心想要跑过去找奥兰多,但看着其他人都已经坐定不动,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他本就是来看热闹的,铭文师的技能一点都不会,坐在哪个区域其实没有分别。抬头看了看,达科才知道自己正坐在草药师的区域中。

    而达科前后的学员都有些面熟,竟是刚刚那个萨拉的跟班。萨拉虽然是药剂师,但药剂师与草药师职业关联较大,所以常常混迹在一起,也不稀奇。他前后的学员看到达科依然呆在这里,都有些诧异,大概他们认为达科既然与奥兰多在一起,也应当是个铭文师吧。

    先是一个高瘦的中年人走到了最右侧的区域,他拍了拍手说,“既然大家都是药剂师,就来展示一下自己炼制药剂的能力吧。用你们面前的魔植,随意炼制出一种中级药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