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凯文
    听到奥兰多的回答,连沃克和莫奈都不由得莞尔。  .即便他们不知道奥兰多的具体情况,也都从他铭文师等级和这样自负的回答中猜到了个大概。这样的学员他们不是没见过,但大都生在老年成名的人身上,像奥兰多这样的小孩子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样一个花絮过后,就到了珠宝师的选拔,那位一直很严肃的褐老者站了出来,看起来就是个十分严谨认真的珠宝师。珠宝师选拔的材料只有三种,一块精金、一块矽晶、一瓶水银和一小堆细碎的钻石。

    褐老者直接说道,“想必看到材料你们已经能够猜到考核内容了,将十颗钻石均匀地镶嵌进那块精金当中。注意,是要在空间范围内绝对的均匀,不能有一点偏差。都理解了吗?那就开始吧,你们有二十分钟时间。”

    即便知道这选拔的严肃性,下方的学员们听到题目后依然窃窃私语了起来。

    “均匀镶嵌,竟然要均匀镶嵌,这不是制造空间装备的方法吗?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这本就是镶嵌师的工作啊,就算是大师级别的镶嵌师制造空间装备的成功率也不会过5,我们珠宝师怎么可能成功?”

    “好在这块精金比较大一些,比空间戒指的制作要简单,但这也不是我们学员能够做出来的啊……”

    “这是普通的钻石,并不具备空间属性,没有空间波动的干扰,或许镶嵌过程能容易一点。”

    “你说什么傻话呢?就算是普通钻石也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啊,你的精神力有多强?能控制着钻石均匀排列吗。”

    即便是窃窃私语,众多人的声音汇聚起来也变成了吵杂的议论声。而褐老者只是静静地看着,并不出言提醒。正在这时,珠宝师区域的中央冒起了一团火焰,整个教室中的目光都被这团火焰吸引过去。只见那是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学员,他正神情凝重地控制着手中的火焰,而另一只手中则同时抓着四种材料。

    “是宾克斯,我们学院中唯一一个高级炼金术师,看来他要开始尝试了!”

    “好厉害,面对这种题目敢于尝试其实就是一种胜利了。”

    “是啊,虽然不可能成功,但这种尝试想要失败的不那么难看,也是需要很高技术的。”

    宾克斯并未受其他人话语的干扰,直接开始了自己的珠宝镶嵌。他先是将精金放在火焰上融化,精金是最优质的魔法金属,也是最适合镶嵌钻石的金属。当其化作一团熔岩一般的流质之后,又以土系魔力不断操纵,改变着这团流质的形状。紧接着,桌上的一颗钻石跳了起来,如同乳燕归巢一般钻进了那团流质金属之中。宾克斯紧闭着双眼,以精神力引导着钻石向计算出的指定位置移动,当位置终于稳定下来,第二颗钻石又被操纵着融入金属中。

    周围的学员,要么自认无法完成已经放弃,要么想要先看看宾克斯的操作以积累经验,都是紧盯着宾克斯的动作。而宾克斯却并不知道这些,他全部的精神力都用来完成手中的镶嵌工作。钻石虽小质量却不轻,以精神力进行控制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宾克斯额头上汗水越来越多,渐渐不支,当第八颗钻石融入的时候,他一个失手,金属的流体再不能控制住形状,飞散四溅。没有了火系魔法的灼烧,那些飞溅出的液滴还没落地就成为了一个个精金制成的圆球,滚落在地面上很是凌乱。

    宾克斯缓缓睁开眼睛,平静地说,“我失败了,我的精神力还不足以连续控制住十颗珠宝的镶嵌。”

    看起来宾克斯也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成功,但还是进行了尝试。正在这时,又一团火焰燃起,同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要完成这个题目,想用精神力控制方位,恐怕需要巨龙那样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以人类珠宝师的能力是不可能的。”

    循声望去,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团火红的鲜艳颜色,有如燃烧的火焰一般。那是一个英俊不羁的年轻男法师,一头红无论到了哪里都是令人侧目的存在。他穿着改制过的魔法长袍,下摆和袖口都剪裁掉了多余部分,明显是为了方便战斗而改制的,这样的修改并没有显得滑稽,而是增添了几分干练。他胸前佩戴着魔导士的徽章,这样的等级在学院当中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果然周围的学员全部议论了起来。

    “凯文科斯特纳,是他!”

    “他也想要进行尝试吗?或许有可能成功呢。”

    “恐怕很难,他的名气都是在奥术殿对练场中打出来的,至于炼金术水平,相比宾克斯还有差距。”

    “就是,他自己不是也说没办法控制了么。”

    “我的精神力本就不占优势,只能以其他的方法试试看了。”凯文尚有余暇与其他学员对话,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精神力的短板。但他手上动作却十分沉稳,不慌不忙地操纵着火焰,但却没有先将精金放入,而是以秘银和水银熔融在一起,形成一团新的混悬剂。接着才将精金也放入,“看起来这个题目是考核珠宝师对于火系和土系魔力的操控,还有想象力。想要按照空间戒指的方位来镶嵌钻石,就需要用点取巧的方法。”

    说着科斯特纳左手轻引,几粒被烧灼成球状的秘银和水银球体,就被分成了十个大小相等的团块,然后进入了精金流质之中。

    “秘银和水银合金在一起时,熔点会升高,但密度均匀。利用这一点就可以在精金中制造出十个分布均匀的空间,之后再用相似相容、相异相斥的原理用钻石进行置换。”科斯特纳随手抓过钻石丢进精金流质,并保持着魔法火焰的温度,不多时那十团秘银合金竟真的被置换了出来,一颗颗地掉在地上。

    科斯特纳见已经成功,笑着逐渐降低火焰的温度,手中的金属在土系魔力控制下仍然保持着球形,但表面却因为冷却原因出现了一个个细小孔洞。待到完全冷却成型,这块金属已经成为了马蜂窝一样的物件,从周围细小的孔洞中能够看到内部的十颗钻石,在里面均匀排布,好似一个缩微的星空。

    直到科斯特纳的镶嵌完成,其他镶嵌师区域的学员们才如梦初醒,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现在才过去了十分钟!”

    这些学员立刻意识到,科斯特纳所做的这些步骤,他们已经全程看到,也就是说能够模仿着做到!学员们立即忙乱了起来,好像选拔才刚刚开始一样。然而当他们自己操作时,却是接二连三地失败,渐渐他们现,想要效仿科斯特纳的做法,需要火系和土系都具备极强的天赋,再加上控制力上的精准!而这样的水准是普通学员根本不具备的。

    十分钟很快过去,仍然没有其他的学员能够成功,众学员这才知道,科斯特纳所谓取巧的方法,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使用的。事实上,针对自己的优势而用出的取巧之法,并非取巧,而是取长。更何况,就如科斯特纳所说,还需要一些想象力。

    不知何时,褐老者已经走到了科斯特纳身边,将一枚徽章递给他,“这是你的。”

    科斯特纳迟疑了一下才接过徽章,“我对炼金公会没什么兴趣,肯定是不会去的。但制作这枚徽章的三种金属都蛮值钱的,既然不用签契约,这徽章我就暂且收下了。”

    褐老者听到这话老脸一阵风云变幻,从来都是别人求着要进炼金公会,却还没听说过哪个有机会进入公会却不来的。于是他忍气问道,“那你又为何要来参加选拔?”

    “又没有规定来参加了就一定要去炼金公会,所以我就来了,过来看看热闹也是好的。”科斯特纳一副理所当然的嘴脸,又将这褐老者气得不轻。

    莫奈坐在前面,也是一阵无语,心想怎么被科斯特纳这样的刺头通过了考核,通过也就罢了,偏偏还大言不惭地说不去炼金公会。莫奈斜眼瞟了一眼旁边的沃克,见他没有什么表情,才放下心。

    “就这样吧,布鲁。我们炼金公会与诸神的教会不同,是个相对自由的组织,的确没有签订契约的规定,也就无所谓谁是否加入。”沃克说着站起身来,“炼金术包罗万象,事实上并非只有这六个辅助职业。大家应当挥自己特长,更进一步地钻研炼金术的奥秘。”

    最终沃克又念了一遍那几个通过选拔的学员姓名,并宣布此次选拔结束。

    除去最后的那位珠宝师凯文科斯特纳比较有名气,包括奥兰多在内的其他几个职业通过选拔的学员都是名不见经传,直到此时才被众学员所知晓。瘦小的药剂师男学员叫安迪,达科在选拔前见到的那个附魔师女学员叫艾米,与达科一起获得了两叶徽章的草药师女学员叫凯特,使用四相震动扫描法的分解师男学员叫拜厄。

    学员们纷纷一边议论着考核中的几个人物,一边三两结队地走出教室。达科正准备去找奥兰多,却现乔治出现在自己身边,乔治的目光却是在笑着看向科斯特纳的方向,“每个人都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不仅是天赋,经历、传承、性格其实共同决定了每个人所选择的职业。主职如此,副职同样如此,你可想好自己的副职了吗?”

    达科愕然,原来乔治其实是知道他并非草药师,而是偶然原因获得了一个徽章。事实上达科从未给自己规划过什么未来,他从来到世界上就一直唯菲丽丝马是瞻。关于辅助职业,菲丽丝也曾给过达科建议,副职要专一选择一个即可。但达科却从未思考过该要怎样选择,包括这次来选拔大赛,也是全程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并没有去想这个问题。于是达科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乔治也只是在离开的时候顺便问一句,并没期待达科能够马上给他回答,于是很快同达科告别,跟随着炼金公会的其他人一起走出教室。

    达科站在原地,乔治的话却在他的心中久久回荡。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也就决定了应当选择什么样的职业。我要走的又是什么样的道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