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练习
    从亡灵地狱回来之后,布莱特就一心扑在铭文上,他觉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微了。.需要尽快将实力提升起来,学会更高级的魔法,才能在亡灵地狱里确保自身安全。

    通常认为不死生物是不会再死一次的,但那是从人类的角度来看那些只拥有灵魂残片的低级不死生物,因为灵魂残片被破坏了只要再换个灵魂残片即可,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然而像巫妖和亡灵骑士那样的高智慧不死生物,自称为往生者,它们已经拥有了独立意识,若灵魂被损毁同样意味着死亡,布莱特显然也属于后者。

    如果在亡灵地狱里像那些行尸走肉一样到处无目的游荡,只要不遇到阿雾这样的幽灵,就不会有任何损害到灵魂的可能。但布莱特要去的地方却都是些领主和强大不死生物聚集的地方,很容易碰到阿雾这类能够对灵魂造成伤害的不死生物。所以保险的方式还是要靠提升实力,尽快晋级以增加魔力储备正是布莱特现阶段要做的。

    布莱特自身实力受限于自己这幅骨架,没办法晋升等级,这也是他感到最无奈的事情。于是他就只能依靠外物强化来增强实力,于是练习抄写魔法卷轴就是此阶段最重要的任务了。

    这段时间里,他们的活动范围扩大了许多,原因是除了教室、藏书塔和宿舍以外,还要经常跑去菲丽丝的实验室和奥兰多的宿舍。达科觉得自己每天往返在这五个点之间抄写五芒星也还不错,但布莱特却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他急于验证一些自己在铭文上的设想,总是希望达科少去菲丽丝那里,达科当然不会听他的,仍然自顾自地安排时间。二人也形成了默契,在菲丽丝实验室和藏书塔时由达科控制身体,而在宿舍和奥兰多处则由布莱特控制。

    时间久了,达科也现了菲丽丝的一些小秘密。作为一个尚未结业的学员,她根本不去听课。达科询问主人得到的结果却是,去听课赚的学分太少了,有那个时间多去做两个试炼任务能多赚几倍的学分。好在菲丽丝还有一个身份是教学导师,而且似乎讲课还勉强能激起菲丽丝的一点兴趣,于是达科也只在主人不讲课的时候去她的房间,这让布莱特有了更多的时间练习铭文。

    布莱特从刚刚与奥兰多合作的时候,就一直尝试着自己独立完成魔法卷轴,并因此将赚到的学分都搭了进去。最初限制布莱特成功率的经常是腕骨的不稳定,缺少韧带的约束难以靠手腕完成小范围的微调。但在拥有了梦魇送给他的稳定手环之后,这种情况得到了改变,他手腕的感知觉在手环的作用下更为精细了。

    此时桌上放着羊皮纸、魔法墨水和魔法笔,这是布莱特进行铭文师练习的工具。羊皮纸和魔法墨水都是消耗品,需要经常去购买,魔法笔则是布莱特在无人市场买到的,做工很一般。毕竟是学员中锻造师的作品,也不能要求太高,而且要买更好的魔法笔,价格也会高出很多。

    抄写铭文所需材料分为三类,分别是基质、调和质和流质。

    基质就是承载铭文的底物,卷轴所用的羊皮纸、雕文所附着的身体表面皮肤都是基质,这类物品都需要有着较大面积的平面,以此为铭文的抄写提供施展空间。其中还涉及到基质承载力的问题,比如一阶魔兽的兽皮制成羊皮纸,只能抄写一级魔法卷轴,而二阶魔兽的兽皮制成羊皮纸,则可以抄写一级和二级的魔法卷轴。同样在人体上进行雕文的镶嵌也需要足够的承载力,这个承载力与承载者的等级有关系。

    调和质则是用来将铭文与基质进行中介的一层物质,它需要有着与铭文材料和基质材料共通的性质,以便能够将两者紧密连接在一起。抄写铭文所用的羊皮纸在制作过程中就需要以多种魔植的混合汁液涂抹,也就是敷制调和质的步骤,这个步骤属于草药师的技能,并不需要铭文师掌握。

    流质也就是抄写铭文所用的液体,每一种雕文和卷轴用到的魔法墨水都不一样,不同系别和不同等级的魔法卷轴需要用到的墨水也不相同。比如火系一级魔法卷轴,需要用火龙果研磨的墨水来抄写,而火系二级魔法卷轴则需要焚心果研磨的墨水来抄写。因为火龙果是一阶魔植,焚心果是二阶魔植,每个单位所含的火元素浓度不同,可以抄写的魔法卷轴等级也就不同。至于冰系魔法卷轴,则需要晶心竹和冰麻等冰系魔植来研磨墨水。

    魔法笔在羊皮纸上画出一条曲折的线条来,一个复杂的魔法回路看就要成型,但忽然其中的一个铭文光芒闪了闪,卷轴上一阵元素乱流也随之散开来。布莱特见状顾不上其他急忙趴在地上,紧接着就是一阵狂暴的魔力乱流席卷整个房间。

    布莱特再次抬头时,只看到了狼藉一片的桌面,正在抄写的卷轴连带着桌上那瓶魔法墨水都被毁掉了。这样的失败布莱特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他按部就班地在卷轴的碎片中寻找出几块,开始研究失败原因,避免下次再生。

    “别灰心,继续加油。普通的铭文师成功率也没有很高的,失败很正常,不要拿自己与奥兰多相比,他可是有精确天赋的。”这个时候反倒轮到达科来安慰布莱特。

    “抄写卷轴时肘关节要始终保持一个固定高度,落笔是要靠手腕来辅助的。”布莱特自言自语地说着,忽然问道,“阿雾,能不能帮我控制好手腕的高度?”

    “阿雾只能控制主人的身体模仿别人,没办法做指定的细节控制。阿雾是幽灵王,不是炼金机械……”阿雾忙不迭地叫了起来,每次在抄写铭文时布莱特都会警告阿雾,禁止它出声音,这次阿雾终于逮住了说话的机会,“……主人可以模仿那个小鬼就好了啊,为什么要自己学习铭文呢?虽然这样看起来也很厉害的样子。”

    布莱特只关注阿雾的作用,对于其他的碎碎念直接选择了无视,于是他知道学习铭文师技能看来是要全靠他自己了。重新铺好一张羊皮纸,布莱特又开始了冰月术卷轴的抄写。这一次似乎比较顺利,一直到抄写完整张卷轴,都没有生元素失控的事情,然而布莱特脸上却毫无喜色。这张卷轴完成之后,进行自检的光点凌乱地分布在各个回路之中,根本没能汇聚回中心点,显然是抄写失败了。一个个细节地仔细检查过去,布莱特现是其中的几个回路画得偏差大了些,出了允许的误差范围,从而没能起到相应的功效,致使整张卷轴的失败。

    “还是不够精确吗?不会啊,我一直是按照模仿时候的力道和角度去复制的。”布莱特十分疑惑,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手,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手指没有皮肤,无法控制好魔法笔的走向。虽然手与笔之间是模仿奥兰多时的触感和压力,但魔法笔画到卷轴上的线条却偏差有些大了。”

    布莱特呆呆地站在桌前,面对这样的事实他很是失落。达科见布莱特状态不好,安慰道,“嘿,别灰心啊,反正我们是魔法师,又不是一定要成为铭文师搞兼职的。况且你画的虽然不够精确,但用来给主人画点好看的东西送礼物还是足够了啊。”

    对于布莱特的安慰,布莱特心中只是苦笑。这段时间里,因为需要练习铭文的原因,布莱特也常常到藏书塔中自学了美术和魔法阵方面的书籍,虽然抄写卷轴时的状态可以记忆,但到了自己复制时,还是需要用视觉去观察,才能选择好其中的特定位置,美术和魔法阵的必要知识也是需要了解的。奥兰多知道了布莱特想要按照复制的方法自学铭文后,连连摇头说是不可能成功的,但依然向他推荐了几本书,都是关于美术方面的书。布莱特看好那些书后,就会不时画些美术作品,其中比较好看的都被达科收藏了。而关于铭文方面的基础知识,他也自学了不少。

    布莱特有一本关于铭文的笔记本,其上记录了很多他在铭文上的心得体会,以及他每一次失败时的关键点,其中总结出了很多经验教训。布莱特认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了这一次失败的经验,他又翻看了一下之前的记录,当魔法力回复了部分后又站到了桌前。布莱特并没有因为不断的失败而放弃,相反他每天都在以极大的意志在尝试着不同的失败。在每一次失败当中,布莱特都能够或都或少地总结到经验,并在下一次避免生。

    至于无法控制好笔的走向,却是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布莱特决定用数量来达成。他觉得只要自己尝试了足够多的次数,就总有一次能够让每个回路都不产生偏差,从而成功抄写出卷轴来。一次次失败并没有影响布莱特的心境,既然看不到终点,那么前进这一过程就是全部的意义。

    布莱特再次机械地铺开一张羊皮纸,用魔法笔吸满墨水,继续开始练习。

    布莱特一直在尝试着自己独立完成铭文,虽然奥兰多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布莱特执意想要尝试。铭文的核心就是结构,每一个铭文都要抄写在特定的位置上,此外在每个不同位置上,抄写技巧、线条轻重甚至法力输出都有所不同。若是不了解魔法阵中相应功能,就学习铭文,可以说是痴人说梦。

    如果按部就班地听课学习至少需要三年时间,布莱特却是想要尽快提升自身实力,当然不会一点点去学习这些庞杂的知识,但他有着自己的方法。跟着奥兰多进行铭文的过程中,布莱特每一次都在阿雾的模仿下,记忆着每一笔中包含的技巧。本是十分深奥的技巧,被布莱特生生分解成为自己能够理解的方式,下笔轻重、笔快慢、法力输出多少等等,这些细节所产生的大量数据更加繁杂,但却容易理解。可以说,被这样分解过的过程,不是变简单了,而是变得更加复杂。而且这些机械的数据极难记忆,根本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事情。

    但布莱特偏偏就记住了!

    奥兰多是在脑海中构想出需要的作用与功能,遵循着魔力的流向设定各个魔法回路,创造出相应的魔法阵。布莱特则是根本不懂得魔法阵中任何一个回路的意义,直接按照记忆中的图形将魔法卷轴照抄出来。布莱特所做的,并不是创造,而是复刻。

    不知不觉间,一整幅湛蓝色的铭文已在羊皮纸上被抄写出来,几十点莹光从中心点向着四周扩散出去,循着不同的路径在每一个魔法回路之间曲折流转,最终又同时回到了诸多铭文的中心点。光芒在中央收敛,标志着自检完毕,这张冰月术的魔法卷轴已然抄写成功!

    不止是达科,阿雾和布莱特自己也都怔立当场,虽然三者只有一个身体可以怔立。

    “布莱特好棒,真的成功了。”

    “主人你真是太厉害了,我早就知道你能够成功。这样以后就不用去那个小鬼那里了,主人自己就能完成铭文……”

    这个冰月术卷轴的价值不在它本身,而在于布莱特证实了自己的设想,他自己仅靠炼金机械一样精密的记忆,也能够独立将魔法卷轴绘制出来。只要按照这样的道路前行,他终究能够成为一名铭文师,限制他的将只是魔法力等级。

    但布莱特却深知,事实并非像阿雾所说的那样。自己现在抄写魔法卷轴的成功率还是太低,布莱特之前从奥兰多那里了解到,炼金公会对初级铭文师的成功率要求只有15。也就是说,七次能够成功一次就可以成为初级铭文师了。只是布莱特现在的成功率却连初级铭文师都不及,相比之下,还是模仿奥兰多赚钱快一点。提升成功率的方法其实也简单,就是大量的练习,然而大量的练习也就意味着巨大的开销,铭文师在初期都是由金币堆出来的,到了后期才能赚到钱。

    无论是魔法力等级还是成功率,都是受限于身体。因为缺少了,他的身体无法存储更多法力,也没有肌肉来长时间保持手腕稳定。当现所有的问题又指向这一点上,布莱特刚刚开心一点的心情又立刻阴郁下来。

    “……主人,你真是太伟大了!凭借着你抄写的魔法卷轴,在亡灵地狱里岂不是可以横着走,就算干掉那几个大领主也不在话下。”阿雾一直在拍着露骨的马屁,喋喋不休的性格仿佛是被菲丽丝传染的一样。

    此时布莱特的心情显然并不适合听阿雾的马屁,他重重吐出一口气,低声喝道,“阿雾你给我闭嘴!”

    阿雾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正在打鸣的公鸡被掐住了脖子一般。

    布莱特静了静,从桌上拿起冰月术的卷轴走出房间,他决定先不去想烦心的事,先去把快乐同奥兰多分享,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奥兰多与布莱特日益熟络,每天奥兰多都会等待着布莱特出现,虽然二人在一起也仅仅是绘制卷轴,交流的内容也以铭文方面居多,但双方各取所需,已经成为极为要好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