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往事
    见这巫妖王竟好似沉浸在回忆当中,布莱特聪明地没有插话。.

    “那是三千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本杰明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一直呆在菲丽丝身边的布莱特自然知道做一个倾听者的注意事项,双眼真诚地看着巫妖王,不时地点点头,让对方知道他的共情。

    本杰明那源自千年前的记忆在布莱特面前徐徐展开,一个个无奈、愤怒、恐怖、绝望、不甘的片段渐渐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那时,我是家族中的天才,冰系a级天赋。当时还没有耐克瑞蒙斯这一姓氏,我们的姓是米勒,也就没有许多乱七八糟的规矩。我加入了冰雪神殿,并爱上了一个神官,她叫安丽。她虽然受到天赋所限,等级不高,但却温柔体贴,无论我在战斗中受到再重的伤,她都一直在旁边陪伴着我,直到我康复。我们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但幸福背后接踵而至的总是盛大的不幸。”

    布莱特暗自揣测着问,“是和生死之战有关吗?”

    “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我所说的不幸并不是这个。”本杰明摇摇头,“在当时家族与死亡教会并无太多交集,只因为这个事情才生了之后那一切!耐克瑞蒙斯!”

    看到布莱特疑惑的神情,本杰明继续说,“那是家族中一个辈分很高的强者,是个亡灵法师,他外出探索异位面的时间可以追溯到诸神纪元之前了。他的名字已经没人记得,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真名,那就是耐克瑞蒙斯!”

    “因为千年之间不曾有消息传回,所有人都认为他也像外出探险的其他强者一样陨落了。谁知他却一路晋升到了传奇的境界。他在临死前,通过掌握的法则,将自己真名的力量留存给他的后人。这就是传奇血统的由来,而我也是血统继承者之一。”随着本杰明的诉说,他眼中的红光也渐强渐弱地变化着,“当时位面中已经有过其他由盛转衰的血统,它们存续的时间并不很长,所以也没有引起世人的注意。但在早些时候,有一个恶魔术士血统的家族,好像叫罗什么丁的……”

    “罗切克伦门丁?”

    “没错,就是罗切克伦门丁!你竟然知道这个姓氏,看起来他们家族现在还传承恶魔的血统啊。”见布莱特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本杰明默然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当时罗切克伦门丁家族的族长叫做伯蒙罗切克伦门丁,他是一位学者法师。他提出了一个理论,血统论!他认为传奇血统的家族要想保持血统的延续,必须要全族都近亲通婚,并要防止外族血脉的传入。否则外族血脉一旦进入族内传承,将带入隐性的致残因素,并在之后几代中显现,这就是过去那些血统衰落的原因。这个理论在他们家族中得到了初步证实,于是耐克瑞蒙斯家族也就亦步亦趋地效仿起来。这种为了血统纯正而排斥外族姓氏、只允许近亲通婚的规矩,被他们美其名曰,家族义务!”

    “当时我在冰雪神殿,并不关注家族的消息,我忽然现自己体内产生了莫名的新天赋和力量,竟也没有联想到是血统原因,而那时我的家族也刻意地封锁了消息,没有将此事告诉我。而是,派人来刺杀了安丽。”

    布莱特大惊失色,“为什么?”

    “因为我们签订了婚契!”

    布莱特恍然大悟,婚姻契约的签订,就意味着对伴侣忠诚的绑定,从这点上看,其实与主仆契约及其相似。如果与伴侣以外的其他人生性关系,则视为背契,将承受相应惩罚。而想要解除这契约的最简便方法,就是让签约者死亡。

    “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冲回了家族当中同长老们吵了一架。但没想到即使是原来与我关系很好的兄弟,也都转而谴责我,说我不顾及家族义务。我没想到他们竟然全都反对我,彻底失去冷静,与族长动起手来。最后我一怒之下退出了家族,并立誓要将耐克瑞蒙斯家族灭绝。”

    虽然本杰明的声音平淡无奇,但听到这里,布莱特也是暗吸了一口冷气,竟然要将自己的家族灭尽,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决绝啊。

    “家族是由每一个族人组成的,却以家族的利益为借口,需要一个个族人去为它做出牺牲,只为了所谓的延续!这样的得与失,真的值得吗?我要改变这一切,只要将家族彻底毁灭,也就不再有人需要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牺牲。只是当时我的力量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根本无法与一个传奇血统的家族相抗衡。”

    “耐克瑞蒙斯家族在继承了这一真名作为姓氏的同时,族人的亡灵魔法天赋也自然而然的开启,同时也受到死亡教会的邀请,于是有一部分族人成为了死亡之神的信徒。再之后,就是死神由于信仰原因,与其余十七位神明开战,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十七位神明?布莱特略一疑惑,随即了然。三千年的历史中,既有新的强者封神,又有旧的神明陨落。位面中诸神的数量其实是在动态变化当中的。神职多如繁星,即使在十七位神明的鼎盛时期,仍然没能将所有法则统归于神职之下。构建了整个位面的法则,正是所有力量的根本之所在。

    “我以冰雪教会信徒的身份,加入了诸神的联军,一路战斗,击溃了无数的敌人,有生灵也有亡灵,其中也有我的族人。战争打了八十年,诸神终于将死神的神国攻破,死神将神力降临在凡人身躯上逃离到了维纳斯位面。”

    “当时我们一队一千多人的精锐前去追缴死神的分身,然而神明毕竟是神明,即使穷途陌路依然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我们死伤了半数的人马,才将死神的分身杀死,但还是被它最后的反扑算计了。进入了这个亡灵地狱……”

    这之后的事情,布莱特自己就能够连接起来了,他们进入了亡灵地狱中,一直在苦苦坚持着,期待诸神联军前来救援,但最终仍然没能等到援军。一部分人在怨恨与绝望中死去,化作怨灵,另一部分人则转生成为不死生物,让那怨恨与绝望伴随着永生一同延续。

    听了这些陈年往事,达科的精神波动也是起伏不定,他不知这本杰明是不是现在依然为灭绝家族而努力着,本杰明是否知道他和主人的关系?又为什么要救他?本杰明是否会对主人不利?

    “因为我是耐克瑞蒙斯的族人,所以我有了理由反对这个家族。竟没想到因果轮回,最终还是会用到亡灵魔法,让自己苟延残喘下来。当耐克瑞蒙斯血统生成的时候,我在天赋中就自然而然地多出了许多亡灵魔法的运用方法,那时自然想到了将自己变成巫妖,即便如此,我也在自己心里交战了两个多月,直到穷途末路时才最终做出决定。”

    布莱特终于确定,本杰明就是在日记中提到的将自己转化成为巫妖的冰雪信徒,他忽然想起另一事,“前辈,我曾在诸世界中看到过您的名字。”

    “你有看过诸世界?那是我闲极无聊时,用这个原本传讯回去的。”本杰明手中出现了一本厚厚的书籍,赫然也是一本诸世界,只不过上面多了两个字,“原本”。看到布莱特疑惑的眼光,他解释说,“原本就是诸世界的编辑本,只要在原本上写下的内容,就会出现在其他所有的诸世界当中。我这本是从冰雪教会的书库中借来的,据说在阿美西亚位面有很多诸世界的原本,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流失了,或许各大势力手中还留存着一些吧。”

    布莱特惊讶地张大嘴,他现在才知道诸世界竟然有着跨越位面传送讯息的功能,看起来这本书并不只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本杰明苦笑一声,“传回去又有什么用呢?也不会有人再来了。”

    “前辈,耐克瑞蒙斯家族,现在还延续着。”布莱特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词句,替达科将最担心的事情问出来,“而且还是位面中的九大家族之一。”

    “我知道。”巫妖王的眼中古井不波,“算了,现在的耐克瑞蒙斯家族,也不再是三千年前的耐克瑞蒙斯家族了,我熟识的人都早已离去。三千年,我甚至已经回忆不起过去那种愤怒的情绪了,在时间面前,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随它去吧,家族的生灭又与我何干呢?”

    达科闻言才放心下来,布莱特却是更加疑惑,不明白这巫妖王忽然出现所为何事。

    “亡灵地狱一成不变的生活我早已厌烦了,过去曾想,即使要死,也要等成为了传奇再死。现在看来,那时的自己究竟是轻狂啊。”巫妖王自顾自地说着,“阿美西亚位面外出探索的强者不计其数,而能够成为传奇的万中无一。放不下曾经的同伴,一直在这地狱中消磨着,其实和成为传奇一样,只是我给自己的一个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的借口。”

    布莱特心中大惊,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渐渐从巫妖王身上散开来,那是强者的气势!

    “你救赎了我的那些同伴,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也让我意识到苟活下去的理由已经站不住脚,是到了该做出些改变的时候了。”巫妖王忽然干笑了两声,然后仰头看向天顶那巨大的漩涡,“现在么,如果要死的话,就死在通向传奇的路上吧。据说万魔地狱的力量上限突破了圣级,我倒想去看看。”

    布莱特心底一震,万魔地狱的力量上限高于圣级,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却从来没有人尝试过靠这个方法达到传奇。因为地狱中太过凶险,普通的圣级强者连一层都无力突破,只看那些三千年前被放逐在此的诸神联军的结果即可知道,仅仅是山下的小领主们就已将他们逼入绝境,骨龙那样的大领主甚至都不曾出手。万魔地狱更是要连续深入十八层地狱方才能够到达,其难度可想而知。所以众多强者们宁可深入广袤虚空去盲目的探险,也不愿到地狱里送死。也许本杰明真的是想死在通往传奇的路上吧。

    “上一次教给你的魔法都记住了吗?”巫妖王问道。

    “都记住了,前辈。”

    “如果你要谢我,就在今后到达圣级的时候,到冰雪教会去把升凝抢过来,那本就应当是属于我的。”巫妖王看了布莱特一眼,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说,“既然你跟着我学过魔法,就也算我的半个学生,由你掌管,合情合理。”

    布莱特愣了一下,然后惊愕地张大嘴,可惜他没有肉身,无法做出夸张的面目表情。如果随便找一位冰系魔法师,问有什么装备是最想要的,那么十个有七八个都会是同样的答案。神器,升凝。这是掌握在冰雪教会手中的一根魔法杖,也是阿美西亚位面七件神器之一。

    巫妖王并未去理会布莱特的震惊,而是抬头看想那孤傲山峰上方的穹顶,竟在僵化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又看了一眼那幽深的坑洞,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走吧,该到离开的时候了。”

    布莱特跟在其后,与巫妖王一同走出这个隐蔽的山坳,巫妖王忽然停下脚步,“听好了,我只念一遍!”

    布莱特还没反应过来巫妖王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就听见一串咒语自他口中缓缓道来,受到这咒语的影响,仿佛整个亡灵地狱的冰元素都暴动起来,从四面八方向着本杰明的身边汇聚。布莱特的身体受到这影响竟有些站立不稳,能够引起天地异象,这魔法难道是,禁咒?

    在阿美西亚位面的历史上,多个系别的元素魔法都展出了九级魔法,也就是禁咒,但也有些系别似乎八级已经是极限,不曾有人试验出过禁咒来,冰系就是一个没有禁咒的系别。

    但现在布莱特的面前,厚重的冰元素铺天盖地地凝聚成形,点点六角形的冰晶汇集在本杰明身边,赫然正是一个冰系禁咒!

    当颓长的咒语结束,一片冰霜在山坳中越积越厚,终于将整个山坳填满。霎时间,仿佛天地都凝结起来,而布莱特正处在这个天地之外的某处,注视着那光怪6离奇异扭曲的晶莹世界。布莱特的视觉终于适应了这个白蒙蒙的世界,他看到了那晶莹的山坳,其中矗立着几个大小不一的冰雪雕塑,布莱特认出那是之前曾袭击过自己的僵尸,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尸王。尸王那巨大的力量令布莱特记忆犹新,然而此时它已经彻底沉寂,一切的生机尽数断绝,就连精神波动都销声匿迹,仿佛灵魂都被冻结了一样。

    本杰明顿了顿手中的法杖,于是漫天寒霜当中,雪白晶莹瞬间剥落。僵尸、尸王,甚至整个山体的冰层尽数一层层地绽放开来,再零落成漫天星屑,犹如花朵一般凋零。

    当全部的元素回复平静,布莱特大惊失色,原本是山坳的所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的形状,成为了一块平地,而那巨大巍峨的山体竟是向后退了一公里!远远看去,本是斜坡向上的山峦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平整岩壁。禁咒之威,恐怖如斯!

    “这个禁咒,我称它为,死亡凋零。”

    声音从遥远的上空传来,布莱特闻声扬起头环顾四周,却哪还有本杰明的身影?他转而看向最高的那处山峰之顶,仿佛看到了一个身影在那灰云之中坚定地飞过。

    即便在多年之后,这仍然是达科脑海当中最不可磨灭的印象。即便是颠覆法则的时间静止,即便是冲破位面的以太热寂,也无法盖过这瑰丽晶莹的死亡凋零。禁咒虽强,却只能作为那一个身影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