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肉身
    达科小心地环顾四周,现周围的其他人也都感受到了这庞大意志的降临,但都是一脸的茫然,显然是没有听到这声音。  .只有一旁的温蒂笼罩在斗篷下,看不到她是何表情。

    “凡人,我在因果的尽头看到了属于你的片段,对你有些兴趣,愿与我做交易吗?”预言之神的声音在达科脑海中清晰地回响着。

    达科并未答话,而是将身体控制权给了布莱特。虽然达科急于想要一具身体,但同时也深知与神明交易的风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坑得万劫不复。他很庆幸之前布莱特没有将信力奉献给黑暗之神,不然他也没办法帮助那些怨灵,而且到现在他的灵魂定然还是那么弱小。达科暗忖如果当时是自己面对欧文的威压,说不定就会屈服了。

    “凡人?我的确只是一个凡人,不过诸神在封神之前也都只是凡人。你这样居高临下的语气,是在嘲讽自己过去的渺小吗?”布莱特毫不示弱地回应着,毫不掩饰心中对诸神的不满。

    “你错了,凡人。凡人只是一个称呼,就如同你称我为神明一般,并无特殊的寓意。至于居高临下,我本就在高处,你本就在地上,若在意这个,只能说明你认同了自身的渺小。”

    布莱特一时语塞,普瑞菲斯淡淡的回应却是在陈述着事实,竟令他无从反驳。

    “你说在因果中看到了属于我的片段?那是什么?是我的未来吗?”既然普瑞菲斯不着急,布莱特也乐于多交流几句,同神明接触的机会也算难得,说不定多加交流能让他更了解位面中相应的法则。

    “未来有无数种可能,每个片段都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它可能会实现,也可能不会实现。当我沿着因果的连线去观察未来时,会看到成千上万个片段。至于哪一个会实现,那是命运的安排,而命运,是出我能力之上的力量。”

    普瑞菲斯的声音依旧淡然,但布莱特却从中得到了大量的信息,未来有无数个可能生的片段,至于哪个片段会实现,是不能确定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也就是说,未来是可以改变的?”

    “凡人,因与果的关系并非你所认知的那样。既非因决定果,亦非果决定因,而是相互影响,相互变动的关系。以你的头脑和思维,还无法理解因果的维度,我只能解释这么多了。”

    布莱特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又问,“我每一次选择的不同,是否会影响因果的变化?如果是,那么不就是能够改变未来了吗?又哪里有所谓命运的安排?”

    “凡人。你所能改变的和不能够改变的,你所能选择的和无法选择的,都是命运。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等待命运的安排而已。”

    “宿命论吗?无趣的调调!你让那些拼劲全力,甚至压上性命想要改变自身命运的人做何感想?”布莱特不自觉地咬起牙,坚持着自己的理念,“既然一切都是命运,那么你来说说看,接下来我会不会与你做交易?我保证,事实一定与你所说的相反!”

    “凡人,我有说过了,命运是出我能力之上的力量。我的神职,只有权限看到那些可能生的片段,而将这些片段的串联起来的法则之线,是属于创世四大底层法则中的命运法则。我自己本身,也只是被这条线串联而过的一个存在罢了。”

    无论布莱特怎样去攻击与责难,普瑞菲斯始终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声音,仿佛由炼金机械出的一样。就像是面对着大海投掷石块,凭空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来。

    布莱特现自己的喘息越来越粗,急忙平心静气,让自己能够重新冷静地思考,“所以说,这世界上只有预言之神,而没有命运之神。”

    “凡人,你领悟得很透彻。”普瑞菲斯竟出奇地夸耀了布莱特。

    “那么,我们来做交易吧,我要将现在的骨骼附上肉身。”布莱特心头苦,有些时候即使知道是对方是贼船,但也依然要上,因为无从选择。然而条件还是可以提的,“选择权仍然在我,如果你想要的东西太过分,我必然不会签契约。”

    “只要一具凡人的么?以你现在的灵魂强度,完全可以驾驭更加庞大的身体,要知道体积本身就代表了力量。”普瑞菲斯建议着,“我可以给你一个巨龙的身体,虽然以你现在的灵魂强度还有些勉强,但增强灵魂的方法也不是没有。拥有了巨龙的身体,你就能够使用龙语魔法,力量也会凌驾于同级别所有生物之上。”

    “不,我只要人的身体。”

    “我还有异位面安其拉虫族的躯体,这是敏捷性最强的种族,度与人类的气系圣魔导师相当。除了不能释放魔法,其他方面都不比巨龙差太多。”

    “不,我还是想做人。”

    “威斯尔九头蛇呢?达克索斯魔人呢?恶魔大领主呢?……”

    “……”

    “做人有什么意思?当你强大到一定程度,才会现,你一直以来所坚持的那些,不过都是些可笑的固执而已。”普瑞菲斯循循善诱地劝导着,“别让凡人的思维阻碍了自己的强者之路。”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达科忽然插话,“谢谢你,预言之神,我还是更喜欢人类一点。”此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主人那张傲娇而倔强的脸庞。

    “竟然是因为一个人类么?那么,也好。”普瑞菲斯仿佛能看穿达科的所思所想,“既然你所求的不是力量,而是执意要同类的身躯做饰品。那就以给你重塑人类为贷,换你七年后身上的一件饰品。”

    “一件饰品?仅此而已么?”

    布莱特看了看自己身上佩戴的戒指、项链、手镯,这些都是菲丽丝给的破烂,也只有达科认为这些破烂很有价值。不过,说不定七年之后自己身上已经有神器了?不过,即便以一件神器换肉身也值了吧?

    普瑞菲斯回答,“以饰品交易饰品,就是这样。”

    布莱特思索了良久,又与达科交流了一下,达科自然没什么想法,于是他们同意了交易内容。一张羊皮纸飘落在布莱特面前,其上按照标准的契约书格式书写了交易内容。布莱特仔细看了两遍,然后将自己的精神力导入契约书当中,随即一个金色符文凭空生成,悬浮在殿堂的正中心散射出点点星芒。这是交易中最正式的法则契约,以底层法则作为公证,即使诸神也无法背契。

    随着契约光芒的散尽,另一道更明亮的金光闪耀起来,这道金光源自于自预言神殿中心普瑞菲斯的神像的左手手心中。金光落在布莱特的头顶,将他笼罩光芒当中,同时他身边的人都被这金光排斥在外,预言神殿中的人们不由得都出了阵阵惊叹。

    布莱特置身于金光当中,只觉得一缕缕神力引导着气与水两种自然元素一点点构建着自己的肉身,他甚至能听到肉芽组织疯狂生长的声音,肌腱的拉扯一时间让他有些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血液流过全身的温热令他不由得呻吟出声来,吸进的空气经过喉咙感觉有些冰凉,表皮新出现的触感让他觉得笼罩在外的斗篷有些沉重,他很想要把斗篷脱掉,但随即意识到除了这件斗篷他没有别的衣服,新生的面颊似乎吹弹可破,风吹在上面都会有些刺痛。布莱特紧了紧斗篷,现手指上的戒指大小恰到好处,看来以后不用再担心它们掉落。

    金光只是停留片刻,就再次散去。布莱特的身体中又自动渗出一滴血液,被空中的符文吸引得飘飞上去,汇入符文消失不见。布莱特这才现,那个契约是灵魂鲜血双重契约,二者相互连锁,保障了契约更加牢靠。

    随后普瑞菲斯的意志也逐渐退散,只剩下最后一个声音回荡在布莱特的脑海中,“依照你的天赋,这具是纯粹由气元素和水元素组成,称做冰玉体质。”

    布莱特抬起手,手掌划出了斗篷之外,这是一只完美无瑕的手,从手掌到指节再到指甲,全都无法挑出任何一丝瑕疵。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只有血有肉的手,而不再是森森白骨。他不动声色地将左手从袖筒中抽走,在斗篷里摸了摸自己的胯下,眼中流露出满意神色。

    布莱特又以精神力感应着自己的骨骼,觉骨骼上的附魔并未受影响。于是略作引导,极效法力附魔中的魔法力已如长鲸吸水一般汇入了空虚的肉身之中,冥想太浪费时间,相比之下布莱特更喜欢这种瞬间得到充实的快感。

    阵阵元素波动在布莱特身上震荡而出,一直以来不曾提升的魔法值上限瞬间就被突破。布莱特嘴角微微扬起,他终于从魔法学徒正式成为了初级魔法师!来时布莱特还十分警惕着普瑞菲斯,一直做着空手而归的准备,而此刻他却是欣喜若狂,他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如此渴望着得到身体。

    在阿美西亚位面,初级魔法师的数量极多,战场上的初级魔法师也需要以小队的形式集体施法才能起到战术作用,而在强者的眼中初级魔法师也依然只是个蝼蚁而已,但这对于布莱特和达科的意义却是十分重大。对布莱特来说,能够顺利提升等级,也就意味着前世的魔法技巧和战斗经验都能派上用场,让他对自己的强者之路重新找回了自信。而对于达科来说,达到初级魔法师的等级就可以顺利从魔法学院结业,接下来只需要赚足学分就好了。

    布莱特正自开心,周围的人群却都吵杂起来,各种各样的询问接踵而至,甚至还有人想要掀开布莱特的兜帽看看他的真容。布莱特正想着如何摆脱这窘境,忽见从二层的楼梯上下来了一位预言神殿的神官,他高声喊着,“今天预言神殿暂时关闭,明日照常开放!”

    随着他话音落下,预言神殿的前后两道大门渐渐关闭,神殿内部也激起了阵阵空间波动,一个接一个的人身上闪烁起空间传送的光芒,不知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最后一个人传送离去时,两扇大门也已全部关闭。整个预言神殿主殿堂中,只剩下布莱特一人。

    “教皇有请,请这位先生移步到楼上一叙。”预言神官对布莱特恭敬地说道。

    布莱特忽然想起温蒂,刚刚与普瑞菲斯交易后,一时没注意,就没察觉到温蒂去哪了,却不知是自己离开了还是与其他人一样被传送走了。

    “我有个一同来的朋友,不知她去了哪里。”布莱特向预言神官问道。

    “刚刚被传送走的人都是到了城正中的广场上,如果你的朋友也被传送,想必会在那里等您吧。”预言神官歉然笑了笑,“当时游客太多,一时没能照顾周全,还请见谅。”

    布莱特点点头,表示没关系,就跟随着预言神官沿着楼梯向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