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对质
    乳白色光辉缭绕着宏伟高大的神殿,二十四根巨大石柱撑起了象牙白的穹顶,柱上刻满了对神的赞美。  .天使般的梵唱声音自四周响起,让俯跪在地的信徒们仿佛感受到神明的恩赐。

    而此时,光明主神殿中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控诉,控诉者是身着红衣的勒夫枢机主教,而包括光明教皇菲尼克斯在内的十几位主教和大主教都站在一旁,除去与黑暗神殿的战争而缺席的几位主教和大主教以外,竟所有人都到齐了。

    “五个月前,黑暗神殿对比尔城的那次偷袭,为什么会直接传送进城内的神殿里?那之后我们在神殿的一个卧室的床下现了传送坐标,明显正是这个成为了指引黑暗军团传送的坐标!而玫丽主教半年前以学习城防指挥为由曾在比尔城住过三天,住的正是这个房间!”

    勒夫一阵不间断地怒吼过后,竟弓起腰来,剧烈地咳嗽并喘息着,但他又强止住咳嗽,继续大声吼起来。

    “一年前,也就是布莱特死的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黑暗神殿是传言塞尔比杀了布莱特,但当时玫丽和奥斯卡却全都完好无损地回来了。真相很有可能是他们二人勾结塞尔比一起谋杀了布莱特!而根据我们的情报,五个月前的那次偷袭,也正是塞尔比为黑暗军团提供了坐标!”

    这样的指责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指责玫丽的通敌,可不是什么小事,玫丽不但是菲尼克斯教皇的学生,还已经是第二十八位主教,如果玫丽真的犯有通敌大罪,那么菲尼克斯教皇是否也脱不了干系?但若玫丽不曾通敌,那么指责她的勒夫枢机主教岂非是在诬陷?勒夫是三位枢机主教中的一位,这种地位的存在一言一行都事关重大,必然不应无的放矢。可以说勒夫现在的这一做法,是直接撕破脸皮,双方都再没有缓和余地。然而勒夫既然这样说了,就必然是有根有据的。周围很多平常同勒夫关系较好的主教,都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似乎觉得勒夫的证据很充分。

    玫丽却是表情如常,平静地注视着勒夫枢机主教,毫不在意周围的议论和异样的眼神。

    当勒夫终于慷慨激昂地控诉完,玫丽才缓缓起身,走到瑞迪恩斯的神像之下,向着教皇和周围的主教们行了个礼,又看向勒夫,“勒夫枢机主教,您的演讲很精彩,如果我身在局外,恐怕也要认同您的观点了。哦,再问一句,您在比尔城战役中受的伤还好吗?”

    “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还是想想你自己吧!琼斯主教!”勒夫气急败坏地吼着,这一声吼牵动了暗伤,接着又咳了起来。

    “勒夫枢机主教的故事很精彩,我相信诸位也都这样认为。但他的故事,只是凭空的推断,我住过的房间,有很多人都住过。”玫丽扫视着众人,面不改色地说,随即又露出伤心地神情,“更何况,布莱特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难道还要翻出来说事么?这样由果推因,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了吧?”

    光明教皇约翰菲尼克斯叹了口气,将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他身上,“勒夫的控诉的确有些武断,但也不是空穴来风,琼斯主教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只是琼斯,一次可以说是意外,两次是巧合,但如果三次呢?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拿出些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老师您说的对,的确是太多次巧合了,我都在怀疑是有人在其中作梗,来诬陷玫丽。”玫丽竟笑起来,然后看向勒夫,“好在我确实想到了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办法。”

    “哼,证明自己清白的办法?别告诉我是让奥斯卡来做证人!你们都是同谋!”勒夫怒斥着。

    “勒夫枢机主教请放心,自然不是人证。”玫丽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墨绿色的卷轴,其上缭绕着银色云状花纹,其中不停散出一缕缕隐晦的神术气息。

    “这是?”勒夫枢机主教讶然,他感受到上面的神力波动与光明神力截然不同,不知玫丽此时拿出一个其他教会的神术卷轴有什么意义。

    “这是测谎神术卷轴。”

    测谎神术是只有谎言之神的神官才能施放的一种六级神术,自谎言之神陨落后,测谎神术的卷轴就再也无人能够制作,存在于世上的卷轴用一个就少一个。物以稀为贵,随着时间推移,本是六级的测谎卷轴渐渐达到了与八级卷轴相同价值,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此时玫丽手中就拿着这样一个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这不禁让一众主教都万分惊讶。测谎神术的测谎方法很简单,既两人相互提问,若有人说谎,则视为背契,将受到法则的制裁。

    圣菲尼克斯表情复杂地看着那卷轴,“玫丽,这个卷轴是从哪得到的?”

    “在两年前的一次战斗中,一个黑暗神殿的高级魔法师被我杀掉,我从他身上找出了这个卷轴。”玫丽直接来了个死无对证。

    “没想到光明神殿内部的事情,最终却要靠已陨落神明教会中的遗留卷轴来解决。”光明教皇深深一叹,摆了摆手,“也没别的办法,就依你吧。”

    “还先请各位过目。”玫丽先将卷轴依次交给教皇、枢机主教、大主教和每一位主教进行检视。然后随手将这价值连城的卷轴撕开,一个墨绿色的符文漂浮在神殿之中。玫丽却是闭目良久,再睁开眼时已经变得神情肃穆。

    勒夫忽然觉得一阵口干,心底有不祥的预感浮现。

    “还请勒夫枢机主教先提问题。”玫丽笑着伸手做邀请状。

    勒夫仔细想了想,才咬牙问,“琼斯主教,布莱特的死是否有你的参与。”

    玫丽淡然答道,“没有。”

    符文白光闪烁,代表着回答的是真话。场下众多主教一片哗然,勒夫也是一怔,不过不由得他多想,玫丽的问话已经紧接着到来。

    “请问勒夫枢机主教,您是否对玫丽心有不满。”

    勒夫这才想起来,默世诫律的规矩是双方交替提问,他急忙回答,“没有。”

    符文的颜色骤然变得殷红如血,仿佛有无数生命在其中被压榨着鲜血一般。同时勒夫忽地眼瞳一凝,嘴里喷出一大口血来。这默世诫律中的测谎神术虽然背契的惩戒不是很重,但勒夫本就有伤在身,此时伤上加伤,更是不堪。他这才意识到,玫丽问的是是否对她有所不满,这不满自己肯定是有的,却没想到急于否认,结果着了玫丽的道。

    玫丽此时却笑着说,“勒夫枢机主教,说谎可不是我们光明信徒应有的素质。”

    勒夫怒哼一声,“我承认是对你有所不满,但不满怎么了?又证明不了是我刻意要诬陷你!”

    “勒夫枢机主教,您还可以继续提问。”

    “琼斯主教,在比尔城战役中,黑暗军团所使用的传送坐标,是不是你留下的?”

    “不是。”

    符文放射出白色光芒,下方主教们更加疑惑,看来勒夫的推断是错误的?

    “勒夫枢机主教,请问您是否在布莱特死后,刻意传播关于我们任务失败的传言,以至于让黑暗神殿知道了我们的行踪,从而生了斯哥特城的偷袭事件?”

    勒夫一怔,玫丽这问题问得及其狠毒,斯哥特城的偷袭事件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她却直接将因果联系到了自己散布传言的事上,勒夫咬着牙,狠狠说,“没错,是的。”

    符文放射出白色光芒,但勒夫的脸色却更加难看。

    “琼斯主教,你是否与黑暗神殿的塞尔比有所关联?”

    “我同塞尔比唯一的关系是敌人,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关联。”

    符文放射出白色光芒,勒夫脸上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忽然狂了一般冲到那符文下方,指着它吼道,这不可能!这个默世诫律是她拿出来的!一定是她在其中动了手脚!

    场下的各个主教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神术就是神术,根本无从作假,更何况这个卷轴刚刚他们是依次检查过的,勒夫这样说等于是将他们都归为动手脚的一员了。

    面对勒夫的狂躁,玫丽却是依然声音平静,“勒夫枢机主教,请问您是否与黑暗教会有过交易?”

    听了玫丽的话,勒夫依然怒气不减,大声吼着,“滚,怎么可能!我是虔诚的光明信徒!怎么会与黑暗教会的人做交易!”

    符文霎时变红,红得黑。

    勒夫一下跪在地上,七窍都流出血来,徒自瞪视着玫丽,口中念着,“你……你……”

    勒夫忽然呆住,颤抖着爬向教皇,似乎想要解释些什么。但下方各位主教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时间勒夫竟只能哆嗦着嘴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终于,勒夫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打击下,趴在地上,瞳孔渐渐扩散。他最后的视野里是光明之神那庄严肃穆的神像,六十多年前,他第一次俯跪在那神像面前,就曾许下愿望,欲穷尽毕生努力,将光明洒满整个阿美西亚位面,虽是轻狂的妄想,但那份执着却一直伴随他走到今天。

    浮在半空的墨绿色符文渐渐化为光点,向上空飞散,仿佛是勒夫升天的灵魂。

    各个主教看着勒夫的陨落,都有种兔死狐悲之感,众人过去都认为勒夫是一位十分虔诚的光明信徒,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神职枢机主教的陨落算是件很大的事情,光明教会的神职职位排列非常缜密,神职枢机主教更是不可或缺。一旦哪一位神职主教陨落,必然要马上有人接替。

    果然光明之神的意志徐徐降临,殿堂中的所有人立刻面向神像俯身下跪,口中念着祷词。玫丽的目光中充满虔诚,也跪在地上,并深深低下头。

    庞大的意志一个个扫在场中的大主教们身上,随后神像虚捧的双手间,一道光芒照下,正落在一位大主教的身上,那位大主教有些受宠若惊,老脸上泪水纵横。继而这位大主教的气息节节攀升,很快就达到了枢机主教的层次。

    但光明之神的意志并没有就此结束,它继续扫过每一位主教,继而停留在玫丽的身上。又是一道光芒照耀下来,玫丽已成为了更高一级的神官,也就是大主教级别的存在。

    随后光明之神的意志又徐徐退去,过了半晌之后一众人才从地面上缓缓起身。

    圣菲尼克斯站起身,转头看见玫丽正被一众道贺的主教们簇拥在其中。双方对质之时,他听出了玫丽在第三个问题中所隐藏的陷阱,所谓交易,其实由契约来做公证的任何事情,都可归为交易。而在四十五年前,勒夫还只是一介主教,他曾率军战斗在与黑暗神殿战争的最前线。那时期,光暗两方曾迫于伤亡过于惨重,而签订过停战协议。那张停战协议上也有着勒夫的签名,这些事情在机密文献中都有记载。然而现在,勒夫已死,却无法再同他对证了。

    圣菲尼克斯神情复杂地看着人群中自己那位优秀的学生,见刚刚成为了大主教的她,脸上毫无喜色,只是机械地应对着众主教的道贺,嘴里还不时表达着对勒夫枢机主教的歉意。圣菲尼克斯摇摇头,也不再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