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逃亡
    达科视野中的景象化作无数流动的光彩荡漾着,这是每一次契约传送都能够感受到的奇特景象,然而这一次却与往常不同。  .流光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达科就感觉到一股压抑感自四面八方向着自己涌来。这种压抑感并不是针对他某个方面的,而是作用于他的整个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段骨骼,都好像被浸入了水银当中一样,全面受到了压制。

    还没等达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身边的景象已经趋于稳定,暗色调的亡灵地狱场景又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依旧是那熟悉的契约传送点,依旧是那充满了死息的阴郁环境,带给达科的感受却与往常完全不大一样了。

    并不太浓重的死息碰到了达科的皮肤,出轻微的嗤嗤声响,竟是有点点粉尘状的烟尘凭空升起。这让达科感觉到了一阵阵麻痒,皮肤很快就微微红,竟是受到了死息的腐蚀。

    此处林间的死息还是比较稀薄的,若是再河边之类死息充沛浓郁的地方,很有可能就会像亡灵法师使用死息攻击敌人一样的情形。一旦遇到伤口,就会造成血肉剥离的效果,看起来分外恐怖。达科之所以仅仅是皮肤麻痒,很大原因还是冰玉体质带给他的强大抗性。

    紧接着,达科就听到无序的吼叫和骨骼摩擦声从四周传来,并且越来越近。环四顾他很快现,一大批骷髅和僵尸正从四面八方乱哄哄地向他涌来,距离最近的已经不足二十米。

    达科猛然惊叫道,“为什么会这样?”

    布莱特语气凝重地说,“看起来在得到肉身之后我们已经被判定为生灵,进入亡灵地狱后就会受到整个位面亡灵的排斥和攻击。”

    “什么?”达科傻眼了,犹自不相信地辩驳着,“生灵和亡灵的区别是什么?僵尸也一样拥有肉身,为什么没有被判定为生灵?而我们无论灵魂还是骨架都没有变化,相比之前只是在外面加了一层肉,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为生灵了?”

    “……”布莱特沉默了,显然这个问题也难住了他。

    此时也没有时间给他们继续讨论了,达科直接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两张魔法卷轴一把撕开,冰甲术和疾行术已经接连加持在他身上。冰甲术可以阻挡死息对他皮肤的侵蚀,而疾行术则可以帮助他更快地逃亡。

    达科找准一个方向,迅捷地奔跑出去。他所选择的是河流的反方向,距离河流越近死息浓度就越高,反之则是浓度越来越低。虽然有着冰甲术的防御,但这要用来应付其他更有威胁的攻击,如果被死息消耗掉就太亏了。

    在达科选择的方向上,正有一具骷髅迎头冲过来,达科不闪不避直接拿出晶斩,抡圆了就是一刀劈出。这一刀正中那骷髅的右侧股骨外侧,那根骨头应声而断,骷髅也直接瘫在了地上。

    挥过这一刀后,晶斩又被达科收回空间戒指里,继续亡命奔逃。晶斩这种武器毕竟是给战职者使用的,对于达科来说还是有些负重,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使用时取出,逃跑时收起。这也是空间戒指的一项妙用,在减轻负重方面是法职者的好帮手。

    那具被斩碎了股骨的骷髅虽然瘫在地上,但却依然不依不饶地张牙舞爪,用手臂在地面上爬着想达科接近。达科见状微微皱眉,没想到区区一具骷髅也如此顽强,竟然这样了还不放弃战斗。

    通常两只不死生物遭遇后,只会本能地进行战斗,瘫倒之后自然就会放弃攻击了,根本不会出现这种重伤后依然执着战斗的情况。看来亡灵生物之间的内战,远远比不上攻击生灵时的渴望和热情。

    达科再不犹豫,头也不回地全力向着远处逃亡。好在不死生物虽然变得更加勇猛,但度受到身体的限制,并非精神和意志能够增强的。达科得以依仗自己的度和敏捷,在僵尸和骷髅群里见缝插针,竟是在一众不死生物完成合围前冲出了包围。

    这片林地就是达科的契约传送点,往常他要走上一会儿才能遇到一只不死生物,万万没想到真的聚集起来会有这么多的数量。不止是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补充进低阶不死生物,脚下的泥土中也不时有僵尸爬出来,弄得达科防不胜防。这就好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从安静到喧闹只用了极短的时间。

    就在这时,达科的侧方忽然又一道电光射来,恰好射在了他的肋侧。达科只觉得半边身体都变得酥麻,脚下就是一阵踉跄,险些摔倒。出这阵电光的是一只电僵尸,它手掌中电光闪烁,正一边接近距离一边酝酿着下一击。随着时间的流逝,被达科身上生灵气息吸引过来的不死生物也不限于骷髅和僵尸,更多厉害的亡灵也已纷至沓来。

    达科也是运气不好,他身上本是有着冰甲术的防御,等闲攻击无法在打破护甲之前伤到他。但那电僵尸出的雷系法术,竟是同时触了穿透和麻痹的效果,让他的度骤然下降了一大截。

    达科并不怕电僵尸,虽然它的攻击比其他僵尸强得多,但施法度并不快,而移动度更是比普通僵尸还慢些。他怕的是麻痹期间被其他不死生物围住,那样的话可就糟糕了。

    达科直接掏出两张卷轴向着电僵尸撕开,只见两道晶莹的闪光从天而降砸在那电僵尸的身上,电僵尸便毫无悬念地仰躺倒地。二级冰系魔法,冰锥术。这种远程攻击的不死生物,必须第一时间干掉,不然就会一直威胁他的安全。

    然而麻烦已经锁定在了达科身上,刚刚干掉电僵尸,远处又是一个巨大骨架迈着大步奔跑过来。这是一具两人多高的巨大骸骨,骨架并不是普通骷髅的灰白色,而是隐隐泛着红色光芒。达科立即就认出,这是一具骨魔,实力属于小领主的级别。

    更令人绝望的是,在这骨魔身后,还跟随着大队的骷髅类不死生物,浩浩荡荡地一眼看不到尽头。骨魔有着一身坚硬异常的骸骨,据说是某种已经灭绝的巨人种族死后变成的,力量甚至还要过大武士的级别战职者。

    但骨魔最恐怖之处不在于它自身的力量,而是它手下的骷髅大军。因为骷髅是亡灵地狱中数量最多的低阶不死生物,很容易就召集起来巨大的数量。所以这骨魔虽然只是小领主,却比很多大领主的手下不死生物数量还要多,是亡灵地狱中麾下兵力最多的领主之一。不要说达科只是个初级魔法师,就算是大魔法师或是魔导士,在这样的亡灵大军面前,恐怕也避免不了力战到死的结局。

    骨魔的奔跑度极快,将自己的手下远远落在后面,率先迎头跑到达科面前,举起红光盛放的臂骨就凶猛砸下。达科在看到这骨魔的度时,就知道自己全力奔跑也逃不掉了,在这时听到布莱特叫道,“用随机传送!”

    达科在刚道亡灵地狱的时候,还能趁着不死生物没完成合围之前冲出来,在过了这一段时间后,所有不死生物都已经合流,再难利用度钻出去了。

    达科手握晶斩施法了一个冰月术,撞在骨魔身上就像尘埃一样消散不见了,连一点点度都没能影响到。眼看骨魔的巨大拳骨就要砸下,达科只能挥着晶斩迎上去,二者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金铁交击的响声中,达科远远飞了出去,晶斩则是打着转飞到了极远处,不知所踪。但达科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已经忍着身上的剧痛取出一张随机传送卷轴撕开,传送的光芒顷刻间将他掩盖在内。

    若是在平时,达科是绝对不会在亡灵地狱中使用随机传送的。相比阿美西亚位面,亡灵地狱中有太多不知名的危险,说不定就传送到那个领主的领地中,被视为挑衅而引战斗。但现在达科却不得不这样做了,面对骨魔这个度和力量都碾压他的小领主,他只有传送这一条路可走。

    当传送结束后,达科还没等观察四周的情况,先就是一阵绝望。因为他感觉到了另一个领主的气息,而且这个气息还是如此之近,近到让他再次取出随机传送卷轴撕开的时间都没有。我就要以这么荒唐的方式死在亡灵地狱了吗?达科心中绝望地想着。

    “是你?怎么变成活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达科身后响起。

    达科听到这个声音后,几乎快要哭出来了,瞬息中生死之间来回摇摆了多次,已经让他刚刚塑造出没多久的小心脏都有些不堪重负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梦魇,她此时正以人形的形态站在达科身后不远处,目光透着浓重的不解打量着达科。

    达科转过头,正欲回应却猛然呆住了。此时梦魇是人形的状态,依旧是那样的一身黑甲,不过她竟没有戴头盔。一张极具立体感的面容呈现在达科面前,一头褐色长犹如流动的火焰一般披在肩上,衬托出她的英姿飒爽。她的皮肤并不像僵尸那样干涩僵硬,而是红润饱满,泛着略深的小麦色。梦魇看到达科呆滞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戴头盔,急忙将手中的头盔戴在头上。

    “啊……是你呀。不好意思,我赶时间,以后有空再和你详聊。”达科看到梦魇戴上头盔,方才回过神来,顾不上解释太多,招呼了一句就转身向着开阔处跑去。

    梦魇看着达科的背影,面目表情中出现了罕有的纠结与摇摆,当她感觉到达科身上生灵的气息时,就知道这亡灵地狱中的不死生物即将全体暴走了。但她却在达科身上看到了某种熟悉东西,仿佛这个人身上牵连着什么法则,让她想起了她的主人……

    达科跑路的同时,也是心念电转,自言自语地焦急说着,“主人那边是什么情况?怎么把我召回到亡灵地狱就不管了?”

    布莱特猜测着说,“恐怕她是想将我们召回,但马上又转头去忙别的事情了,我们要等到下次她再想起来的时候才能被召唤到身边。”

    虽然达科也是这样想的,但被布莱特说出来依然让他十分沮丧。而且他也知道,布莱特所说很可能就是实情,毕竟这样的情形之前也有过好几次,每次都弄得达科很是郁闷,但又毫无办法。现在他就是想要联系主人都做不到,水晶球只能于双方都在同一位面中的时候才能使用,这种跨位面的传讯是没办法做到的,只有神力和法则之力才能沟通不同的位面。

    此时远处又出现了大量的不死生物,其中更是夹杂着数量不少的高阶亡灵,仅从体型上看就不好对付。达科正想着该从哪里突围,忽觉身体猛地失去了平衡,继而双脚腾空而起,竟是被一股力量顶着向后翻了个跟头。

    继而达科就现,自己已经坐在了一匹高头大马的背上,身后的景物不断飞闪逝,显然正在以极快的度飞奔。达科胯下正在骑乘的马,正是变换了形态的梦魇,此时她四蹄上缭绕着黑色火焰急奔驰着。

    “别忘记我们的契约,现在你欠我一命,可要快点给我把传送阵弄出来。”梦魇犹自不忘提起传送阵的事情。

    在亡灵地狱之中,除去附体类的怨灵和幽灵,以及会飞的骨龙和魔蝠外,度最快的就要属骷髅马和僵尸马这类不死生物了,而梦魇的度又是这类当中的翘楚。达科的运气确实不好,在他传送过一次之后,所到的区域不死生物数量明显比那片林地多出数倍。仅仅一分钟不到,周围就已经被不死生物围得水泄不通。

    而梦魇却像是灵活的舞蹈演员一般,在一群群不死生物的缝隙间穿行,总能赶在亡灵大军完成合围之前从中钻过去。当实在无路可跑的时候,她便朝着没有领主的方向冲撞过去,低阶的不死生物根本不是梦魇的对手,在她冲撞之下立刻就像割麦子一样一片片倒下。梦魇带着达科,就这样在不死生物的狂潮中冲出一条道路,他们身后留下了一路的断肢碎骨。

    达科看着这一切,惊讶地大张着嘴,一时间竟忘记了回应梦魇。达科和布莱特都知道,若是没有梦魇的帮助,他们恐怕此时已经被这些不死生物撕碎了。

    猛然间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迎面袭来,达科的头向后一仰,险些把持不住掉落下去。好在布莱特及时接管了身体,他马上也是一个精神冲击以牙还牙地反攻过去,同时取出一张雷电术的卷轴撕开。雷电的闪光照亮了前方一块区域,映照出一个精神体的形状,在精神体的顶端还顶着一个小小的金属物件,好似一顶王冠。

    “这是缚魂,用雷系魔法对付它!”布莱特提醒着达科,同时自己也凝聚着精神力,随时准备再次动精神冲击。

    幽灵和缚魂都属于虚体的不死生物,但与附体态的幽灵不同,缚魂属于游离态。它们以自身的灵魂承托起一个法器,作为自己灵魂的依托,就可以不受身体或区域的限制自由活动了。这种法器有些类似于巫妖的命匣,但无论材质还是价值都比命匣差很多,只要是沾染了一点魔力的器物碎片都可以当做缚魂的法器。

    此时达科遇到的这只缚魂,顶着的王冠虽然很小,但明显比普通缚魂的法器要强很多,说明这是一只领主级别的缚魂。它不但拥有着更强的精神力,而且智慧也不低。刚刚那记雷电术已经让它有些难过了,即便头顶王冠能够起到些许避雷作用,但虚体亡灵被雷系法术克制的弱点是无法避免的。此时缚魂现达科又掏出了多张雷系波动的魔法卷轴,立即就吓得一溜烟跑掉了。

    达科和布莱特感觉到缚魂溜走,也是送了一口气,这种虚体的不死生物度极快,而且不受周围实体亡灵阻挡,能够厂区直入对他进行攻击。好在梦魇身上的黑火也有魔法属性,实力较弱的虚体亡灵都不敢接近,否则达科就有的忙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不死生物的等阶和数量越来越多,领主级别的亡灵也渐渐多起来。一只巨大的猛犸骨架全身放射出淡淡金光,直接无视了挡在前面的低级不死生物,如入无人之境般向着梦魇冲来,沿途即便是实力强劲的骷髅战将和血僵尸都被直接踩成了碎片。另一边则有一具憎恶缓慢地走来,挡路的不死生物全都直接被它的身躯掩埋,继而成为它身体的一部分。

    梦魇见状也不慌张,她盈盈一跃跳起到一众骷髅和僵尸的头顶,就这样踩着低阶不死生物的头顶狂奔起来,竟像是低空飞行一般。低阶不死生物反应都不快,往往梦魇已经踏着其头颅跑远,它们才蓦然回。

    达科看到这样的场景也十分惊讶,梦魇先后展示了一往无前的狂猛冲锋和身姿轻盈的踏顶奔行,说明她在力量和技巧上都毫不逊色。尤其是后者,若是踏下的力量稍稍大一点,低阶不死生物就会倒下去。这种对力量的控制,其实比精确的魔法控制更加难得。

    那黄金猛犸度虽快,却也快不过毫无阻力的梦魇,只能在不死生物大潮中一边开路一边疲于奔命。很快梦魇就围着另一边的憎恶绕了个弧线,将憎恶放在了黄金猛犸与自己之间。憎恶虽然力量强大,但度却是硬伤,不多时就被黄金猛犸从后方追上。

    黄金猛犸的智慧不高,丝毫不管前方挡着什么,挺着尖锐的象牙撞在憎恶的背后,将其撞倒在地。而憎恶也不同于普通的僵尸,刚刚被撞倒它的双手就像昆虫的反关节一样转了18o度,从背后抱住了黄金猛犸的一只象牙,继而顺势一个背摔将其掀翻在地。两个领主就这样战在一起,被碾压的低阶不死生物不计其数,周围乱成一团。而梦魇则早已借机跑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契约传送的光芒亮起来,梦魇只觉得身上一轻,达科已经不见了踪影。随着达科的消失,周围的不死生物仿佛也都失去了动力,茫然四顾间各自回归了毫无目的的游荡状态,期间自然避免不了相互撞到引起为数不少的战斗。那些略微具备一些智慧的小领主,看着梦魇的方向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也都带着手下纷纷散去。

    当尘埃落定,场中只剩下梦魇一个,仰头望着灰蒙蒙的穹顶,久久没有变换姿势,似在期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