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责备
    当身边的场景从亡灵地狱变成了菲丽丝的卧室,达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差点瘫倒在地。  .虽然有梦魇的帮忙使他后面的逃亡没什么危险,但光是看着那汹涌的不死生物洪潮就已让他头皮麻。而且也说不好会不会出现一个大领主,连梦魇也无法匹敌,那样他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达科刚刚放松了一瞬,马上就又紧张起来,心中瞬间泛起了千头万绪的想法。这是他第一次以生物的身份面对主人,主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会不会责怪他自作主张跑去交易肉身?好在主人也提到过,希望自己能获得肉身,想到这里达科的心就砰砰地跳个不停,再也无法平静了。继而他又想起来,今天好像有点早,主人竟然没有在睡懒觉?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忙?

    卧室里,菲丽丝正背对着达科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支羽毛笔,不停地写着什么。偶尔会将羽毛笔放进嘴里,好像在思考什么很难的问题。桌前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由铭文组成的蔷薇图画,正是达科送给菲丽丝的那幅。

    “主人。”达科试探着叫了一声。

    “达科,过来。”菲丽丝头也不回地说。

    达科走到菲丽丝身后,看到主人穿着粉红色的丝质睡袍,其中的曲线若隐若现。他不由得看呆了,整个人都定在地上,只有身体的某处渐渐抬起头来。

    达科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急忙将视线从纱裙中的蜂腰上移开。他看到桌角放着的一张深色的纸张,其上的天秤匕标志及其显眼,这个标志他见过,他从布莱特的记忆中得知这是维他命公会的标志。菲丽丝的面前则铺陈着一张很大的羊皮纸,上面乱七八糟地写满了各种计算、词语以及不明含义的字符。达科从未见过主人这么认真的状态,不由得十分好奇。

    菲丽丝察觉到达科走过来,仍然继续奋笔疾书着,“达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要先听哪个?”

    达科闻言愣了一下,通常这样的情形都是为好消息而设计了一个坏消息,不然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说出来。但看到主人现在这样的状态,达科也实在猜不出会有什么好消息。

    “好吧,我不该这么问,现在应该严肃一点。这次的坏消息比较严重,你的命太便宜了!不过好消息是,不会有人闲得没事买你的命,更何况有你主人我罩着你呢。”菲丽丝一把抓起桌上的命谱反手向后丢去,又继续说,“本来以你的各项条件,是根本上不去命谱的。可是现在你的名字后面缀上了耐克瑞蒙斯的姓氏,所以勉强也挤进去了。往下面看,倒数第二个名字就是你!”

    达科接过了命谱,依言直接看向下面,并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不知这排名是什么意思,但排在前面肯定是要厉害一点的。达科看到自己没有排在倒数第一,也还能够接受。

    “倒数第一那个叫皮尔斯的只是个普通人,据说原来是个杀猪的。因为被加弗雷夏克家族的族长看上了,收做了性奴。才身价倍增,上了命谱。”

    听到主人的话,达科瞬间无地自容。随即他转念想到,自己是不是也被别人看做是耐克瑞蒙斯家族里的宠物一样的存在?那样的话还不如做性奴呢。

    “达科!就是因为你这倒数第二的位置太显眼了,很容易被人看到,万一德文那混蛋想要报复你,那就麻烦了!不过我已经大概算过了,以德文第五顺位继承人的身份,哈里斯家族给他的提供的资源还不够他成为潜在雇主的。”菲丽丝从那张羊皮纸上撕下来一角,随手扔掉。

    纸片缓缓落地,达科看到这片纸上记录了密密麻麻的公式和数字,仔细看去,上面是一个从头到尾的完整推衍。其中包括了哈里斯家族的年收益,家族规则中对每个继承人提供的资金支持百分比,以及对德文所拥有固定资产总额的推算。

    “不过也不能排除会有些人看你不顺眼,或者钱太多花不完,或者想要买条人命寻找存在感之类的。”菲丽丝将那张纸写完了一大半的面积,又趴在另一边继续奋笔疾书,“所以最保险的做法还是给你的排名动一动,要么变得足够贵,贵到以个人财力买不起的程度,要么变得再廉价一点,让你的价值不足以跻身命谱。”

    达科从其中一边露出的纸张上看到了画得乱七八糟的连线和集合,其中又写着各种各样的人名。中间一个名字写着“我家巫妖”,达科知道那是代表自己,周围的其他各种名字有些与他不在一个集合中,而有些则用连线与他连接在一起,想必都是些可能与达科产生关系的潜在雇主们,那些连线错综复杂,有几根甚至串联了多个人名才连接到他。令达科惊讶的是,菲丽丝这随意乱画的关系图里,竟让他想起了曾在交易会上看到过那一男一女两人身上的因果连线,一团乱麻。

    “短时间里抬高你的身价是不用想了,达科你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提高的优势。所以要想办法降低你的价值,降价很容易,比如变成残疾人,打断一条腿就可以了,但是太痛了你受不了。给你驱逐出家族的话,会更彻底一点,但那样我们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我也不喜欢那样。”菲丽丝一有机会,立即展现出自己的话唠本质。

    一个扇形图在菲丽丝笔下出现,大圆被线段分成了八个扇面,分别代表了达科八个方面的估价所占百分比,其中家族占了一小半,厉害的主人占去一大半,其他的六项个人指标紧密地挤在一个很小的扇形里。

    “要是你不用上学倒还好办,没事的时候扔进亡灵地狱就好了,维他命的人再厉害也不可能追去地狱里。但以后总要给你弄个肉身的,是新鲜的肉哦,与僵尸可不一样,那样的话你就变成生灵了,再回去亡灵地狱会很危险的。所以趁现在还没人注意到你,抓紧时间提升实力,但不要让人知道。阿雾!滚回去保护你主人!”

    一个精神体如蒙大赦,忙不迭地从菲丽丝身体里出来,回到了达科身上。

    “主人!阿雾好想您啊,主人!我们回去地狱吧,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咦?主人,您变样子了?”

    “闭嘴。”达科直接给阿雾下了个噤声令,世界又清净了。

    菲丽丝不知何时开始写画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字母,上面一排是阿美西亚通用语的字母,下面一排则是一堆铭文。

    “我已经问过乔治了,不死生物要么没有舌头,要么舌头变成一块死肉了不能用。所以亡灵语里靠舌头声的字母都没有,只能用牙齿和口腔出声。阿美西亚通用语的二十六个字母要去掉十一个。天呐,只用这十五个字母音太困难了吧,难道还要再造出几个字母来?算了,反正疾行术你能用出来就好,这样可以跑快点防止被人追到。”菲丽丝用羽毛笔沾了沾墨水,写上了一句不太长的咒语,然后把其中的半数咒文划掉,换上了其他相似的音,“试试这样能不能行。”

    菲丽丝准确地将羽毛笔丢进了墨水瓶中,舒展了一下身体,顺手将桌上的纸递向身后。达科接过纸张,看着上面乱七八糟密密麻麻的手稿,才知道连实验室都不愿意打扫的主人竟是为了自己写了这么久。达科隐隐觉得鼻子有些酸,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主人自己已经能够准确念出通用语了。

    “你是谁!做什么的!”菲丽丝刚刚回过头,却看到近在咫尺处站着一个身着魔法长袍的男人,惊得向后跌倒,又将桌上的墨水瓶碰翻,将桌面弄得一片狼藉。

    达科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挠挠头说,“主人……”

    “达科?”菲丽丝惊疑着冲上前来,拉着达科身上的魔法袍,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双手竟有些颤抖。忽地一下掀开他的长袍,看见了达科完整的皮肤和胯下金色毛也无法掩盖的某物,于是急忙放开长袍,“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主人,我去了预言神殿,普瑞菲……”

    “啪!”不等达科说完,五道指痕已经印在了他的脸上。

    “你都不告诉我就自己跑去预言神殿?你当透支的神恩是那么好还的吗?你交易了什么给普瑞菲斯?”菲丽丝惊怒交加地质问着达科,随即意识到此时木已成舟,一切都晚了,她艰难地抬起一只手,示意达科不要说话,“不要告诉我契约的内容是什么,我不想知道。”

    菲丽丝转身缓缓走到床前,一下扑倒在床上,将脸蒙在枕头里。

    “达科,你翅膀硬了是吗?你刚生出来的时候连说话都困难,现在都会自己跑去做生意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人?”菲丽丝的头紧紧埋在枕头里,传出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但达科却知道,这次主人是真的生气了,他什么都不敢说,就那样愣在原地。

    “你一个小小的巫妖知道什么?神之所以是神,就因为祂们对法则有足够强大的理解和运用!祂们做交易又怎么会吃亏?要不是看中了你身上可能产生的利益,普瑞菲斯又怎么会搭理你?以往同祂做交易的人哪个有好下场了?从这以后,你的所有努力都会在因果的指引下变成祂的收益!你的主人是我!你却这么轻易就把自己卖给了别人!我给你的这条命,你不想要了怎么不直接去死!”

    达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嘴巴翕张着,却不知该说什么。他本以为有了身体能够给主人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变成了这样的结局。达科就这样站在那里,许久之后只等来了一句话。

    “你走吧,不想再看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