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殉爆
    布莱特小心地走到六足荆棘鳄身边,探手一招,阿雾极其虚弱地飞了回来,附在布莱特身体上了无声息。.布莱特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感觉阿雾只是被电得虚弱了些,并未死掉,也就放心了。

    奥兰多好奇地走到吸血藤旁边,“真是奇怪,这水潭里就有只鳄鱼,但吸血藤却没吃掉它。”

    布莱特也觉得奇怪,按照常理来说,有魔兽在附近活动,很容易不小心碰到吸血藤,那样早就被吸成干尸了。想到这里,布莱特忽然心中一动,开启因果之瞳看了过去。只见三根色彩各异的连线勾连在水潭之间,布莱特看着这些连接了水潭、尸骨、巨鳄和吸血藤的连线若有所思。

    “这个巨鳄和吸血藤是共生的关系。”布莱特观察了一会儿,终于确定,“因为六足荆棘鳄太懒了,不愿自己捕食。而且它的鳞甲极为厚重,就连吸血藤的尖刺也扎不透。可能它偶然现这潭水中常有吸血藤吸干的魔兽尸体,于是就在此定居了下来。而如果有了吸血藤的天敌来了,六足荆棘鳄也会出来保护它,它们也算是一种互利共生。”

    这次是布莱特第一次对因果连线的涵义进行解析,虽然其中猜测的成分多了些,但至少是一种新的尝试。正是在这块水潭旁边同时有着魔兽和魔植,才让他有机会进行解析,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至于分析的是否正确,还要留待以后进一步了解因果之瞳才行。

    “嗯,分析的有道理。”奥兰多赞同地点点头,但他只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就马上又跑过去鼓捣吸血藤了。之前奥兰多已经固定好了吸血藤的多根藤蔓,结果被六足荆棘鳄中断,现在他再次忙碌起来,终于将吸血藤的全部藤条都用地缚术固定了下来。这个吸血藤似乎格外地庞大,过五米长的藤蔓就有十五根,以至于奥兰多带的地缚术卷轴不够用了,最后还是自己施法固定了最后两根藤条。

    奥兰多开心地擦着额头的汗水,铺好了羊皮纸正准备开工,忽然现了一件事情,他没有魔法力了。经过了同六足荆棘鳄的战斗,再释放了两个地缚术,他的法力已经见底,根本无法再抄写卷轴,即使靠喝药恢复也要几个小时候才能回复满法力。

    布莱特似乎知道奥兰多的状况,在旁边平地上一边搭着帐篷一边说,“天都快黑了,我们等明天吧。不然你劳累了一天不在状态,抄写卷轴也容易失误。”

    奥兰多也没办法,只好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吸血藤,然后走到水潭边,见潭水清澈,掬了一捧喝下,觉得战斗的疲惫缓解了好多,他又跑到布莱特身边问,“在这里露营安全吗?要是有魔兽过来怎么办?”

    “我把这个撒在了周围。”布莱特手里拿着一瓶褐色的颗粒状固体,“魔兽的嗅觉比较灵敏,大都通过粪便来标示地盘。”

    “咦?这是什么?”

    “烈焰狮的粪便,这一瓶可是价值两个学分呢。”虽然奥兰多说过他会准备好所有物品,但布莱特知道他第一次外出试炼必定不会准备周全。于是布莱特在来之前又跑了一趟无人市场,买了些小东西,像这种高阶魔兽的粪便,就是在野外露营的必备物品之一。

    烈焰狮属于八阶魔兽,即使是同为八阶的其他魔兽也会轻易招惹,而布莱特二人尚在魔兽山脉的外围区域,基本不会碰到八阶魔兽,更不用提九阶圣兽那样的存在了。

    奥兰多有些疑惑,“前面的那些雪狼不是一直把我们追到这里来的吗,它们怎么没闻到六足荆棘鳄的粪便气味?”

    “之前这鳄鱼为了让其他魔兽自投罗网,当然不会用粪便标定地盘,它大概都是直接拉在水潭里,所以不会产生气味。”布莱特已经完成了帐篷的搭建,一边说一边回过头,却现奥兰多在一旁拼命地干呕着。

    布莱特摇了摇头,自顾自地搭起炉灶,将两只雪狼腿架在火堆上烧烤,这是他们二人的晚餐。他们本是有自带了大量食物的,但既然现在有新鲜的魔兽尸体,他们也不介意尝尝野味。

    过了一会儿,奥兰多脸色惨白地走了回来,闻到了烤狼腿的味道,又立刻惊喜地跑过来。他从布莱特的空间戒指里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其中包括了一张折叠桌,两把折叠椅,一副刀叉、一叠大大小小的餐盘和一罐开胃菜。奥兰多垫好了餐巾,用刀叉切割下一小块狼肉送进嘴里,眼中忽然放出光彩来,“哇!好美味!”

    布莱特也将狼腿拿到鼻子前闻了闻,就开始奋力地啃咬。也许是新得到的一直在自我调适,布莱特虽然在这之前都没吃过饭,但却也没觉得饿,这只烤狼腿其实是布莱特有了肉身后的第一餐饭。

    两人一个是第一次吃野味,一个是第一次吃东西,都吃得非常卖力。两只狼腿很快在两人的大快朵颐中变成了两根腿骨,布莱特和奥兰多都吃得脑满肠肥,之后他们便挺着肚子钻进了帐篷当中。

    两人并排躺在帐篷中消化食物,奥兰多却依然兴奋地不肯安静。

    “达科。”“嗯?”

    “明天我就能抄写出自己设计的魔法技能卷轴了。”“嗯。”

    “你和这么厉害的铭文师睡在同一个帐篷里有没有很兴奋?”“……”

    “怎么?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了?”“……嗯。”

    “达科,你应该算我的学生吧?”“嗯。”

    “现在限制你铭文师等级的,只有魔法力的等级,只要你成为了大魔法师,就能够通过大师级的考核了。那样我就有一个大师级铭文师的学生了!”“嗯。”

    “我已经想好了。等你成为了大魔法师的时候,我们要一起去参加铭文师等级认证!我们一起抄写,你在旁边模仿我就好了,这样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铭文大师!”“嗯,好主意。”

    “达科。”“嗯?”

    “我的梦想是抄写出禁咒级的卷轴来。”“嗯,好厉害。”

    “抄写禁咒级的卷轴除去需要九阶魔兽皮做羊皮纸,研磨墨水也需要好多珍惜材料才行,等我成为了宗师级附魔师,就去找这些材料。”“……”

    “虽然那时还是打不过圣兽,但我会一直去探险,只要探险就有机会,说不定哪天就被我找到了一只濒死的圣兽。”“……”

    ……

    最后布莱特终于适应了在奥兰多的话音中入睡,不知睡了多久他才醒来,然后看到帐篷中已经只剩自己一人了。当他走到外面,却觉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

    水潭边上奥兰多正在辛勤地抄写着卷轴,他的一侧是码放整齐的几个成品卷轴,另一边则是散放成一堆的空药剂瓶,看起来他为了快回复魔法力是靠喝药来回魔的。

    布莱特走到近处,站在奥兰多身后看着他正在抄写的卷轴,那是一个由四个圆形魔法阵组成的不规则图形,每个圆都与另一个圆有一部分重叠着,循序渐进地叠加下去,直到再回到第一个圆。这些个魔法阵都是极效法力附魔,但相交处却有所不同,其上多出的铭文似乎起到限制某种元素的作用。这些重叠起来的极效法力附魔极度不稳定,但又恰恰平稳地共存了下来。这是一个极度复杂又细致的绘图,只要破坏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就会将其中蕴含的能量释放出来。

    奥兰多察觉到布莱特的到来,却依然目不转睛地画着,不出一点声音,显然这个卷轴的抄写需要他全神贯注地投入。当全部图形绘制完毕,奥兰多分别在几个魔法阵里抄写了不同的铭文构成回路,然后将卷轴封好,才出一声欢呼。

    “这是什么?”布莱特现在也算是半个铭文师了,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卷轴,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这是一个封印了多种不同元素魔法的卷轴,一个前所未有的明!”奥兰多以笔指天,傲然说道,转过头反问布莱特,“你可知道,不同的元素之间相互碰撞会生什么?”

    布莱特想了想才说,“纯粹的两种单元素碰撞,会生反应生成复合元素。若是复合元素碰撞则较为缓和,因为可以生成更多种类的元素,从而反应不再单一,内在会有相互抵消的作用,具体要看元素配比了。”

    奥兰多高举起两只手臂,“那如果是三种以上的元素呢?”

    布莱特略一思考就回答道,“元素种类越多,就越接近自然界的元素分布,它的反应也就越和缓。”

    “没错,达科,你已经可以出师了。”奥兰多点了点头,直接拿过一根树枝在地上画起来,“但如果是多种被我用魔法回路束缚好的异种元素,并以固定的流向控制反应进程呢?”

    布莱特先是茫然不解,但看着奥兰多抄写的魔法卷轴,并在上面标注好了各种元素流向,布莱特的眼睛越来越亮,他急忙推测起来,“这个魔法回路限制了只有光元素才能输出到下一个魔法阵中,而下一个魔法回路却在不断输出着雷元素,使得水元素和火元素无法独立存在,光元素就会不断分解成为火元素和气元素,最终只有气元素留下来。雷元素进入再下一个魔法回路中,这个魔法回路在输出绿元素,雷元素又被迫分解成了水元素和土元素,水元素都被吸收,于是残留的只剩下土元素,如此循环往复,最终每个魔法回路里面的单元素变得极不稳定,直到魔法回路无法承载,单元素的瞬间复合会产生极大的威力!”

    布莱特只在一旁看着仿佛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庞大威力,这种内部元素相互反应的卷轴不是没人想到过,而是抄写与释放过程极为危险,稍有不慎就会爆炸。但奥兰多凭借着自身的精确天赋解决了精细度的问题,有因为他是杂乱的元素天赋,使得卷轴稳定了很多,反倒促成了这个前所未见的全新卷轴。

    布莱特指着码放好的一摞卷轴问道,“这些都是你早上起来抄写的吗?”

    “嗯,太阳刚出来就开始了。”奥兰多高兴地叫着,“都是有着标准四级威力的魔法卷轴哦!”

    布莱特不禁也替奥兰多高兴起来,奥兰多因为元素天赋的原因,抄写的四级魔法卷轴最多却只有三级的威力。现在通过他自己的精巧设计和不断努力,终于能抄写出标准威力水准的四级卷轴,布莱特忽觉有些感动。

    布莱特揉了揉鼻子说,“奥兰多,这是你设计的卷轴,有没有想好给它起个什么名字?”

    “呀!我还没想过!我这个魔法卷轴不同于任何可以释放的魔法,所以不能沿用魔法名称,需要自己想一个!”奥兰多忽然有些迟疑,他一直以来只想着如何实现自己的构想,却一直没来得及给它起个名字,不由得坐在地上痛苦思索起来,“叫什么都不太好啊,因为它哪一系的元素都有些,但又都不占主导,不能以元素名称来命名,怎么办呢。”

    布莱特略微考虑了一下,“你这个卷轴是靠着让内部的元素相互反应达到瞬间释放能量的效果,不如就叫元素殉爆吧。”

    “元素殉爆?元素殉爆!”奥兰多细细地念了两遍,忽然跳了起来,“好名字!就叫元素殉爆!”

    奥兰多让布莱特把已经抄写好的几张卷轴收到空间戒指里,就又开始了抄写卷轴的枯燥过程,布莱特呆在旁边却反倒没事情可做了。平常都是他模仿奥兰多绘制卷轴的,但现在的这种元素殉爆卷轴却不适合他来抄写,因为他a级天赋的纯粹冰系很容易使得内部元素不稳定,直接殉爆开来,那样可就危险了,布莱特还没自信到要以自己的体质来硬抗四级魔法。

    布莱特呆着也是无聊,于是就自己拿出昨天收集好的六足荆棘鳄的材料,也抄写起魔法卷轴。在出来试炼前,奥兰多每一种卷轴都有所准备,但昨天对付雪狼和六足荆棘鳄时已经用掉了一些,奥兰多固定吸血藤更是将所有的地缚术都用光了。为了以防万一,布莱特还是决定多补充一些。

    不一会儿,一张地缚术的卷轴就在布莱特手中完成,布莱特熟练地将卷轴卷好,忽然动作停在了那里,他想起来自己这次独自抄写的过程竟然一次就成功了!而在以前,至少要失败十几次才能成功一次。布莱特不可思议地抬起手,这才想起来,他已经有了肉身,肌肉能够更加稳定地操控魔法笔,而魔力的输出也能够更加恒定,更何况还有着稳定手环的辅助。虽然昨天已经为梦魇抄写了传送坐标,但那毕竟是大型魔法阵,与魔法卷轴的精细度不是同一级别的。这个地缚术是布莱特有了肉身之后抄写的第一张卷轴,他急忙收好,抑制住自己的欣喜,开始试验其它卷轴。

    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几个小时,布莱特已经将所有模仿过的卷轴全部抄写了一遍,成功率竟然达到了5o以上。布莱特转过头想要分享自己的快乐,却现奥兰多依然在专心地抄写着元素殉爆的卷轴。因为元素殉爆的结构十分复杂,难度也几倍于其他的卷轴,所耗时间也要长很多。布莱特忽地心中一动,虽然他现在不能抄写,但不代表以后不能,如果以后能够将元素控制力提高到温蒂那样的水准,说不定就能安全地完成元素殉爆卷轴了。想到做到,布莱特立即让阿雾开始模仿,。

    模仿是阿雾训练得十分熟练的技能,进行得非常顺利,布莱特很快就跟在一旁,在空白的羊皮纸上以普通墨水进行了几次模仿,并以自己的方式将元素殉爆的抄写方式记忆下来。以后如果他有自信能控制好这种精度的魔法卷轴,也就能够将其抄写出来了。

    就在这时,布莱特双眼毫无征兆地瞪大,他全身寒毛都竖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