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道别
    这场短暂的战役,正是人族与兽族千年战争的一个缩影。.兽族依靠快的繁殖保持族群数量,几年之间新的一代就会完全成长起来,但每一次南下总是在人类的魔法和精良装备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人族通过智慧促成自身的进步,体现在对魔法的学习和炼金装备的使用上,这是兽族所望尘莫及的。

    永夜峡谷北入口外的荒原,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就连本是横陈着的许多兽人尸体,也被暗系禁咒一同毁灭掉,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峡谷外的战场上,比蒙巨兽撑起了沉重的身体,晃了晃脑袋向前走了几步,于是巨大的身体就通过传送门,回到了半位面当中。

    黑暗教皇收回了高举的右手,整个身体又恢复了雕塑般凝重的感觉,如同黑暗的原点。继而他转过头看向地面,他的视线不是看向纳里奇,而是看着达科。达科心中凛然,暗叫不好,急忙将因果之瞳收起。每一位圣级强者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强大能力,能够察觉到因果之瞳的窥探并不奇怪。好在黑暗教皇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开了视线,似乎对达科的窥视并不在意。

    “南边的状况不太乐观,我先回去了。”黑暗教皇对着纳里奇打了声招呼就向着来处返回,仿佛到这里放上两个禁咒只是随手而为。

    他一步步地凌空走过,看似闲庭信步一般,其实每一步都近乎瞬移地闪现了上千米距离,几步过后就已消失在远方。接着黑暗教皇的声音又自他消失的方向渐渐传来,“你看重的那个小家伙的状态不太好,房间就借给你用吧。”

    纳里奇枢机主教也不回应,只是目送着黑暗教皇远去,直到峡谷中的回音渐渐消失,他才回转过身,对达科和凯文说,“我们也出吧。”

    纳里奇说话间将那本黑暗典籍随手翻了两页,达科和凯文就分别被空间魔法送走。

    达科觉得身边的场景骤然变换,知道这是纳里奇的传送魔法,但这个传送魔法感觉十分平缓,没有卷轴传送那样的空间拉扯感。瞬间过后,达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地下殿堂之中,脚下是一个传送魔法阵,达科在一年前曾来过这里,这是黑暗神殿的传送殿堂。但达科却现纳里奇已经先一步传送到了,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

    “纳里奇枢机主教不是先传送的我么?怎么他反倒是先到了?”达科在心里画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这次传送因为距离短的关系,只是一个瞬间就传送完毕了,但达科亲眼看到纳里奇枢机主教翻动那典籍的书页先将他传送过来。到底是他在传送中对时间的感知出现了偏差?还是看到纳里奇枢机主教翻动书页的视觉出现了偏差?达科隐隐有些察觉到其中的因果,他知道当自己能够想明白这个问题时,就能对法则有更深一层的理解了。

    纳里奇虽然是枢机主教,但由于是降神师的缘故,可以经常降下神力使自己提升到圣级,站在更高的层面来审视法则,所以他对法则的理解在同等级中是无人能比的。

    片刻之后,凯文也出现在达科身边,从表情上看他显然也对这次传送十分好奇,但关注点却与达科不一样,他直接向纳里奇问道,“这里是圣欧文吗?附近是有神力形成的空间屏蔽吧?而且我在峡谷入口那里就感觉到了空间法则的阻碍,为什么您却能够使用传送魔法呢?”

    “哦?你竟然感觉到了空间屏蔽的范围?看来达科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同伴。”纳里奇看了一眼达科,就指着他们脚下的传送阵,向凯文解释说,“空间屏蔽的作用,是防止敌人通过随机传送卷轴和定向传送卷轴直接传送到城内起攻击。而己方通过特定坐标的传送,则不在屏蔽范围之内。”

    “但若是敌人抢去了你们的回城卷轴,再传送到这里呢?”

    “那样的情况的确也有,所以我们对于圣欧文回城卷轴的流出数量有着严格限制,每人最多只允许携带一张回城卷轴。若非我使用降神术得到黑暗法典,也没办法将你们一起传送过来。”纳里奇又笑看着四周,“只要传送过来的敌方规模不是很大,就必然是有来无回的结局。”

    达科疑惑地看向四周,现这地下殿堂的墙壁上有着大量的凹凸纹路,一年前达科并未注意,现在他经过了魔法学院的学习,立刻认出那赫然是一具具炼金机械!若有敌人传送到这里,恐怕立刻就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凯文对炼金机械只是随意看了看就转移视线,最终被一个防守十分严密的传送阵吸引。达科疑惑地也向那个方向看去,现那个传送阵比其他传送阵整整大了一倍。而且其周围的地面上,有着与墙壁上一样凸出来的炼金机械,其中放出明显的魔力波动,显然是什么强大的防御魔法阵,以防有人破坏。

    “那个就是黑暗教会专属位面的传送阵吧?”凯文也不避讳,直接指着那传送阵问道,“比空间神殿的那几个传送门都要大呢,这次真是长见识了。”

    “没错,那个就是黑暗教会的洛威尔位面。”纳里奇回答了凯文的问题,又悠悠叹道,“不过,越大的体积只能说明对空间法则的利用越低下,只能靠着魔法阵上的炼金技术来弥补。你若是感兴趣,不妨走近些看看,只要不碰到魔法阵就不会触炼金机械的防御。”

    凯文得到了允许后,直接跑到那个传送阵的近处,在防御魔法阵的外围观察起来,一边看还一边啧啧称奇,“据说除了空间神殿那五个公共异位面以外,其他有影响力的各大教会和公会也都有着专属的异位面,以此来获取资源和空间。特别是光明教会和黑暗教会,常年征战不息,能够负担起这样的战争,想必你们的异位面一定油水很足吧。”

    纳里奇眼中透出一丝崇敬,“洛威尔位面是由黑暗教会第三任教皇殿下,洛威尔欧文现的,当时他用了半辈子的时间探索虚空找到了这个异位面,又用了半辈子的时间将这个传送阵建立起来。”

    达科在之前也来过传送殿堂,却没有注意到过那个传送阵,不禁越佩服凯文的观察力。但达科仔细想起来,其实是自己太胆怯了,在纳里奇身边时十分拘束,一举一动都会不自然。而凯文却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像到了朋友家一样。

    “好了!我已经参观完了,也该回去学院了。”凯文回头看了看达科,又转向纳里奇,“纳里奇枢机主教,被您救了一次还没来得急感谢呢,现在又要欠您一笔传送费了。”

    纳里奇奇怪着,“不如你等我帮达科修复好灵魂,然后你们两个一起回去?”

    达科与凯文对视了一眼,还是凯文帮达科说了出来,“达科在黑暗神殿呆着会安全一些,他已经被维他命公会盯上,不能回去魔法学院了。”

    “达科你竟然上命谱了?”纳里奇的眉头一皱,随即了然,“是了!因为你在魔法学院里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让世人都知道耐克瑞蒙斯家族多出了一个族人,也勉强揍够了排上命谱的估价。”

    达科点点头,“主人也是这样说的,但她也没料到会这么快就有人下单买我的命。我和凯文在魔兽山脉已经杀掉了一个叫什么vitk4的灵魂牧师。”

    “你们还不错么。”纳里奇先是有些惊奇,然后低头沉吟着,“但维他命公会是不会收手的,一个杀手的任务失败后,他们还会再派更加强大的杀手来,说不定下一个就不是替补,而是执政了。这下有些麻烦了,不过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还是先送你的朋友回去学院吧。”

    达科有些沉默地将人面魔蛛交给凯文,看着他背在背上,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虽然两人只是偶然间认识并一同对抗敌人,但到了分别之时依然有些伤感。

    “嘿,我回去把人面魔蛛的任务交掉,可就多了一大笔学分了。嗯,你自己小心……”想到达科要独自面对维他命公会的追杀,凯文也是一阵语塞,竟不知该怎么说出安慰的话。

    达科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又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两样事物,一把形状奇异的匕和一个图腾。达科又展开一块羊皮纸,将图腾上面的铭文沾上水银,滚印在了羊皮纸之上,这个图腾上的铭文与雕文的功能相同,对于达科研究雕文有很大帮助。

    “我在出来试炼之前,接了两个任务,却没想到完成它们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达科将图腾和匕一起交给了凯文,他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深深吐了口气,“帮我把它们交掉吧,为了这两个任务,我失去了两个同伴。”

    凯文郑重地接过达科手中的匕和图腾,心知达科有很大原因是不愿再想起奥兰多和阿雾的死去,才要将这两件任务物品遗弃。交任务的事情,达科和凯文都没有提起签订契约,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二人之间已经十分了解对方,已不需要靠着契约来公正承诺。这样的关系,似乎应当叫做同伴?凯文忽然一阵恍惚,他蓦然惊觉,自己也有同伴了。这样想着,凯文不禁有些呆滞了,还是达科推了推他,他才走进了传送阵。

    想了一下,凯文又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来,里面鼓鼓的也不知装了多少钱,他将钱袋丢给达科,“被追杀的过程中也不知道你会跑到哪去,或许学分和神恩都用不上了。这里面是一点金币,或许能派上点用场。”

    达科身上除了菲丽丝最初给过他的一点金币,确实没什么钱,毕竟之前一年在学院里也没有花钱的地方,达科也不推辞,直接接过钱袋收进空间戒指里。

    “嘿!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再一起去做试练任务……”凯文脚下的传送阵光芒闪动中,已经将他传送回了圣迭戈。达科目送着凯文的离去,心中更加的空落了。这一去,却不知今后有没有再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