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抉择
    送走了凯文,达科就随着纳里奇向着神殿上层走去。.

    有纳里奇枢机主教的带领,二人一路畅通无阻地在神殿内穿行,达科现神殿内也是一片严整繁忙的景象。一队队士兵和神官不时出现在过道上,俨然一片战时场景。达科眉头紧了紧,猜到与光明教会的战争应该是形势紧张。

    黑暗神殿内的道路十分复杂,但达科却觉得他们所走的路径有些熟悉的感觉,当走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回忆起来,这是正在通往黑暗教皇的房间,在一年前纳里奇曾带他走过一次。

    当终于到达了黑暗教皇的房间中,纳里奇枢机主教就散出一股强大的意念,将达科的灵魂笼罩在内。达科先是一惊,随即觉这是纳里奇枢机主教在以精神力修复着布莱特的灵魂,于是放松下来,任由纳里奇的精神力施为。

    布莱特在vitk4精神冲击中陷入昏迷,至今未醒。而这个房间里有着浓郁的黑暗神力,正适合对布莱特进行治疗。在纳里奇精神力的引导之下,汇集起来融入到布莱特灵魂里。随着修复的进行,布莱特那濒临破碎的灵魂竟被点点滴滴的黑暗神力补充进去,然后起灵魂上的裂缝就渐渐弥合,只是这灵魂修复的度极为缓慢,达科知道这是急不来的事情,就干脆盘坐在地上等待着。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修复,布莱特的灵魂终于修复完毕。达科立刻一阵精神波动传了过去,布莱特的意识在这刺激之下缓缓苏醒过来。

    布莱特先是迷茫了一瞬,接着分辨清楚了现状,并调出达科的记忆来,将前因后果详细了解了一遍。布莱特各种各样的情绪纷至沓来,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能够在瞬间产生如此多的情绪。

    对达科杀死vitk4的快意;对阿雾舍身救主的感叹;对奥兰多丧命的悲伤;对纳里奇一夫当关的震惊;对兽人南下的担忧;对黑暗教皇连禁咒的震撼……

    “已经,生这么多事情了啊。”布莱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所有的经历达科都已经产生过了相应的情绪,那些情绪也被记忆在他的头脑中,使布莱特下意识地以为那是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但事实上,这些事情他明明是刚刚得知的,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却又令布莱特很是困扰。经历这些的明明是达科,为什么我会认同他的那些感情呢?难道,我们两个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如此相似了吗?布莱特想要问达科些事情,却现自己与达科之间已经根本不需要交流了,难道这就是默契?

    这一年当中,二人一起经历了太多事情。他们两人都在潜移默化中相互影响着,最终成为了互相都认同的存在,只是他们一直没能觉而已。

    还是纳里奇率先打破了沉默,“看起来,你已经苏醒了?”

    “谢谢您,纳里奇枢机主教,您又救了我一命。”布莱特起身鞠躬,郑重地向纳里奇表达了谢意。

    “只是暂时修复好了,你的灵魂虽然强大,但受到那么强烈的精神冲击,依然是太勉强了。”纳里奇摆了摆手,“现在只是拼合了你的灵魂,而其中本源上的损伤已经无法弥补。”

    布莱特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灵魂,也同样面色凝重起来。他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上仿佛被割裂开了无数块,虽然已经勉强合拢在一起,但核心出的损伤一滩存在着。稍受到重点的精神冲击,都有可能会彻底粉碎,化作灵魂残片。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纳里奇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留给你的时间也不多了,你要抓紧一点。”

    “时间?”布莱特有些疑惑,“您是指什么时间?”

    “你杀死了一个维他命公会的杀手,他们知道那个人任务失败后必然会派新的杀手来。所以说,你要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就快点出吧。”纳里奇的语气中透着些许的无奈。

    布莱特更加疑惑,“纳里奇枢机主教,我还是不明白您的意思。既然维他命公会在追杀我,那我不是更应该躲在安全之处吗?为什么还要出去别的地方?”

    纳里奇叹息着指向右侧墙壁上的地图,“你既然有着那样的一双眼,为什么不自己看看呢?”

    布莱特看向地图,现这是一幅常见的阿美西亚地形图,并没有什么特别。心思一动,布莱特开启了因果之瞳,立刻他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

    这小小的地图之上,五颜六色的因果连线竞相交缠着,将黯淡的地图染得色彩缤纷。其中连线之多,布莱特看得竟是一阵眩晕。他急忙闭上眼睛,调整好状态,才再次睁开眼。这一次布莱特能够详细地辨认出那些连线组成的规律,接着分辨起它们的意义。

    布莱特现,在地图之上每一块因果连线交杂的地方,都是各大教会的主神殿所在地,而各个神殿之间都有连线相互连接。有一些神殿之间是暗色连线相连接的,如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火焰神殿和冰雪神殿,布莱特稍做思考就清楚了这些是因为相应神明的神职相互冲突,所以信仰相悖,常常处在对立甚至战争当中的几组势力。

    还有一部分神殿之间是以亮色连线相互连接的,如天空神殿和暴风神殿、生命神殿和大地神殿,它们所对应神明的神职是互有辅助或重叠关系。这些神殿之间应当是关系较为和缓,但布莱特随即想起来死亡之神陨落的历史,最终死神的神职还是被其余几位神职相关的神明给瓜分掉了。布莱特仔细寻找过去,果然在亮色连线的底层找到了不多的几条暗色连线,看来这些表面上关系较近的势力之间也是互有嫌隙。

    而那些神职上面既没有冲突,也没有重叠的神殿之间,则是以普通颜色的连线相连,相比前两者,这些普通连线的数量要少得多。

    布莱特先是将亮色连线忽略掉,于是视野中只剩下一簇簇暗色连线,他看到了一个几大联合势力之间战争影响,其中每一对敌对的势力中都必然有着其他势力的牵制和缓冲,而形成一种简约的平衡。再忽略掉了暗色连线,剩余的亮色连线则更加明显地组成一幅相互联盟的图景,同样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平衡情况。

    当布莱特最终试图把亮色和暗色连线一同隐藏,只留下普通连线时,眼前立刻清净了许多。再也没有敌友之分,十三个神殿如同一个个均等的锚定点,将因果连线组成复杂却有规律的蛛网牢牢维系在位面之间。然而这十三个神殿连成的蛛网却不是全部,它与另一张立体的大网相互抵触着,延伸向位面之外。组成另一张大网的因果连线都是淡淡的浅色,以至于布莱特开始时都没能注意到。这些浅色连线在地图内部定在十几个点上,那些都是一些公会的据点,而其中几个最大的点则是魔法公会、炼金公会和佣兵公会。这张网虽然稀疏,结构上却是异常牢固,能够与十六个神殿组成的大网相分庭抗礼,因为这浅色连线结成的网是一个立体结构,它遥遥地连向虚空中一个悬浮的节点,那节点是个天秤匕的标志。

    “这是……”布莱特惊讶地看着这幅图景,其中的涵义并不复杂,但他却一直紧紧盯着,透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但若是看都不去看,那么就连判断和选择都会无所适从,而人生正是由这些个判断和选择所组成的。”纳里奇的声音这个时候在布莱特耳边响起,“如你所见,位面间的局势正是如此,各个教会相互之间各有打算,总体上维系了一个平衡。然而魔法革命之后,十三个教会又不得不团结起来,一同抗衡各大公会的势力扩张。其中,又以魔法公会和维他命公会为最。”

    布莱特很早以前就了解到了教会和公会势力平衡,使得阿美西亚位面间总体上处于和平的状态。但他一直都以为是因为各大公会凭借人数优势才得以与诸神的凡间教会相抗衡,此时从这地图的因果连线来看,却有九成连线都是由魔法公会和维他命公会这两大公会所支撑起来的。

    “怎么可能?”布莱特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因果,“维他命公会仅仅是个杀手公会啊!那种偷偷摸摸买凶杀人的组织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很久以前,我也是与你一样的想法。直到坐上枢机主教的位置,了解了真正的历史,这个世界的真实才在我眼前渐渐成型。”纳里奇顿了顿,像是在揭开谜底前在吊胃口一般,“综合魔革前后的历史,所有人都会得出一个结论,维他命公会就是修罗法则的具现。”

    听到了这个结论,布莱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法则具现,这样的一个说法就足以证明一个事物的强大。位面间有无数的衍生法则,而神明只是依附于某一法则之上的存在,神明在法则的限定范围之内是无所不能的。然而即使是相应的神明,也只能无限接近法则,而不能成为法则本身。但凡事都有例外,据其他位面探索归来的强者流传着的信息,某些位面间是存在着“法则具现”这种现象的。

    因为满足了特殊的因果巧合,某种法则以一定的形式在位面之中成型,成为可以直接与凡间事物互动的存在,这种存在已经脱了神明的神职范畴,比神明更加强大。这种具现出的事物出现的形式并不确定,可能是一件物品,可能是一种魔法,可能是一个组织,甚至可能是一个生物。

    “若非如此,圣维他命死后,即便各大教会财力受损,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维他命公会存续下来。”纳里奇也看着墙壁上的地图,悠悠说道,“而魔革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其他公会,也正是借着各大教会财力亏空、力不从心的机会,才建立了起来。”

    “那么,我呢?我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干等着维他命公会来杀掉我?”布莱特置身事内,此时心中更是风起云涌。他本以为在黑暗教会的保护下,就能够保障自己的安全,却没想到自己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若要说办法,也不是没有,但关键还是需要看你自己的决定。”纳里奇凝重地看着布莱特,缓缓地说,“要知道,既然是法则的具现,也就有它需要遵循的规矩。维他命公会之所以强大,也正是因为完全按照规矩行事,不越权也就无隐忧。”

    布莱特眼中一亮,纳里奇所说的道理他也是懂的,只是一直置身在强大的压力之下,没能去仔细考虑其中细节。当局者迷,布莱特也不能避免。

    “维他命公会与雇主之间的契约期限,是一年。”纳里奇伸出了一根手指,“只要你能在一年之内不被杀死,那么契约自动解除,即使你在维他命公会的总部出现,也不会有人再多看你一眼。”

    “一年么?”布莱特攥了攥拳头,觉得又有了奋斗目标,但他立刻又不安起来,“可是一年过后,那个雇主再次买凶杀我怎么办?”

    “契约失效过一次,维他命公会自然会对刺杀你的过程进行分析,并且依此重新评估你的价格。到那个时候,那个雇主也就未必买得起你的命了。”

    布莱特暗自点头,他觉自己还是有很大可能活下去的,但若没有纳里奇提供的信息,他也还是无所适从。纳里奇提供的这些信息说起来简单,事实上却是布莱特所不知道的,这就是拥有完整情报体系的大组织同个人强者之间的差别。

    布莱特转念想起,纳里奇之前让自己准备出,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纳里奇枢机主教,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墨丘利和阿玛斯那样的低级位面躲避追杀吗?”

    “那样的低级位面力量上限低,只有高级以下的职业者才能进入,而不受位面法则排斥。你已经杀死了一个比你等级高的杀手,第二次刺杀很有可能是顶级强者来杀你。但若你躲在次级位面,他们也就只能派出高级的杀手,你只要在短时间内升到高级魔法师,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这时,达科忽然抢过了身体控制权,他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半晌之后才在牙缝中挤出声音,“纳里奇枢机主教,难道我要因为他们的追杀而放弃自己的生活,离开我的主人身边,跑去低级位面避难?我就这样被像狗一样追着,过东躲西藏的生活?”

    纳里奇平静地说,“像人一样活着,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有可能是生命,你愿意承受吗?”不等达科回答,他又接着道,“更何况,你若这样固执下去,活下去的机会几乎没有。”

    “什么?”达科一愣。

    “我被称作史上最强降神师,但你可还有听说过其他史上最强的称呼吗?”

    面对纳里奇的反问,达科莫名其妙地回忆了一下,才摇摇头,“没有。”

    “我由于先天就是双重人格,分别信仰了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靠着取巧得到了这么一个史上最强的称号。但事实上,在魔革以前,各个职业最强者都是会被世人所知的,每个职业都会有一个所谓的史上最强。然而魔革以后,这种称谓却不再有人传颂了。”纳里奇的声音中透出些许低落,“那是因为除去神职以外,其他职业史上最强的称谓,都被维他命公会所占据了。能够成为维他命公会的执政,本身已经说明了一切,不再需要多此一举地为他们每个人都加上史上最强。”

    达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在之前与vitk4的战斗中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维他命公会的强大,只是始终不愿承认罢了。此时真切地听到了这些信息,他才不得不正视这个事实,自己若留在阿美西亚位面,是绝对逃脱不了维他命公会追杀的。

    “维他命公会中,从a到z总共有26个职业,于是就有了26个史上最强。”纳里奇抬起手,例数着一个个数字,“事实上,维他命公会26个杀手职业中,只有3个职业是以刺客的方式杀人。”

    达科有些疑惑,在他的意识里总是将杀手和刺客画等号,难道这两者还有不同吗?仔细思考后他才猛然觉悟,杀手只是杀人的,而刺客是偷偷摸摸的杀人,也就是说,杀手杀人却不一定就要偷偷摸摸!

    “难道说,他们经常那样光明正大地到处杀人吗?”达科口中喃呢,“但他们所在的是维纳斯位面啊,上限只能达到大魔导师或大剑师级别的八级位面,难道能够越级刺杀九级位面的圣级强者?”

    “没错,维他命的杀手,大都是靠实力正面杀人的。而那3个刺客职业,之所以要刺杀,不是因为他们实力差,而是因为要越级杀人!”纳里奇点头证实了达科的猜想,“在魔革之后这几千年里,被刺杀的圣级强者也不只一两个。”

    达科还想要反驳,却听纳里奇说,“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很多事情是由不得选择的,所以需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越是强大,能够供你做出选择的机会也就越多。”

    “我懂了,人生需要面对的就是无数的选择题。弱者的很多题目都只有一个选项,也就无从选择,甚至没有选项时,就只能以死亡来早早结束考验。然而只要不断地使自己变强,就可以增加每道题目中选项的数量,能够挥自主选择权力的机会也就越多。”这话是布莱特说的,他见达科仍然有些犹豫,于是帮他做出了决定,缓慢但坚定地点了点头,“谢谢您,纳里奇枢机主教。我会尽快做好准备,之后马上就动身前往次级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