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离别
    圣迭戈城内,魔法交易会的会场十分热闹,而城外却人烟稀少。  .自从各大城镇建立了传送阵之后,大多数人都会通过传送阵来进行城镇间转移,特别是像圣迭戈这样的大城,普通居民较少,从城门进入的基本都是些商队的车马。

    此时,在城门外的一个丘陵附近,一个女学员正在一块人迹罕至的空地前等待着什么。附近传来了响动,女学员被声响吸引,看向了那个方向。正在这时,一个战士的身影从她身后的灌木丛中现出身形,她急忙回身,看清楚了武士的面孔,伸手用力拍了拍饱满的胸口,娇声说道,“奥斯卡,你吓死我了!出现之前也不知道打声招呼!”

    “是你自己的战斗经验太差了,阿什莉。如果我是敌人,现在你已经死了。”奥斯卡漠然地回应着,“还有,你的魅惑术对我没用的,不用白费力气了。”

    阿什莉收起了故作的姿态,开门见山地问道,“叫我出来做什么,我可是还有自己的事情呢。”

    奥斯卡似乎也不喜欢与阿什莉多话,直接丢了一张契约给她,“这个契约失效了,你最近对目标的监视进行的怎么样?”

    阿什莉接过契约看了看,惊讶地现上面的光芒已经消失,这张契约是她与达科曾签订过的,“目标前些天曾去过悬赏殿挑选任务,接了几个魔兽山脉的任务。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从契约失效的情况来看,想必已经死了吧。”阿什莉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身体颤抖了一下,喃喃自语着,“维他命公会,效率好高!”

    奥斯卡面上肌肉微不可察地抖了抖,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我也认为他应当是死在魔兽山脉了,只是不知为何,在命谱上显示交易还未达成。”

    “交易未达成?”阿什莉很是奇怪,“如果他不是被维他命公会杀死,而是被魔兽吃了,那么也应当是交易解除,而不是交易未达成。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还不知道。”奥斯卡摇摇头,“不过维他命公会对于任务目标生死的判定,有着更高级的法则定义,比普通契约更加准确。既然是未达成,就说明维他命公会认为目标还没死,所以需要你继续关注着魔法学院,如果目标再次出现,要第一时间回通讯。其他事情,就没有了。”

    “哦,知道了。”阿什莉嘟囔着,向着学院方向返回,“还以为要带什么好东西给我,就为了送这么个破契约,告诉我契约失效了,真是的。没有重要物品的话,用魔法通讯多好,还要我亲自跑这么远出来……”阿什莉的自言自语忽然戛然而止,她不可思议地低头,看到自己胸口多出了半截剑尖。

    背后传来了奥斯卡的声音,“这次我过来,就是为了杀你。既然你签的契约已经失效,你也就没什么作用了。可悲的女人,从来没能摆清自己所处的位置。”

    奥斯卡将重剑拔出,又掏出一张分解术的卷轴丢在阿什莉身上。阿什莉尚未死透,却已是受伤太重,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只是从嘴里流溢出鲜血。她只能卖力地耸动着躯体,扭曲着被逐渐分解的腰肢,甚至还想要拉开胸口的衣服对奥斯卡施展魅惑。但这一切终究都是徒劳,奥斯卡只是在一旁冷静地看着,似乎面前的不是一个动人的身体,而是一个猎物。

    一刻钟之后阿什莉整个人就被分解成最纯粹的元素,曾经令她得以施展魅惑术的一切生理特征,都被还原成为最纯粹的元素,融归于位面之中。

    奥斯卡再次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探查到此处生的事件。他只看到远方天空中有三只狮鹫遥遥飞过,于是钻进灌木丛中,消失不见。

    天空中飞翔着三只狮鹫,只有一只上面坐着人,这个人就是从黑暗神殿去往空间神殿的达科。从圣欧文至圣克罗伊,直线距离过七千公里,路途中经过山川、森林、江河以及大片无人区。达科并不着急,似乎他已经习惯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实力低微的他能够做出的选择并不多,于是反倒豁达了。

    坐在狮鹫身上,达科正紧闭双眼回想着自己在获得真名时看到的景象。那些法则之线只在灵魂融合时出现了一次,之后任凭达科再怎样开启因果之瞳去观察,都无法再看到那些线了。而达科有种感觉,若是再多回想一些当时法则之线的细节,将直接有助于他对力量层次的领悟。

    当达科确定自己再也回想不出什么细节时,才缓缓睁开眼睛,直接面对着高空中呼啸的寒风。达科想起来,上一次坐狮鹫,还是和主人在一起坐的。想到主人,她因为被追杀而必须逃难的心情也变得灿烂了一些。但随即他又想起了主人说过不想再见到他,于是再次阴郁了下来。

    “这么多天没见了,主人会不会想我?如果知道我被维他命公会追杀,主人会不会担心?要不要去看看主人呢?说不定坐狮鹫过去不会被维他命公会现呢。”想到这里,达科马上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疯狂的想法。纳里奇大主教告诉他不能通过传送阵去圣克罗伊,因为那些城与城间的传送阵都被维他命公会的耳目监视着,很容易暴露自己,所以只能骑乘狮鹫去空间教会的跨位面传送门。如果他去看菲丽丝,那么恐怕会更容易暴露自己,那样的风险还是不冒的好。

    不知不觉中,狮鹫已经从圣迭戈远处路过。达科回看着远处的魔法学院,心中不由得五味陈杂,在那里他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也付出了无数的汗水。而且在之前,即使知道自己无法再重回学院,也为了不背契而让凯文将任务交回。

    在学院中的一幕幕经历,构成了达科最重要的一段时光。过去那一年里,是他学会了铭文的一年,也是他系统学习了魔法知识的一年,更是他与主人关系变得更亲密的一年。回想起过去一年的经历,达科就会有种时光在刃的感觉。

    当仔细去计算时间,达科才惊觉,今天正是他与主人在斯哥特城中初见的一周年。那时他只是一个小骷髅,如今已经成长为初级魔法师,其中少不了菲丽丝在他身上倾注的心思。

    天黑下来,过了很久又亮起来,不变的是达科乘在狮鹫身上飞翔。光与暗交替了两个轮回,狮鹫已经累死了两只,即使是轮流承载也经不起这样的疲劳飞行,当第三只狮鹫也口吐白沫奄奄一息时,达科也终于到达了圣克罗伊。

    据说在魔法文明的早期并没有空间魔法阵,后来逐渐有魔法师现,依靠瞬间放出魔力可以扰乱空间法则,使自己传送到不确定的其他位置,这就是瞬息移动魔法的形成。瞬息移动为魔法师保命多提供了一个保障,但移动位置的不确定性也限制了它的使用。直到五千年前,一名圣魔导师通过炼金术的方法将空间坐标的数据构架进魔法阵当中,才解决了点对点传送的难题。而那位圣魔导师,就是现在的空间之神,克罗伊。

    圣克罗伊是以空间之神名字命名的一座城,也是空间主神殿的所在地。这座城十分雄伟,但其中定居的人口却与城池规模不成正比,更多的则是些流动人口。大片的空间就那样空在城中,让人体会到空间教会的名副其实。

    圣克罗伊封神之后,利用自己的神职优势先后建立起了通往五个次级位面的传送通道。但祂并未将这几个位面据为己有,而是将空间通道开放出来,无论身份,对所有的人开放,任何人都可以随意通行,通行的代价只是需要缴纳一笔传送费用。

    这样的做法不但化解了其他势力对空间教会位面传送门的觊觎,而且还赚取了一大笔过路费。空间教会所收取的过路费,相比传送的费用多出了将近三倍,但由于当时空间传送技术被空间教会垄断,于是其他人也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渐渐地各个教会都在那些次级位面中建立起分会来。

    五个位面中,墨丘利和阿玛斯是四级位面,萨图尔努斯是五级位面,朱庇特是七级位面,维纳斯是八级位面。有人认为空间教会并不只有这五个位面,他们至少还有一到两个资源富饶的位面在独自开,不过这只是传言并未被证实。

    达科交过了一百五十金币的过路费,就步入了空间神殿的主殿堂,接着他就看到了一片巨大的空间。殿堂内的地面与顶棚都是一米见方的白色石板铺成,地面上石板是水平的铺陈,而墙壁和顶棚每块石板之间并非水平,而是呈一定角度,这使得单一颜色的墙壁看上去也极富立体感。

    当达科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才开始打量这片空间的边界,他现这殿堂内空间竟大到让人难以分辨墙壁与自己之间的距离,粗略估计这里的空间比在外面所看到的空间神殿体积要大了十倍不止,而这片空间才仅仅是一个主殿堂!他这才意识到这主殿堂中必然使用了空间魔法,使得整个空间神殿都成为了一个小型的异次元空间。

    然而达科清楚地知道,能够承载生命体的空间装备是什么等级。当初在预言教皇的箱子里,一个储物空间七十立方米的空间腕轮,就能与死神之心和十级位面传送卷轴放在一起,只因为它能够承载生命体所具备的战略价值。然而在这里,上万个立方的异次元空间就这样被当做主殿堂来供人通过,这是何等大气的手笔!

    空间之神就以这样一种方式,炫耀着自身的强大。达科以此想到了那段历史,各个次级位面传送门的建立,让空间之神能够大量地收取传送费用,使得空间教会一跃成为最富有的教会。但即便没有这些传送门,仅仅依靠着空间之神的自身实力去展,其实也会是同样的结果。历史虽然看似偶然,从某些方面讲却也是必然。

    巨大的主殿堂本身就是交通中转的场所,主殿堂中央的是通往位面内各个大城镇的传送阵,这座主殿堂的功能相当于其他各大城镇的中央广场。主殿堂周围是五条通道,分别是通往其他几个次级位面的传送门。纳里奇大主教只是让达科找个次级位面躲避维他命公会的强者,并没有给出具体去哪个位面的建议,于是达科在这里纠结了起来。

    要想拉近杀手与自己的等级差距,当然是去等级最低的次级位面,也就是像阿玛斯和墨丘利这样的四级位面。但同样是四级位面,阿玛斯和墨丘利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历史。

    阿玛斯位面是在很早的时候现的,克罗伊在封神前就建立了通往阿玛斯的传送门,经过不断试验现了每个位面力量上限不同这一道理。那时候,由于之前太多高于位面力量上限的强者殒命其中,人们对于异位面的恐惧感远远大于好奇。所以敢于去探索阿玛斯位面的人,都是高级职业者中最为勇敢和强大,他们渐渐在阿玛斯位面中扎下根来,并适应了那里的环境。直到当时的各大教会现了异位面的丰富资源想要去圈地时,最早过去的原住民们已经建立起了属于本位面的组织。

    诸神的教会认为被现的异位面都是他们的资源宝库,而原住民却认为阿玛斯位面是他们的家园,于是战争爆了。原住民们依靠团结的组织,以及对位面法则的理解,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与此相反,各大教会却是各自为战,对抗原住民的同时还要提防其他教会与自己争夺资源。于是原住民们一次次地战胜了各大教会派遣的军队,并最终迫使各大教会走上谈判桌,签订了阿玛斯契约。

    契约的大概内容有三点,一是允许诸神在阿玛斯传教,但为防止诸神教会的移民和渗透,外来人员一律不允许在阿玛斯位面提升等级;二是两个位面的资源只能以交易的形式进行交流,不允许走私和偷运;三是为保证一二两点顺利执行,阿美西亚的人口进入阿玛斯时必须要签订契约。

    阿玛斯位面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而其中的人口大都是原住民和阿美西亚位面的商人。也正因此,位面中的秩序十分和谐,甚至要比阿美西亚位面更加安全。

    与之相对的,则是墨丘利位面。墨丘利有着非常丰富的矿产资源,同样气候也是极为恶劣,不但昼夜温差极大,水资源严重缺乏,而且魔兽和魔植也十分凶残。它是在魔法革命前被现的一个位面,刚刚现就被空间教会从现者那里购买来坐标,并建立起了位面传送门。那时正处在十六个教会各霸一方的形势下,相互之间你争我夺,使得墨丘利位面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战场,被送去挖矿的劳动力又大都是囚犯和难民,于是使得位面秩序更加混乱。

    如果说阿玛斯位面是秩序和繁荣的代表,那么墨丘利位面就是绝对的混乱与疯狂。若是让人在二者之间进行选择,几乎所有人却都会选择阿玛斯。

    对于达科来说,阿玛斯位面没有什么危险,整个位面都存在于一个巨大的契约准则当中,但同样去了也就不能提升等级了,相当于要浪费掉一年的时间。而墨丘利位面却是异常的险恶,危险与挑战并存的位面,其中充斥着碰运气的冒险者、穷凶极恶的囚犯和无法无天的暴民。但在其中达科可以提升自己的等级与实力,如果资源足够多,甚至可能在一年内提升到高级,再回到阿美西亚来。达科并没有做太多考虑,就走进了墨丘利位面的通道当中。

    通道并不长,尽头是个偏厅,中央竖着一个巨大的传送门,但达科却忽然停住了脚步。一个纤弱的身影孤独地矗立着,与她背后那深邃的传送门形成了强烈反差。那是菲丽丝,她似在等待着什么。

    ……

    “达科,你可要快点升级,等级高了以后,才能保护我。”

    ……

    达科一瞬间就知道了,菲丽丝在墨丘利的传送门这边等待的原因。如果在墨丘利这边等不到他,就说明他去了阿玛斯位面。既然本就不愿守护,那么不见也罢。

    菲丽丝抬起头,紧紧盯着达科,唇齿微微动了动,却终究什么声音都不曾出。于是达科才知道,再多话的人,也有沉默的时候。

    “你是……布莱特……”菲丽丝紧紧咬着下唇,像是难以面对现实,又似害怕失去什么。

    真相被主人得知,达科内心反倒是一片平静,好似帮他下定了什么决心。

    “不,主人,我的名字是……”达科缓缓地单膝跪在菲丽丝面前,一如斯哥特城中二人的初见,“达科比卡梅克斯汀特耐克瑞蒙斯。”

    ……

    “好哎!以后谁告诉我真名,我就嫁给谁!这样他也不敢惹我生气!如果他敢惹我,我就用契约奴役他成为我的仆人,然后让他做我的亡灵军团长!”

    ……

    达科起身,义无反顾地走向前方的传送门,擦肩而过时他没有看到,两点晶莹正自菲丽丝的面颊上滴落。

    第一卷光明与黑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