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甲虫
    这一层天然的地下通道温度明显升高,不再适合普通魔兽生存,但通道的洞壁和地面上却有着大量的细碎痕迹。.达科心底一惊,这条天然通道不是矿洞,显然不会有人挖掘,仔细辨认过去,他立时吸了一口冷气,这些痕迹竟然是齿痕。此处仍在铁矿矿脉当中,岩石的坚硬程度自不必说,能在铁矿石组成的洞壁上留下啃咬痕迹的魔兽,可想而知它的牙齿有多么锋利。

    达科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又坚定下来继续探查地下通道,他必须找到一处安全的藏身地点,如果放弃这里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下一处了。他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就继续小心地沿着地下通道一路前行,当到达了一处四通八达的岔路口时,他终于看到那些痕迹的始作俑者。那是一种黑得亮的甲虫,他们爬在灼热的通道石壁上,丝毫不受高温影响。这种甲虫达科却是认识的,他在魔法学院的解剖课上曾经见过,但那时他所解剖的只是一个虫尸,而现在面对的却是活生生的能够威胁到自己安全的魔兽。

    这一种三阶魔兽,名字叫做喷火甲虫。这是一种常见的变异昆虫类魔兽,喜欢居住在火元素浓郁的地方。它们有着四只长而有力的节肢,口中还有一对咬合力极强的刀锋,在其体内储存有火元素,能在遇到敌人时吐出火焰来进行攻击。喷火甲虫的体液带有强烈的火属性魔力,于是达科决定杀几只甲虫,一来清理自己占领的地盘,二来也能收集些魔法材料。

    因为亲火元素的缘故,这种喷火甲虫喜欢在火元素充裕的地方栖息居住,而这地热充沛的地下通道正是合适的场所。达科在矿洞外面的火山口处曾看到过这类甲虫,现在他意识到,恐怕这正是同一群喷火甲虫。也就是说,外面的火山口与这个矿洞很可能是连通的!

    “若是火山喷会不会波及到这里?”达科心惊不已,但随即又想到这里面的这么多喷火甲虫,也不知居住了多久,却没见它们逃跑。很多魔兽有着预知危险的天赋,特别是像居住在火山口的喷火甲虫这样,身在险境的魔兽,通常都能够在自然灾害来临时提前跑掉。

    于是达科放下心,开始用冰月术清理喷火甲虫。在达科瞬的冰月术突袭下,喷火甲虫根本来不及逃跑,它们喷火的距离有限,在达科小心且快地移动中,火焰也难以伤害到达科。魔法师最怕的是高敏捷和远程攻击的魔兽,喷火甲虫的火焰喷射距离不足,度也不是很快,身为中级魔法师,达科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收拾起它们很是得心应手。于是先后有五只喷火甲虫被达科收割了刀锋和体液,这种刀锋十分锋利,装上一个木质手柄就可以当做普通级武器来使用。火属性的体液则可以炼制药剂,只是甲虫体内能够收集到的体液少得可怜,五只甲虫才只有几十毫升的量,但聊胜于无,达科全部用空试剂瓶盛装后收进了空间戒指里。

    将这块四通八达、类似于交通枢纽的地方清理出来,达科就极力放开自己的精神力,探索着这一层的天然地下通道。这地下通道四通八达且毫无规律,竟如同迷宫一般,还是需要自主去探寻才行。达科在来时的通道口做上记号,就认准一个方向探索过去。

    迷宫般的地下通道蜿蜒曲折,支路众多,为防止迷失在其中,达科每隔一段距离就做一个记号。当再次解决掉了四只喷火甲虫后,达科现周围温度变得越来越高了,想必滚滚而来的热量正是从他前进的方向传来。四周的洞壁也变成了火山岩一样的乌黑色,看起来像是某次火山喷时,岩浆的高温熔穿了这块矿洞,使得两者相互联通在一起。

    达科继续向着热量传来的方向探索,他希望能找到通过火山口出去的路。毕竟在这洞里也并非绝对保险,万一被维他命公会的杀手追来,自己有一个退路是很重要的。达科向着冒出灼热气息的通道走去,气温逐渐提升,这样的温度对于常人已经过高,即便身为中级冰系魔法师,他也是汗流浃背,他不得不在身上施法了一个霜甲术来阻隔热浪。霜甲术虽然防御力较差,但在降温方面却要优于冰甲术,其不断挥的霜雾能够吸收大量热量。

    达科想到了一个结界类魔法,四级的防护火焰结界,之前达科从未试过,但书中有这个法术的咒语。达科拿出自然魔法大全,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熟悉施法,随着一连串咒语的吟诵,他顺利将这个魔法释放出来。

    结界一经释放,立刻改善了达科身边的环境温度,不但将热量降低,而且还缓缓地转化为魔法力进入他的体内。但他走了两步马上就苦下脸来,结界类魔法的缺陷之一就是不能移动,他消耗大量法力释放的防护火焰结界就只能作用于五米方圆的范围,走出这个范围就没了效果。

    达科无奈地走出结界范围继续前行,心想自己空有一身的冰系魔法力,却没有太好的办法把温度降下来。想到这里,达科灵机一动,接连放出了十六弯冰月来,环绕在他身边,绕圈旋转着,果然这带来了一丝清凉,他觉得舒服了很多。这是达科三个真名能力之一的控法,在这个真名能力的辅助下,达科能够已经同时操控十六弯冰月,比以前强了太多,然而这却已经是极限了。

    达科清楚地记得,在一年前的入学测试上,温蒂就能够同时操控十五个风刃,那么现在的她呢?达科忽然觉得,自己即使有着真名能力的辅助,也未必就比其他人强很多了。毕竟能够被众人追捧的天才们,必然都有着属于自己强大的依仗。

    继续前进,前方出现了一个t字路口,一步踏入路口后他就现左右各有一只喷火甲虫,将他包围在中间。这两只喷火甲虫仿佛约定好了一般,一上来就向着达科喷吐火焰,将他全身都包裹在了火焰当中。达科一惊之下一时没控制好精神力的操控,身周的十几弯冰月立时胡乱飞出,撞在洞壁上打出了片片霜痕。好在乱飞的冰月术也有射在喷火甲虫身上,打断了它们喷吐火焰的节奏。

    即便如此,在短暂的火焰灼烤中,达科身上的霜甲术出不堪重负一般地呻吟声,亮了亮就还原成为游离元素。虽然喷火甲虫只是三阶魔兽,但它们近距离吐出的火焰还是会对达科造成一定威胁。

    达科心念电转间思考了几个办法,先他就想要以寒冰牢笼将其中一只封住,再击中攻击另外一只。但这个想法马上被他否决掉,寒冰牢笼的施法时间太长,还没等准备好就先被烧死了。放弃了释放寒冰牢笼的达科忽然一惊,他觉自己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释放出了寒冰牢笼,将右侧的喷火甲虫冻住。那寒冰牢笼比正常的要小很多,与其说是牢笼倒不如说是个冰块,但那小寒冰牢笼却冻住了喷火甲虫的前肢,使其无法迅移动。达科略一疑惑,又依法施为释放了一次寒冰牢笼,这次他感觉的很清楚,消耗了仅有一个一级魔法的法力,就近乎瞬地将那个小冰块放了出来,这就是一个缩水版的寒冰牢笼!

    来不及细想,达科又放出两个小寒冰牢笼将右侧的甲虫头部冻住,开始依仗自己的魔抗集中火力攻击左侧的喷火甲虫。将那甲虫放翻后,右侧的甲虫才刚刚以喷出的火焰将冰块融化,达科又且战且退,保持在另一只喷火甲虫的魔法攻击范围之外,用放风筝的方法,不一会也将其击杀。

    结束战斗后,达科开始思考偶然间现的缩水版寒冰牢笼,他现这是真名能力中的控法起到的作用,能够让他以极少的法力出缩水版的高级魔法,而且施法时间也变得很短暂。达科心中一动,如果寒冰牢笼能够以一级的法力放出缩水版,那么其他的中级和高级魔法呢?如果暴风雪这种群攻魔法也能出缩水版本,那么在战斗中岂不是就可以当做单体魔法来使用了?

    但达科尝试了一下,却没能如愿放出缩水版暴风雪,只好留待以后有时间再研究。即便如此,有了这个新的缩水版寒冰牢笼,也让达科心中十分得意,毕竟有些时候需要的是快施法,而对于魔法的威力反倒要求不高,控法能力能够出缩水版的高级魔法,无疑为达科今后的战斗提供了更多的应变和选择。

    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达科开始注意到刚刚杀死的两只喷火甲虫,这次的遭遇令他也是有些狼狈。这两只甲虫的喷火距离明显要远一些,而且也更聪明,竟然还懂得伏击战术。达科走到甲虫的尸体前,赫然现这甲虫与之前他所杀死的有些许不同,其黑色的刀锋上竟有着缕缕白色花纹。达科以之前收割下来的普通喷火甲虫刀锋,与其用力对砍了一下,那普通刀锋上竟出现了一个缺口,可见带有白色斑纹的刀锋更加锋利和坚韧。

    达科收起了轻视之心,重新一弯弯地放出冰月术来环绕自己,到达了十六弯后打点起精神继续前进。随着一路向前通道内温度更加高了起来,即使有霜甲术和冰月术的双重阻隔,达科也是被热的头昏脑涨。

    达科有些猜到了这个矿洞被遗弃的原因,因为旁边这座活火山的喷,使得地热十分活跃,下层温度不再适合人工开采,于是这个矿洞被废弃了。高温给达科造成了麻烦,喷火甲虫却是没有任何影响,随着温度升高,它们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达科迎面的通道分出两条岔路,而这两条岔路上都有喷火甲虫向他冲来。左侧通道一只,右侧通道两只。达科注意到这样的情形马上抽身急退,同时一张土墙术的魔法卷轴向着右侧通道丢去,立时那个通道就被土墙封堵得严丝合缝。正当他准备先一鼓作气干掉左侧的喷火甲虫时,却听见喀嚓之声不绝于耳,那右侧的土墙摧枯拉朽一般地倒塌下来,后面的两只喷火甲虫度竟没受到太大影响继续冲了过来。

    达科这一惊非同小可,土墙术是土系的三级防御魔法,即便奥兰多抄写出的土墙术是劣质的,但也有着二级魔法的威力,却没想到被三下五除二地啃掉了。转念一想,他立即意识到连通道由铁矿构成的岩壁都被着甲虫啃咬出痕迹,何况这区区土墙。好在这一次达科心理有所准备,周围的冰月术没有失去控制,他单手一挥,十六弯冰月立刻铺天盖地的向着喷火甲虫席卷而去。而那三只喷火甲虫也在这时张口,将三大团火焰喷吐而出。冰月术与火焰撞在一起,出了琉璃般绚丽的雾状波动,火焰到底无法完全阻隔达科的冰月术,喷火甲虫最终还是被冰月命中。但显然那些冰月已经在火焰中被削弱,没能彻底杀死喷火甲虫。

    达科边战边退,他在等级提升到中级魔法师之后,体内法力也已经十分充裕,释放一级魔法游刃有余。即便如此,他一次性应付三只喷火甲虫也已经足够忙乱。而正在这时,他身上的霜甲术忽然颤了颤,随即化作点点晶莹散去,竟是被高温炙烤的直接消散了。魔法师在对敌时通常都时刻保持着身上的防御魔法,以防被人近身。而这时左侧的喷火甲虫已经接近到十分危险的距离,达科在攻击与防御之间犹豫了一瞬,就见那后面两只喷火甲虫在前面一只身后一顶,这只甲虫度更增几分,极冲向达科,刚进入攻击距离就是一股火浪扑面袭来。

    达科的战斗技巧在此时终于体现出来,他不退反进,团身冲过了那喷火甲虫的攻击。喷火甲虫和达科都是相对冲锋,反而缩短了达科在火焰中的时间。达科冲过火焰,并未攻击这只前面的甲虫,而是越过它直接两弯冰月向着后方两只甲虫打了过去。那两只甲虫经过刚刚的战斗已经是强弩之末,被达科这样一次攻击立刻翻身死翘。

    达科落地一个翻滚,随手将被他杀死的喷火甲虫尸体抬起,向上一挡。随着一声脆响,那精光铮亮的甲壳立即被夹断了一半,竟然是前面的那只喷火甲虫掉头过来,对达科起了攻击。喷火甲虫虽然度不快,但转身还算敏捷,正是前面那只喷火甲虫迅转过身用锋利的刀锋向着达科起攻击,相比喷火的魔法攻击喷火甲虫的物理攻击更具威胁。

    然而当这甲虫一击过后,却再也动弹不得了。一根同样是黑中带红的刀锋插在了它的腹部,达科躲在那只几乎被夹成两段的甲虫尸体下,透过其节肢的间隙将之前收割下来的刀锋刺了出去。

    达科缓缓站了起来,经过一脸串的战斗,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于是他果断放弃了继续前行探索出口的计划。高温不但使他体力消耗过快,同样也在战斗中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里冰元素匮乏,对冰系魔法的施法度和威力都有所削弱。退路虽然重要,但相比之下还是安全要紧些。将三只喷火甲虫的体液和刀锋装入空间戒指,达科又原路返回。

    墨丘利位面中都是四阶以下的魔兽,达科本以为自己可以放心大胆毫无顾忌地进行杀戮,不必担心招惹到什么自己打不过的高阶魔兽。没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无法挥出全部实力,竟然被喷火甲虫这种三阶魔兽阻住了去路,实在是打击了他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