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破魔
    霍文刚刚砍翻了一只沙虫,正喘着粗气,忽见几弯冰月几乎分不清先后顺序,一齐向着他涌来。  .他来不及多想,本能地合身扑在地面上,同时挥斧一阵横遮竖挡,竟将几弯冰月全部挡住。虽然战斧上已经遍布冰霜,手也被冻伤,但好在没有中冰系魔法的迟缓效果。

    达科见状,猜到霍文有着一定的魔法抗性,显然不是一级魔法能够解决的,他想短时间内轻易取胜也有一定困难,于是不慌不忙地扬声说,“追了这么久,辛苦你们了,请问是因为什么事情要来追我呢?”

    霍文顾不上冻伤的痛苦,随手一斧劈出,将一只扑向自己的腐狼砍成两片,目光森然地望着达科,“把你在黑市偷抢的东西拿出来,饶你不死!”由于忌惮达科的实力,这会已经从“留你全尸”变成了“饶你不死”,达科察觉到这样的变化嘴角泛出一丝弧度。

    “唔,真是诱人的条件呢。”达科身旁有一只沙虫刚刚近身,还没来得及将腹腔中粘液喷吐在他身上,就被一弯冰月射入口中,又从肛门穿出。

    达科索性与霍文聊了起来,既然确定了追他的不是维他命公会,他也不会有任何畏惧,唯一的问题是他刚刚在逃出小镇时,慌忙中用出了冰系魔法,职业已经暴露,不过这样也能够使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必畏畏尾,可以毫无顾忌地施展魔法了。

    正在霍文与达科说话之时,一个火球呼啸着自后方向达科袭来。达科随手一招,魔杖出现在手中,然后犹如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一弯泛着血色光华的冰月正对着那火球撞去。

    没有想象中魔法对轰的狂暴景象,冰月与火球接触瞬间,那火球如同失控一般崩散开来,而那冰月竟还保持着原先的形状和度,继续射向火球来源之处。

    “这不可能……”出火球的是一个拿着乌木法杖的黑袍魔法师,他眼睁睁看着血色冰月占据了自己的全部视野,留下了最后一句遗言。

    看到这个景象,霍文本打算借着这次偷袭趁势对达科展开攻击,没想到达科摧枯拉朽一般地解决了己方的魔法师,此时集聚的爆力立刻被阻,险些憋出内伤。然而相比之下,达科的冰月术带给他的感觉更加震撼。

    冰月术与火球术都是一级魔法,二者对撞怎么想也应当是相互湮灭的情形,而达科的魔法不但没有湮灭,还能保持着形态杀掉那个火系魔法师,简直就是耸人听闻。

    达科看到泛着血色光华的冰月也是一怔,他之前在黑市之中释放的魔法都没有生这样的变化。达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将手里的魔杖收起,徒手释放了一弯冰月,那冰月晶莹剔透,不再有血光掺杂其中。达科立刻意识到,之前他在黑市里也是空手释放魔法,看来那血色光华就是这魔杖所附带的。这魔杖也不知其中包含着什么样的强大力量,竟对他的魔法有如此增幅。

    就在这段时间里,霍文的手下也都渐渐战胜了围攻的魔兽,转而组好凌乱的阵型,有层次地站在一圈,刚好将达科包围其中。

    “呵呵,你就是霍文吧?”达科干笑了两声,口中说话间手里也不闲着,从身旁一只死掉的羊熊头颅里剜出一个晶核,并收入空间戒指里。

    霍文眉头紧了紧,他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达科的实力,拥有空间戒指的人物怎么都不算是个小人物,更何况他的手里还有一根看起来也不差的魔杖。霍文一伙平常都只是欺负一些小角色,从不与强者敌对,这时他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但若是他只图达科的财富还好,而达科却是还顺手抢了黑市上售卖的东西,这让霍文怎么也得硬着头皮要回来。

    “你既然来到这里,想必也知道这黑市背后是什么背景。快把你抢去的那套笔交出来,否则将视为对天空教会宣战!”霍文终于抬出了背后的教会,但实际却已经将条件再次放低,在他看来达科如果识相,定然会交出抢去的东西。然而他却不知道那套笔对达科的用处也是极大,让达科交出去是万万不可能的。

    “原来你可以代表天空教会呀,我真是大开眼界了。”达科耸了耸肩,手掌一翻那套笔就出现在他手心里。

    霍文见达科拿出了那套魔法笔,心中暗喜,以为达科是准备要妥协了。然而就在这时,霍然间一大片带着血光的冰月以达科为圆心汹涌地扑面而来,一时间也不知有几十弯冰月。控法这一能力经过了达科三个月的试验,已经能够完美的运用它进行战斗,这个能力可以在瞬间将达科体内三分之一的法力全部释放出来,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壮观的冰月狂潮。与达科初次能够瞬冰月术不同,那时面对兽人他完全是遵照本能地一弯接一弯的释放,用十几秒的时间释放出全部法力,而现在却是在一秒之内释放出体内三分之一的法力,其威力可想而知。

    霍文手下的壮汉也不是易与之辈,他们陡然齐声出一道厉喝。手中兵器上爆射出雄厚斗气,这十几人联手一齐出的斗气光芒甚至与冰月狂潮的法力波动分庭抗礼。冰月狂潮被这样阻了一阻,他们立刻匍匐在地上躲过了冰月术的余波。这正是群攻魔法的弊端,无法以精神力进行指引。

    达科眉梢一挑,他现霍文的这些手下竟都有初级武士的实力,难怪能以这么快的度干掉那些魔兽。若是他们联手强攻,恐怕中级魔法师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然而达科却也不是普通的中级魔法师,当那冰系法力的躁动停止时,却仍然有缕缕血光凝而不散,似是在场众人的血雾一般。霍文轰然跪在地上,而他身后那些被冰月术波及到的手下,则全部匍匐在地已没有了生气。

    “这……这怎么可能。”霍文对于魔法师的一级魔法威力十分清楚,正因此他之前虽然忧虑却并不慌乱。他的手下也都在瞬间做出了正确判断,然而他本以为是轻伤的结局,竟然付出了团灭的代价。霍文手下的围堵很有层次感,刚刚那一轮倒下的都是内圈距离较近的,虽然在外圈的人仍然留有战斗力,可以继续阻挡达科,但他们却是迟疑了,他们心底同时浮出一个问题,达科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魔法师?像刚刚那样的攻击他还能放出几次?

    看到战果,达科也被自己的攻击力吓了一跳,当他现霍文的手下都是初级武士时,对于用冰月术杀死对方,他本已不报希望了,却没想到自己的冰月会得到这样的成效。矿洞中的三个月里,达科对于自己的冰月术威力早已有了深刻了解,能够从对方的等级、装备和反应来判断自己冰月的杀伤效果能够达到什么程度,这种预判对于战斗十分重要。然而这一次达科却是预判错误了,冰月术的威力似乎忽然间增幅了许多,竟能够瞬间团灭一小队的初级武士。惊奇中,达科再次将目光锁定在自己手中的魔杖上面。

    霍文在冰月袭来时就瞬间拿出一张卷轴撕开,于是他成为了受到攻击却唯一存活下来的人。霍文心中惊骇更甚,他清楚地知道达科在短暂时间内放出大量冰月术,还是那种异于正常,泛着血光的冰月。这样的能力绝不是什么普通能力,虽然他看不出这是怎样做到的,但他知道能够拥有这样能力的魔法师绝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更何况他唯一一张防御魔法卷轴已经被用掉了。霍文同样也看向达科的魔杖,他同样疑惑达科怎么会拥有如此凶兵。

    “小子!你的魔杖是从哪来的?”

    达科看了看手中的魔杖,在掌心转了一圈,“约克镇的矮人铁匠送给我的,有问题吗?”

    霍文忽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约克镇?你是从约克镇过来的!糟糕,那消息肯定是山姆那混蛋放出的假消息!他是想借着小子的手来削弱我的势力!”

    霍文想是想明白了,但仍然身处于两难的境地。霍文其余的手下仍然围堵着达科,他们基于霍文的余威并未逃跑,但显然也挥不出什么战斗力了。霍文自己则仍然紧盯着达科与其对峙,事到如今,他很想与达科和解。事实上达科也不是很想招惹是非,但魔法笔他却是不会交出去的。

    霍文紧紧咬着牙,愤恨地看着达科,他知道这次自己的失败主要在于误信了假情报。山姆透露的情报所谓有个初级魔法师怀揣大量魔晶,独自前来黑市交易,完全就是个吊他上钩的鱼饵。这个人有着高级魔法师的实力,甚至还拥有那样一根极品魔法杖。那样一根极品魔法杖增加的战斗力倒在其次,关键是那样一根魔法杖根本不是用金币可以衡量的,要什么样的背景才能拥有那样的极品装备?难怪对方并不畏惧天空教会,相比之下,霍文这个黑市的保安简直就是个笑话。他根本不敢去想了,若早知道是这样,霍文绝不会招惹达科。良久之后,霍文心中不知诅咒了多少遍山姆,方才从口中挤出话来,“撤!”

    随着这一声令下,围在达科周围的武士缓缓向后退去。达科见霍文一伙退缩,也深深松了一口气,若是对方放手一搏,会给他造成很大的麻烦。即使最后他能够获得胜利,但过程也不会很轻松,刚刚那一波冰月狂潮意在立威,却已经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法力,继续战斗下去若是将储备的卷轴消耗掉,那就得不偿失了。好在立威起到了作用,现在他终于在对峙中获得了胜利,不但令对手退却,还得到了这套魔法笔,收获颇丰。

    达科此时却极为忐忑,不知怎么他心中总是有种莫名的焦虑,明明面前的霍文一伙的战斗力根本不能够威胁到他,但他心中危险的感觉却始终徘徊不去。这是达科战斗本能对他的提示,他知道这可能是被什么厉害的人或魔兽盯上的原因,可是他的精神力感知中却明明没有探测到任何能够威胁到他的人。此处形势险恶,既有尚未退走的霍文一伙,又有各种魔兽环嗣。

    达科也是当机立断的性格,既然不知道危险的来源,那就干脆做好万全防范。他直接掏出了五张卷轴一把撕开,那五重防护就接连加持在了他的身上。

    霍文一伙手中拿着的众多火把同时都猛然跳了一下,接着竟毫无征兆地熄灭。恰在这个时候,一片乌云浮过天空,月亮被彻底阻挡,周围完全暗了下来,最后一丝光芒也已消失。黑暗中有一片阴影蠕动了一下,下一刻那阴影已出现在达科身后,一把看不清楚形状的武器悄无声息地狠狠插向达科后背。

    达科心中大骇,他只来得及向前一扑,那后方的武器上就突然泛起一股滂沱气势,刀锋也突然加快,轻松切入了三层魔法护罩。层层魔法防护似乎都变成了纸糊的一般,不断爆碎还原成纯粹的元素,转眼间长刀就触及到了达科的冰甲术上。好在冰甲与其他防护魔法不同,是由达科a级冰系天赋抄写出的三级魔法卷轴,防御力极强,使达科得以快收起魔杖,一边瞬冰月术阻敌一边连滚带爬地跑出其攻击范围。

    突逢惊变的达科大惊失色,他那曾挡住了众多兽人攻击的多重防护,居然被人随手一刀悉数穿透!这人是谁?是霍文一伙的帮手吗?这时,乌云已经飘移,一丝月光洒在了荒野上,达科马上看到了偷袭他的人。

    夜色中,缓缓浮现出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他虽然现出身形,但给人感觉却是有一丝的不真切,仿佛随时可能消失于黑暗中。青年身上穿着黑色皮甲,皮甲看起来没什么装饰,事实上却是由地行龙皮制成的,防御力不在全钢板甲之下,更有着其它材质难以相比的优异魔法抗性。一把黑色的长刀上缓缓流溢着不明的事物,似是斗气却又没有光芒,正是因为他的刀上附加了这种无色的斗气,才能在不惊动达科的情况下,一举破开他的四层防御。

    “破魔暗战!”达科失声叫了出来,在得知自己被维他命公会追杀之后,他很是恶补了一番关于对方的情报。破魔暗战这个职业被称作法师杀手,转职后的增幅主要在于潜行和魔抗上面,而破魔所指的则是无视魔法防御的攻击能力。破魔的能力可以大幅削弱防护魔法的强度和稳定,这几方面的增幅综合下来,使得这个职业成为了魔法师的噩梦。

    而此时此刻,达科气喘吁吁地看着对面的黑影,他没有施法准备时间用来释放高级魔法,此时还处于夜色之下,正是破魔暗战的主场。这位杀手一击不中,也不躲闪逃离,就站在那里,奇异的灰色双瞳对视着达科,带有磁性的声音从容不迫地响起。

    “我是vitb12,你应当知道自己是被谁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