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矮人
    道路曲折向前,路上有两个人,两人相隔着千米的距离。  .矿洞之战过后,达科就一直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向远方,他知道vitb12就跟在他的后面。达科也曾想通过绕圈子和布设陷阱的方法甩掉vitb12,但vitb12在矿洞一战过后变得极为小心,而且即使用传送卷轴也难以被甩掉。与其在随机传送后的陌生地方战斗,还不如在熟悉的环境中多拖延一点时间,毕竟现在达科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地耗时间。

    之前在矿洞里,达科就猜到vitb12一定是用了什么方法一直跟踪着他。直到今天,达科才在疗伤时偶然现,vitb12在他体内留了一缕斗气,从而猜到可能是这缕斗气的原因。这斗气极其恶毒,不断四处游弋着,破坏达科体内的肌体组织,达科只能以精神力和魔法力进行压制,不敢稍有放松。

    这斗气并非不能根除,这几天在达科法力的强行排斥下,那缕斗气已经减小了一半。达科清楚的知道要想根除这斗气,势必要花掉他不少的时间,而vitb12想要恢复好被元素殉爆炸伤的伤势也需要不少的功夫,二人就在这样的形势下形成了均衡的状态。达科在前面走,vitb12远远吊在千米以外跟着。

    当远远看到约克镇的轮廓时,达科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又来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而对于vitb12来说却是完全陌生的。矿洞之战中,达科之所以能够以弱胜强,主要就是靠着主场优势。现在又来到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地方,他瞬间又是自信心大增。达科尚未来得及高兴太久,就忽有所觉,转身看向后方。那里vitb12的身影终于不再远远跟随,而是急追赶而来,有如一道黑色的闪电。

    “难道他的伤已经好了?”达科心底一惊,他本以为自己清除斗气的度会比vitb12疗伤度更快,从而赶在vitb12伤势恢复之前将其甩掉。却没想到vitb12恢复能力也是如此出众,打乱了他原定的计划。

    达科来不及多想,在自己身上施法了一个疾行术,就以最快的度向着约克镇跑去。他必须在vitb12追上之前进入镇中,依靠地形与其进行周旋,否则只会是死路一条。

    二人的距离不断拉近,当vitb12已经追到达科身后一百米时,达科也跃入了约克镇的围栏。情况紧急他也来不及走正门了,围栏后面正是狭窄拥堵的居住区。达科来不及多想,直接拉开左手边一扇木头门板钻了进去。

    房间内,两男一女正在窄小的床上奋力耸动着,达科的闯入让他们一阵愕然。但达科却顾不上看他们,径直冲向房屋的后门,团身撞了出去。

    不等房间中的三个人搞清楚状况,紧接着一把漆黑的长刀就从墙壁上插入,接着一阵高频抖动中,整个房间及里面的所有东西,就化作了一堆碎木与血肉的混合物。

    达科疯狂地在一个个房屋间左突右冲,追随着他逃跑的路线,一个个房屋被震碎摧毁。在这样的危机中,他的脑海竟渐渐恢复了冷静,开始计划接下来的战斗。

    居住区的房间十分杂乱无章,没有次序可言,达科慌不择路中也根本没功夫去探索那些通或不通的过道。居民区里大都是木板和破布搭成的简易居所,一撞就塌,偶尔遇到了砖石的墙壁,达科就是一个冰月术过去,将墙壁轰塌再继续跑路。后方的vitb12则更加暴力,无论挡在前方的是什么,他只是用长刀一插一抖,便会开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vitb12的开路方式十分壮观,使得他的追击变成了达科身后的一条尘烟形成的巨龙,好似是那条尘烟一路追着达科袭来一般。尘烟中混杂着男女老少的惊呼声,但这些呼声都十分短暂,基本都是刚刚出就已断绝。

    只是听着耳畔房倒屋塌引起的隆隆作响,达科就能知道危险与自己之间的距离,令他心惊的是这个距离还在不断地缩小。他虽然是一路乱撞,但他只是开出一个自己能通过的路,而vitb12或许是为了防止达科借助地形绕圈子,一边追逐还一边拆房子,即使这样他的度还要过达科,不禁让达科的心坠得更低。

    铿!

    在这混杂的缭乱噪音中,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蓦然响起,这声音竟让人有种刺穿了耳膜直击灵魂的感觉。背后的声音没有干扰达科的继续逃跑,他又穿过了十几户民居才意识到,后面追赶他的尘烟巨龙已经随着那声响戛然而止。

    得了这个空隙,达科急忙给自己施法了一个冰甲术,然后小心地轻身跃起,跳到一个堆满木柴的房顶上,借着木柴的掩护向着尘烟终止处看去。那里竟出现了一块五米见方的空地,空地周围都是残砖碎木,这些房屋残骸呈一个正圆形分布着,显然是受到了某种巨大力量的冲击而被震散在四周的。

    此时在这个圆形的两边,正有两个身影正对地站着,仍然摆着戒备的姿态,显然是刚刚一记对攻之后又彼此分开。这两个身影中,一个是vitb12,而另一个是拿着双手重锤,面目全部掩盖在胡子里的矮人。达科心中一惊,他马上认出了这个矮人正是卖给他魔杖的那个矮人铁匠!

    其实达科对于异族的辨别没有什么特长,就像大多数人类都觉得兽人长的都一样,达科也觉得所有矮人长得都差不多,最多靠胡子的长短以及身上的装饰不同来分辨。但这个矮人铁匠达科却是不会认错的,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势,让在他身旁的人觉得时刻被其压在下面捶打一样,无从反抗。如果说vitb12的气势是一把无孔不入的刀,那么矮人铁匠的气势就是一柄无坚不摧的锤。

    刚刚达科的一路奔跑已经达到了居住区的中心地带,也接近了小镇的闹市区。但现在这里却变得异常安静,连往常喧闹的酒吧也悄无声息。刚才vitb12如此声势浩大地莅临,周边的住所却全部门窗紧闭,连一条对外窥视的细缝都没有。在生存的重压下,人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好奇心。

    vitb12仔细审视着对面的矮人,他并不着急,而是拿出一张命谱来,对着阳光的方向看了看,仿佛自言自语般说,“墨丘利位面丘陵矮人族,八大长老之一,伊贝克阿格特,命谱排名第2594位。真是难得,竟在此遇见你。”

    阿格特哼了一声,狠狠吐出一口浓痰,骂道,“拿金钱来衡量生命,一群自以为是的混蛋!我的命可不是你们可以定价的!”

    vitb12轻声一笑,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先,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任何两种事物的价值都是相互影响的关系,既可以说是以金钱衡量生命,也可以说是以生命衡量金钱。其次,你的命并非是我们决定的,而是市场决定的。”

    阿格特一吹胡子,对vitb12怒目而视,只是vitb12说的这一套理论有些深奥,竟是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说辞来反驳。

    vitb12摇了摇头,竟似有些忧伤,“不曾对世界进行思考的可悲种族,只会以传承下来的东西分辨是非,从这点来看,矮人其实和兽人很是相像,又怎么能强求你们理解圣维他命殿下的理想呢?”

    “狗屁理想!一群草菅人命的杀手,也配谈理想?”阿格特又狠狠吐出一口浓痰,指着vitb12身后的废墟骂着,“那里至少埋了几十具尸体,都是被你杀掉的!”

    vitb12毫不犹豫地直接回答,“这些人的命并不值钱,我想你应该清楚这一点,阿格特。”

    “难道一个人的生命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吗?”阿格特咬牙切齿地出颤抖的声音。

    “是的,每一个人都有价格,甚至是诸神和传奇,也都有自己的价格。你可以不认可这一点,但别人会对你的价格有自己的评估,大多数人认可的那个价码,就是你实际的价值。如果你不接受,只能说明你认为价格低了而已。”

    阿格特怒哼了一声,“人还是有尊严的,尊严是有价的吗?”

    “自主意识形成社会价值体系中衍生出的虚拟事物,不在估价范围之内。”vitb12认真地回答,好像老师在解答着学生的疑问一般。

    阿格特却再也无法保持平静,胡子都随着气势高高飘起,仿佛表露着他的愤怒,“与你已经无话可说了,战斗吧!”

    vitb12微微颔,“正合我意。”

    铿!刀与锤相撞,再次出极具穿透性的鸣响。阿格特双手持着铁锤,自上而下地奋力下压,而vitb12也是双手执剑,单膝微弯地自下而上地顶住了攻击,虽是身处下方却纹丝不动。

    “小子,你快跑吧,我来挡住他。”阿格特愤怒地一吼,重锤的巨力终于打破僵局,将vitb12的长刀震退。

    达科愣了愣才知道矮人铁匠口中的小子是指自己,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马上逃走。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他能够与阿格特联手对抗vitb12的机会。如果他逃走,恐怕就会失去这次可能打败vitb12的机会。更何况,即便逃走,vitb12能找到他一次,也就能再一次找到他。达科还是站在屋顶,远远地问道,“矮人大叔,那你呢?”

    “我?”矮人的胡子挑了一下,旋即低低垂下,达科似乎透过胡子看到了矮人面上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这苦笑中却带着一丝释然,“这一次,我就不逃了。”

    达科一怔,他从矮人铁匠的口气中听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似乎其中有着难言的隐秘。他犹豫了一下,并未退走,而是施法了一个冰甲术,加持在阿格特身上。这是达科近几天才领悟的用法,冰甲术原本是只能施法在自己身上的,获得了控法能力后,达科能够将其作用在其他人身上,这还是第一次尝试。

    阿格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红色的冰甲,长满胡子的脸庞动了动,接着长长叹出一口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