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隐忍
    这一整个晚上,达科都在欲仙欲死中渡过,于床铺和便坑间折腾了整整十几次,他这才意识到,巴豆似乎是吃得太多了。.

    然而一直到天亮,达科却仍然没有现他的空间戒指,他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若是排泄物太稀,没办法带出戒指这种质量大的物件来!达科蹲在便坑上仰天长叹,看来不吃饭是不行的。

    接下来的一天,达科就这样拖着半虚脱状态的身体,继续在矿洞挖掘。然而这还不是全部,他依然在一次次地停下来解决某些生理问题,他终于知道那巴豆不仅数量太多了,而且效果也太好了点。达科觉得自己的肛门都已经肿起来了,每一次拉稀都是痛得呲牙咧嘴。

    生不如死的一整天下来,达科竟是一块金矿石也没能挖到。傍晚时分,他看着空空的矿篓,心想今天又要挨饿了。走到大门处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仍然有那老犯在收矿石,达科十分奇怪,心想工具的钱昨天不是已经收过了,今天又在收什么?

    达科这才想起,连矿洞外围都已经被挖空,那些呆在露天处的事务犯又怎么会有金矿挖出来?达科隐隐猜到了一个可能,一个并不令人愉快的可能。

    走到了洞口处,依然还是昨天的拜纳姆那伙人在收取矿石,正有新犯与他们产生争执,“昨天已经收取了一块矿石作为工具的钱,为什么今天还要收?”

    “我听到了什么?”拜纳姆向后面的一众犯人问道,后面的人一阵哄笑,然后他又转过头狞笑着对那犯人说,“这工具是租,记住!每天一块金矿石的价格是租!你想买也可以,一次性付清十块金矿石,这工具就属于你了!哈哈!”

    那新犯一阵气结,“可是这工具在监内也才卖十块金矿石!”

    “哦,好像的确是这样,不过那要等你买来新的工具才行了。今天你依然用的是我们租给你的工具,既然如此就需要上交今天的租金。”

    那个犯人立刻愤怒了,这里的犯人在进来之前也都不是什么良民,稍有不顺就会大打出手。到了精金监狱里收敛了一些,但也耐不住这群老犯毫无道理的欺辱,这犯人立刻大吼一声,身上肌肉全部块块隆起,还爆出不弱的斗气来,竟然是个中级武士。

    看到这人打算拼命,拜纳姆立刻大声叫道,“你要动手可是破坏监内的规矩,牢头大人们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新犯却哪还管那许多,直接双拳击出攻向拜纳姆。这拜纳姆也不是什么善茬,立即还手反击。二人都是中级武士,但此时却是带着镣铐在互殴,根本施展不开手脚,看起来就像是蚂蚁打架一般。看到同伙被打,后面的那群事务犯也全都围了上来。然而这个新犯却状若疯虎,完全不留手,与一众事务犯纠缠在一起,一时间竟不落下风。事务犯中虽然也有高级武士,但他们也同样带着镣铐,最不愿对上这种缠斗的打法。若是上去一起纠缠,丢脸不说,还容易挨打。于是人多的事务犯一方竟然一时半会也奈何不得这个新犯,反而是这个新犯拳拳到肉,打得几个事务犯呲牙咧嘴。

    这边打得热闹,远处的狱卒自然也听到了。不一会儿,就见两个狱卒飞奔而来,他们身后则跟着两具炼金傀儡,度竟不比狱卒慢。

    “哪个不开眼的犯人,竟敢破坏监内秩序!”左侧一个高瘦的狱卒一脸猥琐,在有所依仗时高声喝出竟还有点气势。

    “破坏监内秩序罪,可判死刑,立即执行!”右侧的狱卒身材像一正方体,也随之附和着。达科想起这两人正是带他们这批新犯进监的两个狱卒。

    “死刑个屁!老子不要再受你们的鸟气了!”看着那两个狱卒前来,这新犯却是已经杀红了眼,丢开围攻他的事务犯不管,直接向着两个狱卒冲过去,迎头就是一拳攻上。在这新犯冲上前去的同时,那两个狱卒就急后退,而两具傀儡则挡在前面。

    喀嚓。左侧的傀儡直接与新犯的拳头对上,出了一声骨裂的响声,显然这个新犯的力量不是傀儡的对手。而同时,右侧的傀儡则是一个勾拳,打在新犯的腹部,这新犯立时吐出一口腹水。而左侧的傀儡另一只手臂又是一个摆拳击出,直接打在了新犯的头上,这个新犯当场就晕厥在地。

    即便如此,这两具傀儡仍不停手,它们在两个狱卒的操控下,立时变成了重复着同一动作的机械。它们不停地将双拳高高抬起,在重重落下,砸在那犯人的头上和身上,期间还掺杂着那两个狱卒的呼喝声。

    “叫你敢不服,这就是下场!在这里我就是老大,下辈子给我记好了!”

    “还敢还手?把你骨头都打成粉末看你还怎么还手!嘿!打打打!我再打!”

    到最后,那犯人已经变成了一摊血肉混合的人型物体,只剩下两条粗大的铁镣尚连在血泥上面。两具傀儡的身上和双拳都已经染满了鲜血,两个狱卒则是露出了趾高气昂的表情,像是打赢了一场胜仗。现场的犯人都陷入一片沉寂当中,一片安静当中,那个高瘦的狱卒一步步走到那一摊血肉处,从中捡出了一块滴着血的金矿石,“被这些坑脏的家伙污染了我的金矿石。”

    在精金监狱中,四大教会赚的是不公平交易所产生的暴利,但这利益却是属于四大教会而非狱卒的。像租用工具这种潜规则中对犯人的二次剥削,这些利益才是狱卒能够得到的。

    矮胖的狱卒转过头向拜纳姆喝道,“还不快点继续收租金!要你们干什么用的?”

    “好的好的,刚刚就是因为这个不识相的不交租金才耽搁了,我们这就马上继续。”拜纳姆立刻满脸堆笑地向着狱卒点头哈腰,转而又对着排队出洞的新犯喊道,“你们这群蠢货,度快点!不交租金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快点过来给我老老实实地交金矿石!”

    达科这才想起已经轮到自己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矿篓就被抢了过去,那事务犯觉矿篓竟是空的,立刻骂道,“你这个出工不出力的蠢货,叫你知道消极怠工的下场!”

    达科早已知道,若是交不上租金,就要遭到他们的毒打。但刚刚那个死掉犯人的例子就在眼前,他还哪敢反抗,只能任由那几个老犯将他围在中央。达科急忙调动体内的魔力,准备释放一个防御魔法,却现这一天来他拉肚子拉得已经接近虚脱,全身法力根本一丝都凝聚不起来。

    一群事务犯成一个圈子将达科围了起来,达科急忙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就接连不断地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是为了宣泄刚刚所受的气,事务犯们下手更狠了一些。不知过了多久,达科护头的双手都已经没了力气,好在他的骨骼是经过了稀有金属强化的,不然早不知断了几处。两个狱卒似乎觉得有意思,也没有离开,而是在一旁冷眼旁观。

    一旁的事务犯仍在有条不紊地收取租金,少数是租用了工具的新犯,而大多数则是使用自己工具的老犯,所以事实上拜纳姆等人能收到的租金并不太多。旁边的矿石也渐渐堆成了一堆,围成一圈殴打达科的事务犯也渐渐累了,动作渐渐缓了下来。

    “停手吧,一群不知轻重的家伙。”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呦,这不是罗西吗,你若是这么有爱心,就帮这小子交租金,别站那舔着脸充老大。”拜纳姆讥笑调侃着,殴打达科的几个事务犯动作却是停下了,达科总算能喘口气。达科心想,打都打过了,干嘛还要交租金,他抬起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一瘸一拐的走近,将矿篓中的矿石丢出来一块。

    那个高瘦的狱卒也说道,“差不多可以了,若是打死人了,廉价劳动力减员,可是对收入有影响。”

    拜纳姆满脸堆笑地对着那狱卒点了点头,就又呼喝着向后面的新犯收取租金。

    高瘦的狱卒走近看了看那个叫罗西的瘸腿男子,现他矿篓中仍有好几块的金矿石,讥讽道,“看不出你这瘸子挖的还蛮多的吗,我都有点心动想进去挖矿了呢,要不你以后每天都帮助所有新犯交纳租金好了。”

    罗西看了狱卒一眼,接着就头也不回地走远,达科也连滚带爬地跟了上去,惹得后面一阵哄笑。达科追上前来,对他说道,“谢谢你,我会把那块矿石还给你的。”

    “我给你付那块矿石,可不是为了让你还的。”这个罗西似乎脾气很臭,对达科也是不假颜色。

    达科也知道这种人的性格,于是不再坚持,而是说,“好吧,谢谢你的矿石。嗯……我叫达科。”

    “哼。”罗西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达科带着伤回到监舍,躺在床上,只觉得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着。当夜幕降临后,忽见一个事物落在他的枕边,微微的麦香立刻令达科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达科勉强睁开眼睛,却看到枕边有一个黄黑色的面包,虽然质地较硬,但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食物。在自由市场上一块金矿石就能换八根这样的面包,犯人们大都是通过这种廉价的食品来填饱肚子的,对于他们来说吃肉实在太过奢侈。

    警惕地四周搜寻了一圈,达科现对面床铺上一双眼睛正炯炯地望着自己,达科回想起来那个人正是名叫伍德的那个武士。他想起来,伍德昨天还因为挖矿太少而被打,怎么今天就能剩余面包了呢?但达科实在太饿,于是不去管那么多,将头遮在被子里,小心翼翼地将面包吃了下去。

    身上和肛门的疼痛令达科一晚上没睡好,但那个干干硬硬的面包总算是把稀屎给截住了。第二天他按时爬了起来,并紧紧跟在伍德身后走进了大门。周围没人的时候,达科跑上前说,“谢谢你的面包。”

    伍德哈哈一笑,“怕你饿死,就把准备做夜宵的面包给你了,记得还我就好。”

    达科一阵感动,想了想又问,“看起来你昨天运气比较好?我记得你第一天都没挖到矿石呢。”

    达科说到这里自己也是一阵羞愧,在伍德挨饿的时候他没有任何表示,而他挨饿时却得到了伍德的面包。虽然第一天达科为了买巴豆也是没有吃东西,但他也很难以这个为理由说服自己。

    好在伍德并没注意到达科的情绪变化,“第一天我没挖到东西,所以第二天开始我往更深处去挖,来回路上就要两个小时,但是很容易就挖到了六块金矿。”

    “六块?这么多!”达科震惊之余却也很是疑惑,“我挖矿的地方也是一个没有被硬化术加固过的矿道里,挖到的可没你这么多。”

    “你那里一定是安全的矿道,安全矿道中虽然也容易挖一些,但都是被人挖过的,金矿自然就少了。而我去的那里都没人挖过,很容易出矿的。”

    “你说的那里既然那么容易出矿,那为何没人去挖呢?你说我是在安全矿道?难道你那里不安全吗?”达科略微疑惑,继而马上就是一惊,“难道说……”

    伍德想了想,“那些老犯说那边的矿道里有魔兽,所以都没人去挖,我就去了。”

    达科被伍德的回答惊得哑口无言,竟也不知该如何说他。也不知这个伍德到底是艺高人胆大,还是没心没肺。

    “你要一起吗?”伍德挠挠头看着达科,似乎不知道他在为什么事情吃惊。

    达科正准备拒绝,忽然精神力的感知中察觉到有异常,经过昨晚的恢复他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一些,于是扩散精神力探查了过去,很快觉是一个人在他们身后吊着。从外形上看,很像是费列罗。刚刚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一块空间较大的区域,这块区域是硬化术施法过的最末端,不时有犯人背负着矿篓从此处经过,惟有数条狭长而分岔的矿道一直通向遥不可测的黑暗深处。

    “喂,要不要一起去那边没人的矿道?”伍德见达科不回答又追问了一遍。

    “只是有魔兽?没有丧尸对吗?”达科反问。

    “老犯只说有魔兽,没有提到丧尸,偶尔他们也会跑去那个区域挖上两镐的。”

    “很好,今天我和你一起去挖,走吧。”说着达科就继续跟在伍德身后向一个方向走去。他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魔力,受到身体状况的困扰,其他魔法的释放仍然有困难,但一级的冰月术还是能放出来的。矿洞内的生物,以一二阶的魔兽居多,之前达科曾碰到过的喷火甲虫是因为旁边有火山而出现的例外。若是一两只低阶魔兽来袭,达科自认为还应付的来。

    在手脚受到束缚时,魔法师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身带镣铐的战士,战斗力大概只剩下十分之一,而魔法师受到的影响却小得多。对于达科的影响主要在于移动度上,但若前面有伍德顶着,达科可以专心施法,那么镣铐对战斗力的影响就可以忽略不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