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双赢
    这天早上,达科带着伍德和亚恒优哉游哉地走在去矿洞的路上,一路上听着他们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谈论昨晚的事情。  .

    “我昨天可是足足一个半小时,射了两次!”亚恒傲然扬着头。

    “切,我将近两个小时,还是双飞呢!”伍德当然不会服气。

    “你那是憋得太久了吧?第一次是不是秒射啊?”

    伍德一愣,继而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一下子暴露了真相。

    现在已经有租金开始回笼,达科除去说好的每天五块金矿石以外,也还按照比例将赚到的金矿石分给伍德和亚恒两人,是他们作为跟班的分红。这两个人当然不懂得存钱,拿到金矿石就跑去自由市场消费了,而且玩的还很嗨。

    “咦?那个不是三号矿洞的代理人昆克吗?他来这里干嘛?”亚恒不再理会伍德吭吭唧唧的狡辩,疑惑地指向了一个方向。

    达科和伍德循着这个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昆克正在不远处鬼鬼祟祟地转悠,还不时偷偷地向着他们打量。当见到三人注意到了自己,昆克倒也不再踟蹰,直接大踏步地走了过来,并向着达科摆摆手问候道,“嘿,达科,好久不见了。”

    “喂,这里可是我们四号矿洞的地盘,你没事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伍德直接将刚刚的羞耻化做愤怒泄出来,朝着昆克大吼。昆克他也是认识的,当初达科干掉拜纳姆一伙的时候,昆克还想要来趁火打劫,伍德当然不会对其有什么好印象。

    昆克一阵语塞,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巴尔老大让我传个话,代理人准备开始进行轮换了,我是来通知你一下。”

    “你说什么?”不等达科说话,亚恒率先吼了起来,“凭什么你们说轮换就轮换?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吗?”

    昆克好歹也是一位代理人,何曾被一个头脑简单四肢达的普通犯人这样吼过,他也立即拉下了脸,冷声说道,“达科,我只是负责来通知你一下,尽快选好想要轮换的矿洞。”

    “你们无耻!产量没有我们高,就想换矿洞,你他妈还要脸吗?”此时伍德也终于听懂昆克的意思了,竟然是想让他们离开四号矿洞。这里的每一条安全矿道,都是他和亚恒在前面顶着危险,达科在后面输出,一条一条辛苦清理出来的,他对这里已经有了归属感。

    昆克虽然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但也是无言以对,毕竟他也觉得自己没什么道理。代理人轮换这种事情其实并非第一次,精金监狱为了防止代理人同手下犯人关系过于密切,会策划出大规模群体件,比如暴狱、行凶、脱逃等等。在现了某些苗头,却又找不到充足证据不能确定时,通过轮换的方式排除隐患。但达科才刚刚做了几天的代理人,要说会有这方面的隐患,昆克自己都不会相信。

    达科一直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淡然表情,他先是用眼神制止了伍德和亚恒,然后认真地询问,“听你的口气,想换到哪个矿洞,是由我说了算的?”

    昆克先是愣了一下,他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被骂、被打,甚至抱头鼠窜的路线都计划好了,却没想到达科会如此心平气和,完全没有伍德和亚恒两个的反应激烈。昆克急忙应道,“是的,是的,巴尔老大专门交代过,可以让你自行挑选。”

    “什么时候开始轮换?”达科继续问。

    昆克张了张嘴,一时间接不上话,几个代理人商量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达科会这么乖乖接受,根本没有确定执行的时间啊,“这个……以往的轮换,都是在清账日的时候进行,这样也方便结算……”

    “太久了,我在三天之内就能考虑好换哪个矿洞,到时候会给你们答复的。”达科极其爽快地应了下来。

    “老大!”“达科老大!”

    伍德和亚恒两个人都急了,同时狠狠地瞪视着昆克,怀疑是不是对方施法了魅惑术之类的魔法。

    “你们是我的小弟,我要轮换去哪个矿洞,你们当然是跟着的。相信我,不会比这里差。”达科安抚了一下两人,又转向昆克,“怎么样,最迟三天,我也希望你们尽快准备好轮换的交接工作。”

    “好,好,好。我会将原话转告给巴尔老大的。”昆克丢下这样一句话,就急忙转身离开,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反正就是捡着大便宜了。

    目送着昆克兴高采烈的走远,达科回头看了看伍德和亚恒,两人都是一副蔫菜叶的样子,无疑是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

    “我自己到矿洞里面去看看,你们先各玩各的吧。”达科没有解释什么,交代了一句就独自向着矿洞当中走入。

    矿道不断深入,达科的思绪也不断变化着。四号矿洞无疑是他进入精金监狱以来最熟悉的地方,但很无奈却不能作为战场。如果vitb12不顾一切地杀进来,达科需要在矿洞中做很多布置,尽可能体现出主场优势来,不然戴着镣铐与vitb12战斗只能是找死的行为。

    但他之前已经洞穴当中与vitb12战斗过,能想到的陷阱都已经用过了,vitb12必然会有所防备。他的元素殉爆或许是不能用了,至少不能原样用一次了。也就是说,如果万一陷阱对vitb12没用,那么他只能继续往洞里跑,然而四号矿洞中无论哪条矿道都是直通到底,没有可以周旋的余地。对于达科的战斗方式来说,四号洞绝不是个适合战斗的地方,如果不能依靠陷阱将vitb12干掉,很有可能就会被其堵在洞里。

    就在他探索完四号矿洞之后,那些老犯们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垂涎他的收益,想要依靠轮换来夺取他清理矿道的成果。在那些老犯们眼中看来,达科是不会同意的,但他本就是入狱才一个多月的新犯,可以有很多方式施压,由不得他不同意。

    然而那些老犯不会想到,这正和了达科的心意,换一个适合周旋和开阔的矿洞,对达科来说无疑是最有利的。但是换去哪个矿洞却需要仔细斟酌,他的初步想法是换去一个最大的矿洞,因为通常来说矿洞越大,支路越多,也就越方便他的布置。达科准备接下来一段时间尽可能地打探其他几个矿洞的信息,这就是他提出三天考虑时间的意义。

    达科渐渐深入到了上次的位置,精神力的感知中他已经察觉到了炼金傀儡端正地站在那里。达科意念微动,那炼金傀儡便单膝跪地,好似在恭迎他的到来。紧接着,在他精神力的控制之下,傀儡开始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前冲、纵越、侧踢、直拳、膝撞,达科没学过什么武技,但也见过很多战士的招式,一连串的动作既不标准也没什么连贯性,但被炼金傀儡使用出来却也很有威势。

    达科就像一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不停尝试着炼金傀儡使用各种招式,以vitb12为假想敌进行着模拟。然而就在这时,傀儡的动作猛然停滞下来,一个平衡不稳就栽倒在地上。控制傀儡的达科将目光转向了矿洞深处一个转角的方向,他的眼中已经是浓重的警惕。

    炼金傀儡重新爬起来,快冲向转角,绕一圈没有现敌人后,又在岩壁上一处凹坑中取出一个细小的事物,然后送到了达科面前。达科并没有接过来,而是就让炼金傀儡拿着,自己则小心翼翼地探出精神力进行探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他现这是一个用来传感的小型炼金机械。他可以肯定,上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这个东西是绝对不存在的。

    这种炼金机械的原理就是,以一个魔法回路来接收外界的光亮变化,当出现变化时就会送出特定的魔力波动,让持有这个炼金机械终端的人得到信息,很适合用做预警。这种小玩意儿并不高级,在很多场合中却足够有用,比如刚刚达科到来时油灯的光芒使得它出了魔力波动。那种魔力波动的波段实在太窄,即便以达科的精神力强度也直到刚刚才现。

    达科头脑中极思索着问题,显然他修理炼金傀儡的这件事情已经暴露了,如果这事捅出去,他再怎么也是个死,因为监狱不会允许拆台子事情。但问题是,这个炼金机械是谁放置的?精金监狱?还是某个犯人?如果是精金监狱,他们是什么目的?为什么不将炼金傀儡取回去?如果是某个犯人,又是怎样知道了这条安全矿道的?难道是伍德和亚恒泄密了?

    达科的思绪越来越复杂,到最后现可能性太多,实在是无法一一分析清楚,于是他陷入了纠结。事实上他完全可以将炼金傀儡放在这里,即使被人现也死不承认是自己修好的。但他又有些不舍得放弃傀儡,这完全可以成为他对抗vitb12的一张底牌。

    达科不再多想,既然对方现了,那么肯定要过来一探究竟的,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对方,如果事不可为,再放弃不迟。于是他让炼金傀儡将那个细小的炼金机械放归原位,再把油灯放在了矿道正中的空地上,照耀了周围一大片的范围。而在这个范围之外的某个阴影中,达科和炼金傀儡一左一右地藏着,犹如猎人一般静静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转眼间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矿道正中的油灯不停跳跃着闪烁的光芒,依然还在顽强地燃烧。就在那光芒闪烁中,阴影当中的炼金傀儡忽然猛地冲了出来,挥起拳头就向着一个暗处迅捷地攻去。

    硿!金石交击的闷声响起,从这个声音中达科分辨出来,炼金傀儡并没有击中目标。他正准备操纵着炼金傀儡继续攻击,却现傀儡的拳头刚刚正打入一处夹缝中,一时间竟是拔不出来。

    “咦?”

    黑暗中出了一个声音,虽然只是一声惊疑,但达科也从中察觉到,对方正在迅远离自己。目标都已出现,达科又怎能放对方安然离开?默诵当中,一个六角形冰花出现在远端矿道之中,将对方撤退的道路彻底堵死。如果强冲则很可能会中迟缓效果,那人果然没有继续退却,而是不知又在哪里躲起来了。

    对方躲避的技巧很强,竟然让体型融入了矿道的不规则岩石中,使得达科以精神力都无从分辨。达科猛然惊觉,之前都是vitb12在追杀他,他只需要面对如何隐藏和逃命的问题,而不必考虑寻找,所以这方面的经验其实是十分欠缺的。

    “冰系魔法,你是达科。”一个不带有感彩的声音响起,其中没有任何升降调,就是单纯地陈述着。

    达科心中暗自凛然,听得出对方并无畏惧,看来也是有备而来。此时炼金傀儡也终于将拳头拔出了石缝,并未继续盲目攻击,反而向后退了两步,挡在达科身前。就在达科寻找对方位置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再次传了过来。

    “我是卡诺。”

    “卡诺?二号矿洞代理人卡诺?”达科闻言一惊,对于其他几个矿洞的代理人,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卡诺被判处的是无期徒刑,他的职业是个盗贼,擅长隐匿和潜伏,平常少言寡语,喜欢独行。达科很快就相信了对方的身份,除了那位盗贼以外,他还想不出精金监狱里谁能在他的攻击下藏得这么好。

    达科马上厉声问道,“卡诺,你跑到我的矿洞里来做什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们的矿洞深处,是相通的。”卡诺平静的语气,似乎是由不得达科不信。

    “与二号矿洞相通?我们中间不是还隔了一个三号矿洞吗?”达科顾不上其他,疑惑地问个不停。

    “三号向上,二四向下。”

    卡诺的话语一向简练,但达科却马上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每个矿洞的坡度都不同,三号矿洞整体是在山腹中上行,二号和四号矿洞却是一直下行,想必这两个矿洞是在三号矿洞的下方交汇了!达科想了想,他着一路上的深入,整体上确实是在下行的。

    达科得到了这个消息,忽然间喜形于色,如果单纯一个四号矿洞,那就是一个没有周旋余地的死路。但如果现在这条没有毒雾的矿道与二号矿洞相同,那就不一样了,相当于一个有不同出口的开放式洞穴结构,绝对是用来逃避追杀的好地方!

    兴奋地想了一会儿,达科才想起现在的主要矛盾还没解决,于是继续厉声喝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确认修好炼金傀儡之人的身份。以及,联手。”卡诺这次声音传出的位置已经与之前不同,但达科却完全没注意到有人移动的痕迹。

    “联手?联手做什么?”达科疑惑。

    “越狱。”

    “越狱?越狱!为什么要越狱?”达科除了疑惑还多了一丝震惊,想从精金监狱这种地方逃出去。卡诺又为什么要说出越狱这么敏感的事情?他转念一想就已了然,卡诺掌握了他修复炼金傀儡的把柄,自然占据了主动权。

    “……”这一次轮到卡诺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想要逃出去,需要理由吗?”

    “额……”达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故意要被送入监狱,以躲避vitb12的追杀,但其他的犯人可是与他完全不同的。只要是被关在这围墙之内的犯人,没有一个不想跑出去。越狱,似乎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所需的仅仅是勇气而已。

    达科正想要拒绝卡诺,忽然又想起了早上昆克所提到代理人轮换的事情。二号矿洞和四号矿洞既然是联通在一起的,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地形吗?既然如此,只要将二号矿洞再探索清楚,也就相当于设计好了对付vitb12的主场。

    达科笑着说,“好,我同意联手,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