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酒馆
    阿玛斯位面一半是6地、一半是海洋,漫长的海岸线上建设了无数繁华的城镇,好像珍珠一样点缀在海6交界处。.梅纳城就是这样一座城镇,它位于狭长的水手峡谷沿岸,是一个交通大枢纽,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于是这里的流动人口也就格外地多。相应地,城镇中的酒馆也就非常多,几乎每五家店面中就有一个酒馆。

    此时vitb12正拎着巨大的食盒,缓步走入城镇中心的一个酒馆当中,店面门前的木质酒桶上粗犷地写了一串字符铸铁酒馆。

    铸铁酒馆位于城镇中央,这间由矮人经营的酒馆是梅纳城中部黄金三叉路口唯一的三栋建筑之一,而另外两个建筑物,则是维他命公会以及佣兵公会的驻地。经营铸铁酒馆的矮人名叫堪萨特,该酒馆以出售整个梅纳城最烈的麦酒而闻名。夜幕降临,铸铁酒馆会是除码头区外最热闹的地方――麦酒、烤鹿肉、吟游诗人以及擂台搏斗精彩的表演。

    vitb12走入酒馆,看到酒馆内放着几十张圆桌,每一桌都围坐着或多或少的人,大都是冒险者或佣兵的装束。酒馆内有一组鼓乐手正吹奏出激昂的音乐,而中央的擂台上有两个壮汉,正进行着比拼力量的对决。

    作为这种酒馆中的表演,擂台上的搏斗是不可或缺的,与歌舞相比这样的擂台比赛更受到欢迎。因为每一场搏斗酒馆都会有开出盘口,酒客可以参与其中进行押注,酒馆作为庄家从中抽水。而佣兵或冒险者本人也可以走上擂台参与到比赛中去,若是赢了就可以免费畅饮麦酒。

    擂台上的搏斗有各种各样的规则,拳击、摔跤、角力等等。而观众们则在搏斗开始前进行押注,并在搏斗中给自己看好的一方加油鼓劲,这种搏斗与酒精共同作用下,使得整个酒馆的气氛都非常热烈。

    vitb12很喜欢这样的气氛,只有和平的阿玛斯位面才会需要这种比赛,而墨丘利整个位面都是不受控制的冲突和暴力,这种娱乐节目也就没有市场了。他并非是喜欢规则,而是喜欢规则之下的暴力,就如维他命公会。

    vitb12驻足在擂台前观看着,此时两个壮汉在台上肩膀对着肩膀地抗在一起,脚下拼命地用力蹬地,想要将对方抗住。双方隆起的肌肉像是老树根一般盘绕纠结,更有不弱的斗气不时在他们身上迸出来,从斗气波动强度能看出来两人都是中级武士。

    酒馆中的叫好声音不绝于耳,每个人都鼓噪着给自己押注的一方加油鼓劲。两方一个是高达两米的壮汉,另一个稍稍矮一点,但肌肉更加突出,一时间两人竟是势均力敌,谁也抗不动谁,陷入了僵持当中。正在这时,那个两米壮汉忽然大吼一声,身上斗气猛地闪烁了一下,猛然间力直接把对手顶的连连后退,直接摔下了擂台。

    整个酒馆中的酒客们有人叹息有人欢呼,但毕竟这只是娱乐而已,他们大多数人赌的也不多,于是马上又开始兴高采烈地喝酒。只有擂台上的那个壮汉在不时秀着肌肉,将酒馆内的热烈气氛全部当做是给自己的喝彩。

    “和平年代哗众取宠的噱头罢了,还真拿自己当英雄吗?”vitb12叹息地摇头,自顾自地绕过擂台走向酒馆内侧。刚刚从墨丘利位面回来的vitb12对此感觉尤其深刻,这种娱乐项目有很多人在欢呼和喝彩,也就会让擂台上的选手陷入某种盲区,认为自己成为了英雄。但事实上如果没有和平的环境,那么连这个酒馆都不会存在,更不用提擂台上的搏斗了。

    擂台上的壮汉正在享受着喝彩,却忽然觉了vitb12这样一个异类,他没有听到vitb12说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似乎对自己的胜利不以为然。vitb12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愤怒,他直接大吼一声吸引了整个酒馆的注意,然后朝着vitb12叫道,“那个小子!你敢不敢到擂台上来,与我斗一斗?方式方法随你选!”

    整个酒馆中一下子全都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vitb12身上,没人知道vitb12做了什么事情惹恼了那个壮汉,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对于这样的约战,其实是可以拒绝的,不过在这样众目睽睽当中不应战会很没面子,也就没办法继续在酒馆中呆着了。

    vitb12先是扫了那壮汉一眼,然后缓缓摇头,“我拒绝。”

    酒馆中有多处出了嬉笑声,那壮汉也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正准备奚落vitb12几句,却听vitb12继续说,“我们遵从的规则不同。拳击以被击中有效部位判负,摔跤以除脚掌外任意部位触地判负,角力以落下擂台判负。但我所遵从的游戏规则,与这些都不相同。”

    壮汉虽然没怎么听懂,但也大概明白了vitb12的意思,于是直接问道,“你遵从什么规则?”

    “以生死判胜负。”vitb12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继续向着酒馆里面走去。

    壮汉站在擂台上,先是一愣,继而憋得满脸通红,他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了。身为一个战斗力强大的中级武士,他在阿玛斯位面中算得上是战斗力上等的存在,而且他天赋异禀,甚至曾有过打败高级武士的战绩。在铸铁酒馆的擂台上他已经连续赢了十几场,金币也赚了不少,却没想到会被一个身形不怎么魁梧的小喽啰吓住了片刻。

    壮汉看着vitb12的背影,气得脖子上肌肉都阵阵抖动起来,好似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其中蠕动。终于他大吼一声,直接从擂台上跃出,向着vitb12扑了过去。壮汉的两只手臂像是饿虎扑食一样,狠狠抓向vitb12,他这一招用过很多次,臂力是他最为依仗的优势,即便是一头小牛犊被他双臂抱紧,也会直接筋断骨折。

    就在壮汉泰山压顶一样扑向vitb12的时候,vitb12身形一矮,脚步迈向前而身体却在向后移动,毫无征兆地后退了半个身位的距离。这突兀的变化使得壮汉扑过了头,而vitb12已经位于壮汉的胸部下方。

    “别想跑!”壮汉不管不顾地收手回抓,在他看来他的大手也足够将vitb12的脖子勒断了。然而还没等壮汉抓到,vitb12的身体骤然改变方向,向着侧方挺直,使得他的肩膀撞在了壮汉的髋骨侧方。

    壮汉向前扑出的重心一下子就不稳了,而且他的手正抓向后方也来不及撑地,于是就直接大头朝下地侧着砸倒在地面上。壮汉的头颅歪着砸在木质地板上,出了咚地一声撞击声响,期间还夹杂着骨骼断裂的清脆咔嚓声,继而是那壮汉的身体依照惯性扑向前方,碰倒了两张桌子,引起一片混乱。

    很快有几个人赶过来整理好了现场,撞倒的桌子也被扶起,受惊的客人得到安抚,并被原数送上了撞翻的酒水。但很快所有人都注意到,那壮汉扑倒在地后就一直毫无声息,像条死狗一样趴在那里,脖子则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一下子整个酒馆当中全部陷入了安静之中,但仅仅片刻之后,那几个酒馆的人就得到了示意,将壮汉的尸体从侧门抬出,鼓乐手也继续着喧嚣的音乐,将气氛重新调动了起来。

    阿玛斯位面不比墨丘利位面,由于是处于一个共同的管理体系之下,不像其他地方各大教会公会各行其是,所以这里是有着完善的律法和规矩,杀人是不被允许的。但铸铁酒馆能够占据梅纳城正中央的位置必然有它的实力,鼓乐手的表现已经说明了铸铁酒馆的态度。况且擂台搏斗,本就避免不了会出现意外,更何况还是那壮汉约战在先。

    vitb12则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从容地走向了酒馆的一个角落,那里是一个独立的小桌,桌前只坐了一个皮肤黝黑的矮人,正在独自喝着麦酒。vitb12直接坐在矮人的对面,拿出一只酒杯来倒满了麦酒。

    那个矮人倒像是喝醉了一样,没去理会vitb12,只是眼神惺忪地看着别处,口中却是含糊地说着,“威廉,刚回到我这里来你就要闹事,难道你是来砸场子的吗?”

    vitb12将杯中的麦酒一饮而尽,“你可看好了,堪萨特。是他自己掉下擂台摔死的,与我无关。我可是还有任务在身,哪有时间专程跑到你这里来闹事?”

    擂台上的搏斗虽然不允许伤人性命,但偶尔掉下擂台摔死的倒也并不稀奇,愿意在这里打黑拳的通常都是生计所迫,死上个把这种没有背景的人,堪萨特也还不放在眼里。堪萨特又瞟了一眼vitb12放在地上的食盒,奇怪地问道,“怎么,到我这里来你还自带了食物?看不上我这里的烤鹿肉吗?”

    “这是喂猪用的,任务在墨丘利位面。”一提到食盒,vitb12的心情又变差了很多,拿过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麦酒。

    “你倒是在那里做任务做得一身是劲。”堪萨特摇头叹气,“难道你想要就这样维持在高级一辈子吗?”

    “只在阿玛斯和墨丘利做做任务也没什么不好,若是升级了,可就不能回来你这里喝酒了啊。”

    阿玛斯和墨丘利是四级位面,只有高级以下的职业者才能进入,维他命公会中这个等级的杀手有些会选择提升等级到其他更高级位面中去执行任务,有些则压制自己的等级,以留在四级位面之中。

    堪萨特玩味地问道,“我能否提一下,你好像已经忘记了加入维他命公会的初衷?”

    “不是忘记,而是我当初还太年轻。”vitb12毫不在意地说,“当初我父母都被维他命公会的杀手杀死,于是我想尽办法加入了维他命公会中。当时的想法是要给我父母报仇,即便没办法颠覆这个公会,也要将凶手杀掉。”

    堪萨特又闷了一口酒,耸耸肩问道,“这么说现在你的想法改变了?是因为事情太难而放弃了吗?这可不像你呀。”

    vitb12摇头说,“的确放弃了,但并非因为困难,而是认同。”

    “哦?”

    “维他命公会的行为准则,就是我自己所认同的规则。而我的父母,杀他们并不是维他命公会,而是愿意付出金钱下单的雇主,那金钱就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既然已经付出了代价,也就不需要我再去复仇了。”

    堪萨特的杯子停在了嘴边,麦酒却沿着下巴滴落下来,似是思考vitb12所说的话入了神,久久没有回应。还是vitb12敲打着桌子将他从沉思中叫醒,“你的那块无界水晶,借给我一下,如果万一用到了,我就不还你了。”

    刚刚回过神的堪萨特猛地一惊,酒杯竟被他碰翻在地,“嘿,你疯了?你要无界水晶做什么?别告诉我是这次的猎物太强你打不赢!”

    “只是备用而已。”vitb12面无表情的说。

    “你确定?”

    “我确定。”

    堪萨特瞪着vitb12看了半晌,却依旧看不出什么端倪,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认命似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灰色的五菱锥晶体。先在手中摩挲了一阵,才丢给vitb12,嘴里嘟囔着,“如果万一用上了,说明你已经死了,自然没办法还给我了。”

    vitb12将无界水晶收起,接着就站起身,拿起食盒向着酒馆外走去。

    “堪萨特,能看到你很高兴,任务完成后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