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争取
    距离清帐日还有十天的时间,达科将所需的材料清单报给甘比亚后,就没有什么需要他做的了,不同的是他现在每天有工资拿了。虽然每天三块金矿石的工资并不多,还不及他自己挖矿时半天的收获,但这种不劳而获的快感还是让他觉得十分满足。

    采矿区的那边,伍德和亚恒也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毕竟代理人的工作并不繁琐,达科已经将基础打好了,剩下的交给伍德和亚恒两人也足以胜任。

    在其他犯人看来,达科每天就是在围墙内侧转悠几圈,累了就回监舍吃饭睡觉。但他们却不知道达科那是在学习围墙上的魔法阵,毕竟寒冰罩的铭文达科还是第一次接触,一切都需要现学,这种理解和学习其实是很重的脑力劳动。但达科也没有与其他犯人解释,毕竟那些人都见识浅薄,理解不了铭文师所面对的困难。

    几天时间过去,达科已经将所有需要修补的位置都做到心里有数,较复杂的几处甚至连草稿都已经在纸上打好了。只等着材料到来,就马上可以进行修复。

    这一天,达科正在围墙附近的自由市场边上游荡,看到拜伦打开一个库房的大门,并指挥着两个狱卒将一具炼金傀儡搬了进去。达科眼前一亮,装作不经意地走过去,并朝拜伦打招呼道,“拜伦大人您好,这炼金傀儡是坏掉了吗?”

    “是达科啊。”拜伦倒是也没多想,直接介绍说,“这个14号库房里面都是些失灵和损坏的炼金傀儡,堆放在这里等待炼金术士来修复。”

    达科这才想起来,以前确实在这个库房门口总是有个狱卒在站岗,没想到这里竟是存放炼金傀儡的。他奇怪地问道,“炼金傀儡对于监狱来说十分重要,为什么在损坏失效后不马上找炼金术士来修复呢?”

    “因为墨丘利位面秩序混乱的缘故,很少有炼金术士喜欢来这里,即便愿意专程来修复傀儡,也不可能随叫随到,于是堆积起来的炼金傀儡就越来越多了。”拜伦指着库房中整齐堆放在一起的炼金傀儡,解释道,“再说监狱里的炼金傀儡不少,并不会因为这二十几具失效就导致战斗力不足。如果监狱长觉得能够活动的炼金傀儡数量不足以保障监狱安全时,自然会请炼金术士来进行修复的。”

    达科暗自点头,很多事情都是他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的,如果是站在一个监狱的统治者角度看问题,那么就会有不同的想法和见解。墨丘利位面毕竟与阿美西亚位面不同,各种辅助职业都十分欠缺,远达不到布个试炼任务就有人做的地步。

    达科试探着说,“拜伦大人,我也懂一点炼金傀儡方面的知识,或许可以试试看能不能修好。”

    “哦?”拜伦疑惑地转向达科,挺了挺鼻梁上的近似眼镜,“你还懂炼金术?你会的东西还真是驳杂呢。”

    魔法相关的各种辅助职业十分广博,仅仅钻研一门已经足够穷尽一生了。在拜伦看来,达科已经在铭文方面有了这么强的技术和天赋,是绝不可能再精通第二门辅助职业的。

    拜伦的这个认识并没有错,,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很难在不想管的两个领域同时取得很大成就。但他并不清楚,这个炼金傀儡的内部为了简化结构,是以铭文回路替代了金属蚀刻。他更不会猜到,达科已经修复过一具同样的傀儡了。也正是有着这种的底气,达科才敢于提出尝试修复的要求。

    “你有这个时间还是多考虑一下围墙上的阵图怎样修复吧,清帐日的时候材料可就要送进来了。”此时狱卒已经将炼金傀儡摆放进去,拜伦说着就准备锁上库房大门了。

    “拜伦大人,其实……”达科流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嗯?你还有什么事吗?”拜伦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向达科。

    达科犹豫着说道,“围墙上的阵图我已经制定好修复计划了,但材料要在八天后的清账日才能到,这段时间我就会没事情做……”

    “哦?”拜伦似乎有些惊讶,重新审视了一遍达科,然后哑然失笑,“你现在可是拿的固定工资,别人都是唯恐被指派的工作太多,你怎么好像是还怕自己没事情做一样?”

    “毕竟是拿着监狱的金矿么,如果就这样闲着会心中不安的,所以想了解一下监狱有没有其他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达科也殷勤地赔着笑,继而又说道,“其实我也是有一点私心的,那围墙上的魔法阵毕竟是哈伯德宗师的作品,我单是看看就知道它不是那么简单的,材料送到之后也未必能短时间修复好。如果这几天就这么闲着,不体现出一点自己的价值,到时候修复过程再遇到麻烦,很可能会引起监狱长的不满。我现在想要找点事情做,其实也是为自己的以后着想。”

    “唔,想得很周全嘛。”拜伦笑着说,然后对身旁的狱卒说,“就把刚刚那具炼金傀儡抬出来吧,让达科尝试着修复一下。”

    达科神色一喜,又马上试探着问,“我也没见过这种型号的炼金傀儡,并不知道需要材料的量。”

    “在旁边的库房中就有修复所需的材料。”拜伦并没想很多,直接回答道,“过去铭文师来修理的时候,算上损耗和失败的比例,都是按照两份材料修复一具炼金傀儡来的,考虑到你刚上手不熟练,我给你三份材料吧。”

    “好的,我试试看。”达科说着就卷起了袖子,将那些材料一一接过来,直接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在矿洞中达科就已经熟悉了炼金傀儡的构造,这一次更是轻车熟路,但为了不引起拜伦的怀疑,他还是表现得笨手笨脚,在一旁狱卒的指点下才将炼金傀儡拆卸开。

    当看到控制中枢处损坏的结构时,达科更是胸有成竹了,这个炼金傀儡的情况与他在矿洞中修复的那一具完全相同,都是受到震击使得一个铭文回路剥落才失效的。达科有把握只用半份材料就将其修复好,但他却刻意失败了一次,用了整整两份材料才重新抄写好那处结构。达科转过头的时候,却看到拜伦双眼紧紧盯着那处控制中枢,竟是愣神了。

    “拜伦大人。”达科试探着叫了一声。

    “哦?啊!你这是已经修复好了吗?”拜伦回过神来,得到肯定答案后,就向狱卒说,“这是谁的炼金傀儡,快试试看,有没有完全修好。”

    一个狱卒马上操纵着炼金傀儡动起来,不停作出各种各样的动作,再将一些连贯起来较难的动作也做了一遍。然后他才转向拜伦说,“报告拜伦大人,已经完全修复好了,与损坏之前没有半点差异。”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着天才的。”拜伦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达科,半晌之后才表了感慨,“好吧,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按照每修复一具消耗两份材料的比例,如果用得多了,材料钱要从工资里扣除。”

    “好的,我清楚了。”达科点头不迭,这就相当于允许他变相地用金矿石来买魔法材料,正缓解了他没有材料抄写魔法卷轴的燃眉之急。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做得太过,修复一具炼金傀儡用上三四份材料还算正常,但如果用上五六份材料,必然就会引起怀疑了。

    达科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中已经是欢天喜地,因为他可以等到多余的魔法材料了。对于他来说,在与vitb12交手中很大的依仗是手中的魔法卷轴,但是之前的存货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而在墨丘利的逃亡之中很难再忙里偷闲去赚钱,正因此他就更必须把握每一次可以获得材料的机会。修复这些炼金傀儡,正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修复围墙魔法阵所需的材料,很多都是较为高阶和稀有的材料,需要等到清帐日监狱开大门的时候才能送来。但修复炼金傀儡所需的材料比较普通,都是较常见的魔植和矿物,大部分在监内自由市场有售,小部分则是精金矿的伴生矿藏。但这对于达科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源,因为这些材料可以用来抄写随机传送卷轴,这种卷轴可是他与vitb12战斗中的逃命利器。

    拜伦交代过之后就离开了,只剩下两个狱卒守在库房门口,达科则钻进库房当中,审视着这些堆放整齐的待修复炼金傀儡,竟有二十多具。

    正因为有炼金傀儡的存在,关押着上千号犯人的监舍区才得以平静。炼金傀儡负责监内的秩序,而魔法阵负责防止脱逃。监狱用来安防的硬件措施,就主要是由炼金傀儡和围墙魔法阵这两样构成的。

    正是依靠着炼金傀儡,才能够以两百多狱卒稳住几千号犯人的精金监狱。在狱卒中,最多的职业是土系魔法师,这是由于他们需要在矿洞中加固洞穴的原因。但狱卒中副职是操偶师的人数却更多,比例甚至达到了8o以上。

    达科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他的这一次成功使得能够支配的资源更多了。他进入精金监狱以来,本是打算着如何准备陷阱的。但进来以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巧合,他先是升到高级,之后又赚到很多金矿石。于是他感觉自己之前的计划格局太小了点,现在他要准备更大手笔的防备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