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完工
    时间一天天过去,达科每天就是带着莎莉一起工作,他并不会当老师,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教学,因为当初他自己的铭文知识也是这样学出来的。  .

    两个人每天上午进行围墙魔法阵的修复,下午则是抄写自己所需要的魔法卷轴。达科主要抄写的是随机传送卷轴,这种卷轴已经成为他逃命中最为重要的魔法卷轴了。

    随机传送卷轴之后,达科又开始抄写冰系的其他魔法卷轴,修复围墙上的魔法阵所用的都是冰系魔植研磨的墨水,这让达科得以有机会抄写他所需的冰系魔法卷轴。围墙上的魔法阵是八级魔法玄冰咒,所用的材料自然也是非常高阶的魔植,达科用来抄写最高只有四级的卷轴,其实是有些浪费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他现在急需抄写出各种卷轴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也顾不上是否浪费了。

    这一次除去玄冰咒、寒冰牢笼、冰霜护甲等之前较常用的卷轴外,达科还抄写了一种新的四级魔法卷轴,冰墙术。这种控制类的卷轴有着与防御类卷轴同样的市场,也是在团战中辅助性很大的一种魔法卷轴,使用得当甚至可能扭转战局。达科想的是,他在逃避追杀的过程中,很多情况下要想办法阻挡vitb12,自然要用到冰墙术这类法术。

    除此之外,达科还抄写出了新的元素殉爆卷轴。这种卷轴需要用到源液才能抄写,相比之下消耗更多。而且vitb12在吃过一次亏之后,也会更加注意这方面的防范,想要再依靠这种卷轴阻击vitb12就很难了。所以达科决定挑战威力更强的元素殉爆,只有这样才能在对抗vitb12时起到决定性作用。

    之前达科所抄写的都是三回路的元素殉爆,要想让其威力更强,就需要增加其中回路的数量。当初奥兰多在设计之初,所抄写的就是四回路的元素殉爆,而达科在火山口下的通道中等级还不高,于是才简化为三回路结构进行抄写。现在达科自己也达到了高级魔法师的等级,理论上也可以抄写出四回路完整版元素殉爆了。

    达科用了整整半天时间来进行练习,而事实上抄写的过程比他想象的要轻松得多,他抄写十次之中,竟有五次都成功了。他看着自己的成果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寻思着到底是自己运气太好了,还是铭文技术增长太多了。其实因为当初布莱特通过阿雾使用自己的方法记忆元素殉爆的抄写方法,所模仿记录的模型就是四回路的元素殉爆。所以相比之下,他抄写四回路结构的成功率比三回路还要高些,更何况他经过铭文工坊的锻炼早已经今非昔比了,才造成了这样高的成功率。

    更多的时间,达科则用于修复围墙上的寒冰罩魔法阵图,虽然只是少部分损坏,但这么大的一个阵图也足够达科忙很久了。此时达科就在围墙边上,控制着魔法笔将一个个铭文无中生有地抄写在上面,补全着整个阵图的缺损。

    围墙的防护魔法阵启动后,既可以防止内部犯人越狱,也能够预防外面有人攻进来劫狱。这也是达科要尽力帮助精金监狱补全围墙防护魔法阵的原因之一,他想让这堵墙成为阻挡vitb12的一层防御。

    对达科来说,这同时也是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难得有一个冰系的魔法阵给他仔细观摩,而且还要参与到其中的修复,更是连动手实践的步骤都带上了。在某些回路的细节上面,达科还会对顺便莎莉进行教学,其实是将自己刚研究明白的某些东西向莎莉炫耀一下。

    莎莉虽然学习魔法知识的时间不长,但她的领悟能力很强,有些东西达科当初也是举一反三才弄懂的,莎莉却是很短的时间就自己想明白了。达科不得不承认,莎莉是个难得的魔法天才,如果不是生在墨丘利位面,她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位强大的魔法师。

    然而凡事没有如果,一个人的出身和经历都是属于命运的范畴,然而命运却是底层四则之一,是连预言之神普瑞菲斯都难以改变的东西。教会莎莉一些魔法知识,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大帮助了,这至少能够让莎莉今后的生活好一些。

    在达科修复围墙魔法阵的同时,莎莉就会在一旁研磨魔法墨水,这种草药师方面的技能达科了解的也并不太多,不过精金监狱中有这类书籍,可以给莎莉学习。草药师的门槛相较其他辅助职业来说是相对较低的,只要投入了精力和时间进行足够多的练习,都能够熟练掌握。而莎莉对于达科布置给她的工作也都非常尽心尽力,对每一种魔植和材料的分量、研磨时放入的先后顺序都掌握的很精细。这使得魔法墨水颜色呈现出纯净的绛蓝色,比达科自己研磨的还要好。

    此时达科正站在一人多高的三角梯子上修复着围墙最顶端的一个回路,但在梯子上视野受限也就无法兼顾整体。因为修复处的回路需要与四周结构相互照应,才能使其挥作用,这时莎莉就挥出了助手的作用。

    “内阵图的第三个铭文é偏右了,后面的铭文要向左调整……阵心需要下移,不然无法对应回路的输出点……这处围墙的破损有些大,旁边的一条线这样延伸下去就会歪掉了,要顺时针偏转一点。”

    达科一边全神贯注地修复着铭文和阵图,一边依照莎莉的指导进行着改变和调整,效率相比他自己修复时高了很多。当一整个回路即将被修复完毕,魔法笔中的墨水也已用尽。达科将笔尖向着旁边轻轻一点,莎莉已经将墨水瓶举过头顶备在旁边,魔法笔恰好点在墨水瓶中,吸满了纯净的墨水。

    修复寒冰罩魔法阵的过程中,给了达科极大的启,他的思维在阵图的铭文中穿梭,他看到阵图上面渐渐不再是涵义不明的铭文,而是一个半球形的罩子,以及其上每一个支撑点和每一块冰砖。达科近乎痴迷地看着这些铭文,大脑不由自主地飞快运转起来,学习着其中的知识和奥义。在他的面前,一个宏大的世界正在展开,徐徐掀开那神秘的面纱。他如饥似渴地钻研着内在的奥秘,整个寒冰罩的魔法阵就这样一点点为他所吸收,掌握,各种奥秘向他一一揭开,几无遗漏。精金监狱防护围墙所使用的庞大魔法阵,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被他破解,吸收,消化。

    不过此时他已没有时间去感慨,因为这个阵图是不完整的,总是有一些残缺出现在关键位置。初时达科需要对照着寒冰罩的咒语,先学会相应位置铭文的抄写方法,然后再通过残缺部分边缘的魔力流转,一点点推算出应当补全的位置信息。而现在达科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当中,当他沿着一条线路看过去的时候,似乎就知道下一个铭文应当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上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偏偏却无法表述,而且达科也知道这十分难得,仿佛他只要视线稍一离开墙面就会失去它。好在他身旁还有着一个助手,总能在他即将出现偏差时现问题,并及时进行指引。

    一条条优雅的线条就从他手中的魔法笔尖端流溢出来,将空缺处直接补全,继而又是相应的铭文被抄写在阵图的各个位置,丝毫没有违和感。为了方便修复围墙上的魔法阵,寒冰罩的咒语达科早就已经背了下来,而且熟练度也不差。如果他法力足够能够施法寒冰罩的话,他可以保证在一分钟之内吟诵出来。

    又一处缺损被修复好,达科从三角梯上缓缓爬下来,接过莎莉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然后他转头看看天色说,“我的法力还有一些,趁着天黑之前,还能再修复一处,不过要抓紧时间了。”

    莎莉却只是浅浅地笑着,对达科说道,“已经没有了。”

    达科闻言一愣,蓦然间回看向围墙,只见一整幅巨型阵图盘踞在围墙之上,再没有任何缺憾。这种大型魔法阵与魔法卷轴和雕文不同,并不会在完成后进行自检,所以达科也没意识到自己的修复工作已经全部结束了,而且也不知道这个魔法阵修复后是否能够顺利启动。但不知为何,在修复之前整个阵图都是略为黯淡的色彩,不注意看甚至很难察觉,而在修复完成后,整个大阵作为一个整体从围墙上凸显出来,似乎变亮了一些,在很远处就能看到。

    莎莉拄着脑袋,疑惑地问道,“最高级别的魔法卷轴也只能抄写出六级的,但这围墙上的魔法阵却足足有八级,为什么二者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六级魔法卷轴当中的回路和铭文过于庞杂,画满这些结构就已经接近于一张羊皮纸的极限。越是复杂和细致的结构对于铭文师的技巧要求也越高,成功率也越低。而庞大的工作量却会使得注意力下降,导致失败率升高。结构紧致同样会导致魔法回路之间的相互影响,一毫米的偏差在低级魔法阵里根本无伤大雅,放在六级魔法阵当中却可能直接导致整个阵图的报废。”达科笑着拍了拍莎莉的头,又继续说,“所以,六级魔法阵的成功率从未高于1,即使是大师级的铭文师,想要成功抄写出一张六级魔法卷轴,也需要几天的时间,再加上一定的运气成分。六级魔法阵尚且如此,七级、八级,甚至禁咒级魔法阵就更不用说了,那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传说中的东西……”莎莉喃喃地低语了一句,旋即指着围墙上巨大的魔法阵说,“现在这个东西,就是一个传说中的东西吗?”

    “这样说倒也不错。”达科也仰头看着围墙,半晌之后又问,“知道它为什么能够存在吗?”

    莎莉忽然想起什么来,看着围墙惊呼道,“等比例放大!将八级魔法阵寒冰罩的所有结构都等比例放大,就可以去除抄写范围的限制!这样一来,魔法回路的相互影响也可以有效控制了!卷轴上一毫米的偏差,等比例放大之后就相当于一米,而一米的误差是不可能出现的。竟然是这样!”

    “你的目测十分准确,这个魔法阵是等比例放大近百倍之后的样子,一毫米的误差放在这里差不多就是一米。这也是为什么我身为一个普通铭文师,却可以修复这种八阶魔法阵图的原因。”达科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修复的成果,虽然算不上是自己的作品,但能够参与到修复工作中也让他十分自豪。

    “接下来,就只需要等着精金监狱的验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