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验收
    这一天的精金监狱大门内侧人头攒动,很是热闹,往常只有清账日才会有这么多的人聚集在围墙旁边。  .眼下的这些人却只是聚集在一起,相互低声交流着什么,并没有进行装货卸货的操作,显然不是商人。

    在这群人中大都是狱卒,还有一些因好奇闻讯而来的商人和犯人,虽然是出工时段,但留在监舍的犯人也还有一些。这群人的最前方,站着四个身影,分别是安东尼奥、拜伦、甘比亚和达科。他们之所以一起站在这里,是在等待着围墙上魔法阵的验收。

    “达科,说实话你让我感到很惊讶,我以为这种大型工程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完工。”安东尼奥似乎心情不错,饶有兴致地看着身旁的达科。

    “在得到您赠予的寒冰罩施法咒语后,这种大型魔法阵对我来说就不存在什么技术上的难点了,而且还有拜伦大人的鼎力支持和莎莉的协助,我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这个大阵的修复工作。”达科欠着身说道,他知道监狱长是个什么级别的强者,在对方面前每一句话都十分注意。在一句话里将安东尼奥、拜伦、莎莉和自己全都带了进去,当然目的各不相同。

    “达科你太谦虚了,我们都看到了你的努力,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长达百米的围墙,你能在二十天时间内就全部修复好,足以说明你的勤劳。”拜伦也笑着说道,他这些天同样远远地见过达科从早到晚不辞辛劳的工作,对于这样的劳动者他是抱有敬意的,更何况还是一位身份相对来说更尊贵的铭文师。

    “哼,可还没完成验收呢,我就不信,这小子连一点失误都没有!”一旁的甘比亚则是狠狠吐出一口气,吹着两侧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显然他对于达科这段时间工作成果卓著抢了他的风头很是在意,心中一定在祈祷着围墙上多出现几处错漏。

    “甘比亚大师,这个阵图如此之大,能够将其主干贯穿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出现几处疏漏也在情理之中的。”拜伦打着圆场,转而又玩味地看向达科身后的莎莉,“对了达科,看起来你的这个助手也很能干嘛,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得到拜伦的称赞,莎莉一下子愣住不知所措起来,只好红着脸躲向达科的身后。达科则是笑了笑,他知道拜伦一定通过狱卒的渠道得知莎莉协助自己工作的事情,显然拜伦一开始以为他只是为了生理方面的需求才要莎莉做助手的。

    达科正想回应一句,却忽见围墙仿佛整个都闪烁了一下,再定睛看去却没有什么变化,但其上的铭文好像都变亮了些许。

    “要开始了!”

    这个魔法阵的枢纽是在围墙顶部,由三名狱卒共同操纵,因为启动程序繁琐,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才能完全开启。刚刚生的闪烁,正是魔晶开始供能的标志,而且这已经说明了达科修复的成功。在修复之前,这围墙上面的铭文是根本不会生任何变化的,充其量只是装饰和摆设。

    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正面围墙渐渐蒙上了一层莹白色的光华,犹如被雾气遮挡一般,透出几分不真实感。继而点点冰渍开始在围墙上出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将点点形状不规则的光斑投撒在地面上。光斑偶尔晃到观察者的眼睛,但马上又因为冰渍形状的改变而消失。

    达科知道,那些出现冰渍的地方都是阵图中魔法回路的节点处,他一个个节点看过去,凭借记忆认出自己抄写修复过的地方,都有冰渍出现,心中便松了一口气。围墙上的状况还在变化着,冰渍逐渐增大增厚,变成了一朵朵漂亮的冰花,其增加的过程就好像花朵在开放。

    “哇,好漂亮。”莎莉出了由衷的赞叹,在修复过程中她也有出工出力,此时她心中对于这样的艺术品自己能参与其中也十分欣喜。

    但这样的美景并未持续很久,冰花越集越厚,并逐渐成为了辨认不出形状的块状,犹如一块块砖石。这些由冰形成的砖石凸出围墙墙面以外,而且相互之间并不连在一起,而是呈现出彼此独立的块状。这就是寒冰罩的法术结构,以无数冰砖依次叠合在一起形成的防御体系,使得每一块冰砖之间相对独立,不会造成突破一点满盘崩坏的情况。

    每一块冰砖大概占据了围墙上一米见方的面积,当厚度增加到半米左右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不再有任何变化。而此时围墙已经完全看不到原来的石质外表了,墙面完全被冰砖所覆盖,形成了魔法与物理所复合的防御体系。整个墙体仿佛完全由冰砖砌成,看起来美轮美奂,众人的身影被光怪6离地映在上面,显得有些不真实。

    一时间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这一幕,显然这种宏大的阵势也吓到了这些人。魔法本身就是天地之间的力量,只不过由魔法师一个人释放出来威力有限,但如果长时间布置铭文阵图、并借助外力将其施展出来,无疑更能震撼人心。而精金监狱的这个魔法阵,就是以整堵围墙作为依托,将一个魔法施展在上面。

    这个魔法阵在上百年以前就已经失效,所以即便是监狱中资历最老的无期徒刑罪犯也没见过它开启的样子,此时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证,于是毫无例外地被惊呆了。一些心中有越狱想法的犯人,也纷纷打消了翻越围墙的计划,这种冰系法术即便相隔几十米远他们也能感受到凛凛寒气,如果贴着它攀爬,中迟缓效果的概率必然极大。越狱过程中被冰系迟缓效果作用在身上,结果可想而知。

    “咦?那里有一块空缺。”一名狱卒指着围墙右侧的高处,奇怪地叫道。

    众人循声看去,果然现那一处缺少了一块冰砖,形成一个凹入进去的方形坑穴。达科奇怪地皱起眉头,他先想到的是自己在修复的时候在那处失误了,使得冰砖的构架模型没有施法成功。但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却现那处并不是自己修复过的地方,于是他更加奇怪了。

    “哈哈哈!我就说嘛,他肯定会有失误的。这么空着一块做什么呢?住人吗?”甘比亚幸灾乐祸地捧着肚子大笑着。

    “这么大的工程,出现一点点差错也没什么,毕竟瑕不掩瑜么,能做到只有一处失误已经很难得了。失误处只要之后再修复一遍就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安东尼奥则是大度地宽慰着达科,让他不要太在意。

    拜伦却是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本古旧的书籍,一直翻看着,并不时对照着围墙上拿出空缺的位置。半晌之后,他才指着那处空缺叫道,“那并不是达科的失误,在历史记录上面有相关的描述,魔法阵建成的初期就已经有了那处瑕疵,由于涉及到整个阵图的根基,所以没办法进行修复。”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魔法阵一开始完工的时候就有这个缺陷了,并不是达科修复中出现的问题。继而他们又更是震惊于达科的成功率和效率,尤其是阿姆和莫宁这两位炼金工坊的铭文师,他们同样是铭文师更是了解在修复当中的工作量和难度。在一个月以前达科还只是个理论多于实践的学院派铭文师,有很多东西都是他们教给达科的,现在却现人家已经完成一个宏大的工程了,心情可想而知。

    “既然如此,那么我来测试一下它的防御力。”安东尼奥说着就撩开了风衣的下摆,这个动作立时将后方的一些犯人吓得不轻,其中有一个甚至直接跌坐在地面上,两腿之间一滩湿迹渐渐扩大。

    安东尼奥并未注意到那几个反应过激的犯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围墙上面,只见他的手轻轻一抖,一条数米长的鞭子就从他的腰间如长蛇一样溜了出来。强大的斗气瞬间灌注进长鞭当中,那长鞭立时如充血一般挺直起来,变成一杆坚挺的长枪。

    “这……鞭枪!”拜伦失声惊呼,他也了解一些安东尼奥的武技,所有鞭法当中,鞭枪是攻击力最强的一种。当安东尼奥用出了鞭枪的时候,就说明他要全力以赴了,再没有什么留手的打算。

    那长枪正对着围墙,闪电一般刺了出去,刺出的路径上不时出噼噼啪啪的响声,那是空间被鞭枪撕裂的声音。如果是普通的监狱围墙,在这样一击之下必然会被洞穿,并土崩瓦解。但这一刻,在围墙上面却还附着一层晶莹的冰砖,鞭枪就这样毫无花哨地刺在了冰砖上。

    没有想象中的巨大响动,但每个人都感觉到,似乎地面都因此颤动了一瞬。安东尼奥的鞭枪已然疲软,重新化作灵蛇一般蜷曲在地面上,其中斗气的能量已经完全作用于围墙冰砖之上。而那一整面的冰砖上,则是出现了一个阔达两米的蛛网状裂痕,正中央甚至已经深深陷了下去,犹如被残暴撕裂的处女膜。

    但即便如此,那裂痕的最深处依然没有触碰到围墙的实体,还隔着十几公分的冰层。而且安东尼奥这一击刚刚结束,那处裂痕马上就亮起了莹莹白光,开始进行自我修复。蛛网状裂痕以肉眼可见的度修复完好,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了,好像从未被人破坏过一样。

    达科看出安东尼奥这一击出了位面力量上限的攻击,应该也像vitb12的天倾一样,不能连续使用。当能够再次出这样的攻击时,围墙上的冰砖就已经完成自我修复了。经过安东尼奥的试验之后,达科也对这个围墙的防御更加自信了。

    “很好,很好。”安东尼奥满意地拍了拍手,“验收就到这里结束吧,看起来今后我们精金监狱又多出了一重保险啊。”

    随着安东尼奥的盖棺定论,众人也都出了熙熙攘攘的议论声,他们纷纷向着达科表示了祝贺,然后就渐次散去了。围墙上的大阵也被切断了魔法力供应,失去了流转的光泽,不过却并不马上消失。在没有魔晶供能的情况下,仅是冰砖不能进行自我修复了,但它并不会自动消散,围墙上依然是白茫茫的冰砖墙面。

    到最后,只剩下拜伦和莎莉两个人还留在这里,达科知道拜伦必定还有什么事情,于是走上前去问道,“拜伦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

    “额……你这次做的很好,相当于为监狱做了一个巨大的贡献,不过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等着你……”拜伦略有些犹豫,“监狱长希望你能将监内所有的炼金傀儡都检查一遍,看有没有需要修复的部位,如果有什么可能损坏的地方,就顺手加固一下。”

    达科一听到拜伦这样说,就大致了解了其中的情况。炼金傀儡有些位置经常受到震动,导致铭文组成的回路有些许裂痕,这种情况如果能够及时现,只需要用少量魔法墨水添补裂痕就可以修补好。但如果等到彻底损坏时,就需要将整个回路洗掉再重新抄写上,需要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而且如果炼金傀儡是在维护监内治安的时候失效,操偶师也会有安全隐患。

    拜伦有些不好意思,歉然地笑着说,“我也知道你这些天一直在忙着修复围墙上的阵图,才刚刚修复好,马上就给你指派新的任务似乎不太好。但监狱也确实有这方面的需要,毕竟炼金傀儡如果当着犯人的面失效,肯定会降低威信。所以,要你多费心了。”

    拜伦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围墙上的那个巨型魔法阵,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也不知道要多久能修好,所以也没有对达科有任何时间要求。但达科却是尽心尽力,争分夺秒地将其修复完好。这一点围墙上的弓箭手和狱卒都能作证,达科绝对没有任何消极怠工的时候。达科刚刚完成了一项工作,马上又给他指派另一项任务,也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拜伦不知道的是,无论是修复围墙的魔法阵还是修复炼金傀儡,达科都没有半点怨言。因为这些并不是为了精金监狱,而是为了他自己,他也不知道vitb12什么时候就会来找到他,当然是越早修复好就越保险,他对抗vitb12也就多些筹码。

    达科急忙摆着手说道,“没关系,检查的过程很简单,只要拆开看看就可以了,我会尽快将监内所有炼金傀儡都检查一遍的。”

    将所有的炼金傀儡都检查一遍,那么达科就可以全部加入自己的精神印记,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如果能把整个精金监狱的炼金傀儡都控制在自己麾下,无疑能够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到时候或许落荒而逃的就是vitb12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