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破防
    达科气喘吁吁地站在一大片空地中央,虽然与vitb12的对峙只是在电光火石之下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但他却是神经紧绷丝毫不敢放松,以至于对峙结束后感觉像经历了三天三夜恶战一般。    .

    达科所在地面上依稀能够看出一整个房屋住宅地基的痕迹,刚刚他正是启动了这个巨大的传送阵,将整个房屋连同其中的vitb12一起传送离开的。达科自己则是因为镣铐上限制传送的铭文起到强制锚定的作用,没有受那传送阵的影响,被留了下来。

    当初在与莎莉交流时偶然说出房屋大小的传送阵时,达科就已经确定了这一计划,而现在则成功实施了。普通的陷阱不可能瞒得过vitb12,但达科以整个封闭式的房屋为掩盖,以大量材料来抄写阵图,用一个出想象的方式让vitb12中招了。为此他可是用了大量的魔法材料来研磨墨水,好在为了修复围墙上的阵图,为他供应的材料足够多,否则真的难以完成这个计划。

    达科遥遥看着天际初升的月亮,心中却有些许遗憾。他抄写的只是随机传送阵,传送的又是房屋这么大质量的物体,距离不会太远,充其量只能送到几公里之外。若是他的铭文技术再好一点,完全可以抄写一个定向传送的魔法阵,把vitb12送进某个绝地之中,那样必然能够消耗对方更多时间,说不定还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个麻烦。

    即便如此,达科也感觉爽透了,他辛苦制定的阴谋诡计,vitb12也没能察觉,完完全全地中招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觉得舒爽?

    vitb12对于达科最大的威胁,是他那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暗杀。刺客最令人头痛的是防不胜防的偷袭,而不是真实战斗力有多强。当刺客失去了隐蔽性,就沦为普通的杀手,那么也就不足为惧了。

    达科之所以在前面的战斗中没有被杀掉,也在于他一直在运动战当中逃亡,若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呆了很久,恐怕早就被杀死好几次了。而现在vitb12作为商人潜入进来,却又因为刺杀达科被传送出去,就再难以依靠同样方式潜入了。除非vitb12以硬碰硬的方式闯入监狱来杀达科,如果真的那样做,正是达科所愿意看到的。

    达科并不清楚vitb12为何用了近四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他,但他知道这次是个机会。四个月间他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底牌,想必会给vitb12一个惊喜。达科已经于各个方面做好了战斗准备,在精金监狱这个主场中与vitb12展开决战,这里是他自己选择的战场,也为了这处战场付出很多心血。这是他升级为高级魔法师后再次面对vitb12的战役,他准备集合一切的人力物力进行一场绝地反击。若这样仍然杀不掉vitb12,那么他也只能继续跑路了。

    此时远处的嘈杂声已经渐渐接近,是被这动静惊动的狱卒已经赶过来了,他们很多人的装备都没来得及穿戴整齐,慌慌张张地就赶了过来。达科看到这一幕,更是庆幸自己做出了一系列的防御,如果指望这些狱卒帮他防范vitb12,恐怕等这些人赶到的时候他都已经死透了,甚至vitb12还可以用剩余时间顺利逃出精金监狱。

    狱卒们跑到原本是房屋所在之处,却只看到达科一人站在这里,彼此面面相觑着不知所措。刚刚他们是被暴风雪的呼啸声惊醒,才向着这边赶来,然而到这里却现了出他们想象的场景。原本在此处的偌大一幢房屋彻底不见了,只剩下一个达科,而达科是监狱的席铭文师,他们更是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但很快狱卒们就分开站到了两边,因为能够处理这个事情的大人物到来了。安东尼奥和拜伦依次走了过来,看到达科身处的场景也是一愣,但安东尼奥毕竟见多识广,依然平静地问道,“达科,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做魔法实验把整幢房子变没了?”

    “不,不。监狱长,这件事情另有原因,我刚刚遭受了袭击!”达科尽力装作慌张的样子,让安东尼奥认为他是无辜的,这一点也十分重要。

    “袭击?”安东尼奥略一疑惑,就转过头对拜伦说,“去查一下今天进入监内的商人,重新核实一遍身份,有可疑人员马上关起来。”

    拜伦略微点点头,又向着达科看了一眼,就叫上了几个狱卒,往商人住宿的库房方向跑去。安东尼奥还没弄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就相信了达科所说有刺客这个消息,充分说明了他对达科的重视。

    安东尼奥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达科身上,又指着地面问道,“有人袭击,那么这幢房屋为什么会凭空消失呢?难道是被那人拆掉了?”

    “不,是这样的。我将很多魔法材料都堆在了一层的大厅中,那个人来袭击我的时候,我用了个暴风雪进行反击,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触了那堆魔法材料,产生出剧烈的空间波动。接着整个房间连同那个刺客都消失不见了,多亏我带着的镣铐有禁锢空间作用,不然可能我也要被传送走了。”达科将之前准备好的说辞讲了出来,至于安东尼奥能不能被骗到,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哦……”安东尼奥也是万分疑惑,他虽然不是魔法师,但对于魔法方面也有些许了解,堆成一堆的魔法材料会因为暴风雪的干扰而产生空间移动的效果?这个说法实在是让他脑洞大开,怎么也想象不出,但是此时却也没有更好的说法来解释眼前的这一切。

    这时拜伦也急忙跑了回来,还没跑进就急着叫到,“监狱长,经过调查确实有一个商人失踪了,那个人名叫布尔,是半个月前才加入商队的新人。从三个小时前,商队中他的同伴就没再见到这个人。”

    “啊!”达科也适时地惊叫起来,“刚刚的空间波动虽然剧烈,但指向距离并不远,恐怕那个人还在距离监狱不远的地方呢!”

    “拜伦你带着几个人去看守监舍区,防止犯人借机闹事;剩余的操偶师带着炼金傀儡在大门和围墙内侧防御,接到信号时尽快集合对敌人进行攻击;所有魔弓手全部上到围墙顶,现可疑目标一律射杀!”安东尼奥毕竟是久居高位的大人物,他略微思索了几秒钟,心中已有了计较,一边下达着一道道命令,一边自己向着围墙的方向走去。

    借助安东尼奥对监内的狱卒进行调度,正是达科计划中的一个环节。眼看一个个狱卒都按照命令向着相应方位跑远,而安东尼奥准备登上围墙,达科急忙上前建议道,“监狱长,围墙上的魔法阵要不要开起来?”

    安东尼奥看了一眼达科,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向着一个狱卒说,“通知控制室,将围墙上的寒冰罩魔法阵打开,防御敌袭。”

    自从半个月前验收了寒冰罩魔法阵之后,围墙上的冰砖就一直未曾消失掉,这半个月的时间也只是让冰砖本是锐利的棱角略微变得圆滑了一点而已。只有在对方有足够实力攻克整个防御的前提下,开启防御魔法阵才是有意义的,因为持续供能就可以让损坏的冰砖立即修复好。但安东尼奥并不认为刺杀达科的人有这样的实力,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听从了这个建议。

    安东尼奥登上围墙后,就看到了几公里外多出了一个显眼的事物,正是达科的那幢房屋。虽然距离遥远,但那房屋体积也不小,依然能够清楚看到。而在那房屋的方向更是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正以无以伦比的度向着监狱方向冲过来,这个身影不但全身黑色而且似乎整个人都没什么存在感,完美地融入了夜色当中,以至于安东尼奥没能在第一时间现他。

    vitb12的身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就这样单枪匹马地向着精金监狱起冲锋,转瞬之间就到了围墙脚下,而他竟是丝毫没有要减的意思。这样的行为将围墙上的人都惊呆了,无论是弓箭手还是安东尼奥本人都不知道这个黑色身影想要做什么。

    这并不是魔法师个体施法的魔法防御,而是由魔晶提供能量,由防御中枢的操控并以围墙为依托构建的大形防御。它已经达到了战争级别的防御魔法的级别,破解的方法只有集中大量的法师强行用魔法饱和攻击,把魔晶的能量消耗掉,又或者用大威力的魔法强攻某一点,瞬间威力出护罩的最高防御,才有可能破坏掉。

    但安东尼奥看着这个身影,就凭空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这个位面间已经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住他。即便是精金监狱的围墙,也会在对方的冲击中被轻易突破。监狱围墙被一个人突破当然是不合理的,但安东尼奥却感觉,这样一种气势如果会被改变或终止,那是更加不合理的事情。

    vitb12本是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达科身在精金监狱的消息,但那时清帐日刚过,稳妥起见他并未选择强闯。而是耐心地等待了一个月,直到这一次清帐日才混了进来,没想到却被准备充分的达科给算计了。但这并未让vitb12受到影响,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回到了没有人帮助他,独自执行任务的流程,这正是他所擅长的。

    vitb12在冲向围墙的过程中,手中已经出现了一瓶橙色的药剂,这瓶药剂能够在半分钟之内增强使用者的身体强度。虽然只有区区半分钟时间,但对于vitb12来说却已经足够了,因为身体强度达到某个临界值后,他就可以同时使用出三式形体操的体术。

    仰头将这瓶药剂一饮而尽,vitb12也已经冲到了围墙前方,只见他脚尖轻点,人已经高高跃起。跃到空中的vitb12却变得模糊起来,悠忽分出了六道身影,赫然是vitb12所分出的斗气分身,这六个分身比真身还要快出一线,赶在真身之前先行撞向围墙。流惑!

    那六道斗气分身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攻去,分别射在围墙外寒冰罩的某个点上,整体看来竟是组成了一个六芒星的形状。在接触到寒冰罩的同时,斗气分身就破灭消散,然而他们的攻击却是实打实地落在寒冰罩的冰砖上。被攻击到的六个点纷纷暗了暗,继而周边冰砖的魔力马上向着那六个点补充过去,而六芒星的中心点因为被抽取魔力最多的缘故,却成为了最薄弱的一点。点灭!

    围墙上的层层冰砖立即从下往上地闪烁起了大片光亮,那一层莹白色的光华就像是雪崩一般涌向被消耗了魔力的冰砖,涌过之处霎时恢复如初。这是魔法阵的魔晶供能起到了作用,及时弥补着寒冰罩的消耗。然而这依然太迟了,还没等那层光华到达vitb12所在之处,他已经双手持着长刀,合身射在了最薄弱的那块冰砖上,仿佛一道黑色的弩箭,所过之处连空间都化作碎片崩散开来。天倾!

    围墙顶的安东尼奥顿时大惊失色,因为vitb12所攻击的不是别处,而恰恰就是围墙内侧缺少了一块冰砖的那一点。围墙的魔法阵有这么一个薄弱点,连他都是在半个月前才知道的,这个黑衣人是怎么得到的情报?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安东尼奥心中疑云重重。

    其它的位置,防御是以两层冰砖夹着围墙,形成了魔法物理魔法的三层防御。而这处因为围墙内侧少了一块冰砖,就仅仅是魔法物理的防御模式,整体防御力远远低于其它位置。

    啪!仿佛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音响起,那一整块冰砖已然化作元素消散不见,连同其后的围墙上也多出了一个圆形的大洞。这个在四级位面中被称作无法攻克的战争级防御魔法,竟然就这样被攻破了!

    下一瞬,魔法阵的光华闪过,那冰砖便开始渐渐复原,将漏洞添补。但这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因为vitb12已经在这之前冲过漏洞,进入了精金监狱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