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莎莉
    位面法则所聚集起来的元素乱流渐渐散尽,炎魔那无头身躯失去了平衡,轰然倒下。  .伴随着炎魔的死亡,达科和vitb12也彻底没了力气,但他们并没有倒下,只是气喘吁吁地支撑着身体,相互看着对方。

    “干得不错嘛,能干掉比你高出四级的魔鬼,你可以吹一辈子了。”达科开玩笑似地对vitb12说。

    “本不想这么快将它干掉的,没能假借炎魔之手杀了你,真是遗憾的很啊。”vitb12言不由衷地回应。

    “哼,你没能与炎魔同归于尽,我也很遗憾呢。”达科毫不示弱地回应,接着他想到了什么,急忙跑到一处魔鬼尸体堆中翻找,半晌之后找出了一个赤红色的指环。

    这就是那个燃烧地狱的地狱之门,刚刚已经耗尽了全部的法则之力,上面的铭文也失去了光泽,看起来要很久之后才能再次开启了。达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这个指环收进了空间戒指当中,毕竟是个圣器级别的饰,即使是拍卖也能卖出高价。

    “说起来,那个火焰教会的小子,应该才十几岁吧?火焰教会竟然会将一件圣器放在他身上。”vitb12来到旁边,不动声色地说,“能在这么小的年纪达到高级魔法师的等级,其血统纯度可想而知,说不定是萨克森家族的重要人物呢。”

    “那些人似乎叫他少主,看起来应该地位不低,但这个少主到底是怎么个概念呢?”达科想起了那个小男孩,也是露出凝重的神色。

    “火焰之神血统的萨克森家族,继承人是以血统纯度来排序的,但为了防止年纪太小不懂事的继承人执掌家族这种情况生,于是规定一定要在14岁成年礼之后才能进入继承人的序列之中。”vitb12一边分析一边继续说道,“那两个护卫也都不简单,既然都称呼那小男孩为少主,那么很有可能,他的血统纯度在萨克森家族中是排位第一的,当他成年的时候,就会成为新的萨克森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你知道的这么多?”达科对于阿美西亚位面九大家族的了解,也就只是记了几十个人名而已,其详细资料根本没有太多打探过。对于萨克森家族,他也只是知道第一顺位继承人叫做巴比诺萨克森,而其他排在后面的就更是搞不清楚了。

    “我做任务需要了解这些。”vitb12以理所应当地语气回答,然后以戏谑的眼神看向达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此时都已经上了火焰教会的通缉犯名单了,怎么样,你做好准备了吗?”

    “唔,可恶!”达科痛心疾地捶胸顿足,“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又招惹了火焰教会呢?”

    “我可以帮你一把,让你不必去面对这个麻烦。”vitb12以诱惑的语气提出建议。

    “你怎么帮我?”

    “我杀了你,这样你自然就不用再面对萨克森家族的追杀了。”

    “……”

    达科正想继续说些什么,目光却望着一个方向呆住了。他们此时身处于山腰,能够俯瞰到周围的大片荒原,而三公里外那个小山丘旁的村庄也是历历在目。但现在那个村庄却是正在冒出浓浓的黑烟,看样子火势不小。

    “不好!”达科也顾不上休息,立刻慌不择路地向着村庄的方向跑去,也不管前方有没有尚未熄灭的火焰。

    到底……还是失败了?达科头脑中不断思考着原因,难道是自己的计算出错?那些跳过冰墙的五、六、七阶的魔鬼还没有被法则抹杀,就已经冲到了村庄之中?村民能不能来得及逃跑?还有莎莉,她有没有及时跑掉?

    达科几乎将自己的度挥到极致,三公里的路程仅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跑到了,尚未抵达村庄,他就施法出一个暴风雪,呼啸着席卷在整个村庄上空。凛冽的寒气顷刻间充斥了整个村庄,遇到凶猛的火势化作了大片浓雾一样的白烟,弥漫不散。

    “怎么会这样……”看到这样的场景达科忽然一愣,如果是地狱中的火焰,是没这么容易被熄灭的。现在整个村庄的房屋都是被大火烧毁不假,但看起来却不像是燃烧地狱魔鬼所释放的火焰,反倒像是人为的纵火。在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的村庄当中,达科茫然地站着,他此时头脑中一片空白,即便面对着燃烧地狱魔鬼群的时候,他都没有感到过这样的绝望。

    村庄如果不是被魔鬼破坏的,那么说明村庄中的居民还有可能生还,那么莎莉呢?达科急切地在村庄中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了一圈,但他却根本不知道莎莉的房间是哪一间。

    “对了!水源魔法阵!”达科忽然想起了这一点,莎莉为了建成水源魔法阵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即便要逃走也一定会带上魔法阵的。

    旋即达科就向着村庄后方的小山跑去,这个小山坡度并不陡,而且面向村庄的一侧已经被修出山路,达科很快就登上了几十米高的山顶。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他顿时呆滞在原地,一瞬间之前抵抗魔鬼时的疲劳全部涌上心头,他一下子呆住了,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好像傻掉了一样。

    本是水源魔法阵的位置上,莎莉赤身蜷曲着,下面被插入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其上流淌而出混杂着白色和红色的液体。而莎莉本人,则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只有怀里还紧紧抱着几块带有魔法波动的石板,那是水源魔法阵的中枢部分。

    “为什么?”达科无力地跪在地上,膝盖与地面碰撞出了不小的声响,但他却丝毫没有心思去感受痛觉。

    ……

    “请问,需要我的服务吗?全套只要一块金矿石。”

    ……

    就连达科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莎莉特别关照一些。

    因为她精神力强于常人吗?因为她身世可怜吗?因为她是达科获得之后上过的第一个女人吗?还是因为她那自不量力的梦想吗?

    达科对于莎莉的感情,最初只是随着的快感而衍生出来,却不知在何时就演变成了类似于伙伴甚至亲人一样的情感。或许在内心深处,莎莉填补了他失去奥兰多和阿雾这两个同伴的情感缺失吧。这种感觉同他与阿雾的关系更接近些,也许……更像是主人对宠物的那种关心和爱护……

    事实上,达科初时也就只是像照顾宠物一样照看莎莉,对莎莉的付出都是无条件的施舍而已。在他眼中,莎莉就是一个孱弱的小动物,自己的力量非常有限,可能一个照看不到就会死了。莎莉是他的学生,那么莎莉的村庄他也理所应当地帮助保护,这感觉就像是主人要照顾宠物的吃喝拉撒一样。

    “难道你之前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她能做出什么成就吗?”vitb12不知何时也已经来到了这座小山上,站在距离达科不远处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达科闻言一愣,他教给莎莉的那些魔法知识,也只是想给予她一点新奇的玩具,并未对莎莉魔法师这个身份报什么期望,更不会认为莎莉能够复刻出水源魔法阵来。

    然而当达科偶然来到这个小村庄,看到了水源魔法阵的时候,他才终于意识到,在他自己看来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其实莎莉一直在认认真真地坚持着。无论前路多么的渺茫,莎莉依然坚守着自己的梦想,并为之坚定地付出。

    正因如此,达科才会担着被vitb12追杀的风险在这村庄附近绕圈子,只为帮助这个村庄消灭掉外来的劫掠者。也是为了莎莉的村庄,他才在燃烧地狱的魔鬼冲出时没有独自逃跑,而是拼命地阻挡住它们。

    做这些的时候,达科内心中也根本没有认为莎莉的梦想能够实现,他从未觉得莎莉靠着区区一个水源魔法阵能够改变什么。达科就只是想要帮助莎莉走得远一点点,在他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让莎莉能够在实现梦想的路上少遇到些阻碍。毕竟,在这个现实而冰冷的世界上,能够秉持着自己梦想的人,已经不多了。

    ……

    “我希望能够改变荒野,让那里生活的人们都能有吃的,不再被主位面的人当成野兽一样对待,我不想我的孩子们将来还要重复我曾经的童年,不想她们在还没长大的时候就要用身体去换取一块面包或是腐肉。”

    ……

    莎莉的那个梦想,自然不是有了水源就能够达成的,在这个以暴力和混乱为主旋律的次级位面当中,只有各大教会所维持的秩序才能长时间存续下去。在墨丘利位面辗转了这么长时间,达科早已经看透,那些个以个人武力为基础的聚居点,只是在大混乱背景下不长久的秩序而已,包括莎莉的这个小村庄也是一样。

    可以说,眼前这样的结果其实是注定的。燃烧地狱魔鬼入侵的恐吓,只不过是加剧了这一进程,让结局早一点呈现出来罢了。即便这个村庄没有魔鬼入侵的影响,今后也会遇到其它的矛盾和问题,以这样一群村民的素质,自然无法齐心协力地挺过去。

    莎莉的梦想并没有错,但那终究只是个空想而已,她只是计算了资源和人口的调配,却完全没有考虑过人性,但偏偏这个却是最复杂问题。

    “梦想?”达科低声呵呵笑了起来,声音中却全都是悲戚,“什么狗屁梦想!到头来全都只是徒劳而已!”

    “至少要去做了才知道是徒劳,若是不去尝试,就连将会怎么失败都不会知道!”vitb12的吼声从旁边传来,他似乎对达科的状态很不满,“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来教你吗?”

    达科又是一愣,他知道vitb12说的没错,无论再怎样困难的事情,只有去尝试过之后,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失败。若是连尝试都不敢的话,那么也就只能平庸地活着、死去、腐朽、化灰……

    莎莉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就是这样盲目去做的。达科也是同样,为了挺过一年的追杀期限,拼命地想要从vitb12的追杀中活下去。

    “谢谢你。”达科由衷地感谢着vitb12,想了想又说,“如果不是你控制着追杀我的度……恐怕我也没办法绕着村庄的周围打转。”

    “哼!追得急还是追得缓,这由我自己决定,追杀的技巧方面你懂的可没我多。”vitb12犹自嘴硬。

    达科挤出一丝笑容来,视线已经看向头顶的广袤天空。刚刚经历过燃烧地狱的入侵,位面法则的元素波动已经平息下来,天空干净地很彻底,一丝云朵都没有,只有一只不知从哪来的鸟儿徐徐飞过。

    ……

    从前有一只小鸟儿,它从在巢里长大的时候,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仰望天空。

    它期待着能像其他大鸟儿那样在天际翱翔,它的梦想是飞到天空的尽头,去看看那里的景象。

    直到某一天,它终于羽翼丰满,能够蒲扇着翅膀飞出鸟巢。

    它的长辈们却马上告诉它,不能飞上太高的空中,那里有强烈的暴风、凶猛的鹰隼、稀薄的空气。

    然而这只小鸟儿却不想妥协,如果追寻梦想的权力都被剥夺,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是我的梦想,我不能放弃它。”

    小鸟儿头也不回地向着高空飞去,它不知前方有什么,也不知自己何时会筋疲力尽。

    它就这样……飞啊飞啊飞啊飞……飞啊飞啊飞……飞啊飞……

    生命,是一场徒劳的坚持,所能选择的,不是命运,而是尊严。

    故事没有结束,却有一个结局。

    小鸟儿幸福地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