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落幕
    无形的能量源源不断地从无界水晶流进vitb12体内,而他的气息也在稳步攀升着,被vitb12刻意压抑了不知多久的等级,终于冲过了那个已经不算是瓶颈的隔阂,瞬间就到达了大武士的等级。.

    达科拼命地扭动着身体,但他一介魔法师又怎能挣脱战职者的束缚,只能竭斯底里地叫着,“vitb12!这样你也会死的,你死了以后还怎么再继续杀人……vitb12,其实你是喜欢我的,你怎么舍得让我死?快放开我……vitb12,我们这样死在一起被人看见很丢人,你会晚节不保……vitb12!你勒痛我了,快放开让我松口气……”

    达科被束缚住的右手中不停地出现各种卷轴,他试图施放其中的魔法,却终究没办法单手撕开。他揭斯底里地喊叫了一阵,而vitb12则在这段时间里彻底完成了晋级。

    可以说现在达科和vitb12都成为了站在墨丘利位面巅峰的存在,而且相互都杀不死对方,通过交流也都渐渐淡化了敌意。达科一直认为,只要熬过了一年时间,契约失效后他们就能成为朋友。

    达科曾想过很多次追杀结束时的情形,甚至也想过自己失手被杀死,但从未想过会像这样的死法。这算什么?同归于尽吗?达科那疯狂的嘶吼声渐渐被掩盖,被整个墨丘利位面的轰鸣所取代。一同对抗过燃烧地狱入侵的达科和vitb12都很熟悉这个声音,这是位面沸腾的声音。

    “放开我……你是杀不死我的……我们本可以成为朋友……你这是狗急跳墙……我明明已经熬过一年了……明天契约就要失效了……我都已经这样努力过了!挨过打,吃过屎,凭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不想死……主人……”

    “主……人……”达科嘶哑的叫声忽地就戛然而止,只剩下低声的抽涕。就像小孩子受欺负了会想到找父母一样,达科在此时的念头竟是很不争气地就很想向着菲丽丝哭诉。只是他并非是受到惊吓和恐惧而想要让主人给予保护,仅仅是在这临死之前,就莫名地想到了菲丽丝。他自己都不曾知道,在潜移默化中,菲丽丝已经是他不能割舍的一部分。

    “达科,别叫我瞧不起你,我们来比一比,谁在死前笑得更灿烂。如何?”vitb12的声音依旧平静,却不再冰冷。

    达科听到vitb12与往常有异的声音,忽然就重新平静下来,强迫着自己止住哭泣。与此相反的是周围的环境越躁动,vitb12突破位面力量上限,位面法则的攻击随时都有可能动。

    “比什么?笑得再灿烂又如何?”达科悲戚地苦笑,“死都要死了,临死前你去做了什么,难道很重要吗?”

    “没做过,怎么知道?”vitb12说,“你忘记那个小姑娘了吗?”

    达科一怔,竟是渐渐地止住了哭泣,他也想起来莎莉那个外表柔弱但内心倔强的小姑娘。为践行自己的梦想,在常人看来十分艰难的一条道路上,险些成功的普通人。那样一个小女孩都能够坚持到那种程度,那么自己呢?

    ……

    “至少要去做了才知道是徒劳,若是不去尝试,就连将会怎么失败都不会知道!”

    ……

    想到这里,达科瞬间就恢复了平静,重新开始冷静地思考。他先敏感地觉自己精神力范围内能够运用的元素正在减少,这必然是位面排斥vitb12的原因,连带着临近的他也被孤立了。于是他知道事不宜迟,必须马上采取应对方法。

    “vitb12,有你作为朋友和对手,是我的幸运。”

    vitb12先是沉默,随后也是轻叹,“能够与你同归于尽,也是我的荣幸。”

    “是否同归于尽,下定论还太早。看好,我要反抗了!”

    魔杖出现在达科手里,沉默的施法当中,先是一个周流水衣出现在两个人身上,既然二人已是无法分开的一体,那么vitb12的防御就是他的防御。紧接着又是冰霜护甲和空气罩,奥兰多明的五重乌龟壳因为不能使用卷轴的原因用不出来,虽然达科自己也能施法,但现在时间紧迫,只能挥自己所长,从气、水、冰这三系魔法里选择最强的防御给自己和vitb12加持。

    达科最先想到的其实是空间魔法,但又被他否定了。现在他面对的是来自于整个墨丘利位面的攻击,即便能以闪现逃开一次,但攻击又会马上在自己身旁酝酿。而空间法术所消耗的法力又太多,没那么容易恢复,得不偿失。在对抗炎魔的过程中,他已经了解到了位面攻击生成的频率,那绝对比他通过魔晶恢复魔法力的度更快。

    于是现在的情形就变成了,如何能消耗最少的法力,来抵挡住最多次的位面攻击。这是一场消耗战,达科作为一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占上风,但他却义无反顾地参与到了这场毫无胜算的抗争中。既然怎样都是一死,那么何不轰轰烈烈地战死?

    达科这样的反应,让vitb12都很是惊讶。vitb12不明其意地轻轻叹出一口气,并未说什么,只是控制着达科的手臂,力度更紧了几分。

    位面的攻击来得极快,荒野上空忽然之间就被层层叠叠的乌云布满,比箭矢更可怕的雨箭最先到来。虽然当初在魔鬼受到攻击时已经见到过位面法则的力量,但现在被身临其境地置身在暴风雨中心,感受则完全不用了。达科直视着从远及近横扫过整个荒野的乌云,心中仍然冷静地默诵着咒语,竟没有出现错误。

    暴雨及体的瞬间,一块不规则形状的寒冰屏障也在达科和vitb12两人外面成型。寒冰屏障几乎是在成型的瞬间就布满了裂缝,继而破碎开来,接着是空气罩毫无悬念地被摧枯拉朽,冰霜护甲上也布满一道道深刻的裂纹。

    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这时才猛然传出,这是成千上万的雨箭同时落地所激起的轰鸣。对于雨箭术这种一级魔法,达科再熟悉不过,但却从来没想过由位面法则施展的雨箭能有如此威势。这种雨箭绝不是普通的一级雨箭术可以相提并论的,这些雨箭分明每一道都有着四级魔法的威力,而面对着成千上万道这样的攻击,即便是圣级强者也只能暂避锋芒。

    两人周围的地面在一轮雨箭过后已经变得千沟万壑,而他们两个则被死死地压在地上,陷入了其中一道沟壑当中。达科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如同被鞭挞过一样,那是雨箭在射穿魔法防御后余劲不止,依然给他留下了伤害。

    由于vitb12和达科是紧贴在一起的,所以达科的后背和vitb12的前胸紧紧接触着,都没有受到伤害,相比之下倒是vitb12比达科伤得更轻一些。因为身体前部受创会直接影响到内脏,而后背有肌肉群的保护则要好得多。达科心中暗凛,恐怕这一点也是被vitb12考虑在内的!

    这一波雨箭肆虐之后也给周围留下充沛的游离水元素,达科顾不上想其它的事情,急忙利用这些水元素为自己施法防御魔法,并用水疗术施展了简单的治疗。

    达科刚刚做完这些,就听到隆隆声响震耳欲聋地传来,这声音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震得他头昏脑胀。紧接着一股浓重的危险感袭上心头,只见四面八方的空气全都在某种无形力量的催动下化成了择人而噬的巨口,猛然向着中央挤压过来。这气元素所形成的攻击极具层次感,并不是一整面的风墙,而是层层叠叠的锐利攻势,像是一排排滚动的锯齿一般。

    面对这种程度的风噬,达科可不敢直接亲身体验它的威力,急忙将疾行术和轻身术施法在自己身上,旋即向着一个方向跑去。无论跑向哪个方向,只要不在风噬所围攻的正中央,就可以减免部分伤害,比四面受敌的夹三明治情形要强。

    轰隆隆隆!强烈的暴风从四周挤压到中心,产生了震耳欲聋的震响,好似千军万马在冲锋。在这隆隆轰响中,达科和vitb12的身影直接被送上了天际,但依然没有分开。他们在被这一记猛轰冲上天空,直达上百米高空,达科在飞上天空的途中就吐出一口鲜血来。风噬的攻击被魔法防御阻挡了一部分,但空气振动却透过防御将他轰成了内伤。

    达科顾不上嘴里尚未吐干净的内出血,忍着胸口的疼痛就开始默诵羽落术。刚刚的那一记风压在攻破空气罩的时候产生了气元素的冲突,竟将他和vitb12冲上了百米高空,若是不做应对,都不需要等下一波位面法则的攻击,他直接落在地上就摔死了。

    当加持过了羽落术,达科和vitb12的高度已经从上百米降低至不到五十米,他们紧接着又从高坠落改为减,然而还不等他们的度减到足够低,下方的土浪却已经猛然翻滚起来。他们脚下的大地像是变成了沸腾的开水,土浪翻着花地袭向天际,其下方隐隐露出了地火的暗红光芒。

    以达科和vitb12为中心的整片荒野,成为了位面的中心,方圆上百公里内都被位面法则的力量一遍遍犁着。更远处赫然有大片林木诡异而疯狂地生长着,生长的方向正是达科和vitb12所在的这个位置。而另一个方向上则是上千只魔兽,它们竟不受之前风噬和雨箭的影响,目的明确地迅疾冲来。达科略一观察就觉,这些全都是四阶魔兽,墨丘利位面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雨箭、风噬、土浪、火海、林困、兽群……位面法则的攻击一个接一个地呈现在他们面前,像在进行着巡回展览一般。在这位面法则的攻势之下,个人的力量即便再强大也是不够看的,毕竟一个人的法力是有限的,而整个位面却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作为储备。

    达科尚未来得及出感慨,又是一阵猛烈撞击从下方凌空撞在他的身上。是掀起的土浪撞上了下落的达科二人,他们就像破布口袋一样被再一次抛向空中。当达科从撞击的眩晕中回过神来,现身上的防御魔法再次不见,全身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他感觉鼻端有桃木的芳香飘过,很快他就现,他手中的魔杖已经碎成了点点木屑,只剩短短一截还握在他手里。

    这根魔杖从老铁匠阿格特给他,到现在也已经有大半年时光,就这样损毁了让他非常心痛。但他却来不及惋惜,下一轮的火海、林困和兽群马上就将汹涌而至。

    “怎么办……”达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他敢肯定再难承受下一次的攻击了。这时他忽觉脖颈上一热,是身后的vitb12一口血吐了出来,在接连不断的法则攻击中,vitb12也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你也要不行了吗?比我强这么多,终究也要面临同样的结局啊。”达科喃喃地自言自语,眼中没有幸灾乐祸,而是深沉的悲痛。vitb12与他在追逃当中形成了这样半敌半友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战斗中的聊天渐渐不止于嘲讽和心理战,而是各种各样的闲聊和交流,就好像无话不谈的朋友一样。

    vitb12是那种较为孤僻的性格,平常本就没什么人能够说话,遇到了达科这样一个有趣的猎物,自然也愿意多说说话。达科则是处在不得已的环境当中,不知道自己明天是不是就要被杀掉,自然有很多话想要交流,然而没有人能听他倾诉,只有这个准备杀自己的人能跟他说话。

    “真是无趣啊,这么强的一个杀手,却偏偏要与我同归于尽,有什么意思呢……”达科想到这里忽然愣住了,为什么两人等级相同,达科却一直认为自己比vitb12要弱呢?

    ……

    因为你还没有想清楚自己该走那一条路。

    ……

    不知为何,达科猛然想起了vitb12的这句话。走哪一条路?他自己由于天赋的原因,早在塑造好身体的同时就完成职业的选择,略过了元素法和冰法的两次转职。然而也正是因为无需他自己选择职业,所以他从未想过自己该走哪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更没考虑过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战斗。所以在当初vitb12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他并未能马上作出选择。

    此时当达科再次思考这个问题,他脑海中竟是丝毫没有滞涩地就跳出了安拉那魔法炮台一样的战斗方式,不顾一切地进攻……虽然安拉最终死在他手下,但那片火焰却点燃了他的整个视野,经久不息……

    视野中的火焰渐渐变得真实,是位面法则攻击的火海席卷过来了。达科看着这片火海,却已经有了决断。他右手中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块魔晶,开始回复魔法力。当法力回复了一多半的时候,更长时间的默诵施法结束。这一次他施法的不是防御魔法,也不是辅助魔法,而是实打实的进攻法术,暴风雪。

    暴风雪与火海撞在了一起,竟不是相互交错而过,而是形成了一个明显的边界。下方是楔形的风雪寒潮汹涌着推进过去,而上方则是被寒气顶起来的滚滚热浪。看上去达科的暴风雪明显是落在下风,被庞大的火海挤压变形,随时可能被突破。但这一次对攻却是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延位面法则的攻击频率已经越来越快,间隔时间逐渐缩短着。火海尚未来得及攻击到达科和vitb12,远处的一大片树林已经从后方张牙舞爪地疯长过来,像是形态不断变幻的怪兽一样。这些组成树林的赫然全都是等阶不低的魔植,自身价值不必赘述,然而它们也会受到火海的影响。林木所过之处火海都渐渐熄灭,但大量魔植也渐渐枯黄萎缩,生长度瞬间放缓。

    林木组成的囚笼搭建起来将达科两人困在中央,但由于受到火海影响,要稀疏了很多。达科施法的龙卷风很快就将林困解除,这两次的位面法则攻击竟是造成了这样的相互冲击的效果,让他自己都十分惊诧。

    然而紧接着,又是新的攻击到来了,这次是一群各式各样的魔兽。这些魔兽分属不同种族,竟是几乎没有重样的,有些魔兽之间甚至还是天敌关系,但现在它们都没有相互攻击,而是一拜齐地向着达科冲锋过来。有些拥有天赋法术的魔兽,还没冲到就起了攻击,众多法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竟是连空间都有些不稳定了,缕缕虚空裂隙不断生成。

    达科看着汹涌而来的兽群,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向着身后的vitb12问道,“看到我这样的螳臂挡车,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

    “不,你让我想到了阿玛斯……”vitb12伤得不轻,说话竟然也已经气喘吁吁。

    “阿玛斯么?呵呵,他最后可是死了呢。”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达科松手将使用过的魔晶丢掉,双臂伸展反手向后环抱住vitb12,“最后一次挣扎了,准备好了吗?”

    话音刚落,达科和vitb12的身影就在一片空间波动中原地消失。闪现术!魔兽攻来的法术全部落在空处,而达科则已经出现在这兽群的前端。接着达科双手一挥,一股波动从侧面轰在了为一只巨型羊熊的颈侧。

    达科施法的是气系三级魔法,冲击波。这个魔法并没有锋利的攻击属性,只是单纯的风压冲击,在达科控法能力的操控下,直接将那体型巨大的羊熊冲倒了。羊熊一倒,立刻将后面体型稍小的几只魔兽挡住,然而再后面的魔兽却还在前冲,立时就是一片人仰马翻。

    紧接着真正的攻击也已经到来,又是一团剧烈的暴风雪在兽群当中席卷开来,混乱中的兽群立时遭受重创,一时间也不知死了多少高阶魔兽。若是在平常,能够有这样的战绩足够达科吹嘘一番了,但现在他却一点也没有得意的心情。兽群虽然被扰乱,但魔兽前冲的势头并未节制住,在达科刚刚施法过之后,一只被绊倒后侧翻的巨型盔甲虫就将他压在下面。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是自己的运气好,因为他旁边的地面上已经被众多秩序混乱的魔兽踩过,如果他不是被压在下面,恐怕早被踩成肉泥了。

    但被压在下面的达科也并未好到哪去,魔兽比人要重得多,他被压住的下半身已经失去了知觉,不知道是断了还是压得麻了。继而他又感觉身上一轻,竟是他背后的vitb12松开了束缚他的手。达科转头看去,才觉vitb12竟是被压到了头部,昏过去了。

    达科心中惊喜,就想要快些离开vitb12身边,这样就不必受到位面法则的攻击了。他的下半身已经失去意识,即便完好也没有信心跑出这混乱的兽群中,于是他急忙掏出一张随机传送卷轴,就准备撕开。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粗大的蓝紫色光芒以无以伦比的度从天而降,眨眼间就向着达科轰来。这到雷电显然是新一轮的法则攻击,再不像前几轮那样给人以准备时间,根本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就是来袭。这道雷电的目标是达科身边的vitb12,但他知道以这雷电的威力,自己这一次已再无幸理。

    只是他却是满心的不甘,纵然法力已经耗尽,他依然想要对着这位面法则给予回击。布满血丝的双眼直视着那道比他整个人还粗的雷电,他调动起全部的精神力迎了上去,同时声怒吼,“攻!”

    蓝紫色雷电中,似有一缕黑色的空间波动浮现,转瞬即逝。

    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了下来,周围几十米方圆区域的魔兽忽然不动了,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尽数化为焦炭。一阵风吹过,那些由焦炭组成的雕塑便簌簌飞散,顷刻间归于虚无。

    点点余烬在荒野上飘散开来,墨丘利位面短暂的沸腾,终于落幕。

    第二卷墨丘利追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