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估价
    维纳斯位面是一个海洋位面,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中点缀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岛屿。.这些岛屿里最大的一个,是位于位面正中央的安娜塔西雅岛。这座岛地形平坦、视野开阔、气候宜人,而且还盛产多种珍稀魔植品种。

    但这里却从未引过纷争,也没有人来此挑战占有者的权威,只有魔兽在其中悠然自得地生活着。这座岛屿的林间耸立着上百幢样式完全一样的三层住宅,在所有的建筑顶端都有一个标志,那标志是一个天秤,但原本应当是指针的位置却被匕代替,匕就那样无声地左右摇摆,不曾停住。

    岛上人迹少见,倒是有不少炼金傀儡经常忙碌着运送东西,这些傀儡基本都是人形的,也有少数动物形态或是四不像的。它们经常搬运着各种各样的事物,穿梭在岛上的住宅之间。其中有一个人形傀儡正捧着一大堆卷轴,向着一个方向走去,这些卷轴每个上面都有着魔法封印闪烁着黄色的光芒,这是需要特定的精神力才能打开,不然就会触卷轴上的封印魔法,其中记录的内容也会消失。

    这架炼金傀儡穿过宽敞的庭院和蜿蜒曲折的走廊,来到一个树屋的门前站定,木质的房门上贴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2oo一次,5oo包夜。”

    岛上的住宅并非只有三层小楼那一种样式的建筑,也有少部分个性鲜明的房屋。而这个人形炼金傀儡所到达的这个房屋,就是由一棵大树形成的树屋。

    人形炼金傀儡精确地在门上敲击了两声后就直接推门走入,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房间,一个少女正面对着一大堆资料在整理着什么,并不时拿起笔进行着计算。在这少女金色长的遮盖下,依然能看出她的耳朵是尖尖的形状,鹅黄色的魔法长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领口都已经退到了肩膀以下,露出上半球的胸乳。前襟一直开到了肚脐上方,在她轻微的动作间茶色的乳晕若隐若现。

    炼金傀儡直接将那一大堆卷轴一个个地排列在桌上,又一声不响地走出房间并关上门。

    “无聊的炼金傀儡,敲门声就不能有新意一点。都半个多月没有生意上门了,天天听你们那两声两声的敲门烦死了。”精灵少女喃喃自语了一句,停下手头的工作,挥手间施法了一面水镜,照了照自己的脸,自怨自艾地叹了口气。

    精灵少女又随手一挥,水镜凭空消散,化作了一片绿色的魔法力,那魔法力散落在刚刚送来的卷轴上面,其中的精神力就将卷轴上的封印全部解开。她拿过最近的一张卷轴撕开,以手托腮偏过头有气无力地说,“这么快就又到了修订命谱的时间了啊,新陈代谢还真是旺盛呢。”

    “好吧,让我看看,唔,近三个月内有十九个人升级。十个战职、八个法职、一个神职。真不错,这种草包等级再高也都是送经验的。空有在用价值和残余价值,清算价值却是无可救药……

    “奥莉赫怀孕了?让我回忆一下这是谁的孩子,唔,有37是她丈夫的,29是管家的,22是她丈夫的父亲的,这样看来投资价值要涨一些了啊。哎,那也得看生出来的会是个什么东西呢……

    “这个是,玫丽琼斯成为大主教,从主教到大主教升的还蛮快的嘛,是光明教会最年轻的大主教了吧?是不是已经跟光明教皇有一腿了,只是情报还没收到?毕竟那些耳目能力有限。嗯,神职者的等级提升,神眷和实力双重增长,课税价值和清算价值都要重新评估了呢,最可恨的是她长得还很漂亮……

    “咦?达科耐克瑞蒙斯?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哦,是一年前有人要杀他的。等等!一年?啊!他还活着?b12不是已经去杀他了吗?什么?b12被干掉了!哈哈!少了个厉害的破魔暗战,真是大快人心!呀,这几天还惹上了暴风教会,真是不安分呢。这个我得好好算算,血统还不清楚,拥有洞虚和破妄的血脉能力,疑似因果之瞳和探魔眼中的一个;真名能力三个,分别是阻扰、控法、默诵;铭文师等级,没有认证过,但有高级铭文师的水准,呦,还是个人才嘛……b12被干掉之前还提供了这么多情报,真是鞠躬尽瘁呢。很好,耐克瑞蒙斯家族这个季度的影响力因为乔治的原因又提升了4,还有以达科的升级度潜力值带动保险价值也得重估,加上k4和b12这俩沉默成本……”

    精灵少女正将各种信息一一带入公式当中计算,她桌面上的水晶球忽然闪了闪,精灵少女意念微动,那水晶球就闪现出画面来。水晶球里出现了一个人形的虚影,他的面容模糊不清,身体也是半透明的,能够透过身体看到他身后虚空中的光点。而那光芒透过他的身体却像是被扭曲了一般,有种不真实感。

    精灵少女本没打算理会来通讯的人,依然低头兴奋地工作着。但当那个虚影出现的一瞬,她若有所觉地抬起头,对着水晶球嘟了嘟嘴,接着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同时将开到肚脐的领口封到脖颈。松散的魔法长袍裹紧后,勾勒出精灵少女苗条的身形。

    “我喜欢你计算时的样子。”虚影的声音从水晶球中传出,这是一个僵硬的男声,明显是以同音传译魔法转译过来的,显然虚影本人并不会讲阿美西亚通用语。

    精灵少女耸耸肩,“如果你肯付费,你可以看见我更多时候的样子。”

    那个虚影摆了摆手,“对于我来说,占便宜会更有快感。”

    精灵少女“哼”了一声,随手将手中的一张卷轴丢到水晶球上,将影像覆盖住。

    “小气鬼,”那个虚影抱怨了一句,便清了一下嗓子开始说正事,“新一期的命谱进度怎么样了?”

    精灵少女将桌上剩余的几个卷轴拿到面前,简单翻看了一下,“嗯,这一期的预案已经完成了,再将几个新信息加进去,做一下微调就可以布。”

    “辛苦你了。”虚影的声音变得沉重和缓,看起来他对精灵少女的工作也十分认可,接着他又问,“b12死了,那么现在高级的席是哪个?”

    “呀!这个忘记算了!”精灵少女一下跳起来,手中变出了一大摞资料,她急地翻着,“莫洛宁?康斯坦普?贾斯汀?还是波多诺?他们几个价格差不多,零头的数字都是我自己瞎编的,该死!我需要一位精算师的协助!”

    虚影叹了一口气,“高级职业者当中的席,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是由于两个四级位面的存在,也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你要抓紧时间将那部分排名整合好,回头我会让f来协助你。”

    精灵少女不耐烦地挥挥手,那一堆资料被重新收进了空间戒指,“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几个人的先后顺序么,叫f来分分钟就能把战斗力的清算价值和附带的保险价值估算好了。”

    虚影“嗯”了一声,又接着说,“等会儿你到q那里去一下,有个任务需要麻烦你们先处理掉,命谱的布可以先放一放。”

    “嗯?有什么单这么急?还要我和q一起去?”精灵少女偏着头奇怪地问,“之前不是说这一期的命谱很急吗?因为变动比较大,若是不快点更新,在这期间有人下单的话我们可就赔了。”

    “唔,其实只要把这次的两单生意顺利完成,命谱上面就还要重新排列,而只要完成了这两单,那么其他可能出现的小损失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水晶球中的虚影还卖了个关子,“任务详情q会告诉你的,我可以先透露一点,是关于某位圣魔导师,你会感兴趣的。”

    “什么?对付一个圣魔导师,就只派我和q两个人?”精灵少女一把将水晶球上的卷轴拿开,对着其中的虚影大叫,“圣级又不是大白菜,对方若是一心想要逃跑,仅靠两个人可是留不住的。”

    水晶球中的虚影歉然地摊开手,“没办法,因为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单子,得尽早潜伏进去,需要的人手也更多,包括j在内都已经去执行那个任务了,所以没办法给你们安排更多人。”

    精灵少女气鼓鼓地看着水晶球,质问道,“那你呢?你的本体在哪?若是你肯投影下来,无论是哪个圣级都能搞定的吧。”

    “……”虚影迟疑了一下才说,“我的位面这几天有一点小麻烦,需要我亲自去处理一下……”

    “小麻烦?你那层深渊被别的位面入侵啦?还是里面那些恶魔想要造反了?我要不要去趁火打劫呢?你的那层位面可比我的位面资源丰富多了!”精灵少女一下子来了兴致,兴高采烈地猜测起来,但她马上现似乎虚影真的是怕她趁火打劫,竟是一言不。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精灵少女只好了然无趣地做了个鬼脸,又回到之前的话题上,“很多人要去介入那另一个任务?看起来那边更重要一点呢,好吧,那我这就去找q。”

    “那么,辛苦你们了。”那虚影点了点头,影像就在水晶球里消失。

    精灵少女将手指含在嘴里,眼睛望着树屋窗外错落的云朵,“看起来命谱上要有大变化了啊,这次又是谁要被代谢掉了呢?真是令人期待呀。”

    “哼,唯一的不足就是要和q那无趣的家伙一起搭档,我才不去找他呢!先把这个达科的排名算好了再说。”精灵少女撇了撇嘴,又重新埋头进自己的计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