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合谋
    “这里是哪一层地狱?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树?没想到地狱里也还不错啊。  .”奥托忽然变得多话了,“原来死了就是这个样子啊,都感觉不到痛了,我死前可是伤的很重呢。”

    一时间,众人全都沉默了下来,五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奥托,将他看得有些毛。莉雅最先不满地说,“你竟然将我们精灵族的豪宅称作地狱。”

    菲丽丝接口道,“你很想去地狱吗?我可以给你开个后门,不过要交过路费的。”

    菲丽丝的话一时间将几个人都逗乐了,他们笑了一阵之后,达科对一脸迷惑的奥托解释道,“我们从奴隶市场将你买回来的,你之前一直在昏迷,这里是我们团队的据点,用精灵族的树种种植出来的一个堡垒。”

    莉雅也觉得奥托很有意思,笑着问,“你觉得我的树堡里像是地狱的那一层?嗯,我们之前一直想要给这间房子起个名字,但没有好的点子,不如就叫巨树地狱怎么样?”

    菲丽丝忽然拍起手,“嗯嗯,这个名字好,就叫巨树地狱!比你之前想要取的蘑菇森林好多了!”

    “也比你取的尸肥大树好多了!”莉雅毫不示弱地说。看样子,她们两人早已经就这树堡的名字产生过分歧了。

    “达科,这是你的朋友吗?还不快给我们介绍一下。”还是科斯特纳先回归了正题。

    “嗯,他是我的朋友奥托韦德迈尔,大剑师级别的防御战士。”达科又转向大厅中的众人一一对奥托进行介绍,“这是凯文科斯特纳,炎系魔导士,珠宝大师;那边的三个美女,温蒂你是认识的,气系魔导师,也是我们团队的附魔师;这位精灵小姐是我们草药师,绿系大魔法师莉雅,你的伤都是她治好的;还有一个就是我的主人,暗系魔导士,亡灵法师,分解大师,菲丽丝。在我们三个同时到了一起时契约就已经达成,不过那时候你还在昏迷。”

    “谢谢你,美丽的精灵小姐。”奥托先是感谢了莉雅,接着又依次向着每个人打了招呼,然后又伸出手掌看了看,自言自语,“看来我真的还活着。”

    菲丽丝无奈地摇摇头,“这个问题有必要这么纠结吗?”

    达科却是想到了奥托在虚空中为了寻死而找上魔晶水母群的经历,隐约能够体会到他折腾了一番却现自己还活着时的心情。

    奥托挠了挠头问,“你说的团队是什么?这么快就组团了?是要对抗暴风教会吗?”

    “如果要对抗暴风教会你会有兴趣吗?”达科开玩笑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团队已经把暴风教皇干掉了。”

    奥托闻言吃惊地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他亲身对抗过暴风教皇,知道那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前面交战时,达科和温蒂还被追得抱头鼠窜,转眼间多了几个小朋友就能把暴风教皇干掉了?他不由得心中惊骇,急忙问,“我这是昏迷了几年?已经生这么多事情了?”

    温蒂捂嘴笑了笑说,“我们的团队是准备去参加炼金大奖赛的,就在我们见面的那天,暴风教皇就被干掉了,不过不是我们干的,是维他命公会。”

    之前一直是莉雅对奥托进行的治疗,她也十分好奇奥托的伤势是怎样造成的。此时听说这事情还关联到了暴风教会和维他命公会,立即十分感兴趣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信息量有点大,菲丽丝去拿爆米花!”

    奥托和达科却是看向温蒂,这关系到温蒂的秘密,他们不便于轻易地告诉其他人。温蒂轻叹了一声,“既然都是一个团队的队友了,当然也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

    接着温蒂就将之前她判出暴风教会,对抗教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在场的人除了达科和奥托是经历过的,其他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虽然菲丽丝从达科口中得知了一些情况,但此时再次听到温蒂的角度去讲,依然兴致盎然。

    莉雅则是听得身临其境一般,时而被吓得脸色煞白,时而又松了一口气,达科都替她捏了一把汗,生怕她的心脏承受不了这样的惊吓。达科觉得即便他自己当初在场,也没有莉雅这样剧烈的反应,莉雅在温蒂的讲述中就担惊受怕的要死。达科知道这是替他们担心,于是对莉雅更多了几分好感。

    一群人都围着温蒂听故事,菲丽丝对于这样的情形感觉很不爽,在一旁假装不屑一顾地埋头吃着爆米花,耳朵却是高高竖起来听着有关达科的部分。

    科斯特纳虽然没有过分地表露出自己的情绪,但他的眉头却是深深地皱了起来,他想到了更深的一层。等到温蒂讲完,他第一个说,“暴风教皇的死讯是瞒不住的,等到维他命公会新一期的命谱出来了,自然就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信息。等到那个时候,暴风教会就不会再这样小心翼翼地搜寻,而且按照你的说法过一段时间他们内部的整合完毕,有可能就会大规模地展开搜捕了。”

    温蒂点点头,“这一点我知道,所以在野外躲避才更加危险。相反呆在圣耶鲁这样的大城中才更安全,借助炼金大奖赛的人气,这座城中现在是人口最多也最杂的。在这里进行隐藏,即便暴风教会知道我在这城中也难以将我搜出来。”

    莉雅依然沉浸在温蒂的故事之中不能自拔,“你这样也太冒险了,如果没有达科他俩恰好救了你,你逃不掉又能怎样?”

    温蒂平静地笑了一下,“不过是一死了之罢了。”

    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他们一直都是将温蒂的经历当做故事来听,由于知道温蒂还活着,也并未太过担心。直到此时他们才意识到,若是设身处地站在温蒂的角度看问题,也只有做好了一死了之的觉悟,才敢于做出这样的抉择。

    良久之后,还是奥托打破了房间中的沉默,“我现在不知道该去哪,而且需要找铸造师打造一面盾牌,刚好这里是圣耶鲁比较好找铸造师,能不能在这里留宿几晚。”

    “没问题,你就住在这里吧。”莉雅长长吐出一口气,急忙借此转移话题,“这下我们这里有六个人了,不过还好楼上的房间数量足够。如果奥托你是个药剂师该有多好,那样的话我们的团队人员就齐全了。”

    奥托耸耸肩,“做个药剂师其实也还不错,可惜我的精神力太差,只能勉强做到内视,想要引导魔力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通常来说,无论天赋元素比例再低,只要精神力足够就能够释放出魔法来,但如果精神力不足,那就无法感知到元素的存在,也就无法成为魔法师了,奥托a级的雷系天赋就是因为精神力的原因而废掉了。同样由于他精神力微弱,所以不能精确地控制火系和水系魔力,也无法成为药剂师。

    温蒂忽然转向奥托,“以你大剑师的承载力,应当是能够承载六个大雕文了,你身上的雕文都满了吗?”

    奥托摇头说,“我身上只有四个雕文,压制雕文、盾击雕文、援护雕文和冲锋雕文。其他的对于防御技能没什么用处,所以还空着两个位置。”

    “竟然全都是防御类的雕文,还真是纯粹呢。”菲丽丝出了由衷地赞叹。雕文能够直接对技能进行增幅,是极为重要的一种提升,通常来说每个职业者都会在承载力达到要求时马上为自己添加上雕文。然而对盾战士有用的雕文就只有四个,奥托由于这个原因而空缺了两个雕文的位置,没有随便加上两个攻击类的雕文。这说明奥托对于自己盾战士的职业十分认同,认为攻击力的提升对他毫无用处,所以菲丽丝才会出这样的感叹。

    温蒂低头沉吟,“有两个雕文的空缺,或许就可以镶入其它的雕文,使你能够控制药剂的炼制。”

    “你说的是精神类的雕文吗?”达科疑惑地问,“牧师的精神鞭笞雕文和精神控制雕文都是对精神类技能有增益的,但似乎没办法让奥托达到控制药剂的程度。”

    “不,我说的不是这两个雕文。”温蒂的手在树墩上随意地敲着,指尖流溢着青白色的光芒,“附魔与雕文异曲同工。本质上,雕文可以看做是对技能的附魔。药剂师以火焰之手提炼草药并用引流术汲取药液,其实都是技能的运用,只要有足够的元素天赋就能够实现,而精神力在其中只是起到引导的作用,完全可以用雕文来取代。”

    达科先是愣了愣,默默思索了一会儿说,“想要控制水火两种元素,最简单的就是用烈焰之手和引流术,在标准雕文当中并没有这两种雕文。但是使用雕文来释放魔法技能,理论却是完全可行的,不存在什么技术门槛。”

    听了达科的话,众人都在低头沉思着,半晌之后,莉雅提出了质疑,“可是即便能够将水火两系的魔力引到出来,但药剂师可是需要长时间练习的,奥托这样的新手怎么能胜任我们团队药剂师的工作?”

    科斯特纳对于药剂师的方面了解一些,他也点头说,“相同等级的药剂师在固定药剂的炼制上,的确是元素天赋越高,炼出药剂的品质也越好。因为水火两种元素的天赋越好,在火力控制、药剂浓度控制这炼药中最关键两点上的优势就越大。但其前提却是需要同等级的药剂师,因为药剂师在炼药中需要掌握的技能有很多,混合物分辨力、对火候掌控、加入魔植的时机,甚至神经反应度都有所影响,所以经验在其中占据了很大比例。”

    莉雅赞同地点着头,“没错,若药剂炼制只与水火两元素相关,那么所有的雷系魔法师就都能成为药剂大师了。”

    药剂师这一辅助职业,需要以火系魔法对原材料进行灼烧提炼,并用引流术将提取好的药剂混合并引导,所以药剂师要求水火两种元素都能够驾驭,而水火复合的是雷元素,所以药剂师也都是雷系魔法师。但反过来却不成立,并非所有的雷系魔法师都能成为药剂师,对水火两种元素的掌控只是一个入职门槛而已,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技术限制。但如果在其他技术都能满足的情况下,药剂的品质好坏也确实是由药剂师本身的元素天赋来决定的。

    面对莉雅的质疑,温蒂不慌不忙地笑着回答,“这个就关系到赛制的问题了,按照比赛规则是3o分钟完成,需要在这时间内分配兽人身上的工作。但药剂师却是与其他人都不冲突的,只要在3o分钟内完成药剂,在赛前给兽人喝下就可以,所以药剂师足足有3o分钟进行药剂的炼制。而且赛制规定药剂只能够在赛前给兽人喝下,这样恢复类药剂也就不需要了,炼制的药剂仅限于力量药剂、狂暴药剂等几种而已。”

    “但那个药剂差不多十分钟就能完成了,多了也没用,奥托就算完成了药效也会差很多啊。”莉雅依然觉得不可行,因为火焰是有着特定输出的,药剂的成型时间比较固定,无法依靠延长时间来将过程延长。

    “这一点对于别人来说不行,但奥托却可以,因为他的迟滞领域。”温蒂笑着说,看似成竹在胸,“迟滞领域无法影响魔法元素,只能够影响到实体,所以就可以作用于水系魔法控制中的药剂,使其成型时间变得缓慢。”

    莉雅眼睛一亮,顿时觉得可行性很大,于是又对奥托询问了很多关于其领域的问题。最终莉雅也觉得这个提议十分可行,于是拍了拍奥托的肩膀,“那么就这样决定了!奥托成为我们团队的药剂师!”

    听到莉雅这样说,其他人也都没有意见。奥托倒是嘟囔了一句,“加入你们的团队参加炼金大奖赛,被对手暗杀致死,嗯,不错的死法。”

    当所有问题都已经讨论完毕,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达科身上。莉雅开口说,“接下来就要看我们铭文大师的了,奥托需要的那两个非标准雕文,有问题吗?”

    达科低着头想了想,他一直以来都是向着抄写魔法卷轴的方向展,除了自己身上的火抗雕文,还从未给别人铭刻过雕文,但是他却没有提出这个问题。当他在这个团队中担任铭文师的时候,就意味着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而并不能以他自己的经验不足为借口来推脱。

    达科很快抬起头,自信满满地说,“只是两个雕文而已,我只需要一天的时间进行熟练,就可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