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忙碌
    距离炼金大奖赛开始还有一个月,达科团队的六个人都开始了深居简出的练习,之前收到新一期的命谱似乎并未对他们有什么影响,都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比赛的准备当中。  .只是树堡早已经变得外松内紧,暗处更是安置了大量的陷阱机关,从最简单的野猪夹到威力强大的元素殉爆一应俱全。

    布置好了相应的防御之后也不是一帆风顺,凯文买来的那些炼金设备并非十分完美,其中有一种振动报警的装置,是为了防御有人潜伏接近树堡,所以在树堡外围一圈都进行了布置。气系魔法空气罩和光系魔法光隐术都有着通过扭曲光线达到隐身的可能,但这种振动报警装置却是十分保险,只要有轻微振动就会被触。然而刚一装上,就被树堡掉落的树叶触了报警,凯文只能将灵敏度调高些。但到了晚上又被稍大些的风吹得不停报警,将六个人全都惊了起来,在之后鸟、猫、兔子等都一次次地触了报警,但在每一次误报之后,凯文都会进行细致的调试,使得这套炼金装置适用于树堡周围的环境。

    当这套炼金装置终于不再误报之后,六个人才能够安心练习各自的职业技能。参加炼金大奖赛的其他团队也没有平庸之辈,达科队想要胜出,必须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行。

    达科需要练习的内容很多,他将每天的时间都进行了分配,一方面是抄写魔法卷轴,还有就是对雕文的练习。他基本每天都呆在自己的房间当中,拿着死亡凋零进行各类雕文的练习,他除去吃饭睡觉,需要面对的就只有羊皮纸和魔法墨水。

    死亡凋零经过了凯文的改制,能够更加完美契合达科,他的手与魔法笔达到更高的协调度,甚至在专注时会感觉笔仿佛是手的延伸一般,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但达科知道,真正订制的名笔,据说能够达到心意操控的地步,也就是完美契合,使得精神力都与魔法笔产生共鸣。这种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当然也不会强求。

    当墨水用完时,达科就会抱着空瓶到楼下的客厅当中,那里的树墩上必然已经放满了研磨好的墨水。莉雅一直在花田当中,不停地研磨着墨水,时不时将研磨好的墨水送到客厅来,确保达科一直有墨水用。

    达科所需要的墨水只有一种,莉雅需要做的只是增加熟练度,到比赛时以最快的度研磨出墨水即可。其余的时间莉雅都在兽人勇士身上进行着研究,她每天按时将调制好的草药涂在兽人身上,并经常用叶舞术对兽人进行防御能力的测试,结果还算理想。最初时,叶舞术能够射入到兽人的皮肤内1o厘米,现在则只能射入8厘米了,但到了这个程度,草药能够对皮肤起到的硬化作用也已经达到极致,无法再继续增强,现在莉雅每天在做的只是为了维持其皮肤硬度。事实上并非没有办法使其皮肤变得更硬,莉雅背后的生命教会和洛佩奇家族有着庞大的底蕴,奇异的草药配方有很多种,但这样皮肤在持续变硬的同时会产生副作用,像鳄鱼一样行动不便,莉雅现在对兽人勇士进行的强化其实是在敏捷和防御之间做出的最佳权衡。

    这段时间里菲丽丝也难得地严肃起来,每天在客厅向阳的一边面对着各种不同的金属原料,专心致志地扫描并分解各类不同的材料,尽力供应上温蒂附魔的度。温蒂的附魔度与她的移动度有的一比,只是一分钟多一点就能完成一个附魔,因为第二阶段的擂台赛上是限制时间的,温蒂的附魔度快些,就能给其他人留下更多时间,所以菲丽丝也不敢怠慢,拼命地练习。虽然平常菲丽丝是毫不在乎的性格,但做正事的时候还是蛮用功的,她这段时间分解术的进步程度即便是温蒂也感到惊讶。

    凯文虽然不需要与其他人配合,但他要给兽人勇士铸造一副拳套,是用时最久的工作,他也在拼命地提高熟练度。事实上,拳套可以算作是服装类也可以归为饰类,所以在服装店和手镯店都能买到,显然这次炼金大奖赛将其归为饰一类。这对于每一位参赛的珠宝师都是一个新的挑战,毕竟拳套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饰,凯文也并不太熟悉其铸造方法,他曾到多家饰店铺找来了很多种不同样式的拳套以及图纸,每天做着研究,偶尔也会自己开工进行铸造。

    相比之下,奥托的进步却最为明显。谁也没想到,奥托在药剂方面竟然有一些天赋。药剂炼制一道,博大精深,药剂师的门坎要求也极高,不但要求药剂师能够熟悉的了解各类药草性能,组合变化,制剂知识,同时还需要熟练药剂手法,更需要强大的元素感知能力和反应度,能及时做出各种应对。知识和手法也就罢了,那都是熟能生巧的东西,但是强大的反应度和感知力,通过气味,火候,色泽等变化掌握药剂的情况,就需要一定的天赋了。奥托恰恰就有这方面的天赋,在他的知识还不够丰富,手法也不够纯熟的时候,奥托就已能够敏锐的觉察到药剂的变化。而这种能力,正决定了其所炼制药剂的成品率与精品率,这两者也是评定一个优秀药剂师的最重要标准。拥有这方面的天赋,就意味着假以时日,奥托必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大师级药剂师,这一点到是让所有人都惊讶了。

    兽人勇士体内的镇定药剂效果早已经失效,奥托也没有再炼制新的镇定药剂,因为那种药剂虽然能够令兽人勇士保持在神志不清的安静状态,但长此以往对其战斗意识和反应度都会有所影响。所以现在兽人勇士都是处在清醒状态,兽人本就是脾气暴躁的种族,它当然不会安分地在树堡里呆着,莉雅特意为此在地下室当中做了一些改动,花田旁边多了一个木制的牢笼,这牢笼由一根根手臂粗的木头组成,上方连着天花板而下方与地面固定在一起。

    即便如此,兽人勇士的苏醒也很是让树堡鸡飞狗跳了一阵子,它每天只要一有精神就攻击围困着自己牢笼。莉雅施法制造的这个牢笼看起来没有多结实,但其实是与整个树堡连接在一起的,无论兽人勇士怎样攻击却就是无法将其攻破。但无法将其彻底破坏,却还是会造成很多麻烦,莉雅总是要施法对牢笼进行修补也是不胜其烦。更何况兽人勇士还会出吱吱哇哇的乱叫,即便是在地下室里依然整个树堡都能听见。

    最后还是温蒂想出了办法,她让莉雅每天按时打开牢笼,并让奥托进去与兽人勇士对练。这样能够激兽人勇士的战斗本能,在比赛中有更好的挥,温蒂如是说。奥托当然不能尽全力,毕竟兽人勇士与他有着巨大的等级差距,但奥托即便只是防御,也能用反射技能将大部分攻击反弹回去,这样每次对练都让兽人勇士受伤不轻,与奥托对练过的兽人勇士也不会再有力气攻击牢笼,树堡终于恢复了清静。

    六个人有时是各自分别练习,有时则是相辅相成地一同磨合,但相同点是各自都十分有条理,基本没有空闲下来的时候。莉雅的需要负责达科与奥托两个人的前期准备,相比之下更忙一些。

    在饮食方面,初时几个人都是各自想办法,或是结伴外出找吃的,或是通过魔法通讯叫外卖。在树堡的树叶间也长满了一种像是面包一样的果子,味道也才算不错,只是除了莉雅其他人都受不了每餐吃那种果子。

    凯文过去几年经常一个人在外做任务,不知不觉间竟练就了一手好厨艺,他每餐都会在树堡内自己生火烹饪。某一次凯文做的浓汤、酱拌肉和水果沙拉被其他人现后,就每天催着他做饭,连莉雅也不再吃果子了。这下可苦了凯文,毕竟有五个人、一个精灵和一个兽人的食量,每次吃饭都像是派对一样,需要大量食物,单是购买食材就要很多时间。凯文每天除去练习珠宝技能的时间以外,就全都用来做饭了,每当到了饭点他就要在厨房当中忙上一两个小时。

    在饭后甜点的时间,喜欢八卦的莉雅提议每个人轮流讲故事,几个人每天的练习都很枯燥,听听故事也有助于放松,就同意了莉雅的建议。只是莉雅、菲丽丝和温蒂大部分时间都在教会当中,根本没有什么故事好讲,凯文又借口烧菜太累不想讲话,奥托在维纳斯位面的经历虽然丰富,无奈他口才太差,什么都讲不清楚。于是讲故事的任务就落在了达科头上,达科在墨丘利位面渡过那一年的时光,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讲述,虽然之前给菲丽丝说过,但也只是大致的过程说了一遍,细节上的东西也没讲清楚。于是听达科讲故事,成为六个人每天餐后甜点时的重要事项。

    渐渐地凯文也开始对别人品尝他的手艺产生了兴趣,逐渐将自己所有想过却没尝试过的料理逐一做出来,而其他几个人则变成了小白鼠,每天都不得不品尝莫名其妙的料理。巧克力酱拌面、黏糊糊蛋炒饭、咖喱披萨,这些黑暗料理一度让达科等人难以下咽。终于当某一次的油炸花吻蜘蛛卵没有炸透,卵中爬出了很多小蜘蛛后,莉雅彻底暴走了,接下来好多天没有再吃凯文的料理。

    然而凯文却是乐在其中,越来越享受达科等人品尝他料理时的表情。除去凯文以外的其他人,也确实一点烹饪技术都没有,温蒂、菲丽丝和莉雅都在各自的神殿中长大,从未亲手烹饪过料理。奥托这种五大三粗的战职者更是不知烹饪为何物,达科也有自己烧烤过食物,但仅限于将生肉烧熟而已,味道就不能细品了。相比之下也只有凯文算是个比较细腻的男人,每一餐都会用心烹饪,如果不考虑他那些黑暗料理的恶趣味,单论味觉也都还可以。莉雅在吃过几天果子之后,又重新回来蹭饭。

    饭后的打扫工作并不需要凯文来做,莉雅会控制着树堡进行自动清理,经常是一个裂缝凭空出现在桌面上,其上的碗碟和垃圾就全都消失不见了,它们将化作树堡的养分被吸收掉。包括兽人勇士在牢笼里的排泄物也是这样处理的,不然奥托必然不肯每天进去牢笼里陪练。

    期间,凯文还去奴隶市场买了几只兽人回来,帮助奥托测试他所炼制的狂化药剂效果。测试结果显示,兽人勇士不会主动攻击其他兽人,服下狂化药剂后三分钟才开始盲目攻击一切看到的生物,而且狂化药剂的作用使其智商降低,与攻击奥托时相比明显动作和节奏都有些紊乱,甚至会被自己的攻击带得摔倒。

    莉雅将这些细节都记了下来,重新甄选了一遍炼药所需的魔植,将五色菇换成了致幻效果较弱的红蛇脑脊液,并增加了喷火甲虫体液以增加兽人勇士体内温度,进而加药剂进入体内后的扩散度。狂化药剂本就是与人族的身体生理所对应的,对兽人使用必然需要进行改动,而这种改动就是要在一次次试验中完成的。

    果然使用了莉雅新配置的材料后,奥托炼制出的狂化药剂效果更好了一些,兽人勇士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进入战斗状态,但减少致幻剂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兽人勇士依然不懂得攻击要害,而且还会率先攻击周围的牢笼,而不去攻击对面的兽人。莉雅再次进行了详细记录,最终决定再加入节节草和微海星等材料中和狂化的副作用。

    地下室中的奥托和莉雅,就在这样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对比试验中度过。而菲丽丝为了快提升自己的分解师技能,经常与乔治进行魔法通讯,乔治现在身处圣泰隆魔法学院中,只能远程对菲丽丝进行指导,好在两人都是亡灵法师,血统又相同,在乔治详细讲解下菲丽丝学习得也十分快。每当菲丽丝取得了一点进步,高兴之下都会到达科的房间里去捣乱。达科初时会被突然出现的菲丽丝吓到导致正在抄写的雕文失败,但渐渐地他也习惯了这样的干扰,能够不为所动了。毕竟在擂台赛的现场中,周围观众声音的干扰也不小,能否在那样的噪音下保持平静的心态也十分重要。

    时间就在众人的忙碌中飞快地流逝,几个人在凉爽的树堡之中并没有体会到,天气渐渐变热,而炼金大奖赛也一天天地迫近了。